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吾道胜者>第25章:田良成与乌静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5章:田良成与乌静池

小说:吾道胜者 作者:大头喇嘛 更新时间:2019/2/11 9:44:14

在巡警局的刑讯室之内,金旺被几个巡警给捆到了老虎凳上。这老虎凳的用法,是将犯人捆在长条春凳上面,再用一道绳子将人的腿连同长条椅子箍在一起,再将一个特制的木鞋套在人的脚上。然后,从木鞋下面往里钉一层层木块。木块钉得越多,人的腿抬得也就越高。因为膝盖被绳子固定着,所以人受的痛苦就越大。

“你也不打听打听,这多伦诺尔有谁敢顶撞老子?给我砸木块!”

乌静池一声令下,两个巡警开始往金旺的脚下钉木块了。几个泼皮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早让你给银子,你就是不听。这下咋样?”

“瞧你们那个毬色!你们等着,会有你们好果子吃的!”金旺回骂着,头上豆大的汗珠一个个淌了下来。

这也不能太怪乌静池。你金旺说明身份不就得了?他们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为二府爷的贴身侍卫兼仆人上刑的。可金旺天生倔犟,硬是一声不吭。

乌静池讥笑道:“嗬!这小子还蛮有骨气的嘛。咦?我怎么看你有些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该不是那个大户人家的大公子吧?不过,我不管你是谁,得罪我便没什么好果子吃。给我再加木块,看他还能撑多久!”

乌静池身后站着一个巡警,叫田良成,巡警们都叫他田队长。看样子,挺面善的。

田队长一见要出人命,赶紧过来劝:“乌局长。您跟一个臭小子生啥气?走,到里面喝茶去。”

乌静池没好气地说:“喝茶?早就让这小子给气饱了!”

“气大伤身,”田队长说,“狗咬您一口,您总不能追着狗去咬吧?您是局长!”

乌静池一想,也对。跟这般小人物叫啥劲呢?有失身份。他站起身,在几个泼皮的簇拥下,边向外走边说:“接着打。然后叫他家给送银子来,一两都不能少!”

田良成目送乌静池离去,转过身对金旺说:“你是哪家商号的?”

金旺没有理他。

田良成摇了摇头,说:“那你身上有银子吗?有的话,快给他们。”

“还有啥?早就被那些泼皮给抢了去。而且,这狗局长还向着他们!”金旺怒道。

田良成仔细看了看金旺的衣着,有些疑惑:“小兄弟,别骂了。看样子你不是当地人,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你要是再犟下去,事儿就不好办了……”

金旺打断了他的话:“哼,我偏不吃这狗官的那一套。今儿个我到底看看他能把我咋样!”

负责行刑的两个巡警望着田良成。到底听乌局长的还是你田队长的呢?挺为难。三人都沉默了。

田良成苦笑了笑,小声说道:“小兄弟,别这样。他们可是不见银子不罢休的。要不要我去通知你的家人?否则,他们会把你弄残废的。到时候,你就是花了银子,也会后悔一辈子的。”

金旺脱口说了一句:“弄残废我?给他个胆子!弄不好,肖队长会一枪把他给崩了。”

田良成有些吃惊:“肖队长?哪个肖队长?莫不是同知署新来的卫队长肖化南?”

“不是他,还能是谁?”

田良成问:“你认识他?”

“何止是认识?”

田良成又问:“你是他家亲戚?”

“亲戚?肖化南刚来这里,在这里哪会有什么亲戚?”

“既然你认识肖队长,这就好办了。”

“我还用肖队长的名头?肖队长和我一样,都是戴大人的侍卫。我叫金旺!”

田良成直起身来,像看陌生人一般望着金旺,心想:你乌静池养着一群无赖,欺行霸市的。这回可算是捅到马蜂窝了,竟然敢把二府老爷的侍卫给抓起来。看样子,有好戏看了。田良成随即向那两个巡警说道:“不要动刑了。赶紧把他腿下面的木块抽出来!我去找乌局长。”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这两个巡警也听到了金旺的话,害怕极了。他俩手忙脚乱地处理着金旺脚下的木块,诚惶诚恐地说:“侍卫大人,这事儿和我们没关系。是乌局长他……”

田良成走进了局长室。只见一伙泼皮围在乌静池周围。一个人倒茶伺候着堂堂的乌局长;另一些人在帮助他捶腿、捏背之类的。他们根本就没有理会田良成的存在。乌静池把脚搭在桌子上,一副傲然若是的样子。

一个泼皮点头哈腰地说:“局长,您喝茶!一会儿我去弄点大红袍来,孝敬您老人家。”

“小兔崽子,还挺有孝心的。”乌静池满意地说,“待会儿,我把那个人的银子给你们要回来,算是你们的辛苦费。”

泼皮说:“那就谢局长恩赏!我们弟兄几个陪您老推几把牌?”

