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地狱边缘之看守所>第五章这些就够定罪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这些就够定罪了

小说:地狱边缘之看守所 作者:木尧君 更新时间:2019/2/11 15:43:21

  “领导,怎么还给我铐上了?什么意思?怎么回事?”老玉米急的直喊。

  副所长理都不理,转身出去了。

  “老玉米啊,你说你,没事放什么火?这还好,没烧坏什么东西,就烧了一套烂沙发几床破被褥,要是把人家窑给烧坏了,可够你老小子喝一壶的。”老祝按住跳着脚叫唤的老玉米说道。

  “祝领导,我没放火,我真没放火啊。”老玉米急忙解释。

  “行啦,别嚎了!刚才你已经被人家抓住把柄了,不承认也不行了。告诉你,别看我们副所长年龄小,人家可是正规警察学校毕业的大学生,看人家刚才问你的那些问题,全都在点子上。别说人家会分析,我都觉得是你小子了放的火。”

  “为啥?我说啥了?”

  “你说你一天一包烟,现在两天了还有半包,是不是胡说了?”

  “这是……哎呀,昨天喝酒抽的是我朋友的,临走我还顺了一盒,他的烟便宜,我先抽了便宜的,把这剩下了。”

  “你还去山上摘酸枣,你多大岁数了还摘酸枣吃?是不是胡说八道了?”

  “我真是去摘酸枣的,我胃不好,要摘酸枣来治胃病。”

  “胡说八道,酸枣治胃病?”

  “我爸说的。”

  “满嘴胡说八道。就算你爸说了,那人家问你,你什么时候知道邻居家被人放火的。”

  “我就是回来才知道的呀。”

  “谁告诉你是人放的火?你怎么知道是人放的火?就不会是失火吗?”

  “这……这……”老玉米愣了。

  “该承认就承认吧,反正也没多大事,就一个破沙发,一床破被褥,鉴定也鉴定不了两千块钱。”老祝说道。

  “祝领导,我真没有,我真的没有……”

  “你小子就是嘴硬!还有,以后别人问你要好好配合,别有的没的胡说八道。我知道你这样的老光棍什么德行,逮住饱饱吃一顿就能顶一天,可人家是年轻大学生,你那样说人家以为你油嘴滑舌不配合。你也知道你自己的底子不干净,别把小事给弄大了……”老祝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我真没有……”老玉米快要哭了。

  老祝又劝慰了几句转身走了,老玉米一个人被铐在老虎凳上等候处理。

  没一会,警车来了,几个巡警押着他上了车,一路拉到霸州市公安局,直接丢进地下室审讯室内,对他以放火罪的审讯正式开始了。

  “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直接的就怀疑你?”我听到这里不由问道。

  一个戴眼镜的四十多岁男子挣扎出床铺。

  “他有前科,并且跟那家邻居有仇。”男子说道。

  “博士,你接班?”老玉米问道。

  “嗯。”男子接着说:“对有前科的,公安都是重点怀疑对象。”

  ”有前科?什么前科?”我不由问道。

  “盗窃。2006年一次,入室盗窃七百元,判刑一年。2012年一次,盗窃手机一部,价值七百元,加前科合并执行判刑一年。这老小子,就识七百元和一年徒刑,呵呵。”博士说着走了过来。

  “那都不是我故意……”老玉米狡辩道。

  “有前科就应该被怀疑?有前科就会一辈子犯罪?”我不由气愤的说道。

  “呵呵,好了,说说你们两家的恩怨吧,这不就是你的保留节目吗?每个新人进来你都得说一遍,不让你说你吃不下睡不着的。”博士没有理我的气愤,调笑老玉米道。

  “好,你就听听我们家怎么受他们家欺负的。”老玉米很是识劝,直接开始讲述他们家的陈年旧事。

  老玉米的父亲是个退伍军人,退伍回到村里时父母已经过世,也没有个兄弟姐妹,老房子早已坍塌,没办法自己用攒下来的钱买了现在的地方,找人挖了三个土窑洞,这才算是有了窝。

