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人间沧桑巫正道>第二十八章 劫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劫动

小说:人间沧桑巫正道 作者:撕一页历史顽穿越 更新时间:2019/3/16 7:37:16

第二十八章 劫动

“我说过你将有大际遇吧,怎么样,验证了吧。”

如白云般,飘悠在自己身侧,三羊胡一噘一噘的,薄唇翕动着,竟是双眼微闭,脖际闪出鼓起的经脉,那锁骨就突兀着,微微起伏的胸脯,显见他是平静而安逸的,两只骨节嶙峋的手就叠在腹前,精瘦的小腿上青筋暴露,黑红的肤色,交叉在一起不住摇动的双脚露着脚趾,那指甲老长乌黑,你也不剪剪么?拖鞋也是乌黑的。

这老家伙竟跟我一样是飞着的?

下面还是这座小城,甚是熟悉的街道,颇为眼熟的楼房,还有那熙熙攘攘的行人车辆,我就在这城市的上空呢。

“就是这么?”何旭酷挥舞双臂,身子起伏着,双腿也在上下摆动着,像极了游弋的鱼,唇角撇出一抹冷嘲:“老是绕着这城市转,有什么好?”

好像自己没有发出声音呢。

何旭酷不禁奇怪的瞅去,这一看之下,直令他须发皆张,恼恨不已,怎么自己似乎被他牵着呢?腰际?脚底?还有脖子里,怎么都好像有线,我成了他的布偶还是风筝啊。

我说这老家伙叠在腹前的手指不住的勾撩着,合着这是在收线放线呢?

不过不像啊,这么近么?

“这自然不是我说的大际遇呢。”

那老家伙眼也没睁,就似乎看到了何旭酷脸色一般,淡淡一笑,怪声道。

“看来,今天没机会告诉你了,下次吧,下次。”

说着话,何旭酷看到他勾撩的手指一抖,蓦地收回到了胸前,自己就蓦地一紧,而后便是极度的松弛,倏地一个急窜后,又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踏踏下来,便忽悠忽悠的朝下落去。

“这老小子,又叫他跑了。”

正感惶恐无措的何旭酷,蓦地听到了帅萌天的声音,虽然对这家伙也没什么好感,可毕竟这是自己的希望啊,眼瞅着,一阵忽悠后,自己整个人疾坠下去,这,这,可是要命的呢,下面无论是什么状况,这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快,快,拉住我。”

“唉。”

何旭酷惶急的叫中,听到帅萌天微微一叹,便觉出自己一个旋转,竟是立直了身子,徐徐落了下去。

嗯,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

何旭酷心中闪出脚踏祥云,悠然飘来的神仙,嘿嘿,这可不就是影视中极为旖旎的画面么?

飘逸,悠闲,而神采飞扬。

闭上了眼,享受着。

“哎,哎。”

这享受尚未完全的浸入细胞呢,何旭酷蓦地觉出脚下一顿后,就响起一声轻微的“咔擦”声,似乎有冰碎了呢,这不是吧,我印象中现在可是夏天呢?怎么会有冰?而且啊,这,我印象中,这个小城,附近除了公园后面有个水库,由于人工的修整,将其断流了,后经过再次修整,改成了人工池塘,还修建了观光的护栏呢,水也是少的很了。那个城外的水库,嘿嘿,我可不是落在了它上面吧,这,这可真是不幸了。

就凭我的水性,嘿嘿,若是掉在水库中央,那是毫无生机的也。

“帅萌天,帅萌天?”

吓得何旭酷心中不住乱跳,睁眼叫起来。

哪里有帅萌天的影子。

这可恶的家伙啊,追三羊胡去了?

唔。

睁眼一看的何旭酷,长长吁出一口气,好在这不是那个水库啊,可是,眼前怎么都是黑的啊。

刚刚松弛的神经,立时又紧绷起来,脚下是空的?

一阵脚蹬手舞,何旭酷哀哀的笑了。

四周是急急的风,脚下是漆黑的大洞,这,这,不是悬崖的迹象么!

刚刚不是在城市的上空么,怎么转眼又成了黑洞了,城市沦陷了?!

眼前枯树,峭壁,乌云密布,这肯定又是帅萌天搞得鬼啊。

他不把我折腾的体无完肤,还是不会罢休的。

算了,摔个支离破碎,尸骨无存,似乎也是极好的归宿呢。

呼呼的风,灌进耳中,使得何旭酷一时难以集中精力思索,那胡思乱想也跟镜头般,不住忽闪起来。

“呱,呱....”

几声响又将何旭酷吓的一个激灵,这深渊中怎么会有乌鸦,或者也叫老鸹,自然也有叫灰喜鹊的。

这是一种不祥的鸟,在我们这儿都是这样认为的。

本来极远的响声,怎么突的到了眼前,不是吧,这家伙也会攻击人类?

眯着的眼,蓦地觉出一阵风,随即就是接连的急跳,何旭酷似乎觉出一团黑影朝着自己疾扑过来,我呼你的球啊,我这可是往深渊里掉着呢,哪有力气对付你?我也只知道只有大雕,那也是从电视和小说中看到的,才会啄眼呢,怎么你也会啊。

这不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虎落平阳被犬欺么?

