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第五章:畅想未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畅想未来

小说: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9/1/12 12:10:54

“叮铃铃。叮铃铃。”聂呈祥骑车来了,在母亲面前下了车。他看着图冬梅问:“冬梅,你会坐自行车吗?”

“会。”图冬梅说:“民兵训练的时候,大家一起学过,还要相互的带人。”

“这么说来你会骑自行车?”

“嗯。”

“好,那我们走。”聂呈祥把车转了个方向就骑上了车,慢慢的游走。

“阿姨再见。”图冬梅对苏玉兰告别,小跑两步也跳上了自行车的后座。聂呈祥就带着她走了。苏玉兰看着他们远去,说:“是个好姑娘,要是也考上大学就好了。不过,也可以做一辈子的朋友。”说完她提着篮子买菜去了。

路上聂呈祥带着图冬梅。告诉她,他和妹妹也考上了北大。并说了他去学校报到的时间,图冬梅说:“这样说来你比进民要晚两天。”

“这样好呀。”聂呈祥说:“我们就可以一起去省里,等到省里,我安排好他们进校后。我在坐火车去北京。这样刚好。”

“除了你妹,还有谁呀?”图冬梅问:“你们一起的知青?”

“不是。”聂呈祥说:“是和进民高考时住一起的一个考生,是团结公社的。叫孙中文。他估的分子和进民的差不多。他填的自愿是省师范。和我妹一样。”

“哦。我想起来了。”图科梅说:“进民到家说过。”

“嗯。”聂呈祥说:“我是哥,对他们还是要照顾点,你说是吗?我在水田时就得到你们寨子不少的帮助。队长大叔人就很好。”

“也有阴暗面。”图冬梅看着远方问:“还有多远?”

“下这个坡。”聂呈祥刹着车,下坡了。他问:“谁有阴暗面?”

“没谁。”图冬梅说:“这皮革厂也远呀。”

“污水多。就放到下游了。”聂呈祥放了刹车对图冬梅说:“看我的左边,你的前面。”

图冬梅是侧坐在自行车的后坐的,她看到了牛市皮革厂的大牌子。聂呈祥又骑了一会儿,他慢下了车。图冬梅跳了下来。聂呈祥也下了车。他推着车说:“我们到大门口那里问一下守门的人。”

“嗯。”图冬梅应着就与聂呈祥一起走到了大门来。

“同志。”聂呈祥问守门的人:“我们找一下白水公社竹溪大队在皮革厂做木工的社员。”

“哦。”守门的大叔抬眼看了他们一眼说:“来,登记一下。”

“哎。”聂呈祥撑好了自行车。就在窗口那里填写,他问:“他们是到哪里做?”

“到木工车间。”门守大叔收了登记本说:“你把车推进来。放到车棚里。就一直向前走,有个路口右拐就到了。”

“哎。谢谢。”聂呈祥推着自行车进了大门。图冬梅跟着他。聂呈祥放好车。对图冬梅说:“走。”他们就向前走。在路口就看到了木工车间。聂呈祥指了一下右边。说:“这边。”只十来步。他们就站到了车间门口。里面有二三十个人在做木工活。边上也放满了木材和以做好还没上漆的成品。当然,他们也看到了向进民。戴着袖套他正在刨木花。

“进民!”

“进民!”聂呈祥和图梅同时喊了起来。向进民停了下来。向门口看来。看到图冬梅和聂呈祥站到门口。他有些不明白自言的说:“姐和呈祥哥怎么来了?”对身边的一个师傅说:“我去一下。”就往门口来了。他还没走到门口。图冬梅就喜颜的对他说:“进民,你考起大学了。”

“姐。”向进民站在了图冬梅的面前。证实一下问:“真的?”

“真的。”图冬梅从包里拿出了那张喜报,打开给他看。看到喜报,瞬间向进民就蹲在地上,把头捧在手心里唔唔的哭了。车间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个师傅走过来问:“你们是他什么人?出什么事了?”

“我是他姐。”图冬梅拿着喜报给问话的师傅看。说:“进民考起大学了。”

“好,好,好呀。”木工师傅弯下腰,拍着蹲着的向进民说:“小向,了不起。”就回车间去了,也告诉车间里停下工作的兄弟们。说:“小向,考上了大学,他高兴。我们也为他高兴是不是?”

“是。”大家一起应着。又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图冬梅和聂呈祥都看到了大家敬贺的面容。

图冬梅伸手想劝一下向进民,聂呈祥拉了一下图冬梅说:“让进民放松一下吧。这一年来,他真的很累。我参加了高考。我知道。”

图冬梅看到了聂呈祥眼中理解和懂得向进民此刻的泪水,想来他昨天收到通知书时也是痛哭过了的。

过了一会儿,聂呈祥扶起了向进民说:“这副业也不要抓了。回去吧,准备一下。过几天我们一起去省里,我昨天和呈凤也收到了北大和省师范院录取通知。”

“嗯。”向进民站了起来,擦了一下泪水。说:“也不知道孙中文收到通知书没有?”

