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之逐寇兵团>第四十四节虎骑【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节虎骑【下】

小说:抗战之逐寇兵团 作者:游骑战虎 更新时间:2019/3/15 10:08:14

  第四十四节虎骑【下】

  陈、赵二人聊着天来到饭桌旁,找了一个长凳坐了下来。陈啸志瞅了瞅院子西侧的武器架,心服口服的感叹道:“不得不说,这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哈——英77步枪你都敢买来用。”

  “怎么能说为所欲为呢?”赵义理直气壮的说:“这是出于对作战方面的考虑。虽然弹药非常不好弄,但是像这种十连发的栓动步枪,火力绝对比其它步枪有压倒性优势,而且弹药和刘易斯机枪通用,这也能减少行军和后勤方面的压力。”

  陈啸志忧心忡忡的说:“可是现在到处都在用79步枪,你用英77……一旦弹药耗尽,老弟你就只能拼刺刀了。”

  赵义不屑的说:“傻子才拼刺刀!弹药打没了就用敌人的武器,总之我的战术思路就是头一轮战斗必须拿下火力上的优势——和你的战术思路不一样。”他略有鄙视的嘀咕道:“死阴死阴的。”

  陈啸志泯然一笑,非常得意的说:“阴险才出奇,出奇才制胜。”

  话音刚落,“呯呜!”一声枪响自村外石桥方向传来。陈、赵二人当即站起,紧张的朝响枪的方向望去。士兵们纷纷走向武器架,拿起上面的武器,开启保险,填装子弹。

  “啥情况?你往那边派人了?”陈啸志一脸严肃的问道。

  “派了,一个班。”赵义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陈啸志皱了一下眉头,非常自信的说:“鸣枪示警……看来石桥那边兄弟和什么人怼上了。”

  与此同时,武器架旁一个鼻梁右侧、额头左侧都有伤疤的班长,急忙从一个野战背包里翻出一具单筒望远镜,然后带上望远镜快速爬上屋顶,全神贯注的观望响枪的位置。观望了好一阵后,他收起望远镜报告道:“连长,没事了,状况解除!”说完,他收起望远镜,从屋顶上一跃而下。

  得知状况已解除,士兵们又把刚刚装进枪里的子弹又一发一发的退出来收入弹带里,关掉步枪的保险,将其放回原位。

  没过一会,一个头戴皮帽、脖子上系麻布围巾的班长拎着步枪急匆匆的闯进了院子。班长走到赵义面前直接汇报道:“报告连长,刚才皖军的一个班妄图持枪进村,被我们班强行怼回去了——期间开枪警告一次。”

  “知道了,你回去吧。”赵义波澜不惊的说。

  “是。”班长扭身离去。

  赵义指着离去的班长向陈啸志介绍道:“那是杨靖宇班长,使步枪的行家。”他撂下手继续说:“刚才上房的班长叫马伟龙,专门搞侦查的。”他非常得意的说:“这是我手底下除了损管小组外,最精干的两名士官。”

  “嗯……杨靖宇、马伟龙。”陈啸志颇为上心的念叨了一下,然后赶忙追问道:“那其他人呢?”

  赵义有些不安的说:“时间紧迫,我没闲工夫给你一一介绍了,想认识以后有都是机会。”他话锋突转询问道:“说说眼前的事吧——我们已经被皖军发现,接下来咋整?”

  陈啸志不慌不忙的掏出怀表看一眼时间(3:45);然后他收起怀表非常肯定的说:“皖军是专门冲我来的,捏不准你们和我之间的关系,他们不敢乱来。”他细细想了一下说:“现在是3点45分,我估计……他们得明早才会派斥候过来打探情况。”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非得拖到明天早上?”张振华凑过来询问道。

  赵义直截了当的解释道:“因为今天的话……太晚了!步行往返3小时,等他们汇报完再回来,太阳都下山了,那还打探个毛?”

  “可人家要是不回去呢?”张振华非常认真的追问道。

  此话一出,赵义不禁皱了一下眉头,随即扭头马伟龙命令道:“马伟龙!带你们班上外头转一圈,看有没有斥候。”

  “遵命。”马伟龙应了一声,随即叫来班里的士兵,开始准备武器弹药。

  忽然,马伟龙一边穿戴装备一边问道:“连长,要是发现有斥候,我们怎么处置啊?”

  “撵走!”陈啸志直接了当的说,他强调道:“要是直接弄死,事就麻烦了!”

