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人间沧桑巫正道>第二十七章 来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来电

小说:人间沧桑巫正道 作者:撕一页历史顽穿越 更新时间:2019/3/15 16:20:29

第二十七章 来电

“算了,不要了。”

看那服务员要走,何旭酷蓦地对着笑嘻嘻陪着小心的这位服务员道。

“不要,就不要吧。”服务员眼中闪过一抹愠色,随即又笑了:“相不中不要紧,可以再看看,看好了再买。”

何甄自然清楚何旭酷的脾性,看写好单子的服务员倒也算是小心了,将单子撕下来,轻轻的揉做一团,扔在了垃圾桶里,心道:这 小媳妇还算明白啊,若是你狠狠的撕下来,狠狠的揉做一团,狠狠的扔进垃圾桶,说不定俺家少爷又改语气了呢,一声“要”,你还得写啊。

看这个服务员倒是沉稳的,一脸的笑中看不出恼和怒,一直是这副笑,虽然,你也知道这笑是职业的,矜持的,并不是对你多热情,但至少你看不出里面是不是隐含了不屑或者瞧不起,你就难有责难的理由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么!

而那位小姑娘则就没有 她的涵养了,明显的一脸羞怒。

拧着半个身子斜对着柜台,却也不走过来了,就那么似瞟似不瞟的在“看”何旭酷,隐隐中带着不屑,难怪这孩子生气呢。

这,其实说起来也不怪这小姑娘吧,风气使然。

都是有色眼睛惹得祸。

这种现象是很普遍的,平时自己虽然少逛商场,但是,还是能感觉的出来,有时吧,自己穿着那一身干活的衣服,就能从服务员眼中看出多少是有所嫌恶的,若是再咨询那较为贵重的商品,嘿嘿,那服务员先是瞟你一眼,疑惑中往往都带着冷蔑的,不就是在说这是你能消费的么?

也就难怪,有新闻报道或者网上说,那穿衣服普通衣服的顾客去买车,那车模也好,销售也好往往一番冷嘲热讽的说后,气的那顾客直接就回去了,再来的时候却是拉一车麻袋装的硬币了,就买那上百万的车,还就就要那销售数钱,这就是要出一口闷气的。

我们总说“人不可貌相,”谁都知道“不能以貌取人”,可是现实中,我们却都往往无意中就将人有了定位了,论穿着,看打扮。

在从前因此吃亏上当的也不少,被那西装革履的骗子骗的血本无归,也总是发狠的要记住,可惜,人的秉性,也许就是“好了疤拉忘了疼”呢,转脸就又故态复萌了呢,唉。

“既然不买,咱们就去别家看看?”

何甄也陪上了小心,对一脸冷峭的何旭酷道。

“你们还没买?这么久了,磨蹭什么呢?”

许秀美自己转悠一圈后,见他爷俩犹在柜台前,闷闷不语不说,手里还都是空空的,不由露出了不耐道。

“我愿意看。”何旭酷冷冷一声:“拿那个手机来我看看。”伸手一指柜台里的另一部手机道。

“不用你,我就要她拿给我。”

看与自己对面站着的,随后赶来的服务员弯腰伸手就要去柜台中去拿,何旭酷又是冷声道,指向了斜着身子,对着自己的刚才的那名服务员,也就是那个小姑娘。

“她不是忙着呢么?谁拿不是一样的啊。”

这位服务员,也就是小媳妇吧,温和的笑。

也确实,就在这个时候,恰好还真有人要看手机,那小姑娘,便趁机走去了一边。

“就是啊,儿子,人家在忙呢,要不咱们去别家看看?”

许秀美好像瞧出了什么,急忙打起了圆场,这小子一旦纠缠起来,可是真令人头疼啊。

“哼!”

何旭酷径自转身朝外走,将何甄和许秀美抛在了身后。

“少爷,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何甄追上何旭酷道。

“随便。”

“好好,那咱们就去那家你喜欢的川菜馆,秀美,你说呢?”

何甄扭头问许秀美。

“行,怎么都行。”

许秀美没辙了,也只好随着他爷俩了。

其实现在所有的饭馆都是差不多的,无非就是各有自己的一个拿手菜罢了,川菜馆里人倒是不少呢。

进去后,找个桌子坐下后,何甄点了几个菜,可都是何旭酷喜欢的,什么水煮鱼啊,毛血旺啊,干煸鸡啊,糖醋里脊等:“你喝不喝点?”

“不喝!你想喝你喝就是。”

“我开车呢。”

“叫俺妈开就是。”

何旭酷知道老爸的毛病,酒量也是不大,却是喜欢喝瓶,尤其是晚上忙完了,这一天这么累,或许是为了解乏吧。

“想喝你就喝,看我做什么?行了,我开车回去就是。”

许秀美嘴稍稍一撇道。

当着儿子的面,这是作秀啊。

“嘿嘿,还是得征得夫人允许啊。”

何甄讪讪一笑,点着烟,悠悠的吐出一口,稍稍斜眼看了下何旭酷道。

“可是,游泳馆是咋回事?”

何甄蓦地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改天有空了再说,今天累,也烦,吃饭吧。”

眼看着菜都上齐了,何旭酷懒懒的道。

这个地方也不是谈论这事的地儿啊。

“好好,吃饭。”

何甄边吸烟,边喝酒,边说。

“你的手机是怎么摔坏的呢?”

