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蓝盔利刃>蓝盔利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蓝盔利刃

小说:蓝盔利刃 作者:岸里澜 更新时间:2019/1/9 18:48:06

当我们结束了维和训练,当我戴上那顶象征着维和的“蓝盔”!我知道我和我的战友将维护全世界人民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反法西斯的胜利成果。

当一辆辆Y-7从蔚蓝色的天空之中徐徐降落,今天,我们已经远离故土,来到了政局动荡、恐怖袭击不断的西非内陆国家马里。

“维和非洲,驻守马里,代表祖国出征,为和平而来。”

这是当晚我在维和日记本中写下的一句话,因为我还记得母亲在我临行前说的那句话:“娃子!你记得,有国才有家!”

离开前我曾经接到过许多朋友的来电,他们都希望我平安归来,而她却对我说:“我们分手吧!”

我知道她说分手的原因,因为马里动乱不堪,去了那里,或许就是洒血异邦,一去不归。

我虽然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但也想躺进温柔富贵乡,也想安安稳稳的生活,可我忘不掉我肩头上的责任和内心里的担当。

“那就有缘再见吧!”

回忆起那个夜晚,或许会让我一时红了眼眶,可醒来后,擦干泪水,毅然决然的继续参与训练。

“我不是孤独的,作为一名维和战士,没有了你,我还有我的战友!”

或许,离开她也是我想要的。

……

当我们踏上加奥机场的候机厅,看到的竟然是有许多弹孔,这令我感觉到触目惊心,一时间汗毛倒竖,还好战友张亮看出了我的紧张,对我说:“没事,我们是维和军人!”

这句话仿似有着魔力一般,消除了我心头的恐惧。

出了机场,那股迎面而来的热浪令人窒息,即使在海南也没有如此的干热,这里的荒凉配上那热浪,顿时让我怀念我的家乡的温软的池塘。

来到了驻扎营地,简单的欢迎仪式令我和战友们心头燃起一股热血,当天夜里,或许是时差和闷热的缘故,这一夜我整夜未眠,脑海中不断描绘未来在马里执行任务的日子。

其实来到这里并没有悠闲的日子,如果想着悠闲,我也不可能来到这里。

联合国驻马里特派团部署中国工兵分队去执行废墟清理任务。

我和战友们乘坐装甲车,来到一处激战后的废弃大楼,破损的墙壁之上,到处都是枪林弹雨的痕迹,可以想象当初“弹洞前村壁”的激烈场景;这里甚至曾经遭遇过航弹的袭击,那一个个被航弹炸出的深坑提醒我们,这里需要异常小心;看到眼前这幅景象,我很庆幸在我的祖国,没有出现这种令人触目惊心的景象。

对于眼前的任务,说不怕,那真是假的,哪怕曾经做过无数次的排雷训练,但那毕竟只是训练,根本不是荷枪实弹,可在这真正的战场,真正磨砺的不仅仅是战士的勇气,而是战士的心智。

当我穿好防爆服,带上防爆头盔,做好一系列防护措施之后,我与战友们一同开始清理废墟的任务。

当我开着挖掘机不断的清理大楼的残骸,我紧张的心从没有放下过,因为领导说这里可能会有未爆炸的航弹,需要我保持高度集中的精神,轻拿轻放,这是第一次让我深刻感觉到任务环境的恶劣,我曾经无数次设想过马里加奥地区恶劣的任务环境,可没想到竟然如此可怕,我时刻悬着自己的心,从没有放下过。

重复的机械摆臂动作,虽令人感到无聊,可我却没有丝毫停留,即使队长说过:“不急,慢慢来!稳扎稳打!”

