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一零四 郡主令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零四 郡主令牌

小说: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3/15 16:16:23

直至那一天,两个道人找到了陈叔坚,却是来自葱岭的燕鲜荣慕鲜达。

这两人却是葱岭人士,也是当初残存下来的那山潜道的弟子。

其时,陈叔坚认为正主来了,当可以正其名,顺其意,当可平复此事了。

可是当时燕鲜荣笑道:‘这东西本就存在,何以遮拦呢,这多年以来,我兄弟都深受其苦,如今你们南朝人士也该知道,我葱岭山潜道以前过得是什么日子吧?终日里闭门不出,噤若寒蝉,惶惶不可终日,哎,过够了,出来透透气。’陈叔坚说道:‘二位道长看来,此事不妨事?“燕鲜荣说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只要朝中不再查奸细之事,不出三月,此事当可平复,但是江湖之事于此无关,迁延日久,余毒不清,到也在情理之中。’

当时陈叔宝在两人的建议下,不再追查奸细,果真很快平复,心中大喜,遂请二位担任国师,两人倒也接了。一时,葱岭山潜道的人做了国师,等时令四处豪杰们再次不忿,却也暂时无可宣泄。

这不比你去和拔列宏独孤娴作对,可以攒集人手,直接围攻就可以了,此时两人成了国师,诸人顿时投鼠忌器,眼看着他们作威作福,却只有暗气暗憋,蛰伏待机了。

当时峰回路转,居然叫葱岭山潜道的人做了国师,登时叫诸人十分惊愕。不过陈叔宝想得不仅是这覆野策之事,而是如何对付大隋,这才是最主要 事情,也是暗合两道的心态,故而双方一拍即合。

两道的私心,就是借着对付大隋的机会,铲除异己,一雪前耻,一场风暴转瞬即至。

独孤娴说道:‘看来他们暗中勾连,没有眼前看到的这么简单,多半是朝着大隋来的,这就做有备无患,互相利用,早做打算,陈叔宝也不是十分的愚蠢之人。“

拔列宏说道:“先是覆野策造势,接着覆野策反烧自己,再就是正主来了,带着报复的心态来了,哈哈。”几个人都是摇头叹息,想不到短短一个月,此时却变成了如此模样,和当初封贾的预想大相径庭。

封贾的预想本是接着覆野策的造势,将拔列宏两人杀死在这荆襄之地,然后接着舆情滔滔之势,转而去对付东面的四安帮,不曾想机关算尽,引火烧身,除了裴石僧外,都是被熏得满脸乌黑,体无完肤。

不但拔列宏两人逃走了,而且葱岭山潜道的人不请自来,做了国师,等时封贾大为恼火,简直这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而自己却毫无所获,就剩下万世唾骂,遗臭万年了。

当时封贾暗道,这两个妖道,是多半不会对付拔列宏的,而是朝着中原武林而来,这是报复的先兆。

当时姚程璇两个人回转了池州,拔列宏两人 北上,直奔扬州,那是贺若弼的防区。

贺若弼韩擒虎作为探到南陈边境的两根触角,自然是对此事十分关注。当初是封贾造势,接着封贾自取其辱,接着山潜道来此做南陈国师,简直是一幕幕接连变幻,一场场起伏跌宕,看的大家瞠目结舌。

不过韩擒虎贺若弼也知道,妖道主政,定对大隋不利,因此加倍警惕。

拔列宏他们到了自己的地盘,登时心怀大畅,直接去了客栈,亲昵之下,肆无忌惮。拔列宏扑到了她绵软饱满的娇躯上,低低说道;“娴姐,那时候我想我们可能出不去了,哎,真是至今思之,尚有余悸。”

独孤娴眼中带泪,低低说道:‘你那时为了护着我,白受了好多刀剑,如今多是伤痕累累,我对不住你。“拔列宏痛吻着美娇娘的脖颈,俏脸和胸前白皙之处,登时激发了这独孤娴的激情,低求道:‘好啊,今天你就给我吧,我是你的了,我一辈子做你的女人。”拔列宏登时迫不及待,等这一刻早已是心急如焚了。

两个人初尝此道,竟而是似无餍足,甜甜的对拥而眠,直至次日天亮。

两个人都是神清气爽,起身洗脸吃饭,互相喂着,登时其乐融融。

扬州街头,两个人相偎相依,来回溜着,似无餍足,直至中午抵达一处酒肆。

两人就要去喝酒了,却看到一大队的武林人物匆匆本来,在一处小巷里堵住了沈浪和毕微嗔。

那时,四下里打斗激烈,看来这覆野策的流毒不清,是无法安静下来的。

忽然四处马军大集,堵住了小巷两端进出口,里边打斗的三十多人,都同时被围,一时呆住。

带队的是贺若弼,拔剑喊道:‘弓箭手准备。诸位,此地是我大隋的疆土,不容你们在此胡乱厮斗,特此告诉各路豪杰,但有来扬州滋事者,杀无赦。‘四处的军卒喝道:“杀无赦,杀无赦。杀无赦。’

里面的毕微嗔和沈浪可从未见过如此整齐的军容,骑兵步兵配合极好简直铜墙铁壁一般,根本上没法逃出去。那时,拔列宏和独孤娴来了贺若弼马前,拱手道:‘将军你好。’贺若弼认识独孤娴,登时下马,躬身施礼,说道:‘二位驾临扬州,卑职无礼,不曾迎接,请恕罪。’

独孤娴示意他不必多礼,再来到了诸军中间,诸军让出了个缺口,对沈浪说道;“沈浪,毕微嗔,今天你们自己坐下的孽,你们自己来受,但是今天无论如何,把火灵剑留下,否则的话,我们绝不客气。‘

