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至尊剑下>第二章 震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震慑

小说:至尊剑下 作者:叶上鲸 更新时间:2019/2/12 14:41:59

  问道石三人面对九色莲花,就算他们这层次也按耐不住。老头子嘴唇哆嗦脸皮涨红,才要说话,清晰的折断声从莲叶间传出。

  然后,两瓣花瓣颤巍巍凋零。一赤一白未沾到地就灰飞烟灭,而莲花由九色降到七色。光芒暗下,死气附着着。

  晴天霹雳!

  老头子踉跄着后退一步,兰林堪堪扶住。

  “呃——!”问道石双瞳合为黑线。

  “发生什么?”一位白衣中年匆匆而来,身姿魁伟,丰眉朗目而仪表威严,如一代领袖却流着枭雄的霸意。正是刚出关赶来的问天宗掌宗风震野。

  他将情况尽收眼底,听完兰林叙述前后经过,大袖怒摆:“天道不仁,竟妒九色至尊莲天资!”

  此话出,应和一般,外面晴空隐有霹雳炸响。惊得许多潜心修炼的弟子破了功。风震野觉到宗内情景,整个的冷到冰点。

  犹如天上有宿敌般,风震野杀气蒸腾,道气激开,衣袖掀起了冷风又止住。

  老头子挡在前:“你刚出关,我去瞧瞧。”

  三人守着风子奕,煎熬到数着他略急促的呼吸,还不惜道力想压下死气。风震野一遍遍以神识呼唤小家伙,可还是叹了口气。

  至尊莲花,他们想都不敢想一世为人会给碰上。

  灵根代表修炼天赋。没灵根的人难以踏入修炼道路,终其一生难有大成就。与之相反的是灵根品级很高的人,是名副其实的“天才”。他们修炼如鱼得水?,一日之功可能抵寻常武修一年之功。毫不为过,问天宗最差劲的弟子丢在大陆其他地方也是天才人物。

  灵根到了九品之上会形成天象。有灵根天象的人,无不是“天骄”,如凤毛麟角般少得可怜,在大陆第一势力兼圣地的问天宗也不多呐!

  灵根天象当然也有层次。“九色至尊莲”,万古公认最强天象之一!传说级别!碾压无数灵根天象!

  打开小家伙灵根前他们绝不会想到九色至尊莲降临,再遭天妒。

  猛然间。

  “你们是谁!”风子奕被轰出梦境,一下睁开眼狂吼,怎奈身体受限。三人看来,小家伙眼珠鼓得又大又圆,嘴里哇哇大叫,像看见隐形的怨灵鬼魅惊怒交加。然而有三人在,邪物又岂近得了他!

  这时,老头子返回,三人见他无比凝重,皆沉默了。老头子无意一问拉回了他们的思绪。

  “传说中九色至尊莲之下是八色,那八色之下是?”

  “嗯?”四人悚然看去,九瓣已凋两瓣,橙黄绿青蓝紫白七瓣却也生气盎然!

  “七色至尊莲!”四人同口,眼里本可能坠落的那颗星辰冉冉高升,炽烫而年轻。要知道七色虽不如九色,依然是处于顶尖层次,横扫芸芸众生的武修天资!

  梦醒时,莲花甩去死气,而玄之又玄的梦像不可挣脱的魔障布下无边恐怖。

  超过神灵境的九尊虚影,毁天灭地的四字真言,遮天黑手……都那么清晰。

  黑手拍来,无视自己与巨莲座上虚影们战在一起。直至两尊虚影和黑手同归于尽,自己给道力波轰出。

  再者那黑手的主人从未露面,一句真言已达到小成,呼之即出。不想自己前世,只进了真言大道的门槛,牵动真言之力需要特殊时机,不然石戎他们定要落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不,不是梦!否则凋落的花瓣怎么解释。这是打击,是震慑!”风子奕差点肯定梦境。

  “听他们的口气,九色至尊莲天象天不妒,人也要妒。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黑手主人与九尊的实力定在三界神灵境之上。我实力若还在,不至于魂魄被拉入那荒原世界。魂魄没被大战波及,也是因为拉我入局的人有大能力,迫使我观战。目的是震慑我这异界人。灵根天象掉品,则是黑手逼迫赤黑两虚影战死打击我。这样一来,都说得通了,”风子奕调和心境,变态分析道,“又可得出三个结论:第一,九尊虚影及九色至尊莲有直接关系;第二,拉我入局的是黑手主人;第三,至尊界,大概,真的存在!”风子奕想着,心与眼睛乃至每一个细胞都越发璀璨了。

  “小家伙眼睛这么亮,咧出小虎牙笑了。哈哈,该是高兴老头我将给他认个父母呀!”灵根天象潜回他身体后,问道石外的三人一齐走出山洞,走向天边云雾中时常显露巍峨脉络的一丛峰峦。