但我还是不愿意放慢挖掘机的步伐,对于一个在工地打工经历丰富的蓝翔高材生来说,若不是有着潜在的爆炸威胁,这栋二层废弃大楼早就被我清理了,可我今天清理了不到三分之一。

对于今天的任务,我向队长汇报了今日的任务进度,队长对我表示赞赏,还是希望我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不要着急。

我心中一喜,今后继续着我的任务。

就当我认为一切将要结束的时候,当我看见已经被我即将拆完的大楼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爆炸声,周围的战友立刻卧倒,而我此刻跳下挖掘机,也赶紧扑倒在地。

过了五秒,战友们纷纷起身,从爆炸强度来看,可能是一颗未爆炸的手榴弹造成的威胁,此刻的我已经受到惊吓,说不害怕也是不可能,说实在的,我害怕继续作业时挖到那所谓的航弹弹壳。

还好有惊无险,等待我最后处理完废墟里的砖土,并没有令人惊心动魄的爆炸声。

我深深为自己的维和行动捏了一把汗。

我们有惊无险的完成了此次东部战区部署的任务。

而我却因为水土不服而不得不进行简单的治疗,这里的医疗条件太差,仅仅依靠的还是我国维和部队的医疗兵团,当我前去医院的时候,医院早就已经满员,各种伤员和遇难者都分布在医院板房的各个角落,无奈我只好请求医生在户外为我打针,稍稍服用了些药物之后,我又回到了部队,继续自己的站岗值守。

也许枯燥的驻守任务让我们很难去留恋这个地方,待在军营,我大多都会在闲暇的时间里泡在健身房里健身,偶尔打打台球。

不久之后我们听到了许多维和部队被袭击的消息,自然对这些消息比较关注,因为这事关我们的生命安危。

“乍得维和部队昨晚遭遇汽车炸弹袭击,四死五伤。”

听到这消息的我们,此刻的心情也都是沉重的,毕竟同为维和的队伍,虽然国家不同,但我们的维和理念都是相同的,大家集体摘下“蓝盔”为他们默哀,同时医疗分队又接到一个任务,接收乍得遇难士兵的尸体,因为医疗分队的医院内有一个简易的冷冻停尸房。

那日正好是我值班站岗,我看到一个个装甲车从驻地离开,可当他们归来之后,他们脸上多了一丝阴沉,因为他们来到这里的本是为了救死扶伤,而不是面对死亡!

这件事情过去了十多天,我们终于熬过了酷暑的热季,迎来了略微凉爽的雨季,但在六一的这一天,我们都前往加奥的营二小学与当地的孩子们欢庆“六一国际儿童节”,看到那些孩子黝黑稚嫩的脸庞,我却过多的是怜悯,他们这么小,却要经历这些。

“凭什么?为什么?就是因为没有投好胎?”

我想起了一个朋友的玩笑话:“投胎是门学问!”

可我在这里却始终笑不起来,张亮却和孩子们愉快的玩耍,跟孩子们一起打篮球,据说张亮在高中以前是学校篮球队的,有一手好的控球技术,篮球在他的手里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怎么都不会被他人断走,他也凭借他那花哨的控球,哄得孩子们很开心。

而我教导那些孩子们念《论语》,身为一个文科男,没有什么比文学让我更得心应手的东西了。

“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许多孩子还是愿意和张亮一起打篮球,还有些孩子在看其他战友的中国武术表演,而少部分女孩子愿意跟我一起阅读《论语》。

虽然他们中文读的很蹩脚,但他们却很认真,我也很耐心的在教导他们阅读。

我们很愉快的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待我们离别的时候,那些孩子们个个都流露伤感,好像并不希望我们离去,可离别是必然的,我们告别了孩子们和他们的老师,返回驻扎营地,这令我感到一丝愉悦。

或许对于每个战友来说,接触到孩子们才是真正懂得了和平的意义,让我们痛恨战乱,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

日子过得不久,我们的任务又接踵而至,无非就是修建盟军基地和一些当地的基础设施,但我们时刻提防着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的恐怖袭击,这不恐怖袭击没有来,沙暴来临了,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沙暴,没有之一,曾经在沙坡头旅游时路途中遇到过一次沙尘暴,但比上这次,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或许根本没有可比性,那就是千里沙暴洪涛,卷起逆天沙浪,我们正在为盟军基地修建房屋,可此时,我们还没来得及撤回帐篷,就已经被沙暴淹没,“葬身”沙暴。

