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史劫-斗三独>序章:出击!五行战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序章:出击!五行战队

小说:铁血史劫-斗三独 作者:火蚕 更新时间:2019/2/7 10:20:31

长安自二零一八年大规模吸纳人口,五年形成国际大都市,十年成为中华政治文化中心,再塑强汉之雄风和盛唐之繁荣。五行战队召唤在即,冉不坤来此寻找未来的五行战队伙伴--林之翼。

林之翼年方二十岁,山东某警察大学毕业生,和冉不坤是忘年交,因为择业目标与父亲期望相去甚远,目前在家待业,四处收藏和打造古兵器。

当年冉不坤与林之翼父亲是大学同学,有一段日子在老家混不下去了,便来长安做生意,一度在林父家小住。那时林之翼自幼痴迷武功,常常照着些书本独自比划拳脚;冉不坤便忍不住指点他练了几套拳法,成为少年林之翼第一个偶像。冉不坤在长安待了两年,不仅与林之翼结下了师生情谊,还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后来冉不坤在长安依旧混不下去,辗转北上,但两人联系从未间断。

神谷子通过冉不坤和林之翼有数面之缘,却认定这位年轻人不同凡响,曾为林之翼测了命相,断为极强的木火通明之格,因而把他列为五行战队的木战士人选,称为未来五行战队之盾。

“听说你老冉终于在南方站稳脚跟了,多年摸爬滚打不容易啊。”林父热情接待了老同学,谈起当年事也颇多感慨。林父是家庭殷实的银行世家出身,父亲是银行干部,他也是银行干部,所以希望林之翼也在银行工作,一辈子安安稳稳地生活。可是林之翼却看不惯父辈那悠哉悠哉的安稳生活,总想干些轰轰烈烈的事,先是考大学不选择金融专业而是警察学校,现在又不想在银行工作却想去穷乡僻壤的派出所。

“这孩子,放着好好的银行工作不去干,却想跑到大西北荒山野岭去抓盗贼,唉,真气死我了!”

“银行工作倒是我们这代人渴望的,但是孩子毕竟不是我们,你还得了解下他心里的想法,阿翼少年时代就怀有英雄主义梦想。”

“正好老同学你来了,他呀从小就听你的话,好好帮我开导开导他。”

接下来两人免不了谈起现在的年轻人,林父一直摇头、叹息,“如今一零后的全部生活就是:网游、网购、K歌、蹦迪、泡妞、约炮和磕药。”

“现在是全方位开放时代,你老兄思想保守了。从我们这一代起,谁不是看着日本女优长大的。”

“现代人可不是只是生理需要,玩出很多花样,群交和交换玩伴,哎吆吆,不知道他们脑袋里在想什么?”

“这叫玩情趣,你不想吗?看看你刚才说话时口水都出来了哈哈。可惜我们那一代思想还不够开放,没赶上啊!哈哈哈。”

“这叫玩空虚,放着那么多事情不干,现在这当口咱国家多需要人才啊!看看我们科技院的青年才俊,钱学森突击班,玄科技突击组,攻克了多少难题,填补了多少空白,我们芯片技术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老美再也不能卡我们脖子了!”

因这天是周末,林父便召集了五六位好酒量的同事朋友作陪客,摆出酒场决战的姿态,要和冉不坤一醉方休。这是中原和关中地方招待贵客上宾的典型风气,河南出身的冉不坤虽有些无奈,却也并不惧怕这阵势。关中硬汉的豪情撞上中原老铁的海量,各自当仁不让,挽胳膊撸袖子,划拳行令,酒杯碰得叮当响,准备喝他个天昏地暗!

政府部门的朋友首先举起杯,高声唱起那个年代非常流行的祝酒词:“为贸易战最终取得胜利干杯!为我中华复兴干杯!”

