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一一零 对头冤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一零 对头冤家

小说: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3/16 7:32:50

拔列宏三人揉揉眼睛,这个人就没影了。几个人赶到那地方 的时候,在狭窄的山路上看到了一把大砍刀,却像是那胡莫邪的兵器,十分叫人骇异,看来有人击落了他的砍刀,将其打落山崖。

另一侧似乎看到一个人红袍一闪,依稀是裴石僧的模样,几个人跟去,直至一处狭窄的山缝处。这山缝堪称一线天,仅容一人可以侧身通过,在不可同时过两人,也不可横着进去。

裴石僧可不傻,在此地方过去,人都可能被夹住,一旦受限于山缝之间,则是必死之局。

这大和尚确实是厉害,单手持铜槊,一时单手扒着石壁,倏忽上窜,宛如爬山虎一般到了崖顶了。

拔列宏几个人却是至此下行,绕路再找小径上山。

一处 清溪盘结之地,严达武正和一个姑娘恶斗,这姑娘的头发几乎垂到了脚踝上,简直惊为天人,一时头发甩出去都是虎虎生风,忽然铮的一声,严达武利剑被震飞,同时被头发扫到了胳膊上,登时出现了几道划痕,宛如拂尘砸到了手臂上相似,严达武跌进了溪水中,漂流而去。

这姑娘陡然飞起,掠到了树上,接着一踩树枝,从一处的崖头上去,没了影子。

独孤婳当时说道;“看着武功路数,相似地灵道的人,据说是不婚不扎发,也不穿鞋,终身不和男人做那种事,可谓是宛如天生地长,吸日月灵气,纳四方华彩,取沧桑之源,收冥灵之火,可谓呼风唤雨,十分了得。‘拔列宏也听过此事,说道:’这需要此女子清心寡欲,如脱凡尘,契合万物,求诸自然,豁达通透。‘

独孤婳说道;‘正是,此人避居荒山,而独处于此,看来是有什么事把这些高手,都吸引到此了。‘

其实这里独孤婳有个难以启齿的理由,据说这若有人采得这奇女子的第一次处女真元,则这男子则可以武功倍增,这才是奇女子遭到莫名高手袭击的理由,也是她为何杀人如此狠辣的理由。

不然地灵道有不成文的规矩,除非遭遇到此种威胁,可能被男人强迫做出此事,否则是不可任意杀人的。

拔列宏几个人直接去寻找那女子的痕迹,却是找不到她的影子,反看到了远处出现了皇甫隆和余波子的影子,暗自狐疑,这里也出现过沈浪和毕微嗔的影子,可是这女子却是陡然失踪了。

山里至少出现了好几拨人,第一波是胡莫邪,严达武,第二波是沈浪毕微嗔,第三波是余波子,皇甫隆。

第四波是裴石僧,多半这封贾也闻风而来了。

其后出现了司马消难的影子,还有凌海双鹰等人,看来都是朝着地灵道女子来的。

来此的人逐渐增多,僧道俗三家的人都有,却找不到这女子的痕迹。

独孤婳陡然暗道:‘这种奇女子每隔七年,就要出现一次蛇蜕之类 的现象,每次蛇蜕结束都需要三天,如果这三天遭受到了袭击,可是最为脆弱的时候,功力不如平素的两三成,可谓是危急唇亡之秋。“

当时独孤婳暗自盘算了一下,今天可能是她失踪的第二天中午了,还不见那女子,看来至少还有一天半的时间,如果这期间她被找到的话,那即是十分凶险的关头。

最后独孤婳还是红着脸,将这种事情,告诉了独孤娴,独孤娴再低声转告了拔列宏,拔列宏愕然。

一时三人只好继续加紧去找这地灵道女子的踪迹,可是会稽山这么大,山洞就几百个,到哪去找呢?

可是最后他们发现自己多虑了,直到女子失踪了三天三夜,大家都没找到她的痕迹。

最后拔列宏在一棵参天大树的树下,看到了一盘宛如蛇蜕般的粘稠的白色物体,就像女子分娩后的胎盘相若,看来这女子顺利弯成了一次蛇蜕之像。独孤婳来到了树下,看到那盘白色东西,暗道;“阿弥陀佛,总算是她顺利出关了。‘那时,拔列宏初步衡量一下,这可是当在十丈以上那么高,树冠几达三丈,枝叶智茂盛,足可以藏下十个人,所以在此进行蜕皮之事,倒是不易察觉。一般人都会想蛇蜕皮在山洞,可是她却一反常态,在树上完成,虽然惊险,倒也勉强度过了难关。

