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江山血藏图>29.将错就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9.将错就错

小说:江山血藏图 作者:漁火對愁眠 更新时间:2019/3/15 22:53:34

用过平生最奢侈的早点,吴豪运在崔迪的引领下走往府堂,准备议事。一路上,吴豪运从开始的战战兢兢逐渐变得自然,种种场面虽然陌生,但他感觉自己能随机应变。

堂上,众多国库城承天门的大小统领罗列静候,一见吴豪运出来,立刻俯首参拜。

“参见王爷!”

第一次面对众人参拜,吴豪运内心兴奋,但表面保持着克制。他慢步走到上座,正身端坐后,才把手一扬,示意众人免礼。

众人站直,静等王爷发话。高豪心中豪气激荡,感觉自己干一番大事的时候来临了。

正当吴豪运遥想未来,厅外一拐一拐地走来一个人,一进来,他怔怔地看着吴豪运。

此人是日前受伤到此的右护使,吴豪运回过神来看他,只感到他的眼神流露着认识自己又不认识自己的怪异味道!

片刻后,右护使泪涌眼眶,跪倒在地:“右护使洪乾叩见王爷!感谢上苍保佑,让王爷您平安归来!此次遭难,只怪属下保护王爷不周,望王爷赐罪!”

吴豪运立刻上前去搀扶了他,关切地问:“你怎么会伤成这样?”

洪乾想不到高王爷竟然在众多外人面前亲自来搀扶自己,这是多大的面子啊!崔迪见了,心里也庆幸着没有亏待这个右护使,他果然是王爷的心腹。

洪乾心里既激动,又疑惑:“王爷您……难道忘了吗?十数天前,我们被人伏击了,属下重伤昏迷,只有左护使护着您杀出去……”

吴豪运一听,震惊非常,霎时松开了搀扶洪乾的手,心想:这么说来,这个洪乾应该认得那个高王爷才对,怎么现在看见了我,却认不出呢?这是什么道理?难道他撞坏了脑子?……不是啊,他还能清晰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说明他很正常……

很多疑问在吴豪运脑子里快速转来转去,他不禁摸了一下头脑:难道我与那个高王爷长得真的很像?

这时候,崔迪看见吴豪运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对洪乾说:“右护使,王爷昨晚撞伤了头部,大夫说他可能暂时记不清楚一些事情。”

洪乾明白这还是因为自己失职所致:“属下该死,没有保护好王爷,实在罪该万死!”

吴豪运暗赞这头撞得好,看到洪乾又跪下去,又立刻搀扶起他:“一切都怪敌人太奸诈,你也尽力了,本王明白的。”

洪乾又一次被搀扶,更是感到一种莫大的荣耀。

“王爷德高仁义,洪福齐天,洪乾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报答王爷的知遇之恩!”

从‘德高仁义’这词上,吴豪运听出高王爷平时对待属下大概崇尚以德服人。

念及此处,吴豪运担心起一件事:如果真的高王爷回来了,那自己岂不是必定要败露?

吴豪运既然长得像高王爷,取而代之的想法在心里萌生,他更加迫切需要掌握更多关于高王爷的信息。他问洪乾:“那天的情况,我现在还想不起来,你给我说一下。”

洪乾又将当时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他不愧是一个跟随王爷的人,所有细节他都能说得清清楚楚。吴豪运听起来居然觉得自己亲身经历了一次。

过程大概是高运想约见一个神秘人物,然后在去往见面地点途中遭受敌人暗杀。洪乾说完当天那些杀手如何一层层设下埋伏谋杀王爷之后,又说:“王爷,属下认为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国舅无疑!”

吴豪运脑子里一下子涌入太多内容了,他需要时间来处理妥当,沉默不言。

崔迪说:“属下也赞成右护使的说法,如今国舅以为王爷您遭了不测,所以才搞事逼圣上急诏您回去。崔迪一直宣称王爷抱恙在此,国舅更是催逼,恐怕他真以为王爷回不去了。如今他一直在朝廷上散播谣言,动摇人心,王爷若再不回去,恐怕会有变故。”

吴豪运整理好思绪之后,说:“国舅这一次对本王下毒手,不单是要置本王于死地,而且他在这些天里暗中有行动。据本王了解,他手上有一个与本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是想在合适的时候让那个人来代替本王,从而毫不费劲地将高王府的一切拢归掌中。”

崔迪、洪乾一听,震惊非常,他们才想到王爷这些天为何要藏在暗处,一方面是为了暗中将蓝幽教的事情放大,另一方面还暗中打探国舅的种种阴谋,他实在是不简单啊!

洪乾说:“幸好王爷早日归来,才让国舅奸贼的诡计落空。”

二十年来,国舅一手操控着朝廷,圣上虽渐渐长大成人,但依旧奈何不了他。这些年,国舅一直在朝中排除异己,现在许多大臣都归于他门下,圣上成了他牵制高王府的傀儡。而高王府是因为拿下了承天门和京师禁军才能一直与国舅周旋到现在……这些内容吴豪运也是知道一些的,但是这两家在暗地里进行过哪些较量,他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要彻底变成高运,此刻,右护使成了关键,因为他是高运的心腹,掌握很多机密,必须要从他身上套出它们。同时,京城是吴豪运从没去过的地方,朝廷中的政治斗争何其黑暗,各种各样的手段层出不穷,人身安全变得更难保障,吴豪运想到要有自己的亲信护卫,这靠洪乾一个是不够的,他记起了昨夜身手不凡的林东军,于是对崔迪说:“昨夜接本王的那个人,现在在哪里?”

