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狙击兵岭>第三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小说:狙击兵岭 作者:鱼鹰 更新时间:2019/2/5 12:53:57

二十二日(第三天)。

上午十点多,韩军第2师对我方5号、6号阵地正式发动了攻击。

首先是大面积的炮火打击,主要是美制105毫米榴弹炮、美制75毫米山炮和60毫米M2迫击炮的火力覆盖。

在敌人实施炮火打击之前,严刚已建议程连长将大部分士兵撤到了6号阵地西北方的小山坡下隐蔽了起来,阵地上只留下了十几名士兵负责牵制敌人。这种类似“反斜面”的战术可以有效降低士兵在敌军炮火下的伤亡。

十分钟的火炮轰击结束后,敌军出动步兵开始向6号阵地发起攻击,对于我方5号阵地敌人主要是以小股步兵进行牵制,用迫击炮的火力予以袭扰和压制。

九连和七连防守阵地的兵力迅速到位,士兵们持枪或半蹲或平趴,眼瞅着敌人在向阵地一步步逼近。

攻击6号阵地正南方的敌人约有六十名,从左、右两个方向快速突进;攻击西南方的敌人只有不足二十人,应该是一种牵制或试探性的打法。

在敌军前进至我方阵地二百多米时,他们的掩护火力两挺重机枪、三挺轻机枪首先开火,步兵则继续低姿前进。

程富军命令己方的两门民三一式60毫米迫击炮开火轰击敌人,一挺苏制DP27捷格佳寥夫转盘机枪和一挺M1919A4重机枪则继续待命。

韩军士兵突进到距我方阵地一百五十米时,约有一半的士兵停下来向志愿军开火,以掩护其他士兵继续向前。这时程富军也命令战士们全部开火,用密集的弹雨去阻击敌人。九连因为有阵地作掩护,击退敌人的进攻应该没有问题。

等到西南方十几名敌人进入二百米的距离,严刚下令说:“大家准备。有把握了再打。不要急着开枪!”

士兵陈富东手持莫辛-纳甘1891式步枪开了第一枪,打伤了一名敌人,邱若林手握莫辛-纳甘1944式骑步枪开了第二枪,直接命中了一名敌人的前胸,将那名敌军士兵打死在了山坡上,尸体往下滚动了好几米。随后严刚、陆明、孙玉多手中的武器也先后开火。

那十几名韩军士兵纷纷停下脚步,各自寻找掩护,有几个人直接趴在了地上,向山坡上的志愿军士兵开枪反击,他们手中的武器全都是美制半自动步枪和卡宾步枪,火力一时稍占优势。

有五、六名韩军士兵继续前进,移动中的目标不太好命中,他们逐渐逼近了严刚等人的阵地。

一百多米的距离,打移动目标只有邱若林最有把握,他在两分钟内开了四枪,一发子弹未中,打死了两名敌人,打伤一名。

约有十名敌军士兵进入一百米的距离,曹成海的捷克式轻机枪、一班长李皓的波波莎41式冲锋枪也都向敌人开火,敌人在数分钟内被打死、打伤了六个人,只有慌忙向下撤去。邱若林本来还有开枪命中敌人的机会,但他却没有再扣动扳机。赵卫国在这次战斗中也开了两枪,只是没有命中。

幸存的六、七名敌人撤退后,严刚查看了一下,七连牺牲二人,轻伤一人。

大约十分钟后,攻击九连阵地的敌人也撤了下去,敌军稍一后撤,立刻有数门迫击炮向九连阵地作密集轰击,士兵们刚结束战斗来不及转移,被炸死炸伤了十几人。这次战斗九连共损失战力约有三十人。

敌军撤下去后开始休整和兵力补充,看来不出一个小时他们将会发动更猛烈的攻击。

战斗后的休息时间,邱若林吃了一块饼干,喝了点水,对坐在旁边的孙玉多说:“小孙,你手里的家伙不错,挺配你。刚才打死了有三个敌人吧?”

孙玉多说:“差不多。不过M1卡宾枪也有缺点,射程近,打起来费子弹。”

邱若林对他的不知足没有说什么,问道:“你是保定人吧?因为啥原因上的前线?”

孙玉多说:“我和你们都不同。我是因为打架伤人被判了半年,家里面找关系让我进了部队,免去了刑期。我现在也算是将功赎罪了。”

邱若林笑了笑,说:“要说到打架我比你在行。我手下伤人无数,一次也没栽过。”

孙玉多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不服气地说:“你爸可是师军级干部,他会不管着你?我‘玉面虎’孙玉多可是一拳一脚凭的真本事。”

邱若林说:“我爸妈以前常年在东北,和我见的少。”过了片刻,他又说:“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孙玉多说:“经商的。我父亲和以前的保定绥靖公署主任、河北省主席孙连仲将军私交不错。经手些瓷器、字画、文玩一类,有十几个铺子。”

邱若林说:“你家境不错,何必受这样的苦?”