一众人马上百号,根本在没找到此女子的踪迹,不得不纷纷悻悻而去。

拔列宏几个人也别着急,慢慢的前行,抵达杭州,找客栈投宿。

杭州之美甲天下,云丝披锦月笼纱。花开四季团簇舞,鸟语三秋缤纷霞。

纷飞欢愉属菩提,缥缈愁绪是蒹葭。临别回望若耶溪,梢头尚有几片芽。

三人倒是来此游玩颇为欢快,在一起谈天说地的时候,也不在显得十分拘束,慢慢变得无话不谈。

毕竟是亲姐妹的血浓于水的关系,她们也会难免在夜半之时,谈点男女间的私房话。

姐妹俩谈起那次的荆襄之战,独孤娴常常谈及此事微微垂泪,独孤婳闻之也是十分动容。

独孤婳的春心,也逐渐的不知不觉的向拔列宏这边倾斜,渐渐倾斜。

杭州的一处的酒旗飘摆,却是“天缘酒家”,这酒家的酒是自产自酿,所以远近闻名。

拔列宏他们在此喝了三觥酒,倒也十分甘洌纯美,十分叫人回味无穷。

听店家所言,这里北郊有个杜家庄,倒也十分别致,三人就留意了此处。

当天他们路过北郊的杜家庄,偏巧那时阴雨连绵,只好到杜家庄避雨,仆人倒也无甚不可,将他们引了进来,到一处堂屋歇宿,直至天色将晚,雨都未停,只好再次歇宿了。

夜半时分,陡然闻得了一阵的细响,接着两女微觉头晕恶心,看来是高手来了。

那时,拔列宏从睡梦中醒来,四下看时,只闻的庄后一处所在,似乎传来了奇异的波纹,宛如鲸浪般一波一波的,滔滔不绝,于是喊起了姐妹俩,向庄后奔去。

那时,他们看到庄子后面,一条溪水横着穿过,靠山背水的所在,有一片的石林,石块高矮不一,宛如一个个的兵勇矗立在那,十分活灵活现的,此处被戏称为‘兵舞石林“。

三个人躲在了石林外的一处树下,向里面望去,只闻得一阵啸声从里面传出来;‘哈哈,杜郴,你都在此十几年了,还想躲着我富劲通,真是好笑哈。“啸声都夹杂着细细的波纹,两女登时呼吸接触,面色泛红,拔列宏只好各自抓主她们一只手,内力过处,自然无事了。

一时石林深处无人应答,接着传出了砰砰砰的响声,接着砂石四溅,看来这人奋力击碎了石头。

四处沙尘都未散去,早看到石林里面两人激烈打斗,两个陡然跳到了石头上面,激烈恶斗,就宛如打擂台的那种站桩打法,一边要留意脚下,一边还是要出手攻防,确实不易。

两个人堪堪在各处石头上面游斗了三十几找,陡然这一个人哎哟一声,似乎受了伤,接着一个跌下来地面,在没有动静了。外面的那人笑道:‘杜郴,你回来,别总想老鼠一样,钻来钻去的,哈哈。’

看来是富劲通胜出,杜郴躲进了山洞。

富劲通说道:‘杜郴,你都和我打了八次,你都没有赢,你服不服?“杜郴说道:’我服个屁,你就在我练功将满十年的当口,就来和我斗,为何不换个时间?”富劲通说道;‘比武就是比武,为何择定时日,你是要出嫁还是要聘姑爷啊,哈哈。’三人几乎笑出声,急忙掩住了嘴。

杜郴说道:‘富劲通,我可以忍了,可是你总是无耻下流的偷袭我,你不觉得你胜之不武吗?’富劲通说道:‘哼,杜郴,你别想假惺惺,我们第一次比武实在西魏年间,宇文泰那时还活着,被高欢打得屁滚尿流的,前一次实在宇文护时期,那时他还没死呢,这次是大隋开皇,你也是跨了三朝,在江湖比武史上也是接连败绩的三朝元老了。“这富劲通说话,既阴损又诙谐,气得杜郴哭笑不得。

杜郴说道:‘你要去做着南海盛猿岭的山大王,我也不拦着,为何独独和我过不去呢?“富劲通说道:”你把那份求灵心法秘籍交出来,我就可以放你走路否则就算你搬到天边去,我也追过去找你。‘

杜郴说道;‘什么求灵心法,我没有,那是个误会,那种东西怎么我会有呢?“富劲通说道;”哼哼,你真是笑话,你是元灵道的人,这求灵心法不在你这,在哪啊?“

独孤婳倒是略知这求灵心法的事情,据说这东西一旦练成,可以通兽语,结连万物以为友,尤其是和灵长类的猿猴,几乎可以互通。可是,这富劲通为何强求此物呢?

杜郴说道:‘你若想学,还有个办法,你却找地灵道的人,她们都可以做到,什么蝎子蜈蚣,螃蟹蜘蛛,马牛羊鹿,狮虎象豹都可以控制,岂不是比求灵心法更好?’富劲通说道:“屁话,我不知道吗,可是丫头现在看了男人就躲,哎,太麻烦了。“杜郴说道:‘这几天是她蜕皮换胎的日子,当然见不得,过几天就可以见了吗真是笨啊。‘富劲通笑道:’我可不管,你若不交出来,我明天就烧了你的庄子,叫你无处遁形。‘

杜郴气道:‘你至于的吗,为了一本破书,你要死要活的,那东西一不能增进武功,二不能叫你多子多福,你要他搞什么,要给猴子当教员吗?“这时富劲通说道:‘废话,当什么教员,我那猴子岭上都是猴子,简直猴子比树都多,早晚不把树都吃了,你说怎么办?”

那时,杜郴气乐了,说道:‘说你奔,你还不信,那这样吧我给你提个建议,你看行不行。“富劲通同意了,杜郴说道:‘你去猎几只鹰,放在山里,要不你去弄点狼虫虎豹的,放在山里,岂不就解决啦吗?”

富劲通一拍大腿,说道:‘好好,我懂了,当初我就想着怎么叫猴子不再生了,控制他们的繁殖,你这办法好,就是遏制他们的存活率,哈哈哈,妙妙,简直胜似诸葛,亚赛周郎。‘

当时杜郴说道:“你可以走了吧,我要去茅厕。‘那时,富劲通果真昂然而去,杜郴从石林中出来。

这处闹剧居然如此收场,叫三人十分啼笑皆非。

0

一一零 对头冤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