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世下炎凉>第二十八章 雪上加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雪上加霜

小说:世下炎凉 作者:留门饯行 更新时间:2019/3/15 10:08:14

日军在中国北方战线被迫停滞,但在南边的战火已经蔓延至徐州。此时,南京、济南相继落入敌手,如果徐州被攻下,日军将形成南北纵贯战场,这将大大削弱中国短期覆辙的可机动余地。日军扬言三个月内攻下全中国,为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国共合作在徐州范围内和日军展开为期近一个月的反击战,此次战役双方投入的兵力和武器为目前抗日史上之最,最终以日军失败溃退而告终,后称此役为——台儿庄战役。

台儿庄战役共歼灭日军两万余人,各国报纸相继刊登此信息,甚至不敢相信仅凭中国人自己的力量就能获得如此大捷。此次战役不但打破了日军的不败神话,更增强了国人抗日必胜的信心,坚定了国人抗战的决心。

我们听到此消息更是军心振奋,这可是第一次和日军的正面接触中获得大捷的战役,看消息日军在此战役中动用了飞机、坦克、重火炮不计其数,看来我们面对的敌人也不是那么强悍的嘛。只要战术运用合理,借助对自己有优势的地形,完全可以把日军打的溃不成军。对待日军我们就是要勇敢的打,不畏生死的打才能获得成功,有任何畏战心理和侥幸心理都会延误战机、颠覆战局。

只可惜刘干事是看不到这个消息,不然他一定比任何人都激动,刘干事对这样的胜利是充满期待的,这点我在他的笔记本中就看到过。毕竟我们一直采取打游击的方式行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句话是刘干事在笔记本中反复提到的战术要点,保证最小的损失采取最有效的战斗方式就是伏击,可刘干事渴望和日军有一场面对面的对抗,限于战术不良和装备落后,我们始终没能有机会和日军进行公平的较量。

我拿起刘干事在笔记本中夹的钢笔,替他将这场战役记录在里面,其中详细记载了战役的时间、地点和战役要点,着重将这次战役的结果写在最后,我并不是意图用褒贬性质的文字一味的宽慰自己,只是想真正延续刘干事优良的品格,代替他完成他没能继续的记录,待全国解放时,人民富饶、衣食无忧时,依然有物件记载着我们今天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这里有日军丑陋的嘴脸,也有为国捐躯的烈士,更有像刘干事一样发光发热的前行者。

我虽然看过书,但写的字很丑,歪歪扭扭的在褶皱的笔记本上记录下国家发生的大事小事,还有我们这个团经历的各大小战役,至于我们之后个人身上发生的琐事,就一笔带过了。渐渐的,我写的字有了很大的改善,可比起刘干事的字体,始终遥望不及。

虽然日军在台儿庄遭受重创,可他们马上调整了战略部署,重新恢复士气,向外扩张的道路并没有因为一次受挫而止步不前。很快的, 日军将矛头指向福建、安徽等地,在相继攻陷两地后重新对徐州形成包围之势,山东、福建、安徽三地相继出兵进攻徐州,因我军外援无法渗透,徐州在包围中孤军奋战,最终于5月19日沦陷。

自此,日军南北战线贯通,广修铁路,意图加速实现逐步蚕食中国之壮举,铁路一通,日军来往驰援的兵力畅通无阻,并且互相倚仗之势严密。日军设立的伪满洲政府和伪蒙古国政府培植了近五十万的伪军,这股力量不可小嘘,各地战役中往往都是伪军开道并奉行日军统帅大规模进攻我军,我军在各地战场节节败退。我军单兵作战难以攻克县城,协同作战又不及日军左右施援及时,这种被动局面一时间难以被攻克。

冯团长带人带兵也变得谨慎起来,或许是没了刘干事这个智多星他自己也收起了之前那什么也不在乎的邋遢样了吧。期间我们在山西灵丘一带组织过几次袭击日军的铁路要塞,都是做好了充足的部署才去偷袭,战后结果都比较喜人,缴获了不少装备。