  “照你陈哥说的做。”赵义附和道。

  “知道了。”而后,马伟龙带着全班士兵,轻装上阵展开了对村庄周边的巡视。

  马伟龙班离开后,陈啸志继续的分析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马伟龙他们的这次巡逻……啥都不会遇着。”

  “那岂不是空跑一趟?”张振华关切的问道。

  “不至于!”赵义否定并解释道:“像这种‘不出意外’的事没个准,空跑一趟非常必要,只有这样才好稳妥判断形势。”

  “喂,你俩听我说!”陈啸志一脸严峻的说:“现在我家已经被皖军盯上了!要是马伟龙班巡逻遇见了皖军斥候,那我们所有人就得立马转移;要是没遇见的话……很走运,我自个今晚转移就万事大吉。”

  赵义当即醒悟过来说:“这么说的话,现在就得分配任务了!”

  “的确!”

  赵义极度厌烦的骂道:“草!”他随即向袁尚文呼唤道:“主厨!”

  “连长有何吩咐?”袁尚文当即把炒菜的铁锅从灶火上挪开,并大声回应道。

  赵义非常急切的命令道:“发生紧急状况,我要求全连半小时内开饭!”

  袁尚文胸有成竹的答应道:“没问题,我保证二十分钟之内饭菜全都丽丽整整的。”

  赵义欣然一笑说道:“越快越好。”

  【聚餐结束】

  日落西山,夜幕降临,虎骑连下辖六个班组全数齐聚在陈家农院里。聚餐刚结束,炊事班开始收拾满院的狼藉;其他人也饭饱酒足,围着篝火熙熙攘攘的聊着天,当然也不乏有人去给炊事班帮忙。

  此时此刻在一张饭桌上,陈啸志、赵义两名上尉和黄鹤、张振华两名排长,以及杨靖宇、马伟龙等六名班长聚集在一起,借着两盏煤油灯的弱光,对着桌上的一副崭新的保定城地图图进行着作战会议。

  陈啸志左手两指间夹着铅笔,双手拄着桌子向桌边众人说明道:“兄弟们,直皖大战刚刚过去,现在败军一部·皖十五师受曹锟命令安置在保定军校中,鉴于该师身为败军却可以荷枪实弹、中央政府屡次拒绝加强护校兵力等种种迹象,我怀疑这不是一次正常的临时安置……可能摊上大事了。”他诚心实意的坦白道:“我个人,出于一名老驱逐骑兵、一个职业丘八的道德与责任,已经对这种不正常现象竭力而为了,可还是远远不够——正因如此,我才求上各位兄弟,让你们你们远征到此帮衬一下。”

  赵义毫无波动,非常形式客道说:“职分所系,兄切勿言求,折煞我等后辈啦——保定军校乃我中华民国之国防根基。它若有危,身为中华军人就当全力应对;它若有难,是所有中华军人的耻辱;为它赴汤蹈火,是为中华军人之本分与职责,义不容辞!”

  陈啸志极度厌烦的斥责道:“少在我面前整这种冠冕堂皇的废话,说点实际的——”

  他强调道:“这次行动不仅会很艰苦,还有可能丧命!如果不想参合进来赶快说,别半道打退堂鼓耽误我正事。”

  “你滚犊子!”马伟龙极其愤慨的说:“那么远都跑来了!要是不干正事,那我们跑来干啥?闲来无事,作妖扯淡?”

  “就是!”黄鹤直截了当的说:“两千华里都跑过来了,哪有见风一倒,撂挑子跑的道理!——虎骑都是爷们,没有怂逼。”

  “既然都是爷们,那我就开说了。”陈啸志左手拿铅笔,按着地图说:“这次行动,我将其命名为‘卧虎’,主要内容是侦查监视,必要时候直接采取行动。行动目标,(他拿铅笔指着地图上的方位说)秘密监视保定军校的整片校区,以及整个保定城的一切军事活动!由于这次行动是由我个人发起,还没有得到政府的授权,所以我们得伪装成非军事人员,不要让任何组织察觉到我们的存在,至少……别让他们识破我们的目的!这点,我希望大家都要清楚。”

  班、排长们听完这话皆纷纷点头表示“明白、清楚”,甚至有人非常轻松的炫耀道“家常便饭,早就习惯了”。

  “好,我讲一下行动要点!”陈啸志拿铅笔在地图上一边画圈一边说:“保定军校,周围有树林和民房,我们可以在这些地方,找三个高一点的位置,对保定军校进行秘密监视。南面是军校的打靶场,在这一带有几个地方能悄悄进入保定军校,而且不会有人察觉!打靶场的南侧是一大片森地,里面有一个废弃的军队驻地可以利用——以上就是保定军校周边的大致情况。”他补充道:“我现在说一个特殊情况,根据保定军校的安保计划,一旦军校里发生武装叛乱,学校的工作人员将通过地形复杂的打靶场到森林中的废弃驻地集结,如果发生那种情况,我们需要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他询问道:“好,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了。”

  袁尚文关切的问道:“请问我们在那的监视目标是什么?”