孙玉多笑着叹了口气,说:“闲书看的多了,我又不喜欢经商,还没有个方向。”

二人又聊了几句,稍作休息,敌人就开始了第二次的进攻。

敌军的基本攻击战术不变,但在两个方向上的兵力都明显加强了。攻击6号阵地正南方的韩军有八十人左右,由一名上尉亲自指挥,伴随步兵的掩护火力是两挺重机枪、两挺轻机枪;攻击西南方的韩军大约是四十人,由一名中尉带队指挥,并伴随有两挺勃朗宁BAR轻机枪的支援火力。虽然说程富军的九连防守压力大过了第一次,但严刚的七连防守压力更是增加了一倍多。

双方士兵大约在相距二百米时相互开火,敌军的火力较第一次更加猛烈,开火后突进的速度也更快,但攻击方在缺少掩体保护又是仰攻的客观条件下,想要取得明显的优势一时还比较困难。

攻击七连阵地的四十名韩军士兵在前进至一百多米时已损失约十人,不过此时他们的火力优势也完全发挥出来。那名韩军中尉一边指挥两挺轻机枪和部分士兵向阵地上的志愿军猛烈射击,一边指挥十余名士兵向前突进。

七连阵地上的十余名志愿军战士也是火力全开,力求有效地把敌人阻止在这段理想的杀伤距离之间。

一班长李皓半蹲着用手中的波波莎冲锋枪猛烈开火,打光一个弹匣后卸下旧弹匣,插上新弹匣给冲锋枪上膛,打了一个短点射后没有留意,被迎面射来的一颗轻机枪打出的子弹击中了头部,美制钢盔也被弹头瞬间击穿,鲜血从伤口处涌出。李皓睁着双眼,仰身倒了下去,手中的冲锋枪也掉在了地上。

李皓旁边的严刚发现了异常,赶紧趴下身去检查了李皓的情况,随后坐了起来背靠着沙袋,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脸上满是悲痛的神情。

过了一、两分钟趴在地上射击的孙玉多也被一颗步枪子弹打中左肩,一时血流不止,只好放开步枪,翻身滚进壕沟里,用右手紧紧按住伤口。

邱若林虽然开枪干掉了敌人的一名轻机枪手,但栓动式步枪操作复杂,射速较慢,他和陈富东、陆明、周祥几支步枪并不能阻挡敌人的攻击步伐。

韩军士兵到达距离七连阵地三十米处,开始投掷手雷,曹成海只顾趴着用机枪猛烈扫射敌人,不想一颗美制MK2破片手雷扔到了他的肩膀处,立刻爆炸开来,手雷破片切断了曹成海脖子上的动脉,并将他的右半边脸全部炸烂。

邱若林蹲起身一枪击中了韩军中尉的前胸,不过还是有十名韩军士兵发起了冲锋。

严刚已蹲起身继续射击敌人,周祥运动到李皓的尸体旁,捡起地上的波波莎冲锋枪扫射冲上来的敌军,孙玉多左肩上的伤口被柯霞简单处理后已重新投入战斗,邱若林上前线时携带的三十五发子弹已经打光,他将莫辛-纳甘1944式步枪折叠在右侧的枪刺向前打开,已经准备好跃出阵地同敌人进行白刃战。

敌军最终还是被几个人的火力逼退了,下面几名韩军士兵向上方投掷了几颗手雷掩护己方撤退,邱若林躲闪不及被一颗手雷炸伤了小腿。

攻击九连阵地的敌军随后也撤退了,不过九连的战士们也遭受了很大伤亡,能够继续作战的士兵已不足十五人了。

安置好几名重伤员,严刚统计出七连的战斗力已经不及昨天攻击前的三分之一了,形势的残酷让他预测到了6号阵地防守成功的可能性变得微乎其微了。

他带着周祥来到九连阵地,找到程富军商量:“程连长,咱们的伤亡太大了!如果敌人再发动猛烈攻势,我们恐怕只有撤退了。”

程富军犹豫说:“可上级给我的命令是固守。撤退的话我一个人可做不了主。”

严刚说:“你为啥不把现在的情况报告给上级?”

程富军说:“二十分钟前我刚和祈团长通过话,他给我的命令是‘固守待援’。现在报话机被打坏了,联系中断了。”

严刚说:“如果5号阵地现在不能派出援兵,其它阵地的增援一个小时肯定也赶不到。我们总不能全葬在这里吧?”

程富军说:“那你说该咋办?”

严刚想了想,说:“留下七、八名战士阻击敌人,其他人和重伤员找机会转移吧。”

程富军考虑了一会儿,说:“这个方法可行。对上对下都有一个交待。”观察了一下四周,他又说:“也许敌人被咱们打怕了呢?”

严刚欲言又止,还没有想好怎么向程连长解释形势的严峻,一名士兵跑过来向程富军报告:“连长,敌人又开始进攻了!”

程富军有点吃惊,问道:“有多少人?”

那名士兵回答:“大概八十人。后面还跟着两辆坦克。”

程富军愁眉紧锁,看了严刚几眼,说:“严排长,安排你的人先撤。我把部署调整一下。重武器不能丢,随后我们会撤往二号坑道。”

严刚向程富军点了点头,带着周祥转身离开了。

排长严刚下达撤退的命令时,邱若林的腿伤经柯霞仔细包扎处理后已无大碍。李皓和曹成海的尸首由周祥和陈富东背着带回坑道。

韩军掩护步兵冲锋的两辆M26潘兴坦克在三百米外用90毫米主炮不断轰击6号阵地时,九连大部分幸存的战士都开始有序撤退,仅留下数名战士和两个重伤员与敌人拼杀到底。

6号阵地得而复失,只因敌人兵力上优势太大,七连和九连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0

第三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