大家齐齐举杯庆祝,中国在复兴之路的关键节点成功抵御了美帝进攻,艰难实现经济转型和升级换代,最终完成二零二五制造,人民币成为第二国际结算货币,中国日渐成为与美帝分庭抗礼的世界消费中心。这极大地提升了民族自信心,每个中国人都觉得这确是件了不起的成就。

“诸位都是男子汉,想必都是我中华民族的脊梁,请举手表决!”一位部队转业军官率先亮出自己的手机。众人纷纷效法,亮出清一色的华为手机,相对捧腹大笑道:“同心好朋友,连饮三杯酒!”使用国产手机成为那个年代大家默认的非强制性爱国标志。

上述两个开场喝酒仪式风行二十一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大陆,二十年代末期的孔女士事件让美前总统政治流氓的嘴脸成为美帝标志性丑陋形象,引爆了中国社会公愤,激发了民间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思潮,唤醒了中华民族内心深处的尊严需求,在公共场合高调使用美货的行为,都会受到路人甲的谴责。

一桌人在浓烈的氛围天马行空地畅谈,聊完了贸易大战,又聊起了高速推进的高铁和城市化,以及泡沫散尽的房地产,很快集中到了那位美帝总统耍流氓这个全世界热议的话题,一发不可收拾。

“作为西方文明标杆的美帝国,毫无顾忌地横行霸道、巧取豪夺和言而无信,尤其在中美贸易战和华为个案中展现得淋漓尽致,至今让人匪夷所思啊!”一位年轻的海归学者说道,他曾经长期在海外求学。

“我们对美帝这么开放,瞧人家怎么对待我们的?!”

“美帝同我们做生意看做是对我们的施舍,还认为我们发展起来要对他们感激涕零,其实他们一直在剥削我们!诸位可知道,我们卖他一条牛仔裤的价格,竟然还不如他们坐在星巴克喝一杯咖啡!”一位多年从事服装出口的生意人气愤说道。

“没办法啊,人家仗着美元霸权主导着世界贸易,占据着世界消费中心。”另一位长期同欧美做服装生意的商人无奈说道,失去美国市场让他少挣不少钱。

“老弟不要太悲观,我们正在成为另一个世界消费中心,人民币差不多三分天下。”林父的银行同事反驳道。

“真没办法,美国是世界警察,有最强大的军事实力为后盾,谁实力最强谁最有理。美帝领导的世界,弱国没有话语权,叙利亚、巴勒斯坦、前利比亚、前伊拉克都是落汤鸡,任人宰割的命。”座中一位资深政府官员回应道,显然是位悲观主义者,“不管当今美帝如何霸道,其来源日耳曼确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最早孕育西方现代文明,民主和自由久已。所以他们笑到了最后,主导着当今世界。”

这是当时一个典型舆论,照旧引发了对美利坚民族和人性持久而激烈地讨论,在座者乘着酒兴争得难解难分。

“我不同意兄台,我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制衡力量,我们同俄罗斯人一道保持着这个世界天平不至太过倾斜。”

“平心而论,如果没有美国领导这个世界,也许会更混乱。”

“其实美国人不要那么霸道,和我们合平共处做生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有钱一起挣,你说说不是挺好么?”作为东道主的林父好心说道,代表着二十世纪晚期一度占据主流的中国民意。

“你那是一厢情愿单相思!”一直保持沉默的冉不坤忍不住反驳老同学,道:“一味求和只会挨打;真打起仗来,你这么软骨头不行的!”