日军的火车皮来往驰骋在中国土地上,不断运输着各种物资能源,兵厉如匪往来猖獗,每到一处烧杀淫掠、欺榨百姓。虽然日军前期在铁路要线疏川连连吃亏,但他们逐渐在这方面加强了防范,沿线的哨卡越来越多,连出入地区边境都十分困难。

在这日军统治的地界,人们虽然在日军的统治下民不聊生,可基本的吃穿用度还是必须要维持的,毕竟日军的野心在于全面控制中国,而不是直接毁灭属于他们的殖民地,日军一方面培植自己的政府专权,让中国人民在伪蒙古政府及伪满洲政府的蒙蔽下继续过着日常生活,另一方面他们将手伸向人们日常生活中,在工、商两方面加大干预力度,意图逐渐蛊惑人心,让人们在他们的统治下为其奴役。

晋商自古以来堪称中华的商界典范,以他优良的经商品行深得各地商界敬仰,尤其明清以来的近代发展史上,晋商举世闻名,晋商钱庄票号汇通天下,期间孕育出不少商贸往来的佳话,即使在日军占领该地界的时候,晋商也一直没有断了通往外界的贸易往来。

在通商的道路上,我们在人群中竟然看到岳老板昔日的手下吴世友,他在伪军的保护下来往于包头至山西的商道,帮助日本人做着运输买卖。这个十足的汉奸不但害的岳老板家破人亡,更是包头的罪人,我们原以为他应该被笠原利用后抛弃,却没想到他不但苟活至今,并有步步高升之势。我和嘎子哥计划将他绑来细数他的罪过给他应有的惩罚,以告慰岳老板在天之灵,却不想因为我们做了这个决定竟把我们自己推向深深的漩涡。

是日高悬,我和嘎子哥经冯团长同意带领一连、二连埋伏在吴世友运输毕竟的道路上,这两天我们已经摸清楚他走货的规律,今天他准是跑不了了。二喜特申请此次任务,毕竟当初岳老板也是没少照顾他,有了二喜在路上少不了话头,这家伙跟我们从灵丘出来就一直愤愤地骂吴世友,他骂的不烦我听着都烦了。

快到正午时,吴世友的商队果然出现了,他身边带着十几个伪军护送,伪军犹如惊弓之鸟,大规模出现时是个不小的战斗力,可小众出现时他们就失去滥竽充数的背景。他们当中国人时怕日本人,做了伪军又怕极了八路军,这也符合他们为求活命不择手段,不惜出卖自己的品行。

战斗很快便结束,我们以数倍的兵力出现在伪军面前时,他们很快放弃了抵抗。意外的是,这次我们的主要目标吴世友被我们抓获时并没有表现出来多紧张,反而对我们嗤以冷笑,时间长不见他现在很是发迹,也学做那一方权贵的假富威穿着风衣、戴着高帽,只是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只能显得他更加鄙夷和猥琐。

嘎子哥大声呵斥他“吴世友,你这个汉奸,害的岳老板家破人亡还有脸在这笑,一会儿有你好受的。”

吴世友冷笑着说“你们别太嚣张,劝你们现在赶紧放开我,让我好好的从这过去,惹恼了我别说岳老板,你们都得给他陪葬。”

嘎子哥不屑的问他“一个汉奸你狂什么呢你,被我们抓住不求饶还威胁我们,你疯了吧。”大家看着也是好笑就跟着起哄。

吴世友却看都不看我们一眼,轻蔑的哼了一声说“玉柳村的那些老乡可是天天念叨着你们的名字,他们念的不烦我听着都烦。”

“你这个混蛋。”嘎子哥一听这话忍不住了,拿起枪就要毙了吴世友,可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吴世友这么隐忍、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毫无算计的故意激怒我们呢,他一定是有所倚仗才敢说出这样的话。

我拦下嘎子哥回头跟他说“十天前我们回过村子,所有人都安然无恙,你别想用我们家人的安危吓唬我们。”