“肯定收到了。”聂呈祥拍着向进民的背说:“他与你估的分差不多。我想他一定也收到录取通知书了的。去对师傅说一声。你要回去了,准备读大学去。”

“嗯。”向进民拿下了袖套说:“姐,等我一下下。我去对师傅说一下,到宿舍拿点东西。我们就回去。下午就到屋了。”

“哎。”图冬梅应着。向进民就走了进去。走到一个坐在做木工的架子上正在凿木的老师傅身边。说:“朱师傅,我考上大学了,这工我也就不做了。我回去准备准备就读大学去了。”

老师傅停了工也站了起来,拍了他两下。对他说:“回去吧,好好的读大学,你也是给我们农民增了光,你这二十多天的工分,我都记着。等完工后,结了帐。我报到大队。大队会报到你们生产队的。”

“嗯,谢谢大叔。”向进民对他鞠一躬。向大门口这边跑来了。

“进民,好样的。”车间木工师傅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对他鼓掌送行。他在门口停了下来,站的那里对大家鞠躬告别。

大家对他挥手。

向进民与聂呈祥和图冬梅出了车间一起到路口。向进民对图冬梅和聂呈祥说:“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我们临时住的宿舍取东西。一下下就来。”

聂呈祥问:“东西多吗?我帮你。”

“没多。”向进民退走着说:“就一个洗脸盆牙膏毛巾。没有什么。”就转身跑走了。看着轻快的跑去。

聂呈祥对图冬梅说:“进民都飞了起来一样。”图梅笑了笑没有说话。

聂呈祥与图冬梅站到树阴下等了一会儿。就看到向进民挎了个包,提了一个网袋,网袋里面有个脸盆毛巾之内的洗漱用品,一脸的笑容向他们跑来。聂呈祥走过去要给他提上网袋,他说:“不用。轻轻的。”

“走吧。”图冬梅走了上去说:“十点了,我们坐班车可以早点到屋。”伸手过来提上了向进民的网袋。向进民放了手。

“这样吧。”聂呈祥说:“我骑车先送冬梅去车站。然后我在回来接进民。”

“行。”向进民笑说:“听呈祥哥安排。”

聂呈祥笑着邀请上向进民的肩说:“知道有哥好吧。走。”他们来到车棚取了车。图冬梅提着向进民的网袋跟着他们。他们出了皮革厂的大门,这一路要上坡,他们就推车走。

聂呈祥说:“进民,我比你们要晚两天开学。到时我们四个一起去省城,等你们入了校后,我就坐火车去北京。放寒假时,要是我们也一起,就坐火车回来。就要一天的时间就到家了。坐汽车路上还的在歇一夜。”

“好。”向进民说:“这火车国庆也就开通了。到时会方便好多。”

“这铁路一通。加上公路。”聂呈祥激情的说:“我们牛市县就会与国家一起更好更快的发展起来。”

“是的。”向进民说:“奔向2000年,实现四个现代化。”

“嗯。”聂呈祥说:“你学农业,以后我就看你的现代化农业是个什么样子。”

“好。现代化农业,它一定离不开科技。”向进民展望未来的说:“到时我用科技种田,养鸡养鸭养猪。搞个循环农业。在从湾溪营修一条大路到我们水田。最好打个洞。这样就不要爬坡了,直接就可以到我们水田。省时又省力。”

“俗名叫洞。”聂呈祥说:“学名叫隧道。”

“是的。”向进民说:“以后我们来牛市就会快好多。”

“让孙中文多培养学生。”聂呈祥说:“等我们老了才有人好接班。”

“嗯。”向进民说:“回家后,我赶团结的集。去一趟他家,与他讲一下一起去上学的事。”

“嗯。”聂呈祥说:“这样好。到时你们一起到我家来。去省城一天就有一趟车。是早上八点,你和中文到我家住一晚,第二天我们就一起向我们的美好生活出发。”

他们畅想未来很是开心。他们俩想的是孙中文一样是考上了的。

是的,孙中文昨天也收到了省师范的录取通知书。这会儿他正在家里想向进民是不是也考起了?他们好一起去省城。他想赶白水集时,来一趟水田。与向进民说一下这个事情。

他们说着话。图冬梅不着声,就一起走着,他们走完了上坡路。图冬梅提醒聂呈祥说:“呈祥哥,路平了。”

“哦。”聂呈祥对向进民说:“我带你姐先走,你就走着来,等一下我接你。”

“嗯。”向进民应着。

聂呈祥骑上车,图冬梅跳上了后坐,他们先走了。向进民后面就走着。等一下聂呈祥回来时。那里遇上了就那里上车。

到了车站,不是始发站,是出城前的一个车站。有班车停在那里。说是十一点半才开。车上坐有几个人,聂呈祥叫图冬梅先上车占个位了,他去接向进民。

聂呈祥接向进民到车站时十一点。图冬梅把网袋放到车上走了下来说:“吃点中饭。要两三点钟才到屋去了。”

“嗯。”向进民说:“呈祥哥一起吧。”

“你们吃吧。”聂呈祥说:“都这半天了,我要还车去。记住了。到时来我家住一晚。我们一起去省里。哦。”聂呈祥想起了说:“孙中文我去找他。要不你又要来一趟县里转车。”