恨恨的咬牙,何旭酷蓦地鼓足一丝气息,将挥舞的双臂抡圆了,朝着那黑影狂甩出去,“啪嗒”一声,又是“嗳呦”一声,这,就跟针扎在了身上一般的痛啊,是它的嘴还是它的翅膀?正想再吸口气,再鼓起力,再抡起手臂呢,何旭酷没想到,这一下拍打出去,自己整个人竟是调转了一个个,立时成了头朝下,那可是往下栽去了。

这下好,想也不用想了,这就不是头破血流了,而是脑袋迸裂了,直接玩完。

一时的血脉偾张,全身血液倒流,整个人顿时是窒息一般了。

“噗”,“噗” 两声响,这又是闹的那啊。

鼓胀的双耳中模糊的听到轻微的“噗噗”声,何旭酷真是无语了,这都是什么啊,乱七八糟的,一点次序都没有,不会是梦吧。

“嗳呦,嗳呦。”

我说,怎么会有“噗噗”声响,合着我的脚心处,被谁用针还是用箭啊,扎进去了还是穿进去了,真是揪心的疼啊,我是人,不是什么鸟,看准了好不好!

说疼吧,还麻麻的,痒痒的。

这,又是什么状况啊?

本来朝下疾坠的身子,蓦地有了被提起的感觉,忽的就是一阵急拽,哦,这不是弯弓射鸟啊,是钓鱼呢?

忽悠一声响,又是啪嗒一声。

我的腰也。

何旭酷一声哀叫,睁大了眼,又赶紧闭上了眼。

刚才那是漆黑的四周,现在是四周的强光,叫何旭酷哪里适应的过来?所以,他赶紧的再次闭上了眼。

身子底下怎么那么硬啊。

缓缓的,慢慢的睁开眼,瞅向四周,这,是马路正中?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风,徐徐的吹着。

唉,怪不得这么硬呢,原来是一部汽车,我就在汽车的顶部?街上怎么一个人没有?

真的迷惑了。

身子一拧,一条腿就搭在了车的边沿,稍后微微挪动身子,何旭酷滑下了车,倚住了,懵懵的想:有点不对劲呢,这一切真是梦么?飞的飘忽,落的恍惚,这又神识模糊,而且,这一切都是那么怪异,就是那乌鸦的啄,也不是甚疼,这摔下来,也不是真痛,麻麻的呢。然而好像感觉是极疼极痛呢。

“呼”的一声,身后的汽车竟然疾速驰了出去,害得何旭酷一个趔趄,朝后连退几步,后背火辣辣的疼起来,尚未来得及站直,就听“嘭”的一声,好像那车与什么撞在了一起呢,瞠目一看,什么时候对面也驰来了一辆车也,恰与这辆车正面撞上,好家伙,翻了,都是四轮朝天了。

“你找死?!”

车里有人?

何旭酷闪着摇晃的身子,拧眸看去,见身前的车里爬出一个人来,正怒目看向对面,也从车里爬出来的那人。

是杜欣?

“哟,是欣哥啊,对不住,对不住。”

那人年纪分明比杜欣要小,比杜欣要矮些,瘦些,也是寸头,短衫敞开的露出胸脯的地方,露出一个狰狞的虎头,也是纹着身的,目露的凶光待看到面前站着的是杜欣时,立马就变了脸色,换上一脸的媚笑道。

“是你小子?”

“是弟弟我啊,欣哥,我赶的急了,实在对不住啊。”

“赶这么急,是去工地吧。”

“嘿嘿,你都知道的,哥,我看这么着吧,我打电话,叫他们来处理,该赔的赔,你要是受伤了,就去医院,都包在弟弟身上,你看行不?”

看样子,他们都没受伤啊。

不过听那小子的语气,是明显的怯乎杜欣呢。

“算了,你忙你的去吧,车却是必须要赔的!”

来回走了几圈,杜欣脚一抬朝那小子一蹬后,笑呵呵的道。

“好嘞,哥,那俺走了啊。”

那家伙稍稍一退,腰一拧,竟然眨眼没了影踪。

“是你?”杜欣转脸中瞧着了何旭酷,稍感意外的道:“我说,刚才我车顶上怎么哗啦一声响,敢情你跳了上去?”

“巧,都是巧合。”

何旭酷讪讪一笑,有心说,这可不是我愿意的啊,却又怕说出来他不信,遂含混的道。

“巧也罢,合也罢,既然遇到了,你该给我个实话了吧,你还记得你告诉我的,我有什么难题么?现在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浅笑中,朝着何旭酷迈近一步,盯住了他。

“是这样啊,据我所知,你与嫂子可是一直没孩子的吧!”

“哦,你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杜欣冷哼一声,脸上微变,似乎被人戳着了痛处一般。

“你别误会,你也别管我怎么知道的,若是你相信我,我能帮你解决这个难题,可以么?”

何旭酷心里一哆嗦,他自然从杜欣的眼中看出了什么,那是冷厉和恐怖,这样的人,一旦惹急了,那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的,所以,何旭酷赶紧的道。

“若是你真能帮我固然好,若是你想借机消遣我,调侃我,你自然知道后果的!”

“自然,那是自然,俗话说的好啊”,何旭酷又是讪讪一笑:“‘没有金刚钻谁敢揽那瓷器活’,我既然敢说,自然就有解决之道的,你相信我就是。”

“哦”,杜欣见何旭酷一副笃定的神色,沉吟中正想说什么,却不防这时,那叶蓝心突的现身出来,一声冷叱后,纤手中同时现出了一把枪,朝着何旭酷就是一枪打来:“这种人的话,你也信?”

随着“砰”的一声,那枪中冒出一道火花,何旭酷立时闭上了眼,心口中就骤然一紧:“你,这时何苦”,“来”就没说出来,直挺挺的朝后倒去。

0

第二十八章 劫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