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叶飘零>第四章 引狼......引姑娘入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引狼......引姑娘入室

小说:白山黑水叶飘零 作者:若耶里 更新时间:2019/3/16 0:28:52

  第四章引狼......引姑娘入室

  小武又躺在了炕头的被窝里。

  萧红衣,就是萧大仙,把小武送回了小武家。

  “这孩子,又给大仙您添麻烦了。”小武妈对这个女巫婆感激涕零。

  “哪里,只是凑巧。今天放晴,我本来就打算去开原堡的,刚出了镇子,看到那个日本人鬼鬼祟祟地,就跟了上去。后来发现他拐带叶公子,我本来准备出手去救他。谁想到叶公子很厉害,拔出自己身后的钢钎子,就把那个日本人捅死了。”萧红衣这套谎话几乎天衣无缝,身处现场的小武都无法反驳她。

  “只是,我有一点好奇,还请叶大人解惑,这孩子,怎么会随身带着钢钎子?”萧红衣问叶京询。

  “惭愧,那只是顽劣小儿的玩具。冬日冰上嬉戏,用来撑冰车玩耍的。”叶京询也头大,毕竟是杀人凶器,还是自己儿子下的死手,虽然萧红衣解释成为日本人拐带小孩,但是,身为地方父母官,却不能一味开脱。

  只是,那日本人现在冻得已经梆梆响了,小小的法库边门也没有仵作,仅凭肉眼,致命伤就是捅在肝部的两个钢钎的眼儿。

  他不禁看向还在炕头昏睡的叶小武,心想,傻儿子,又给你爹出难题。

  这事儿,就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吧。

  叶京询走进了院里,当着前来围观的父老乡亲,朗声说道:“诸位父老,你们都听到了。这日本人拐带小孩,被犬子击杀。现在人证物证俱在,本官就此结案。诸位请回吧。”

  围观的人群三三两两散去了。

  巡丁杨山耀,走了过来,打了个千,问道:“大人,这日本人咋办?”毕竟死了个日本人,大清刚和日本打了败仗,民间百姓对日本人有天生的畏惧感。

  “还能咋办?乱葬岗里挖个坑去埋了。”叶京询没好气地说,虽说死了个日本人算大事,但是只要自己不上报,穷山恶水里乱窜的日本人失踪的还少么?

  杨山耀嗻了一声,回头招呼自己的两个兄弟王来顺和赵四喜,“大人发话了,咱去埋了他。”

  几个人吆喝一声,扛着用芦席卷着的小日本出了镇子,直奔边门外的乱葬岗。

  王来顺苦着脸跟杨山耀说,“杨头儿,咱这儿不比关内,现在这天气,铁镐抡圆了下去,地上也就一白印儿,真要挖坑啊。”

  “大人有令,咱听差的自然只能听喝。”杨山耀说道。

  “杨头儿,”赵四喜说道:“大人是让咱乱葬岗挖坑埋了不假,这大冷天的,就算咱刨了坑,把人埋了。这地儿杨头儿你也知道,三五天也合不拢,到时候又被野狗饿狼刨了去。”

  “你啥意思?”杨山耀问道。

  “咱就往乱葬岗一扔,大人若问起,就说埋了。大人又不会自己来坟岗子里来查看。”

  “要不说你叫赵四坏呢。你的意思,我都不用跟着去了?”杨山耀笑吟吟地看着赵四喜。

  “那是,这种腌臜活儿,咱哥俩儿就办了。”赵四喜拍了拍胸脯。

  “成,你俩去办吧。我去回复大人。”

  王来顺和赵四喜到了乱葬岗,把芦席一扔,就回了边门衙门里去烤火了。

  ======

  杨山耀回叶京询那里交了差。

  张淑清正在和萧红衣聊得热火朝天。

  “大妹子,开原堡你就别着急去了,也别住在那个庙里了,破地儿连个烤火的地儿都没有。搬到家里来住,至少有个炕。等过几天,天气暖和了,路上好走了,再去开原堡。”

  “谢谢嫂子,就是不知道,大哥心里咋想。”萧红衣很会见风使舵。

  “这事儿,我说了算。你今儿就搬过来好了。”

  “山药。”张淑清对杨山耀说道,“去帮萧大......不是,萧姑娘把东西搬过来。”

  “哎,马上去。”杨山耀麻溜地答应道。

  ======

  萧红衣就这么住进了小武家里。

  她住西厢房,二神住在东厢房。

  还好她没走,她要是走了,叶小武的一百两银票和价值五百两的地图,也会随她而去。

  这可是也小武拿命换来的钱。

  叶小武觉得自己必须找她拿回来。

  只是这几天她一直和自己母亲情同姐妹,同进同出。没有机会下手。

  终于,母亲要去采买过年回娘家的礼品,没有再带上萧红衣,她也没有出门,留在西厢房里。

  叶小武觉得,她应该是故意在等自己。

  小武掀开门帘走进去的时候,她在炕沿上压腿,一字马。

  自打搬进小武家,就没见她和二神就练过功,看来,她还是偷偷躲在被窝里在练。

  她听见小武进来了,但是没有转过身来,依然在炕沿上保持着一字马的姿势,两手在头顶之上合十,两臂紧贴双耳。小武都想问问她是不是师从母其弥雅,练瑜伽的。这又是谁?不过只是眉心扎了一下似的疼。

  她不说话,小武也不说话。

  早上的阳光很足,窗户纸也挡不住。透过窗户纸进来的阳光,变成了淡黄色,洒在眼前尽显优美体态的腰肢上,让这具身体越发火辣。

  叶小武也不说话,反正自己也不吃亏,曲线毕露的美女当前,多看几眼。

  她可能是练功练好了。一字马的两腿一收,就直接并腿坐好在了炕沿上。真是好身手。不过这样更可以看出她腿长。

  可能是对小武肆无忌惮的目光着恼,她冷着脸对他说:“叶公子,你看什么呢?”