紧接着,天空中乌云翻滚、雷霆交加、闪电轰鸣,不一会儿,万里晴空早已是大雨倾盆,狂风不断侵袭我们的帐篷,积水迅速的漫进我们的帐篷,我们都将背包挂在帐篷的铁钩之上,生怕帐篷被狂风吹走,然而此时的大水已经漫了进来,我们又不得不将自己的床单被褥放进车内,清理帐篷内的积水。

那一夜我们清理了一夜,同样一夜未眠。

与自然的恶劣天气抗衡,令我们心累交瘁,说真的,我们心里都有一个倒计时。

当我们修筑完盟军基地的房屋,踏上回到驻扎营地的归程,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喜状,因为根据队长的消息,下一批维和士兵将于两个月之后来到这里,接替我们。

当天夜里,几乎每一位战友脸上都洋溢这幸福的笑容。

“祖国,我们又要回来了!”

“母亲,我好想你!”

……

当天夜里,工兵分队领导分头在班宿舍组织官兵谈心,而驻守的士兵依旧晚上站岗执勤,当夜我和张亮都在2号哨位执勤,我们站在各自的岗哨上,隔得很远,看着远方,张亮打趣道:

“你回去之后,老姨肯定安排你相亲!”他不敢笑,眼睛注视着前方,不仅是因为这里有着监控的监督,还因为这里有着真正的恐怖袭击,我们一刻也松懈不得。

“切!大丈夫何患无妻?”我不服气面朝前方,与他顶嘴。

“别不服气!乖乖的听从老姨的安排,好歹也是研究生,不愁找不到媳妇。”张亮继续贫嘴,可眼前出现了一辆汽车,速度快的惊人,这令他眼神出现一丝惊惶,他赶忙打开对讲机,朝着对讲机说道:“2号哨位报告,不明地方车辆强行闯卡,请求支援!”

那辆翻斗汽车以惊人的速度,目测是150KM/H的速度冲向我方营地。

我赶忙觉得大事不妙,冲着张亮大喝一声:“危险,快跑!”

我们迅速找到有利位置,向不明车辆开枪射击,阻止其前进。突然,我发现哨位右侧,不明情况的战友马宁夏正跑来。此前,他刚接到通知,过来检修哨位探照灯。“危险,快跑!”司崇昶大声提醒。马宁夏刚一转身,望见正向他跑来的王虎,赶紧提醒他后撤。话还没说完,一声巨响,两人都被震飞。

恐怖袭击车辆撞上防护墙前翻落地,并迅即燃烧起来,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爆炸发生,火球霎时间腾空数十米高,浓烟滚滚。

我和张亮同时被炸的飞出岗哨,当我飞出去的那一刻,我看到张亮已经口吐白沫,我只是以为他昏了过去,随后我也失去了意识。

后来我醒了,马宁夏竟然哭出了声,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右脚好像没有了知觉,无法行动了,当我掀开被子,才发觉自己的右脚并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帘,我呆呆的看着一脸泪水的马宁夏,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截肢了。

我忽然感觉眼前一黑,倏的一下,昏厥过去。

后来,我了解到,马宁夏不明所以的冲上去,左耳膜被炸破,左耳失聪;王虎则是头部着地,已经成为了植物人,现在还在病床上;而张亮却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为了维和在异国他乡,留下了血肉模糊的躯体,据说是二次爆炸所造成的伤害。

我始终不敢去看那一次的录像,而我们因为负了伤,提前被接送回国。

至于后来所获得的荣誉,我也不愿意再去提及,我还记得回国的飞机抵达时,X主席亲自接机,上前慰问,那时我眼中打转的泪水始终不敢从眼眶中流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是一名军人!

后来有人问我:“值得吗?”

我始终不愿意回答,因为他们只是在寻找噱头,找找饭后的谈资罢了。

但有一天,我坐在轮椅上沐浴着阳光的温暖,当她回来找我的时候同样也问了这个问题,我说:“值得,因为这让我懂得了珍惜。”

2

蓝盔利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