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第四章:录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录取

小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9/1/11 13:20:29

“爹。”图冬梅很是感激继父。眼里含了泪水。

“冬梅。”向忠义停了下来。这会儿天黑了,他看不到女儿脸上的泪水,他说:“回去喊你娘和进娴都去二公家开会。就说进民考上大学了。你大叔他要在会上宣布。刚才的事别对你娘说。我这就先去你二公家。”

“哎。”图冬梅看着一继父一步一步远离黑模糊的身影。她的泪水流了下来。她三岁开始记事时,就与母亲一起嫁了过来。那时她很怕这个男人。还要她喊这个男人做爹。在她的记忆里,继父从来都没有逗过她。后来有了弟弟和妹妹。他也会偶尔逗一下他们笑。后来长大了,嘎婆对她说:“你亲爹去了后,你阿婆(奶奶)就老骂你娘克死了她的儿子。也有好些人去给你娘做媒,让她再嫁。可是你娘说,要嫁,行,就是要带了你。还要保留图姓。你娘很是喜欢你亲爹的。就这样一个都没成。你娘带着你天天的在你阿婆家受气。后来媒人讲到现在这个爹,他爹娘都没有,一个人过。因为穷,三十出头了也没娶个亲。人也老实本分。也同意你娘提出的条件。你娘就同意了。嘎婆我也不想你娘就那样带着你过,也没反对。后来同了你爹后才知道,你爹他是老实。一点也不纳,就是不大爱说话。后来你娘也就有了你弟,妹。也把你养的好好的,嘎婆也就放心了。”

知道了自己的过去。这些年来,图冬梅一次都没有回过她阿婆家,图家也没有人来看过她。就是前几年公社修水库时,遇上了图家的叔伯兄弟姐妹们。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这些年来,她以为继父不爱她。只是让她吃上一口饭养大她而已。今天知道,继父一直都在用他的方式爱着她,护着她。

图冬梅和向忠义离开后,向忠国给自己烧火煮一碗面吃。在烧火时,他还真想把向进民的信给烧了。他想了想还是不敢。他把信放回到了书包里,与要开会的中央文件又放到了一起。因为向进民考的这个大学。是国家开考招的大学生。这一考起了,就是举人,是国家栋梁。他向忠国不敢与国家作对。

“娘。进娴。”图冬梅进了家门。

“姐,是哥考起大学来的信了吗?”向进娴没看到姐姐手上拿的有信,而是脸上有泪迹。她握住图冬梅的手,有些难过的问。“姐,你哭了。哥没考上?”

“没有。娘。”图冬梅喊了一旁站了起来的母亲,她说:“是省里大学来的信。大叔讲要到会上宣传一下。让在学堂读书的娃儿们都好好的读书。我碰到爹了,爹让我回来喊你和进娴都去。”

“好,我去。”向进娴说着就要往外走了。

“拿个手电。”图冬梅说:“等下回来天黑了。看不清路。”

“哎。”焦满园也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向后抹了一下头发。

“看娘。”向进娴对拿手电的姐姐说:“还要打扮一下,又不是去会亲家。咯咯咯。”向进娴笑着就走了过来。挽起母亲的手腕说:“走吧。一寨人都认识,又是晚上。好看也看不清。”

“死丫头。”焦满园笑着拍了一下小女儿。为儿子高兴的泪水也流了出来。

传达中央最新精神,寨子里的劳动力都来了。有四五十个人吧。向忠国让大家安静下来,他从工作包里拿出了今天他在大队开会拿回来的中央文件。他念大家就认真的听。念完后他说:“这中央精神大家也听完了。就是要把土地分到各小组。我们这个寨子小。就有十五户人家,大队讲了,我们可以不分组,一寨人都没有大队分了组后的人家多。还是按以前那样,关于生产上的事。等过两天,等娃儿她嘎婆下葬后。我回来在说,我明天早上就过去。爱红今天和娃儿们就去了。要三天时间吧。这三天的生产。就让忠臣先看点。大家都是一家人,也不要偷懒难为忠臣了。还有一个事。”向忠国从包里拿出了那封信。这时图冬梅一个晚上提着的那颗心才放下。她还真怕向忠国把信给烧了。向忠国手上拿着信举了起来。对大家说:“前些日子。进民到县里去考学了。这封信是从省里农业大学来的,估计就是进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我也没打开看。进娴。”向忠国喊着向进娴说:“过来把这封信拆了,看是不是你哥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哎。”向进娴看了一下前边的父母,就站了起来走到向忠国的面前把封拿了过来。

“谢谢大叔。”向进娴很是的礼貌。也很开心。

“这孩子。”向忠国在向进娴的头上关爱的拍了一下,就坐了下来。这让图冬梅很是反感。

向进娴也不多话,她拿到信就给撕开来。

“你慢点扯,莫扯坏了。”焦满园看着小女粗糙的动作,她很是担心。

“嘿嘿。”大家在笑。向进娴还是利索的把信拿了出来。是一张有奖状那样大的信,她手上还拿了一封小信。

“是两张。”有乡亲说:“进民考起了两个大学?”