“我承认我这种人是要靠你这种人来保护的。”林父延续了大学时代的习惯,每当两人言辞冲突就立马服软,但是马上挖个坑给冉不坤。“这方面我想听听老同学的高见,想当年大学时代,只要他一发言,向来是举座皆惊啊哈哈。”

“好啊!”大家鼓起掌来。

冉不坤也是喝到了一定高度,索性跳到“坑”里畅所欲言大论起来。

“要从骨子里认清美帝,就要认识它的来源民族日耳曼人。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人类已经进入到汉朝与罗马东西并立的高文明时代,一群野蛮人以兽类差不多的姿态进入罗马人的视线,罗马人便叫他们日耳曼,以区别于形形色色未开化的人类。就像我们中国人帮着记录匈奴人,不过人家匈奴还是有简单的文字哩,那日耳曼纯粹靠罗马人帮忙才我们知道他们的存在。”

果然是一语惊四座!那位官员朋友道:“兄台果然见识不凡,愿闻其详。”

“日耳曼人进化人形很久了,却还是原始群居状态,头脑不开化,文字不会造,名字是人家取的,历史都要靠别人帮着记录。他们一开始就以破坏者的姿态出现,以打砸抢为光荣,谁家收成好就抢去吃掉,谁家闺女好看就拉去睡觉,他们认为这样做非常牛逼!最后善于打砸抢的都混到贵族,那些靠种地养畜为生的老实人都沦为奴隶。”

有人表示惊奇:“我靠,日耳曼人原来这么流氓啊!”

有人则表示忽然明白些什么:“他们跟我们华夏人看好相反啊,我们是勤劳的民族;怪不得他们对我们勤劳致富看不惯,原来他们祖先就这德行啊。”

“罗马的富裕让日耳曼人羡慕嫉妒恨,不停去打砸抢,打不过罗马军团就往森林里跑,等人家军队走了回头再抢老百姓,他们生命不止抢劫不止,数百年缠斗不休,把个辉煌罗马消磨得江河日下。罗马人耗不过,给他们公民权,请他们进入罗马城市文明地生活,这帮乡下的野蛮人哪里守信?一旦进入罗马城,罗马帝国立刻分崩离析,上百个日耳曼小国像蛆虫一样诞生在罗马帝国庞大的废墟上。”

有人惊叹道:“看来美帝骨子里是野蛮人,不守规矩是千年老传统了!”

“这群野蛮人你抢我来我抢你,到处流行烧杀抢掠,等到他们自己登上统治阶级的宝座,对着瘫痪的国家机器就傻眼了,这乱哄哄国将不国啊!”

有人幸灾乐祸道:“这些麻烦制造者这下自己麻烦了,呵呵。”

“这些昔日的日耳曼老流氓们一商量,大家不能再相互抢了,对外可以耍流氓,对内要守规矩了。怎么办呢?罗马那一套法典要拿来用了。有钱人容易带头守规矩,穷人还是老抢啊,怎么办呢?再请来犹太人的上帝帮忙从精神上安抚穷苦人。文明是借来的,宗教也是借来的,都是借来作为工具使用的,这些都不是他们自动自发创造的。”

那位退伍军人赞道:“精辟!西方文明的源头是希腊、罗马;宗教则是犹太人的发明;而日耳曼人能够笑到最后,靠的是他们屡败屡战的意志力。”

有位大学历史老师内心颇为折服,顺势做了总结,道:“不可否认,以文艺复兴运动和启蒙运动为开端,也在日耳曼一族中塑造了一批智人,提升了日耳曼人为主体的欧洲大陆文明程度。日耳曼人血液里流淌的无赖、流氓的古老传统也是谬种流传,后来又跑到新大陆去了,在那还没有制定游戏规则的地方,非洲、美洲、澳大利亚,肆无忌惮地对着落后几个发展时代的印第安人烧杀掳掠,其后代成就了世界霸主。等一切尘埃落定,新规则就代替了当初的屠杀和打砸抢。”

有人醉醺醺拍案大怒:“如此霸道不讲理不守信甚至不惜使用下三滥手段,不愧是日耳曼流氓和罪犯的后代。我辈竟然那么多人将其奉为文明的楷模,可悲可叹!”

“在下每每读史,常有不平之憾!”冉不坤说道:“美帝骨子里就是流氓,居然笑到了最后,这世界真不公平!想多少优秀人种和智慧民族淹没在历史长河里,成为地球匆匆过客,真让人遗憾!”

