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英雄传>第七章 黑洞洞的枪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黑洞洞的枪口

小说:白山黑水英雄传 作者:王阁序 更新时间:2019/2/1 17:29:36

惊雷般的马蹄声将我们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我娘在里屋问:“咋了?是不是鬼子杀过来了?”一边穿衣服,一边安慰我娘:“娘,没事,鬼子、胡子哪个来了都不会胡乱杀人。”我说的话连我自己都不信,估计我娘也不会相信,那年月胡子和鬼子哪里会跟你讲道理,他们手里有枪,看你不顺眼,抬手就一枪,人命贱如草芥,唯一能指望的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只有自己比鬼子、胡子都强大了,灭了鬼子和胡子,才能保住自己和家人的性命。

整个村子都骚动起来,女人、孩子哭嚎,男人惨叫,胡子厉声斥骂的声音汇成一片,每一声都让人心惊胆战。砰,咣当,老姨夫家的院门被撞开,几个胡子闯进来。

胡子们举着火把,把我们从屋里拽到院子里,一个矮挫的蒙脸汉子,踹了我老姨夫一脚,大声道:“值钱的东西交出来,敢藏起来不交,搜出来全家砍脑袋!”

我老姨夫带着哭腔央求道:“大爷,我们就是庄稼人,没做过买卖,家里就几亩地,哪里有值钱的东西?你行行好,放过我们吧。”

“妈拉个巴子,给脸不要脸,小的们给老子搜。”矮挫胡子对手下道。

我上前一步,对那胡子头拱手作揖道:“大当家的,不用你们搜,我前些天刚得了两辆自行车,就放在菜窖里,你们拿去吧。”

“你小子挺懂事,你下去把那什么自啥车弄上来,俺看看是啥东西。”胡子头道。

我下到菜窖里,用绳子分别拴住两辆自行车,上面的胡子将自行车拽上去,胡子头打量着自行车满意地点点头,“嗯,这东西能值些钱。”

胡子头转过头对我道:“小子,还有啥东西,都得交出来。”

“我说,家里没有值钱的了,我把值钱的东西都藏在南面甸子的土坑里。”我打算将这些胡子引到甸子里,以避免他们伤害我的家人。

“到了那里没有值钱的东西,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胡子头道。

“我哪敢骗您老人家呀?我骗您您一枪就能要了我的小命。”我对胡子头道。

“知道就好。”

我带着几个胡子来到甸子里那个土坑旁,我指着土坑说:“就埋在这里。”

“是啥东西?”胡子头问。

“一个死人和一支枪。”我说。

“你下去把死倒和枪挖出来。”胡子头道。

我跳进土坑,扒开积雪,可是令我大感意外的是尸体还在,装着死人物品的背包和那支枪却不在了。我想要利用那个戒指进入那片森林,可是我逃了,我的家人和我老姨夫一家必然会被遭到胡子报复。我不能跑,就是死也要和家人死在一起。我战战兢兢地从土坑里爬出来,对胡子头道:“大当家的,那死倒还在,那支枪不见了,可能有人挖走了。”

“那支枪是长枪还是短枪?”胡子头问。

“长枪。我也不摸过枪,那天看见这里有个死人,身旁有一支枪,就把死倒和枪埋在这里了。”我对胡子头道。

“妈了个巴子,你把我们带到这里就是过来看一个死倒。”胡子头冷冷地道,他掏出盒子炮,搬开机头,将枪口对准了我的脑袋。我闭上了眼睛,死亡将至,我心跳加速,双腿发软,等待着子弹射进我的脑袋。这时一个念头突然闯入我的意识,我可以把自行车从那边带过来,是不是也可以把他们带到那片树林里。想到这里,我忽然大声喊起来,“慢着,别动手,我有话要说。”

胡子头收回枪,“是不是又想起来还有啥东西被你藏起来了?”

“我还有一个戒指挺值钱。就是这个。”我说着就举起带着戒指的右手凑近他的眼前,同时我伸出左手在戒面上摸了一下,一道白光出现在面前,我和几个胡子来到那片树林里。那里一片漆黑,胡子们手里的火把照亮了周围的绿意森森的树木。他们瞬间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只觉得自己仿佛坠进了一个噩梦中,脑子一下子短路了,他们惊慌失措地打量着四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趁着他们愣怔的机会,我嗖的一下窜到数米外的一株树后躲起来。我偷偷向那边看了一眼,这个时候我发现他们全都倒在了地上。一个胡子火把在身上燃烧也没有觉得痛,这说明他们全都死掉了,这真是神奇的事情。我从树后出来,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查看了每一个胡子,他们确实都死了,我猜测一定是没有我手指上套着的这样一枚戒指的护佑,却又来到了这边导致了他们的死亡。我把胡子的尸体带回大土坑旁,我用胡子头的烟袋装了烟丝,用火柴点着,坐在胡字头的尸体上,吧嗒吧嗒抽着,思索着怎样把村子里的那几个胡子干掉。我只会用火铳,却不会用胡子们用的长短枪,即便能够熟练地使用这些枪支,我孤身一人也很难战胜村子里的那些胡子。我所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个戒指将胡子们全部带到那片森林里,就像这几个胡子一样,他们一旦过去就会死亡。

我抽了几口辛辣呛人的关东烟,有了一个主意。我回到村子,胡子们正在村子里抢掠,糟蹋女人。赵光腚是村子里最穷的人家,他跟他婆娘想要个小子,却生了五个姑娘,最大的姑娘刚满十六岁,最小的还在她娘怀里吃奶。赵家那几亩地都被赵光腚他爹耍钱输给了潘大裤裆的大小子,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一家人只有一套冬天穿的衣服、裤子、鞋子,平常一家人都光着身子坐在炕上,身上蒙着破棉被遮羞,如果哪一个人必须门就穿上那身衣裤。我进村的时候看见两个胡子窜进了赵家,赵家屋里传出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嚎,还有胡子瘆人的笑声。我掏出胡子头的驳壳枪,跑进赵家。我一脚踹开赵家的四处漏风的烂门板,两个火把扔在地上,借着火把的光亮,我看见两个胡子抓住了赵家的大丫头,一个胡子按住拼命挣扎的大丫头,另一个嘿嘿傻笑着脱裤子,大丫头哭喊着要他爹过去救她,可是赵光腚已经被胡子打晕了,躺在地上人事不省。我闯进屋子,两个胡子回身要去取放在炕上的枪,我举起盒子炮对准了一个胡子,厉声喝道:“把她放了,要不然我毙了你们。”胡子看见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立马怂了。

“大兄弟,有话好好说,枪子可不长眼,万一走了火,把我们崩了,外面那些弟兄可饶不了你。”一个胡子道。

“不反抗也是死,倒不如拿起枪反抗,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着了。”我硬邦邦地道。

0

第七章 黑洞洞的枪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