许秀美见何甄的话题被何旭酷挡了回去,不由想起了手机的事,好好的怎么能摔坏了啊,坏了就得买新的啊。

“我喜欢,行不行?”

何旭酷懊恼不已,故意气她。

不要一说话,就露出心疼钱好不好,我知道钱不好挣,可是我一说话,你就给我这个脸色,有意思?

“好,好,你喜欢,喜欢就摔呗,摔了再买,再买还不行?!”

许秀美被何旭酷呛的没话说了,脸色一变,妥协着。

这小子只要我一说话,他就故意找茬,故意气我,我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省的钱是谁的,还不都是你的?!

“唉!”

何甄喝下一口酒,微微一叹,这娘俩只要一见面,那就是针尖对麦芒,总是不住的吵。真愁人啊,我就在这夹缝中,儿子说我不管媳妇,媳妇说我溺爱儿子,嘿嘿,我,倒是里外不是人了。

“买,买,该买的就买。”

这个时候,何甄赶紧的开口,止住他娘俩的嘴仗,顺着儿子。

“就跟我喜欢乱花钱似的,我没事摔着玩啊,我不知道这是花钱买的?”

何旭酷吃着菜,含混不清的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你被车撞了?有事么?”

许秀美心疼钱是心疼钱的事,可一旦听说何旭酷被车撞了,不由吓了一跳,脸色也变了,赶紧看向何旭酷诧声问。

“有事还能和你们在一块吃饭?”

何旭酷微微皱眉,随后又是无奈的一笑,俺的个妈也你大惊小怪什么呢?

稍稍一瞅满屋的人纷纷投过来一丝不满的神色,何旭酷朝着他们微微一笑,表示着歉意后,扭脸对许秀美道:“没事,这不好好的么。”毕竟是自己的亲妈,这点关心还是甚为真挚的。

“只要人没事,就比什么都好,手机坏了再买就是!”

这个时候,许秀美也不再计较何旭酷为什么要手机了,也不心疼钱了,自己拍了拍胸口,长长吐出一口气道。

说话间,一家三口酒足饭饱,许秀美去结了帐,三口人一起出门来。

“你们先回家,我自己还要逛逛。”

“你不回家去做什么啊。”

许秀美这才明白,刚才为什么这小子不说开车,合着没打算跟我们一起回家啊。

“回家也睡不着,自己转转,你们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好吧,别在外面待久了啊。”

何甄也不勉强他,嘱咐一声,上了车。

屋里屋外就是不一样啊,外面这个时候还是跟蒸笼一般的热。

街上灯火通明,人潮如水,车来车往。

大概有九点多了吧。

满街满路边的小摊,卖什么的都有。

百无聊赖的漫无目的的逛呗。

何旭酷顺着街走。

看来怎么也得明天再去买手机了,插在裤兜的手,无意中又摸着了那个破手机,他暗自道。

刚才他没敢告诉爸妈撞自己的人是杜欣,就是怕他们担心,虽然爸妈对这些人不接触,但是听该是听过的吧。

这小小的城市也就四个关,每个关都有这么一位狠角色的。

杜欣只是其中一个,当然,现在的这些人也不再跟以前一样了,靠打架斗殴过日子,都好像洗白了呢,做起了“正当”生意,要么跟大老板混,做个高级助理,要么自己拉一帮人选个工地,搞个工程,也是“竞标”得来的呢,讲求起钱权结合了,以往打架斗狠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吧。

其实,仔细想想,无论何种年代,都是以经济决定一切的,若是你想过上富足的隆裕的生活。

经济决定你的社会地位,或者说决定着你的命运。

只要富而不骄,那是相当优裕的,潇洒的日子。

只是真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也是极少的,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呢。

石崇够富?结果被杀,散尽家财。和珅够富,也是被杀,家财散尽,这都是富而骄的恶果!

像那权贵,莫不如是,只要不居功自傲,何来的杀头之祸?!

“识时务者为俊杰”,绝非一句空话。

唉,只是,只是,自己何时才能发财?

风,似乎凉起来了,街上的纸片树叶也在飞舞,路上的行人脚步也变的快了,那些摆摊的商贩急忙收拾着东西?要下雨?!

依旧信步而走的何旭酷便觉出有雨点落下,一滴砸在了头上,又一滴落在脊背,两滴三滴的脖子,而后便是数不清了朝着身上落下,眼前便是凌乱的纸片树叶了,潮气一股脑儿吹来,渐渐将豆大的雨点引来。

远方的夜空中便有亮光闪过,随后“轰隆隆”的雷声响起,大雨就如瓢泼一般了。

夏天的雨,来的就是快啊。

“咔擦”一声闪电响,“轰隆”闷雷随后到。

顷刻间,何旭酷便如落汤鸡一般,浑身湿透了。

站在路旁,关了门的商店的檐下,他皱眉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雷电,看着惊慌失措的急急赶路的行人,微微叹气,这雨是一时半会停不了了?

身旁也站着几个将车子放在台阶下的避雨的人。

“咔擦”、“哐当”,正游弋的双眼前,似乎感到了刺眼,忙不迭的凝眸中,何旭酷蓦地觉出浑身一紧,整个人陡地收缩,插在裤兜的手,倏地张开,来不及叫,眼前便是一片花色,朝后撞去,似乎,听到了“嘭”的一声,也似乎有人在惊叫“触电了,他”,便感觉自己就如一只断线的风筝般,朝前飘了出去,这是梦中所映现的飞么?!

何旭酷霎时没了知觉!

0

第二十七章 来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