  “黑手之主,我剑神风子奕岂是你能打压震慑到的。修炼的路,又岂能单靠天赋。我活着,定会来找你,来找至尊界。”老头子怀内,风子奕凝视白云后的幽幽青冥念道。

  “您这是要找谁作小家伙父母?”上了长老山绕过多时还不进哪家长老的园子,兰林忍不住问道。

  风震野极为镇静地看着他白衣盖住的风子奕。

  老头子故作神秘笑而不语。

  “为我选父母?怎不让我自己选。”风子奕翻来翻去直闹腾,想得到点效果。

  “汪老,我问天宗长老中的夫妻就几对,给他大些做主吧。”风震野负手,抬头看老头子。

  稀里糊涂间,二人跟着汪老头绕到一普通庭院前。

  千年沉香木门上过桐油,一只通体冒蓝色火焰的三瞳狮子得六米高,慵懒地趴在那,活像壕沟边的地垒把门堵严。

  “呃,”难得见这圣地领袖勾起笑意,“转到最后转来我这儿,汪老有心的吧。”

  “心头筛了番还是你们合适。虎父,当无犬子嘛。”汪老捋着胡须笑道。

  “女儿就让我头疼的了,天天拿踏炎试丹,重眸狮都要萎成狗,”风震野头痛状,朝狮子唤道,“踏炎!”

  蓝焰狮子三目撑开,瞟一眼他们,软趴趴哀嚎几声,晃着腿立起来。风子奕这才晓得它并非慵懒。

  “新物种,”风子奕初见踏炎,怔怔念道,“外型养眼,不知实力怎样。”

  “师妹太顽皮。”兰林眨眼笑道。

  “嗯,”风震野不可置否。右掌轻挥,一粒化毒丹凭空闪现。踏炎前迈几步吸食了丹药。

  “双儿!”风震野喝道。

  “爹!”数息后,甜甜的嗓音冲破庭院,一身穿清新的水蓝纱裙,乌发泄于背后,三根细长辫子直垂到膝后,辫尾系着三只玲珑火铃铛的美人胚子从院墙跃出。

  清凌凌的铃音共纤纤身姿扑进风震野怀里:“爹爹你可出关了,想死双儿啦。”

  “太上爷爷,大师兄!咦?还有小家伙,是来给双儿当弟弟吗?”风双儿刮刮小家伙鼻子喜道。

  风子奕认得她,演武场上的女孩,早晨见过,八九岁的年纪。

  “待会你就知道了,叫碧晴去。”汪老说。

  “啊?哦。”风双儿呆了声,蹦哒着去远。

  一柱香功夫,天际晚霞中有巨雕乘御西风而至,翎羽飞扬。到近空改为盘旋,风双儿笑盈盈地陪着孙碧晴跳下雕背来到他们面前。

  孙碧晴容颜如花,气质温婉典雅,集草木丹青之气于身,亲和笑容浸暖人心。她是举宗爱戴的炼丹第一人、长老,亦是风双儿生母、风震野爱妻。

  “屋里坐吧,我给大家做些饭菜,小宝宝也该饿了。”孙碧晴浅笑,一边接过风子奕,温柔地看着他无邪的大眼睛。

  风子奕从她眼中看到单纯的慈爱,不免心头酸楚涌起,催生出清澈的泪水。

  三界他平步青云,境界逆天,与天地同寿。而父母以凡人之躯,百载寿元弹指即逝。风子奕重回故乡时,只剩荒冢两座……他忆起母亲的眼神,是遥远的爱意。

  “小宝宝乖,别哭泣。风儿吹,月儿升,满天星儿流萤……”她哼唱着童谣,臂弯如同摇篮温暖。

  “略略略!”风双儿贴近他摆出滑稽的鬼脸,倏地逗笑风子奕。孙碧晴嗔了她眼:“你呀!”

  “对付小家伙还得瞧双儿。”风双儿神气道。

  孙碧晴很快做满一桌子佳肴,几人共坐桌前吃着饭菜,灯火温馨。

  风子奕刚喝完奶水,正咂嘴熟睡。

  汪老问:“碧晴丫头,你可知小家伙的灵根天象是什么?”

  “震野卖关子没和我说呢。”孙碧晴怨道。

  “九品至尊莲,降了二品。”风震野说。

  “啊?”筷子掉地上,她掩住了嘴。

  “至尊莲?比我的仙灵香草厉害?”风双儿啃着兽腿油乎乎地问。

  “双儿,你先到药园里玩一会儿。”风震野很严肃。

  “我还没吃够呢!”

  风震野投来风双儿从小怕到大的目光,她悻悻地走开:“哼!”

  他们将经过对孙碧晴说了一遍。

  “兰林,你事后通知他们回宗,有大事商量,”汪老肃然,“当下有更重要的事。”

  他看朝夫妻俩:“你俩懂我的用意,但我仍要问一句,你们愿认小家伙吗?”

  “汪老你看不出吗,从我接过他那刻,我已是他的母亲了。”孙碧晴深深看了眼风子奕。

  “我依碧晴。”风震野握着孙碧晴的手。

  “好好好!拖给你们我放心。起名吧,时辰不早了。”汪老连点头,端酒敬上一杯。

  “我不惑得子,熠熠生辉,取个谐音‘奕’字更好,就叫风子奕吧!”

  风子奕眼皮颤了颤:“我竟有父母了!谁料得到,这一天会再回我身上。父亲母亲,有人来代替你们照顾子奕了。”

  遏制不住的泪在白衣上晕开……

0

第二章 震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