向进娴她打开奖状那样大的信来看,脸上骄傲得意的笑容。念道:“喜报。”就翻过来让大家看。还真是奖状的样子。

“快念吧。”二公说:“等会儿让大家看过够。”

“哎。”向进娴把喜报给翻了过去。继续念道:“向进民同学。在我校一九七八年的高考招生中,你以优异成绩将成为我校光荣的一名学生。特此报喜XX农业大学。”

“还真是考上了,真好。”大家开心的笑了,也有人小心奕奕的把喜报给拿了过去看看。二公说:“进娴,还有你手上拿和那个白纸写的什么,也给大伙儿念念。”

“哎。”向进娴应着就打开了她手上拿和那封白信。她看了后说:“没什么,二公。这是农大的录取通知书,到时我哥拿上这个到大学去报名就是了。还有一张就是写学校开学的前两天有车到车站接新生,要是晚了没赶上,也可以坐几路共公汽车到那个站下。省里的共公汽开到晚上十二点。”

“喔。”这时喜报传到了二公手上,他看着喜报说:“进民这孩子还真是出息了。好。我们向家也出大学生出状元了,真好。”

“进娴呀。”二公把喜报给下一个人看,他问:“这喜报不用带到学堂去了吧?”

回到父母身边的向进娴说:“不用。”

“不用就好。”二公说:“忠义呀,把这个喜报贴到你屋堂屋,明天让那些个娃儿们都去看看。好让他们读书也用点劲。那个通知书要给收好了。那可是进民进大学的证明。”

“哎。”向忠义很是开心的应着。大家都能看的出他们一家人喜上眉梢的心情。傍晚时的不愉快,这会儿全给消息了。

这时向忠国站了起来说:“这进民是农民的娃儿,他还就考农大了。看来呀,这一辈子也就离不开农民的味了。也难成一个真的城里人了。好,这孩子懂事。”这话听起来很是让人反感。

向忠义说:“进民,大队让到县里抓副业去了。明天,我让他姐去县里叫他回来。准备一下,就要去上学了。”

“行。批假。”这次向忠国倒是爽快。

这会也就这样散了,大家各自回到了家,议论的不是中央最新精神。而是向进民考上大学的事。最开心的当然是向忠义一家了。焦满园是边看着喜报边流泪。向进娴说:“娘,你别高兴的看了,我把它贴到墙上去。您就看着不睡觉了吧。”

“别贴。”图科梅说:“明天我去县里找进民,就带上喜报吧,那个通知书娘给收好了。别让老鼠给偷了去。”她说这话的时候,他看了母亲身边站着的父亲。也是提醒一下向忠国会使什么坏。向忠义说:“放心,你娘收的东西没人找的到。”

“嗯。”图冬梅说:“那我准备一下,明天早上早走。”

“姐。”向进娴问:“你知道皮革厂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图冬梅说:“到了县里后,我会问的。”

“你也要好好的读书。”焦满园点了一下小女的头说:“过两年再给爹娘考个大学来。”

“我?算了吧。”向进娴说:“我还是洗一下睡觉。”

“咯咯咯。”焦满园笑说:“第一次进娴不与我顶嘴了。”

图冬梅把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给了母亲,她收好了喜报。

第二天早早的,焦满园就起来给女儿煮好了饭,让图冬梅吃好早饭在出门。

天蒙蒙亮时,向忠义挑着水桶去挑水。也是送图冬梅就出了小寨子。

图冬梅之所以这样早走,是想赶上回城的早班车,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们今天就可以回来。她挎着一个布包。快快的走着。她花了近五十分钟,她走到了大青寨,这时太阳也露脸了。她没有停下来。

“冬梅。”她听到有人喊她,她停了下来。看到是一个挑水的后生。这个后生叫胡明军,就是大青寨的,他们是小学,初中同学,后来公社修水库又一起劳动。她知道胡明军对她是有心的。她也想好了,就要胡家去提亲,爹娘同意的话,她也同意。

“冬梅。”胡明军放下了挑着的水桶,快步的走了过来问:“这么早,去牛市?”

“哎。”图冬梅为兄弟开心的说:“进民他考上大学了,在皮革厂抓副业,我去喊他回来,准备一下,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去省里。”

“是吗?这真是太好了。”胡明军也为向进民高兴。

“哎。”图冬梅要赶路走了。

“冬梅。”胡明军对她有话说的样子。双手紧握着,底着头,看着地上。

“有话你讲。”图冬梅说:“我还的赶第一班回城的班车。要是一到县里就找到进民。我们今天就可以赶回来。”

“嗯。”胡明军应着。没有看图冬梅,一只脚在地上前后的移动的说:“我娘叫我二婶给我讲门亲。”

“嗯 。”图冬梅现在可没心思考虑这个。她问:“是哪里的?我认得到?”

“冬梅。”胡明军停了下来。看着图冬梅问:“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

“什么意思?”图科梅说:“不就是你娘叫你二婶给你讲门亲吗?”

