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一零六 失踪姐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零六 失踪姐妹

小说: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3/15 14:44:52

当时高句丽国力恢复过来,重新占据了辽西凌河地区,南面压制了百济新罗地区。

当时严达武本来在国内十分受排挤,可是此时在皇甫隆的极力推荐下,被婴阳王接纳,和胡莫邪一时加入高丽的护卫军,为婴阳王服务。两人此时稍显扬眉吐气,毕竟他们和高丽血统比较接近,便于沟通。

此时一行人马,严达武,胡莫邪,皇甫隆和余波子四个人护卫,浩浩荡荡的进驻驿馆。

当时陈朝鉴于大隋正和突厥激战,无暇南顾,故而急忙联络了高句丽,企图形成同盟克制大隋。

当时高句丽论地形,论军力,可比南陈要强大,虽然版图较小,可是却是尚武民族,和契丹,库莫奚,柔然,东胡靺鞨所部极为相似。

所以此次高句丽前来会盟,可是趾高气昂的,毫无顾忌,到这就住,说玩就玩,十分不受拘束。

这陈叔坚接待的日子里,都是好酒好肉伺候着,女人歌舞伴着,护卫随行,简直比保护亲王都谨慎。

婴阳王和高建武都是武人,到此自然是稍显粗鲁,喝点酒就会露出丑态,直接抱女人到腿上挑逗。

陈叔坚见到他们如此享受,心道此来如果你们如此放松,那么结盟之事就十拿九稳了。但凡结盟者,使团来到,如果只论政务,不谈其他,你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对方只有结盟之心,而且国内约束较严,不敢出来和邻国厮混,以免回国后遭到重罚,而得不偿失。第二种可能是毫无诚意,基本谈不成任何事情,那来结盟不过是来应景,或是拖延时间,意图偷袭之类的,更加危险。

当此时,高建武和婴阳王来到此地,酒肉来者不拒,女人说动就动,这说明他们是很有诚意 。

一时陈叔坚心中大安,回去禁宫和陈叔宝商议,陈叔宝因为害怕大隋来犯,对此事倒是破格的关心。

拔列宏和独孤娴也着实在这建康玩了一天,才去客栈歇宿。

客栈之畔就是个歌舞班子,整日里吹拉弹唱,鼓磬乱响,琴瑟琵琶轻弹,还有些许的铁铮之音,叫人听得血脉贲张,十分悦耳。拔列宏两个人昨日就注意了这个鼓乐班子,这里也不看他们出来活动,只是在院子里弹奏,不知何故,看来或许是管家专养的戏子在此吧。

那时,两个人在二楼相互依偎着,忽然接着微微的夜幕之色看去,看到了一些戏子穿着戏服在那里咿咿呀呀的吊嗓子,还有几个人在那里拉着胡琴和鼓瑟吹笙,十分好听。

可是,转瞬间,他们似乎看到了几个姑娘,抬着一箱子东西,似乎稍显沉重。

这箱子东西在夜色反光下,似乎略显惨白色,像是金属器物,登时心中一惊。

就算这戏子唱武戏,用的也是木头的刀剑,怎地突然这里出现了金属器物呢?

那一夜,驿馆里还是歌舞升平,吹拉弹唱,酒肉排开,女人莺歌燕舞,来给高建武和婴阳王敬酒。

四处里的八个舞女换成一圈,跳舞之下,俨然是剑舞,不过确实木剑。

这舞女跳的是北朝的舞蹈,在北朝时期十分盛行的胡族之飘零燕雀舞。

高建武和婴阳王喝道眼花耳热时,都是十分意乱神迷的,左右开弓抱着女人丑态百出。

忽然一个舞女,陡然间刷的一声,木剑划出,四下里灯光陡然暗了下来,接着四周的侍女们嗷嗷大叫,那边的护卫队都是冲冲奔进,十分混乱。当此时,高建武和婴阳王一看,就知道刺客杀来了。

高建武都觉眼前寒光一闪,一个倒翻,滚出了三尺多远,避开了这一剑。

可是,接着一人掷出了三把飞刀,射向了地上的高建武。

高建武躲闪时,一下躲开两把,第三把却直射向他的咽喉,当时大骇,只闻得丁地一声,却是一剑拨开了飞刀,却是严达武凌空飞来,一剑解围。

那时另一个刺客也和四周的胡莫邪和余波子混战,稍显不济,这刺杀高建武的女子陡然单手剑气划出,风烟剑过去,四下里白雾散开,顿时搅得诸人睁不开眼睛,接着混乱,两名女刺客倏忽遁去。