沈浪毕微嗔看到他们齐来,加之有五百军卒护卫,自己两人都曾恶斗过他们,在极度绝境下,都被拔列宏逃脱出去,叫他们敬畏加惶恐,暗道算了,这剑在我们这,都会成为遭人攻击的把柄,不如送人情了,反正此时我们也是板上鱼肉,不给也不行,只好依了。

沈浪将火灵剑抛给了独孤娴,独孤娴截住,说道;‘将军,暂且将他们放了吧,此次仅算是小惩大诫,他日他们再来,再做区处。‘贺若弼收剑入鞘,喊道:“呈郡主令,放行。’当初独孤皇后为褒奖这独孤娴几次在阻击对付各路叛军的表现,特异加封独孤娴为风陵郡主,是依据风陵渡之名而取,风陵渡是黄河主要渡口,以此册封独孤娴,可见独孤后对独孤娴何等的宠爱和器重。故而贺若弼如此称呼独孤娴。

当时各路豪杰都是没想到,独孤娴此时仅仅取走了火灵剑,而不为难他们,简直是不敢相信,不久前各路豪杰还围攻他们,导致大打出手,拔列宏击杀击伤十八人,安全撤离,此时独孤娴此举倒也是足以起到收买人心的好处,各路人马都是一时撤出,回去各自颂扬他们的不计前嫌了。

连沈浪和毕微嗔都十分汗颜,点头示意后,羞惭而去。

贺若弼其实也是虚张声势,不会当真全部杀光他们,当时见到独孤娴如此处置,暗道厉害,怪不得他们俩这两年可以混的风生水起,看来都是人中龙凤了。

当时贺若弼带队,将他们带回了扬州治所,请他们喝酒。

独孤娴在酒席宴上,还谈起了那次和萱郡主,联名上书高熲,夹击费也利进之事。贺若弼说道;‘两位郡主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当时都令诸将佩服两位巾帼红颜,不让须眉。’

独孤娴说道:“何必客气,我们也是各为其主,略尽人事,不足挂齿,对了,此时突厥战事如何?‘贺若弼说道:”突厥战事,会牵连日久,不过有韦孝宽,杨素大人,高熲大人主持大局,当可无忧。待得突厥事毕,就轮到南下伐陈了。’独孤娴笑道;‘南陈出了大国师,可要小心了,这两个人到是憋着劲来报仇的。’贺若弼说道;“那份覆野策倒也威力不小,登时炸伤了始作俑者封贾,还有今日所遇的沈浪二人,他们可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哎,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两位葱岭山潜道的道人,恐怕就是杀死弗源道人的凶手,近日过来,势必对昔日几个道门,铁葭门,炎门都十分不利。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当初只有上三道去和葱岭诸人激战,再就是龙宗一反常态的介入,其余道门和铁葭门,炎门都未去过一个人,这次战役也算是成为上三道奠定基石地位的一战,足以叫各路豪杰十分敬畏了。‘

上三道由此而来,无论如何,当此以后,中四道就只有仰人鼻息了,上三道瞧不起另外几个道门,可能发端于此。就算是无极门当初遭难,上三道不去,此事看来,也不是毫无理由 。毕竟都曾遭难,而不能彼此互助,也都算是扯平了。

那时,贺若弼突然打开一个锦盒,说道;“这是朝廷给郡主发的金牌,刻着郡主的名字,可以任意调遣,在我们防区所有人马,您收下吧。‘当时虽然独孤娴对身外之物不甚注重,可是倒也感激姑姑的美意,一时拿过了那枚金牌,见到上写几个字:”风陵郡主娴,开皇初年制,见令如见君,特准此令。’

当时独孤娴放好了这金牌,和贺若弼喝了三杯酒,一时诸人倒也十分投缘。

忽闻得外面人声嘈杂,接着脚步声攒动,却是鹿焉,程雪干和萱郡主,伍梦妃齐至。

贺若弼当时起身行礼,诸人寒暄客套好一阵,才落座吃酒,把酒谈天。

这场酒直喝到中夜,诸人才堪堪散去,萱郡主笑道:“拔列宏,风陵郡主给我一晚上,我和她谈天说地去了。‘当时拔列宏点头,和鹿焉程雪干他们去休息去了。

当时拔列宏三人睡不着,对坐灯下,谈起了葱岭山潜道。

鹿焉说道:‘山潜道之事,看来是寻常之极,可是却交杂了各路豪杰的事情,很麻烦。‘

程雪干说道:‘此时他们两道来此,可以说比之封贾来时更加糟糕,封贾所图仅仅是对我们和四安邦,而这两道所图,恐怕不止这些吧?“拔列宏点头。

鹿焉说道:“在大隋和南陈之间,不会再有中立者了,非是你死我活之局,不比北齐在日,三足鼎立,尚彼此忌惮,今日却是今非昔比了。‘

拔列宏说道:‘凡乱世则道兴,盛世则佛昌,真是天道轮回,看来他们是要和大隋大干一场了。‘

鹿焉点头,说道:‘如今朝中杨素,宇文述,韦孝宽,高熲等都是这个思路,对南陈此时不可不防,在没对付完突厥前,暂不对其兴兵讨伐,但是局部冲突也是可以的,这即是叫我们便宜行事。“

程雪干说道:“此时我们可以依据扬州庐州荆州三处平台,和他们周旋,并不处于劣势,只是要多做提防就好了。”

鹿焉笑道:‘评书曾言,不与女人斗,不与僧道斗,看来是我们是不得不斗了。’三人大笑。

0

一零四 郡主令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