  陈啸志强调道:“整个皖军第十五师!注意,不是对他们进行军事侦察,而是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一旦有异常行为,我们要当机立断采取措施,尽量减轻他们对保定军校造成的损失。”

  “明白!”

  赵义补充道:“简单说,就是把自己藏好,然后盯住那些皖军就行了。”

  “没有其他问题了吧?”

  众人皆摇头表示没有。

  “那好,下面我将一下保定城里的一些要点。”陈啸志将铅笔挪到保定城的位置,一边画一边说:“保定城,首选的制高点是南北城门和四个角楼,但是这些地方都太显眼了,又有驻军,我们用不了,所以们只能用一些备选制高点。首先洋人教堂的钟楼,除城门以外它最高,我们要拿它作我们的主要监视点……当然,洋人是不会让我们进去的,所以这得你们自己想办法。然后,这么大的一座城市仅靠一个主要监视点是看不过来的,所以我们得以钟楼为中心再建立四个次要监视点,例如这里的刘福记饭庄,那边的祠堂,还有发电厂的烟囱……总之很多地方都可以用。至于主要监视点和次要监视点之间如何协同,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最后,保定城的城墙下面有些用于排水的水洞,人能过去——不过平时都被护城河淹在下面,而且里面还有铁栅栏……好在近十多年来城墙修缮不佳,那些铁栅栏都锈完了,也没人关心。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洞潜入城中,但前提是你们得会游泳。以上就是保定城的情况。”他强调道:“我们在保定城的行动目标是……一旦保定军校发生叛乱,我们要尽快摸清叛军在保定城的部署,并把部署情况交给平叛部队!这项任务,就算是对叛军的报复行动,也是最关键的行动。”他把铅笔丢在地图上说:“好,我说完了,接下来怎么玩……弟弟你来说。”

  赵义拿起铅笔说:“行动内容已经明了,我命令——”他一边在地图上标注,一边说明道:“我们兵分两路。陈啸志、黄鹤带着一排,负责军校周边的行动;我和张振华带二排,负责保定城里的行动。”他指着黄鹤说:“黄鹤,像这种侦查监视的行动,人不宜太多,出动一个班就好!剩下的两个班可以集结在森林里的旧军营中做预备队!全连的马暂归你们所用。”

  “明白的连长,包在我身上!”黄鹤毫不推脱的回应道。

  赵义指着张振华说:“振华,你们排要秘密入驻保定城中,而且两个班放在城墙附近做预备队,如果情况不好,立刻夺取城门以保证我军退路!负责侦查的班,除了占据五个侦查点外,还要留出一个小组做预备队,用以应付突发状况。”

  “行,知道了。”张振华回应道。

  赵义补充强调道:“都注意!我、陈啸志都将跟随侦察班行动;黄鹤、张振华则跟随预备队行动!——免得关键时候各班长没主心骨,应变困难。”

  陈啸志补充强调道:“我强调一下,这不是一次常规行动,大家千万要小心、谨慎,自己得能独立判断各种状况!不要总是去等命令,要以任务目标为中心主动起来。”

  “没错!”赵义附和了一句,然后问道:“好了,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众人皆沉默,赵义等了好一会后宣布道:“会议到此为止!都回去传达一下吧!”忽然,他急忙对黄鹤命令道:“对了,黄鹤!你陈哥今天晚上就得开始行动,派你的侦察班支援一下。”

  “行!”黄鹤答应道,然后叫住马伟龙说:“马伟龙!叫你的班收拾一下,准备跟陈哥一块出发。”

  “是!”马伟龙略有不情愿的说。

  黄鹤提醒道:“对了,别跟你陈哥没大没小的,虚心听着点,让你干啥你就干啥!”

  “呿!对的我听,错的要我听……门都没有!”马伟龙十分不服气的说。

  陈啸志毫不在意的说:“说得好像你见识能有我多一样!”他催促道:“打你的仗去,别整没用的!”

0

第四十四节虎骑【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