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剑来否>03山中鬼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3山中鬼魅

小说:剑来否 作者:鱼大总管 更新时间:2019/2/12 15:05:54

张兴荣的到来对于铃铛山上的人来说不过是个小插曲,并不能影响到众人的心思,因为他们还有事要做。

山上这几人,当年或多或少都受过李先生的恩惠,所以他们对于李瑾瑜找孙老头报仇一事是赞同的,不过却不赞同他以卵击石。

李瑾瑜两年前独自上山,那时李先生刚死,李瑾瑜本想替他守孝三年,毕竟养育大恩毕生难报,可第二天李子便闹着要分家,说什么“爷爷死了,现在终于没人能护着你了,这个家现在我说了算,咱们分家吧”。李子的性格李瑾瑜是知晓的,她向来说一不二,跟他拗是拗不过的。

不过傍晚时分,李子就已在一张黄纸上列了几条蝇头小楷,那是他们这个家仅有的财产。经过思考,李子将财产分割完毕,分给李瑾瑜的是三五套换洗衣物、二两碎银,与一只卖相不是很好的玉珏。

现如今,李瑾瑜十六岁,背负深仇大恨。

堂屋里,铃铛山五位当家人共坐,桌上的獐子肉喷香,可无人执筷。众人面色深沉,都在看李瑾瑜。

老东西是铃铛山的大当家,是说话最顶用的人,同时他也是书读的最多的人,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在铃铛山落草为寇。不过话说回来,铃铛山上总共也就大猫小猫三两只,满打满算加上李瑾瑜也才五人而已,“当家的”之类的称呼只是图个乐,不能当真。

老东西平时没什么脾气,但其余几人均怕他,他忧心忡忡地望着李瑾瑜道:“那位天师跟你说了什么?你从那一回来就闷闷不乐的。”

李瑾瑜笑了笑,摇头道:“没什么,他让我放过孙老头。”

大脑袋一拍脑门,厉声道:“放过他?这是什么道理?谁要敢拦着你报仇,我第一个不让他!”

死鱼眼点点头道:“说得是!就算他真的是龙虎山的天师又怎样!又不是没有杀过……”

死鱼眼的下半句被老东西硬生生地瞪得咽回了肚子,谁也不知道死鱼眼的下半句是什么。

老东西问:“你怎样答复的?”

李瑾瑜再次笑了笑,颇为勉强地道:“我说过,只要我或者,孙老头的命我便要定了,不过……”李瑾瑜有些为难,“孙老头为什么会和龙虎山扯上关系?并且那个叫张兴荣的道士说的是向我求个人情,让我五年之内放过孙老头,这点我实在是想不通。”

老东西点点头,扫了眼众人,说道:“既然想不通那就别想了,人心隔肚皮,谁能猜得到旁人在想什么。李先生生前对我们几个都算有恩,你尽管放手去做。”

子时将近,李瑾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闭上眼,脑海里出现李子的面孔,虽然李子对他一直冷言冷语,可毕竟是他最后的亲人,要是这次没能替李先生报仇……

死对于李瑾瑜来说并不可怕,儿时与死仅一线之隔,能活这么大都是李先生的功劳。他觉着已经很值了,只是如果死了的话就再也看不见李子了,那……李子会不会因为他的死而伤心?毕竟李子现在一个人过得悠哉悠哉。

夏夜微凉,李瑾瑜利落地穿好外衫,将晚饭吃剩下的獐子肉热了热,装进一只羊皮袋子,用麻绳系紧,又随手提了把柴刀。

铃铛山内多野兽,尤其深夜频繁出没,一把柴刀只作壮胆。

李瑾瑜点了盏灯笼,顺着山路不紧不慢地走着。漆黑群山,蜿蜒山道,李瑾瑜的灯笼似豆丁般渺小,仿佛一阵风便能将这团烛火吹灭。山内传来渗人的狼嚎,似是在远处又似在附近,李瑾瑜硬着头皮,将手里握着的柴刀握的更紧了些,借此来给自己胆量。

传说深山多鬼魅,专在路口迷惑赶夜路的行人,尤其是读书人。据说读书人 身具圣贤气息,被鬼魅视为大补,这也正是读书人多被狐妖迷惑的故事来源,不过事情真假难以考究,毕竟没谁真的遇见过,但总不至于空穴来风吧。