“吓你们,呵呵呵呵,我就不嫌麻烦告诉你们吧。这几天你们隔三差五的就去骚扰日本人修的铁路,笠原早就想把你们一网打尽了,两天前,笠原把你们玉柳村的人全抓去了归绥,就等着你们一个个送上门来呢。”

“你就想蒙我们把你放了,我还不知道你那点鬼点子,还想骗我们!”嘎子哥说着就要把他压回我们的根据地,我却觉得事情有那么几分可信,毕竟我们这些天确实偷袭了好几次铁路和沿线的哨卡,为了报复笠原这么做确实是目前最有效遏制我们的方法。

我问他“拿什么证明你说的话。”

“嘿嘿,我记得你叫平子,全名好像叫。。。薛二平,家里有两个弟弟,你爷在朝廷里当过官儿,还是个大官儿。本来小田少将要把你们村子的人全杀了,还是笠原在小田面前说要引你们上钩才把他们强留下来,不然玉柳村的人早就全完了。”我和嘎子哥听了不由得一哆嗦,一颗心从心头寒到底。

我爷的事我爹一般不会对外面瞎说,一定是笠原这家伙通过某些手段把这消息诓出来的,看来我们村子里的人确实被抓了。本来之前日军全面扫荡山西时,村子里的人都暂时出去避难了,可这风头过去之后玉柳村的乡亲们因为村子没遭受太大的洗劫又迁回去住了。半个月前我和嘎子哥确实回村子里冒了一头,确认安全后不敢多做停留就赶回团里了,没想到短短几天的功夫,笠原为了揪出来我们竟然先抓住了我们的根儿,思来想去只觉得一股恶寒席卷全身!

吴世友看我们不说话,他更加得意的说“我就实话告诉你们,我走之前笠原交代我跟你们通个话,你们爹娘确实在笠原手里。后面骡子和车上拉的都是日本人的军火,要是我和货有任何一样回不去或者少了,你们那些乡亲也别想好过。”他此时洋洋得意的抬头看着我们,用眼神挨个挑衅我们,看来他这次还真是有恃无恐了。

我们打开后面的货,里面确实是一批军火,如果没有滞碍我们这次算是缴获了不少弹药,甚至还有一挺92式重机枪,这家伙虽然没有马克沁厉害,但是有胜于无,我们团到现在也只缴获了一挺92式,如果再把眼前这挺收入囊中绝对是给团里添加了一支强大的火力。可眼前哪有功夫想这些装备,我们的亲人都在笠原手里,还是想想怎么将乡亲们救出来才是重要的!

无奈我们只能把吴世友和运送的货原封不动的都放走,吴世友整理了两下他的风衣,回头一副小人得志的样貌说“你们最近也别在这一带活动啦,小心再惹恼小田,连笠原也保不住你们的乡亲。”说完催着手下的人就要重新上路。

我突然对他说的这句话感到很奇怪,这句话似乎也算是一种善意的提醒,可作为汉奸的他为什么要变相的帮我们呢?对于我们,他一直裹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很多事情都不太合理。

我不得不叫住问他“你先等会儿,我问你,当初我们在岳老板家的时候,你明明知道我们就是共产党,为什么不告诉笠原?”这个问题我憋了很久,就连刘干事当时也保持怀疑的看法。

吴世友听到这话眼神有些许闪避,可转眼又轻蔑的和我说“我只想得到岳老板的家产,你们一个个穷酸样我看都不想看一眼,你们是什么东西关我什么事。”他说这话我是不相信的,一个甘愿做汉奸不惜狠心出卖自己恩人的家伙,怎么可能放过一点可以向日本人谄媚的线索,他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嘎子哥气的直咬牙根儿,二喜又开始喋喋不休的数落笠原的阴险,对于今天得到的这则消息,实在是至今为止最棘手的难题,看来我们必须要回去好好商量一下对策了,说不准我们有可能要冒险强攻包头城了。

0

第二十八章 雪上加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