  后来娶了老婆有了家,可老婆又不会生育,在邻县抱来了老玉米,一家三口辛苦过活。

  老军人老了,老玉米又不成器,日子过的可想而知。

  这样要人没有、要钱更没有的家庭,在农村一般都会受人欺负,老玉米家自然也不例外。

  欺负他们家的就是他这个邻居。邻居家族人丁兴旺,老一辈弟兄四五个,虎狼般儿子三个,在村里势力很大。

  当年老玉米父亲买地方的时候,村里给出了证明,把占地面积和四方所至写的很清楚,而这一家人在老玉米家隔壁盖房子时却非得要多占几米。

  因为地势所限,那家人的地方不能方,要方就得把老玉米家的院子占几米,就因此,两家人闹起了矛盾。

  当年老军人的脾气也不是盖的,邻居的势力根本不鸟,两家人很是打过几架,以至于到老军人死前那家人的院墙一直没能盖起来。

  老军人死了,那家人看着老玉米家里没了顶梁柱,便又开始活泛心思,准备侵占老玉米的院子了。

  可老军人的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第二次战争爆发了。

  大家想想,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婆婆,怎么禁得起几个虎狼小伙子的推搡,而老玉米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却吓得头都没敢露,所以,老太太很不意外的吃了亏。

  这一次战争是前两年的事,此时的老玉米已经受过政府教育,懂了法,见老娘吃亏立马报警。

  警察来了也没多说什么,只说是邻里纠纷,也没人受伤,应该由村里出面解决。

  村里能处理还能把事情拖几十年?还能拖到打了无数次架?

  但派出所就这能力,处理不了。还说老玉米要是不服可以去法院告,谁有理法院说了算……

  派出所丢下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和躺在炕上哼哼的老太太就走了。

  老玉米自然不服,就开始找乡里,乡里不行找市里,但事情太小,找那里也没有个结果。

  老太太连气带病,不久便过世了,老玉米更是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邻居家开始强占了。

  老玉米只会在乡政府和市信访办跑,别的办法一点也没有,眼睁睁看着人家把院墙盖到了自己院子里。

  老玉米在某夜喝了酒,想起自己老爹老娘死时的交代,宁死也不允许他把院子让出一寸,心里气不过,便趁着酒劲把人家的院墙推倒了一截。

  这下惹了大事了!人家弟兄几个气势汹汹来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把老玉米打了个管饱。

  老玉米又报警,派出所来了还是一样的结果:人没打坏,事他们处理不了!

  派出所拍屁股走了,没几天就出了纵火的事。

  “你说,公安是不是有理由怀疑老玉米放火报复?”博士问我。

  “有。”我老实回答。

  “可我千真万确没放啊!我给他们说了,我要放火,肯定要等他们家有人的时候放,把一家子都烧死了我心里才痛快。特别是那个老不死的老婆子,不让我从她家门前过,用拐棍打了我几次了。那一次我挑着担水,把我连人带水都推倒了,就明说不让我从她家门口过。可她家在我家西边,我不从她家门口过我飞出去啊……”老玉米抖着手说。

  “这么大的仇,我都怀疑是你放的火!”我低声说道。

  “是不是他放的先不说,你知道定他放火的证据是什么吗?你知道他的供词怎么来的?”博士笑眯眯的问道。

  “哼,那些不死的,一口水不让喝,一口吃的不给,一连审了我三十四个小时。我又困又饿,就是不承认……”老玉米接话说道。

  “说关键。”博士打断他。

  “刑警队的那几个年轻人根本不行,不是吓唬就是骂,根本审不出来,我不跟他们说放火的事,而是跟他们说那一家子欺负我们家,打死我妈的事,后来,来了个老公安……”

  “那个老公安来了,先给我喝水抽烟,还让人给我买了一袋包子,不问我放火,就问他们欺负我的事。等我都说完了,他说这事为什么提前不告诉他,他要知道了早把他们全处理了。”

  “那你怎么承认的?”我不耐烦的问道。

  “我说只要你给我处理了我受欺负、我妈被打死的事,放火的事我承认。”老玉米的话让我意外了一下。

  “火是你放的?”我不由问道。

  ”不是!”

  “那你为什么承认?”

  “为了让他给我处理那家人欺负我、打死我妈的事。”

  “你,你真……”我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哈哈,他认了,事就了了,证据就是他那个红色一次性打火机。”博士笑着说。

  “还有,他问我,家里有麦秸秆吗?我说有;家里有红塑料袋吗?我说有;有食用油吗?我说有;这就够了。”老玉米撇嘴说道。

  ”在农村,哪一家没有麦秸秆?只要买菜,哪一家没有塑料袋?食用油?哪一家没有?再加打火机,这就是作案证据啦?”我问道。

  “作案过程是这样的,从围墙上跳过去,往三个窑洞里每一个丟进一个引火物,引火物就是塑料袋里装的灌了食用油的麦秸秆。打火机嘛……”博士笑眯眯的看着我不说了。

  “所以,有这些就够定罪了?不对,跳围墙进去的,脚印比对!”我说道。

0

第五章这些就够定罪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