那位教师说道:“日耳曼不是智慧民族,西方早慧族是希腊,最优秀的民族是兼智慧和意志于一身的罗马人,但他们早已是被屡败屡战的日耳曼人消磨殆尽,带着古老而神圣的荣誉从地球上彻底消失了。”

“在东方,我华夏族也是兼智慧和意志于一身优秀民族,足以同西方的罗马人相媲美。苏美尔人、古埃及人、古印度人早已不在,当今世界上早慧族只有我华夏一族艰难传承至今,也是历经了不少日耳曼人的打压啊!”

那位退伍军人说道:“我华夏族体量大,有着古老的荣誉和尊严,绝不会做日狗、加狗、澳狗一类。我们这几十年的和平发展绝不是因为我们一味妥协换来的,是我们建国初期几场战争打出来的!打美帝、打苏修、打印度、打越南。”

众人似乎都接受了冉不坤的观点,开始七嘴八舌展开了,纯粹抒情式,谈不上什么讲道理了,冉不坤也就结束了演讲。

一阵混乱后,作为东道主的林父很快又找到一个话题,同样延续了大学时代事事向坤哥请教的习惯。“古国委员会怎么回事?我看新闻上大家天天在吵架。历史问题都过去了,有什么好吵的?古国都是过去式,什么理事国有什么好争的?”

“有句话说,亡其国必先亡其史。虽然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的历史都是一去不复返了,但它有传承性,有些历史问题关乎到今日国家之利益,关乎到国家利益就要大争了。”

“譬如。。。”

“譬如岛疆独,这些历史遗留问题。。。”

正谈笑间,林之翼推门进来,和冉不坤来了个激动的拥抱。

“瞧瞧你儿子,高大英俊,仪表堂堂,是你老林这辈子最大成就啊!”冉不坤拍着林之翼高挺的后背说道。

“幸亏你教他练武,才不会长成我这瘦弱身板。”老林点着头,呵呵笑个不停,每当和儿子同场或同框,都会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

“坤叔,你先和我家老爷子聊着哈,晚上我单独请你到外面吃饭,轮到咱爷俩再好好聊聊,拜拜!”林之翼说完转身上楼。

“翼翼!”林父追上去问道:“你和小曼进展得怎样了?胡姨问你这段时间怎么不去她们家了?”

“那还用问,我把小曼踹了呗,整天对我装天真装纯洁,其实她根本不纯真一点也不纯洁!”林之翼气愤地撂下一句话,关上二楼房门,留下一楼长辈们哄堂大笑。

林父站在楼梯中间,向冉不坤无可奈何地摊开手,说道:“还有搞对象的事,谈一个黄一个,老同学你一定要帮我开导开导他。”

“我身上担子很重啊!”冉不坤笑道,想到此行目的,内心里却颇有些忐忑。

晚上林之翼约冉不坤到一家别致的饭店,光线昏暗人影幢幢又似酒吧,灯光明明灭灭把空旷黑暗的大厅划分出大大小小相对独立的单元,慵懒颓废的英文慢歌游荡到各个角落。

“这地方显然是你们年轻人常来的,我顿觉心老,还好有这灯光掩盖了满脸的皱纹。”冉不坤挑了一个相对更为僻静的角落,心里想着怎样将眼前这位年轻人带入正题。以前两人无论是网络聊天还是现实中面对面,冉不坤从来都是无拘无束地畅所欲言,但今天一开口却感觉不同以往。

“坤叔不老,要不要做下约炮试验,我们四十五度方向有两个美女,要不约一下?”