前方是条岔路,一条去往小镇,一条去往蜘蛛潭,小镇即是平安镇,蜘蛛潭则是铃铛山内的一大怪处,其潭水不论四季,哪怕酷暑盛夏也冰冷异常,而到了冬天,就连溪水都结冰的时候,潭水却不结冰,但其依旧冰冷。而名为“蜘蛛潭”的原由众说纷纭,大抵是因为这处深潭附近有只成了精的大蜘蛛,常年捕猎误闯进其领地的迷途人。

年幼时李瑾瑜曾和李先生一起上山踏青,在蜘蛛潭边考了山鸡,却不见什么硕大的蜘蛛精。

山林里传来夜枭的哭啼,惊雀四起,由远至近,一股子刺入骨髓的冷风吹向李瑾瑜。

怪事!这股子风好像是从蜘蛛潭那边吹来的!莫非真的有什么蜘蛛精?现下正值深夜,正是蛇虫走兽外出捕猎的时候……

李瑾瑜刚想定下心神,手里的灯笼却灭掉了。黑暗袭来,周遭鬼影绰绰,似乎在黑暗里有无数双眼睛正在盯着他,想要噬其骨肉。李瑾瑜虽说不信鬼神,但此时此刻置身此地,恐怕任是谁都会胆颤,何况在灯笼灭掉的一刹那,李瑾瑜已经看见了前方岔路上的那些影子。

“呼~呼!”

火折子被吹燃,灯笼里的红烛被点亮,随着亮光波及,李瑾瑜望见岔路那个地方站着几名影影绰绰地身姿。

谁?

李瑾瑜不禁头皮发麻,脊背冒汗,直觉告诉他,它们恐怕不是人……

早知道便叫大脑袋与死鱼眼一块下山了!李瑾瑜来不及懊悔,连忙转身,头也不回地疾步往回走,可不论他走远,那窃窃私语般的声音始终响在他的身后。李瑾瑜不敢回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可他忽然发现脚下的路分明走过一遍了!

李瑾瑜咬咬牙,恶向胆边生,心想今晚恐怕是不能善了了,此时也走不脱,还不如拼一拼。

李瑾瑜紧握柴刀,猛地一个转身,用力劈了下去,可当他见到身后那熟悉的面孔,刀停住了,怎么会是死鱼眼?转瞬间,李瑾瑜从死鱼眼的脸上发现一丝窃喜。

“你怎么会在这?”李瑾瑜发问。

“我是来找你的呀。”死鱼眼答道。

“是么……”李瑾瑜假做思考,重新将后背对着死鱼眼,下一刻,李瑾瑜转身挥刀,将死鱼眼的胸膛剖开一条大口子,血流如注,内脏横淌。

“你……你!”

死鱼眼捂着根本捂不住的伤口,满脸不可置信。

李瑾瑜心有余悸,一击得逞忙退步,颤道:“就算你来找我,现在也该与我迎面才对,而不是出现在我的身后,所以你不是死鱼眼。”

话音落下,李瑾瑜的紧张缓和了不少,血液与内脏的腥臭味依旧刺鼻,倒在血泊中的死鱼眼面目可怖。李瑾瑜虽知道他是假的,却忍不住多看两眼,毕竟那张面孔无比熟悉。

又是一阵腥风吹过,李瑾瑜隐约听得身后传来微微脚步,不多时,一只森白的手便搭在他的肩头,后脖颈冰凉的呼气使他汗毛骤立。

李瑾瑜仍旧不敢回头,他看着肩头上这只森白的手,说道:“你是谁?”

手的主人说道:“我是死鱼眼啊,不信的话你转过头来看看呀。”

这是个女人的声音,妩媚而诱人,让人听了便浑身燥热。

不过李瑾瑜从不知男女之事,只知道男女在一起便会生出孩子来,至于过程,他是不清楚的,这也正成了他不受女声魅惑的关键。李瑾瑜直觉小腹燥热,却不知为何。

“那你转过来,走到我身前来,我才好辨认你到底是不是死鱼眼。”

李瑾瑜哪里敢回头,恨不得多长两条腿,可搭在肩头的手迟迟不肯收回。

“你知道我根本就不是死鱼眼,”女人的声音忽然变得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啊!”李瑾瑜心道不妙,肩膀忽觉痛感。

那只森白的手竟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爪子,锋利的爪勾正在慢慢刺进他的血肉,而另一只爪子正在伸向他的脖颈。

0

03山中鬼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