“我二婶你喊三姑的。”胡明军有些急了。

“哦,你是讲姑娘是我们寨上的。”图冬梅现在就想赶路。她问:“寨上还有进兰,进菊,进凤。是哪个?你要我给她们哪个先带个话。今天我可没有空。等我回来吧。”说完图冬梅就走了。

“冬梅。”胡明军赶在了她的前面。拦住她说:“哎哟。你今天怎么这么笨呢?是你图冬梅。”

“我?我怎么了?”图冬梅的心思根本就没在现在的谈话上。

“哎哟。”胡明军急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双手握住图冬梅的双臂看着她说:“你先收一下去牛市的心思,听我讲。我刚才的意思是我二婶,你喊三姑,要去你家提亲。我喜欢的姑娘就是你图冬梅。不是什么进兰进凤的。”他看图冬梅没有什么反应。他松开了她说:“你这个样子,是什么意思?不同意我二婶去你家给我提亲?”

“我没意思。”图冬梅说:“大清早的我急着赶路,你还拦路抢亲来了。还问我是什么意思。把我搞的是一头雾水。”“看来你是听明白了。”胡明军问:“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同样没意思。”图冬梅笑说:“等你二婶到我家提亲在说。”

“你同意了?”

“我同什么意?还有爹娘呢。”

“你说叔和婶子会同意吗?”

“他们同意也得我同意。咯咯咯。”

“那你同意吗?”

“让开。”图冬梅推了一下胡明军说:“要是赶不上第一班回城的班车。我和进民今天就回不来了。”

胡明军让了一下,图冬梅就快步的走了,胡明军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说:“什么意思?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呀?我觉得你是喜欢我的。”他想着图冬梅刚才的话,走回来挑上水桶去水井挑水去了。

因为刚才耽搁了一会儿,图冬梅下坡时带跑了,她怕赶不上回城的头班车。还好,看到了公路了。也看到有人在等车。她放慢了些脚步。等了有十分钟看到班车来了。这头班车人还多了一些。她还是挤了进去。一路颠簸,图冬梅到县城时快九点了。她下车前问了一下售票员去皮革厂怎么走。售票员给好指了一个方向。说:“过桥向左走。要是还找不到,你再问人。”

“哎,多谢。”她就过了桥牛市目前来说,唯一的一座公路桥。还有一座大桥正在修。也是通往火车站的大桥。县里的火车说是十月一号国庆节就开通了。到时去省里,北京,上海,就不要坐汽车。从牛市坐火车都可以到。有很多人都在向往着这一天快点到来。

图冬梅过了桥后,她就向左走。

“冬梅。”她没想到城里会有人喊她。她看着喊他的那个人。她笑着喊了一声:“呈祥哥。”

“哎。”聂呈祥快步走了过来问:“你怎么到县里来了,有什么事吧?”

“嗯。”图冬梅高兴的告诉聂呈祥:“进民昨天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了。”

“真的?”聂呈祥为向进民高兴。

图冬梅说:“大队抽他到皮革厂抓副业来了。呈祥哥,你晓得皮革厂到哪里吗?”

“呈祥,这是哪个?”“妈。”聂呈祥喊着身边走来问话的苏玉兰说:“这是我插队那个寨子里的冬梅,我不是对您讲过,向进民吗。她是他姐,进民也考上了大学。她来找他回去的,进民在城里抓副业。”聂呈祥给母亲介绍着,也不知道母亲听清楚了没有。

“阿姨好。”图冬梅说:“进民他能考上。也是得到呈祥哥不少的帮助。要不,进民只读了初中,那考得起学。”

苏玉兰问:“你弟他到哪里抓副业?”

图冬梅说:“皮革厂。”

“哦。这走下去也要一会儿。呈祥。”苏玉兰对儿子说:“你赶紧回家,跟你陈叔叔说一声,把单位那个单车借来。你送冬梅去吧。”

“哎。”聂呈祥对图冬梅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这就回去,我家就在前面。”说完也就跑走了。

苏主兰就陪着图冬梅等一下儿子,她说:“昨天,呈祥和她妹都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呈祥是北大,他妹就到省里是师范。呈祥他收到通知书还念道,也不知道,进民和中文收到了通知书没有。我问他中文是哪个。他说是高考时与进民一起到我家睡了一夜的那个娃儿。是进民高考时同一个寝室的。他爸讲我看到儿子和女儿考上了大学。我高兴糊涂了。”苏主兰母提了一下手上的空篮子一脸的幸福。说:“这不,今天,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庆贺一下。我就带他出来买点菜。这些年,呈祥在农村劳动,我们那时也下放了。他的弟弟妹妹们小,我和他爸就带到身边。呈祥就一个人去了白水公社插队。我和他爸也管不上他了。我和他爸也是前年才回来的。看到呈祥长大了,也懂事了。呈祥还是得到了锻炼。时常的对我和他爸说,水田那个小寨子是如何如何的好。那里的人是如何如何的照顾好他们知青。哦,他弟呈献去年没考上。回城了。在交通局上班。”

0

第四章:录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