周围护卫急速追击,刺客早跑到了这街上,向西狂奔。

那时,四周的胡莫邪,皇甫隆和余波子,严达武飞身急追。

两个女刺客慌不择路,竟然钻进了死胡同,后面喊杀声大作。

那时,拔列宏和独孤娴从左侧墙头闪现,呼道:‘跟我们走。’一时两人会意,和他们窜过了左边的高墙,沿途疾奔,竟然回到了戏班子里了。

两女都是一呆,没想到,他们都知道自己的住处,登时两女问道:‘尊驾何人,因何出手相助?“拔列宏说道;’我只是看不惯高丽王而已,和你算是同路中人,好吧,你们且歇着吧,后会有期。‘

当时,两女稍显不解,不过看来拔列宏两人是友非敌,才稍稍安心。

那时,城内乱套了,到处搜查刺客,却也无果。

严达武几个人回转驿馆,当时陈叔坚都来了,看到此状,当时急忙道歉,十分谦卑。当时婴阳王喝道:’嘿,中原多豪杰,我们是深知的,可是竟然来此刺杀本王,真是十分可恶,贵国难道不该给我个说法吗?’陈叔坚说道:‘一定一定,我可以即刻去查刺客,定叫贵国满意,两位使者满意。‘

婴阳王暗道:嘿刺杀我的人多半是高丽女子,我看看你能不能查出来吧?

陈叔坚立时派人去查,无法之下,都只好调动九江司马消难和凌海双鹰去查。

司马消难的智马帮,在拔列宏他们撤离出了安庆后,势力日以做大,就此来安庆开分舵,凌海双鹰在此主持大局,故而最先得到了情报,直奔健康而来。

凌海双鹰可不傻,不用看都知道是高丽人干的,因为这里婴阳王和高建武来这不到七八天,和中原人结怨的可能很低,那就是他们本国的仇人来此作祟。一时他们查到了当时的两个高句丽的女子,一个叫木顷月,一个叫解於涓,而这木顷月的姐姐却被高建武强行奸辱后,导致精神失常,故而木顷月行刺的可能最大,而解於涓是她的好友,协同刺杀是极有可能的。

可是这健康城有点大,排查起来十分麻烦。

那一夜,拔列宏和独孤娴再去那馆驿之侧,查看高句丽的婴阳王和高建武。

那时,夜里没了歌舞升平,而是代之以严密的防御和各路高手的严阵以待。

此时,高建武居中而坐,左边是皇甫隆,右边是余波子,三人静坐,处于偏厅之侧。

那时,四周陡然传来了屋顶洞穿之声,诸人骇异时,早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陡然从一处屋脊上滑下了屋子里,那屋里呆的是婴阳王。这时周围护卫都大部分在严密保护高建武,可是此刻反其道而行,就去刺杀堪堪卧倒休息的高元。

高元可诡诈多端,他所处的位置,前面是个五叠的屏风,都是红木所致的,十分结实。

他一闻得屋顶破碎,一个人仗剑下来,登时骨碌身起来,一刀划向了窗边的屏风。屏风登时散了,宛如一团的木片纷纷飞向了女刺客。女刺客单手剑变招划出,一时刷的一声,震开了屏风。

那时,这姑娘陡然一道剑气横扫向婴阳王,婴阳王一时不敢迎接,嗖的一声,从背后的窗棂飞出,径直撞塌了窗棂,落到外面,四下里护卫云集,是奔这屋子而来。

刺客陡然单手剑从窗棂口划出,一道长弧形的气劲陡然划出,宛如风驰电掣,突突突的一串响过去,一阵的连环惨叫声传来,四下里到了十五六个侍卫,纷纷倒地不起。

这刺客也不停留,单脚踩在了地上,向屋脊上窜去,同时右脚才在左脚上一搭,登时窜出两丈多远,倏忽而去。

这种梯云纵般的轻功,登时惊诧了周围的诸人,高建武暗道:“糟了,木顷云来了。‘木顷云是木顷月的姐姐,当时去偷袭高建武的时候,被高建武迷药所擒,故而奸辱了她,令其失心疯般好一阵,不曾想今天突然驾到,登时叫高建武心中忐忑不安起来。