“嘿,兔崽子。手痒了吧?今天不赢你们几个子儿,你们也不会甘心的。”乌静池笑着说。

“人生得意须尽欢嘛。——白蛤蟆,快去拿牌!”那个泼皮说。

“好嘞!”那个叫白蛤蟆的泼皮应承着。

田良成走了过来,几个泼皮住了嘴。

田良成眉头一皱,走到乌静池身边:“乌局长,咱抓的那个人不能动刑了。”

没等乌静池回答,一个泼皮抢着说:“不能动刑了,为啥?我们可没拿回银子呢。咱是原告!——乌局长您说对不对?”

“对!”乌静池若无其事地说。

田良成没理那个泼皮,继续说道:“那个人可是有来头的……”

乌静池不耐烦了:“我还管他有没有什么来头?难道是二府爷的小舅子不成?给我接着收拾!”

“就是嘛!”泼皮恭维着,“乌局长可是铁面无私的。”

“咱堂堂的乌局长怕过谁?”另几个泼皮也跟着说。

田良成白了一眼泼皮,泼皮立刻停止了说话。说实在的,在这市井上,一伙泼皮横行霸道,但对嫉恶如仇的田队长,他们还是不敢惹的。田良成转过头来,对乌静池说道:“那个人可是咱新来的二府老爷贴身侍卫兼仆人——金旺!”

乌静池一听,慌忙往起一站,但脚搭在桌子上,未来得及抬下来,差点摔了一个跟头:“这、这是真的?”

“绝无戏言!”

乌静池听罢,惊愕得好似下巴掉下来一般。几个泼皮见势不妙,赶紧贴着墙边溜走了。

“那、那、那可糟了。我说他怎么有些眼熟呢,原来在同知署见过!”

“是呀,”田良成说,“我看他的衣着,就不像是商人。”

乌静池心里直骂:这几个该死的泼皮,闯了这么大的祸。要是把戴志贤的贴身侍卫兼仆人给弄残了,自己还能保住这局长的位子?

他一路小跑,来到了行刑室,大喊:“快住手,快住手,赶紧松绑!”

说完,他故作生气地踹了一脚旁边的巡警:“你们竟敢把这么重要的客人给抓起来,不要命了!”

挨了踹的巡警心想:这可都是你叫我们打的,还赖我们?

乌静池踹完巡警后,马上换了副笑脸,对着金旺说:“这些王八蛋,回头我好好收拾他们,给您出出气。”

金旺连看都没看他。

可是,金旺被弄下老虎凳后,却无法走路了。

这可如何是好?乌静池更慌了。他连忙伸出手来将金旺搀进了他的局长室。他命令那两个巡警:“你们还傻站着干啥?还不快去找先生,给金爷治病?”

金旺仍在怒气冲冲地盯着乌静池。乌静池心里有些发毛。

他赶紧对几个巡警下了命令:“你们快去把那几个泼皮给我抓回来,我要给他们动刑!”说完,乌静池他手忙脚乱地从抽屉里拿出几个金元宝,顺手抽了自己几个嘴巴。“金爷!都怪小的有眼无珠,伤害了您老人家。我真是该死。这些礼物不成敬意,望您笑纳。您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小的话,尽管吩咐,我一定照办。咱就算交个朋友。”

但在手忙脚乱当中,乌静池却把他叔叔乌良义让他去洋行拿的分成银票给掉到了地上。

田良成赶紧把它拣了起来,看了一眼之后,递给了乌静池。

这边,金旺骂了一句:“交个朋友?你也不看看你算老几?赶紧送我回同知署!”

乌静池还在厚着脸皮说:“金爷,咱是‘不打不相识’嘛……”

这时,巡警们找来了看病的黄老先生。

黄老先生到这里一看,觉得纳闷儿:同知署的侍卫犯了什么法,我刚给他治好病,他就被抓到局子里来了?乌静池说了话:“黄老先生,你磨蹭个啥?快给金爷揉揉腿呀!”

黄老先生赶紧帮着金旺推拿了一阵子之后,金旺稍能走路了。

乌静池一见,没有弄坏金旺,心一宽。他赶紧说:“金爷,请您留步。我马上设宴,马上设宴,为金爷压惊。还望金爷赏个脸。”

“把你这破东西拿到一边去,我要回同知署!”

说完,金旺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向外走。

乌静池在后面追着:“金爷,您看这不合适吧?要是您不中意这元宝的话,我这还有更好的……”

金旺用手一扒拉,将乌静池弄了一个跟头:“给我滚到一边去!”

乌静池爬了起来。无奈之下,他得派田良成赶上轿车护送。他自己不敢跟着去同知署,生怕回不来。他心里害怕极了。

0

第25章:田良成与乌静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