崔迪说:“王爷说的是林统领吧,他现在正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为防止您在天宝客栈的事情泄露,所以他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都在外面张罗着。”

吴豪运见识过林东军的武功,感觉比在云来镇见过的飞天教妖女还要厉害很多,因此务必要把人从崔迪手上挖过来。

“现在左护使已经殉职,本王想让林统领替他的位置,崔门主你意下如何?”

崔迪虽不舍得林东军这个好帮手,但更不敢逆了王爷的意思,立刻应允说:“没问题,王爷不嫌弃他,是他的福分,属下这就差人叫他来。”

崔迪吩咐了左右,左右侍从便疾步寻林东军去了。

吴豪运下定决心取代高运,他的脑子一下子涌入如潮般的思绪:如果真的高运大难不死回来,自己如何以假乱真呢?

吴豪运还不知道,他长得酷似高运的原因,其实他和高运是孪生兄弟。

说起来,事情要追溯到三十多年前,那时候吴豪运和高运才四五岁,他们两人是王爷高超的儿子。当时高王府上有一个方士作门客,高超很欣赏方士的一些奇异的技艺,要他倾囊相授。但方士不肯,老是找借口推搪了。

后来,高超趁他不注意,偷了他的一些书看,结果发现了一种威力惊人的武器研制图。高超很震惊,将设计图私吞,又怕方士将这种武器制造的方法告诉别人,便想将他软禁起来。但方士先一步察觉了高超的意图,抢了四五岁的吴豪运来当人质,逃出了高王府。

方士还怕高王府的人还会找到他,所以一直将吴豪运养着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时间一长,方士渐渐把吴豪运当作自己的儿子看待,教他一些糊口的手艺,教会他很多骗人的伎俩。

三十多年过去,方士如今也去世了,但他始终没有将吴豪运的身世告诉他。所以吴豪运一直认为自己是方士的亲儿子,姓吴。为此,这个本来承继着高氏血统的小王爷一直在江湖上做骗人的勾当。

高王府自从失去年幼的世子,也曾暗中去寻找,但始终找不到。高超渐渐失去了希望,认为吴豪运已经不在人世了,给他立了一个灵位,算是在家族里给他一席之地。而从方士手里偷来的大钢炮研制图发挥了它的作用,高超研制出了威力巨大的大钢炮。

在攻打蓝幽山谷的时候,高超在正派联盟各高手面前展露的所谓翻印掌,其实就是吴豪运那种骗人的手艺。但大钢炮的威力却是真真实实的,它一下摧毁了蓝幽山谷各种天险和各样的阵法,一度震惊了江湖,也震惊了当权的国舅。所以一直以来,国舅都不敢轻易对高王府下手,那种厉害的武器是他一直所顾忌的。

将近中午时分,林东军才姗姗而来,崔迪说:“王爷一早派人去叫你,怎么现在才来?”

林东军放下一个包袱,说:“除了将王爷留在客栈的东西带回来之外,在下又特地去查了一下昨夜劫走王爷的那个月夜飞猫。”

吴豪运也好奇地问:“那么,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掳走本王?”

林东军说:“他叫戟墨维,轻功了得,江湖人称月夜飞猫,是一个有名的黑道飞贼。他盗取财物手法高明,就算防范如何森严,但只要他想偷,所有东西都能轻易弄到手。属下经过一晚的查探,已经打探清楚他手里偷到了几张不同的藏宝图,为了辨别真假所以才将王爷偷去甄别一下。”

吴豪运才知道,自己展现翻印掌没能招来钱财,反而招来这贼了。他想起昨晚林东军跟他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马上一拍脑袋说:“本王记得了,原以为他是国舅派来的人,本来想顺藤摸瓜的,想不到他只是个一般的江湖草莽。”

林东军想起昨晚的事情,抱歉地说:“昨夜在下实在太过担心王爷的安危,所以才出手阻拦他,在下自作主张了一回,希望王爷能见谅。”

其实吴豪运昨夜是幸得林东军的解救,要不则落入月夜飞猫手上,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脱身。现在吴豪运又细细看了林东军,见他身高八九尺,虎背熊腰,剑眉鹰目,一派武功深藏不露的气质,便对他说:“林统领,你只是尽你的本分,本王不怪你。本王最近痛失了左护使,你愿意填补这个空缺吗?”

林东军当然觉得做高王的心腹远比在这里当统领要好,立刻说:“多谢王爷厚爱,在下愿意为王爷效力。”

吴豪运说:“这实在太好了,从今天开始,本王将要轰轰烈烈干一番大事。有你们在身边帮忙,本王一定会成就大业!”

崔迪见他兴起,于是说:“难得今日如此高兴,属下马上设宴痛饮一番,王爷意下如何?”

吴豪运大叫一声“好!”他早就对一些山珍海味垂涎三尺,当然想饱餐一顿了,别说是高兴了,就算是伤心也要吃个劲的。

0

29.将错就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