这里一众护卫数百人,还有胡莫邪四人防御,却没拦住一个木顷云,登时叫大家十分恼火。

而更为诧异的却是拔列宏,独孤娴,因为这女子无论从长相气度,还是步履体态都像极了独孤娴。

独孤娴他们当时急速追了上去,直奔这前面的女刺客,直至他们都越出了建康高城,直至江边。

那时,此刻陡然回身,喝道:“何人跟踪我?‘独孤娴和这女人打个照面,却都是惊呼出声。

独孤娴说道:‘难道你是我失踪多年的姐姐?“那女子微微垂泪,说道:’你是独孤娴?”独孤娴说道:‘嗯,你是叫独孤婳吧?“女子泪水滴落,缓缓靠近这独孤娴,说道;’我是小时候被卖去高丽的,被人收养,我是叫独孤婳。‘那时两姐妹抱头痛哭,良久不休。

原来当时自从独孤信得罪了宇文护,被迫自杀后,家族人几乎都被发配到巴蜀垦荒避世。

在独孤婳未满一岁的时候,蜀中突然发生叛乱,叛军四下抢夺时,使得姐妹四散,多年好无影踪、

不曾想今日却在建康相遇,自然是百感交集,十分高兴,一时拉着手叙谈不完。

当时独孤婳拉着妹妹的手,说道:“我那时被一个木姓的高句丽人收养,进而该做了木顷云,我有个妹妹叫做木顷月,多半也在建康,也曾刺杀过高建武,她是来偷着微微报仇的,我们都在找她。”

当时,独孤娴说道:‘我们知道她们在哪,我带你去找。“一时三人出发,直奔戏班子奔去。

戏班子里,一间偏房,三姐妹相见,自然是十分高兴,涕泪横流,相谈甚欢。

当时,独孤婳被那奸人高建武奸辱后,自然是痛不欲生,几乎失心疯了,可是后来在族叔木臻的教化下,逐渐从这阴影中摆脱出来,一时恢复如初,再准许她来到中原寻找木顷月。

此时拔列宏忽然说道:“不好了,骑兵杀过来了,该是直奔这的,如何是好?”木顷月说道:‘没事,我们几个人和解於涓只要撤到了地下暗宫,那边他们搜进来,也会一无所获。‘拔列宏说道:’那他们这些戏班子的人,都是会守口如瓶的吗?“木顷月说道:”对,这里的班主就是陈叔坚的人,所以肯定没事的,只要我们四个下了暗道,就可以万事大吉。‘几个人只好连同解於涓下了暗洞。

那时暗洞里十分昏暗,四下里军卒开始搜查,却是久久不去。

他们几个也左右无事,就在地宫里走来走去,独孤娴呼道:“这又是伏羲六十四卦位的机关。‘

当时,她沿着这暗宫中的微光所指,最后在斜前方找到了离卦位。

此时她踢了踢离卦位的近地面处的墙壁,果真是石门抬起,几个人看到了一个豁然的地方。独孤婳说道;‘这是南朝举世闻名的萧公赞密道?“

萧公赞密道,是当时萧公赞的一条逃生之路,据说此人生性多疑,晚年时期更是变本加厉的。终日里躲在此处,一直到死前,才被弄出去,不久病故。这密道倒也是无甚大销信埋伏,故而无事。

可是过了这座石门,前面在此出现了石门,却不知其端倪。而身后 石门却缓缓落下。

最后拔列宏看去,这好像有个狭窄的小口,像是钥匙孔相若,一时用乌金刀插入进去,竟然严实合缝,不禁心道;‘难道当时这萧公赞也认识那不远处隔江相对的六合独孤雁呢?‘

当时没机会多想,这乌金刀插入小孔,竟然打开了石门,几个人出了这里,沿着暗道,竟然出了城,直至西北处 荒野,从一个草堆边钻了出去。

几个人都是豁然开朗,心道:‘这真是巧夺天工啊。‘

几人出了这里,沿路向南,直奔东良镇。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才算是抵达东良小镇,几个人安身住进了客栈。

次日几个人才从此西侧的渡口渡江西去,过了对岸,一时心安。

几个人也知道全椒镇,这里和庐州不过是三日的路程了,登时更是放宽心了。

0

一零六 失踪姐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