“嗯。”向进民说:“谢谢呈祥哥。”

“谢什么。我在水田的时候。没少得到你们的帮助。我走了。”聂呈祥上车走了。

向进民对图冬梅说:“姐,就吃碗面吧。”

“哎。”图冬梅就从包里拿出了粮票和钱,买了两碗面。一个饼子。这个饼子她是给向进民买的。一碗面向进民是吃不饱的。在吃面的时候,向进民还是分了一半饼子给姐姐,图冬梅说她吃不了那么多,又把饼子给还了回去。向进民也就吃了。

十一点半准时发车。一个多小时后姐弟俩在湾溪营下了车。中午,天热,他们走的慢了一些。他们爬到大青寨时,太阳已偏。可能有两点多钟个样子。站到回家的下坡路口,一眼也就看到家了,可是还要走半个小时近四十分钟的样子才到家。

图冬梅说:“进民,歇一下。到水井吃口水去。”

“哎。”向进民应着就往水井这边来了。他们都知道大青寨的水井离大青树还有一百米的一个弯里,那里还有几颗茂盛的青树,不过都没有路边的这个大。图冬梅现在才想起,早上胡明军对她说的话,她会心的笑了笑。想自己早上就想到赶紧路。对胡明军的话也没细听,更没有去细想。也不知道他胡明军是怎么想的。明不明白她的意思。

他们洗了一下脸。喝了水。就到大青树这边来休息一下。

“冬梅。”这时胡明军拿了切好的两块西瓜,快步的走了过来。图冬梅现在有些羞涩起来。

“明军哥。”向进明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他好像明白了。

“哎。”胡明军应着说:“早上碰到你姐去县里找你,讲你考起学了。真好,来。看到你们回来了。家里正好切西瓜。我就给他们拿了两块来。来,拿上。”胡明军就把西瓜递了过来。

“哎。”向进民看了一眼姐姐,接过西瓜咬了一口西瓜说:“好甜。”

“冬梅。”胡明军把西瓜递到了图冬梅的面前。图冬梅没有看胡明军接过了西瓜。

向进民吃着西瓜说:“此情此景,我觉得我还是先回去。”他快吃了几口西瓜,把瓜皮扔到路边的地里。他擦了一下嘴说:“我先回去了。明军哥,常到家里来坐。”说完他就提着他的网袋跑走了。他不管他姐了,是下坡,愉悦的心情。向进民感觉自己是在飞。

“冬梅。”胡明军看着咬着西瓜吃的图冬梅说:“看你现在的样子,我想我没有必要在重复早上的话了。”

“你早上说什么了?”图冬梅笑问:“我就想到赶路。不记得的你说过些什么了。”

“我早上说。我二婶,也就是你喊三姑。”胡明军认真的说:“到你家去提亲。”

“哦。”图冬梅把吃完西瓜的西瓜皮也扔到地里,拿出手帕来擦了一下嘴说:“那六婆呢?我可没有六婆。咯咯咯。”

“冬梅。”胡明军说:“别说笑好吗?我很认真的。我们从读小学起就认识了的。我心里一直就有你。我爹娘也说你好。”

“我也认真。”图冬梅手中拿着手帕说:“你听出我哪些句不认真了?”

“你还真要六婆呀,那我喊我六婆和二婶一起去。”胡明军说:“要是要六证。我也找的出。”

“咯咯咯。”图冬梅笑说:“看你那傻样。什么都不要了。你叫你二婶来就是了。”说完图冬梅就转身走了。

“冬梅。”胡明军后面喊她说:“我娘先让二婶来。”

图冬梅下坡前,背对胡明军挥了一手赶弟弟去了。她觉得此刻她很幸福和快乐。这会儿的胡明军一天焦急的心静了下来。看着图冬梅与向进民一前一后的跑着回家,他看着山青水秀旷野的家乡。他也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天天劳作耕种,还总是吃不饱穿不暖?

向进民进了家,看到母亲在家:“娘,我回来了。”把网袋放到了家里吃饭的桌子上。

“哎。”焦满园停了手中的活儿。她是在摘着菜。今天早上还关了一只鸡没有放。现在也处理好了。等摘好菜,去河里洗好,她要给儿子做点好吃的。她今天下午就不出工了。她给儿子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

“哥。”在赶暑假作业的向进娴停下手中的笔站了起来,走了过来问:“姐没回来?”

“回来了。在后面和明军哥在说话。”向进民接过母亲给他倒的水。他喝着水,焦满园给儿子擦着汗。

“娘呀。”向进娴争宠的说:“就偏心哥。我都没得你给我擦汗。”

“冤枉。”向进民把杯子放到桌上,拿过母亲手上的毛巾对妹妹说:“娘就差没给你洗澡了。”

“哼。”向进娴对哥哥做了个鬼脸。说:“我接姐去。”

“你作业写完了?”焦满园说:“就有几天开学了。”

“就这一下,又没会耽搁好久。”向进娴就出门了。

向进民对母亲说:“娘,我去河里洗个澡去。”

“哎。”焦满园说:“我等一下我也要去水井洗菜。回来就煮饭。”

1

第五章:畅想未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