“你这挑战难度太小,谈不上试验。”

冉不坤望望那两个袒胸露背的美女,不屑地说:“你们一零后追求的生活就是持续不断地网游、网购、K歌、蹦迪、泡妞、约炮和磕药。”

“然后是一片虚无。。。”林之翼补充道,表示认同。

“阿翼!”黑暗中忽然现出有一位年轻女孩的窈窕身影,热情地打招呼。

“阿姣,”林之翼冷淡回应,笑对冉不坤道:“不用特意约,有人送上门来了。”

阿娇冲冉不坤礼貌地点点头就无视了后者的存在,攀着林之翼的肩膀说道:“听说小曼和你分手了,别难过,姐今晚好好安抚你?顺便为你庆祝下回复自由身。”

“看来我和你一样注定要孤独终老了。”

“晚点给我电话,我在跟阿玲吃饭,她也是刚被甩了。”

“你要搞清楚,是我把她踹了!”林之翼扬着浓密的眉毛,一脸不屑地强调。冉不坤看他一副逢场作戏的样子,不觉暗自发笑。

“寂寞让姐忽然灵机一动,你们两个,刚好我们也两个,要不我们四人约会吧?”

“阿玲就是九十度方向穿红衣服那个,比阿娇还正点!”林之翼又转对冉不坤,调皮地笑道,他的表情在真真假假间切换。“不知坤叔意下如何?”

“阿玲自幼缺乏父爱,特喜欢大叔。”阿娇意味深长说道:“又赶上寂寞少女心。。。”

“今儿个真没心情!”冉不坤坚决摇摇头,林之翼便同前女友挥手说再见。

“阿翼,我觉得你不能这样混下去了!说点正事吧,你老爸问你那个小曼是他单位领导的子女吧?”

“是的,刚开始看着大明星似的,我也是醉了,后来才发现她眼睛是割过的,鼻子是垫过的,锥子脸是抽出来的,E罩杯是隆出来的。更可恨她一直跟我装处女,前天正式开苞,验证也是假的,就坚决拜拜了!”

“从上世纪九零后一代人起,全世界贞操都碎了一地。想不到作为现代年轻人,你居然还有处女情结!”

“对于我们新世纪一零后,这是个伟大的回归!可叹我阅女无数,不得一贞操,连样貌身形都是真假难辨,真是悲剧。”

“伟大的贞操要从古人中求,想不想遨游史上古国?”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穿越的机会,我倒是更渴望参加史诗般的战斗,像亚历山大大帝那样永垂青史。”

“现在就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够让你参加史诗般的战斗,或许还能见到你的偶像亚历山大大帝,而且你和我结伴冒险,会十分刺激,也十分危险,你要考虑清楚。”

“亚历山大大帝!好期待啊,什么样的冒险?坤叔快说说!如果比我做警察更有趣,那就绝对OK!”

第二天,冉不坤向林父出示了特种作战部征召令。林父望着冉不坤,吃惊的半天才说出话来。“想不到老同学都混到国家机密单位去了!我早就说过,老同学文武双全才高深莫测,乃是人中龙凤,早晚会出人头地啊!”

“阿翼跟我在一起,你就放心吧!”冉不坤心里有点难过,也颇为惭愧,甚至觉得将来有可能失去老同学的珍贵友谊了。想当年,穷人出身的冉不坤自诩“不为五斗米折腰”,为富有的同学们所不齿,被戏称为“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唯有银行世家出身的同桌林父认为冉不坤与众不同,深服其才,从不在冉不坤面前摆有钱人的架子,反而习惯于对冉不坤言听计从,两人的友谊也因此长久下来。

惊讶之余林父感到儿子出息了,将成为国家栋梁,非常欣慰,却不曾想在这和平年代里,儿子要参加一场非常凶险的穿越行动。林父未曾多想,因为在二十一世纪三十年代虽然人们更热议岛疆独和南海,但依然觉得战争还很遥远。

“上天假我以长缨,八方浪涛一剑平!我林之翼出人头地的日子到了!”林之翼踌躇满志,高高兴兴追随着冉不坤出发了,为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青春,或许还为了寻找一场千古真爱。

0

序章:出击!五行战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