  “红灯一盏在手中,宝剑出鞘呈英雄。”跟你没什么好废话的,拆穿你才是最有效的聊天手段。

  她刚在炕桌上抓了一把毛嗑(向日葵瓜子),正要塞一颗进嘴里,那颗毛嗑没拿住,掉到了地上。

  很好,吓到她了,接下来,小武就可以掌握谈判的主动权。

  只是,这妞儿扑上来干嘛?

  ======

  我去,叶小武心里吐槽,快要被勒死了。

  这妞儿的腿不光好看,还能杀人。

  小武觉得自己快要断气的时候,她的腿松开了。

  “叶公子,威胁别人之前,别忘了你自己毫无还手的能力。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呵呵呵......”她坐回炕沿,突然笑了起来。

  小武知道她为什么笑,因为下一句是“焉可等闲视之。”她现在对一个小屁孩动杀机,小屁孩就是焉可等闲视之辈。

  叶小武站了起来,挺了挺胸,可能看上去更幼稚了吧。

  “拿来。”最简单的方法最有效,小武直接开口要了。

  “不给。”

  “不要惹我。”五六岁的小屁孩对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说这种威胁话语,似乎杀伤力不大。

  不过,貌似萧红衣犹豫了一下。

  她蹲下来盯着叶小武的眼睛,“叶公子,你跟在那个日本人后面的时候,我就跟着你了。你为什么要杀那个小鬼子?还有,你怎么知道我身份的,你爹告诉你的?”

  “不告诉你。”

  “小鬼头,”萧红衣口气有了明显的妥协意味,“这样,我拿了你两样东西,我也问了两个问题,公平一点,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给你一样东西。我先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小武把手伸了出来,她无声地笑了一下,把信拍在了小武手上。

  小武把信收好,告诉她:“我猜的。”看她要发飙的样子,小武又说:“还没告诉我爹。”

  她明显松了一口气。晃了晃手中的银票。“你怎么猜出来的?”

  “巧玲经常去偷看你跳舞,说你穿红裙的样子贼拉美,跳舞时候的样子跟仙女一样。”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她再怎么江湖,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这种恭维,她肯定会生受的。

  果真,她点了点头,示意小武继续。

  “魏老夫子跟我爹聊天的时候,说过关内闹拳团,有女身着红衣,手持红灯,专破洋人妖术。我听巧玲说你穿红衣,就这么瞎猜的。”

  她点点头,问小武:“巧玲是镇东头那个大眼睛小姑娘?”

  “嗯呐。”巧玲那双大眼睛,在法库这个蒙满汉杂居,都是细长眼睛的地方,异常显眼。

  “你为什么要杀那个小鬼子?”她接着问道。

  小武伸出了四个手指头,示意她已经在问第四个问题了。

  她白了小武一眼,哼了一声。不过她马上展颜一笑,“好吧,我就不问这个问题了。小鬼头忒精明。”

  她一直一口北平官话,跳大神的时候用的是东北腔,让人捉摸不透是哪里人,这个忒字,咬字很准,她是唐山人,小武仔细看了一眼,姑娘,你这么漂亮,还有你这个岁数,不是该去做“清嘴”的广告了么?

  “小鬼头,别装傻了。”萧红衣在小武面前拍了一下巴掌,小武才回魂,“这样,我不拆穿你去杀日本小鬼子,你也替我保守秘密,咋样?”

  “DEAL!”她没听懂,小武也没懂自己说的是啥,“拉勾。”小武伸出小拇指。她笑了笑,伸出小拇指勾住了小武的手指,温暖细腻,柔若无脂,小武不由得心中一荡。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萧红衣说道。

  小武心说,许百年终身么?大姐,你比我大好多呢。

  “真羡慕姐姐!”她伸出手,捏着小武的脸扯来扯去,“怎么会生出这么古灵精怪的儿子。”

  叶小武的脸都被她扯疼了,但是还不得不傻笑配合她。

  因为,自己老娘进来了。

  “嘿呀,啥呀!这孩子打小就蔫了吧唧的,三棍子都打不出来一个屁来,现在这样,还得谢谢大......妹子你,要不是你给他招魂,可能还是原来那个二傻子样。”

  “哎呀,姐姐开玩笑了,这孩子哪里傻了,分明大智若愚。”

  “啥大智若愚,他要是能认个字儿,识个数儿,我就心满意足了。”小武娘叹道。

  小武不禁暗暗心惊,我原来究竟傻到什么程度。

  “认字识数这简单,我都能教。”萧红衣口出狂言。

  小武不禁暗暗心道,大姐,不要随便误人子弟好不好。

  “不过,”还算萧红衣识相,估计怕本少爷强行那啥女教师,立马转了话头,“听说镇子上魏老夫子为人师表,干嘛不让这孩子去上个私塾?”

  “去过,束脩都交了,结果,没三天就被人退回来了,说不敢教。”小武娘说起来就很生气。

  小武心想我到底干啥了,让娘这么生气。

  萧红衣也很好奇,不由得问道:“为啥?”。

  “哎呀,就不瞒大妹子你了,这熊孩子在魏夫子课上,流着好长的鼻涕,盯着窗外发呆,也不读书。魏夫子知道他有点傻,心想等跟他关系熟了,再慢慢教他。他可好,有天夫子正在授课,他直挺挺地站起来,说夫子教的太简单,不要学,扭头就回家了。”小武娘一边恨恨地说,一边在小武脑袋上抽了一记。

  萧红衣把小武拉过去,搂到怀里,躲过了他老娘的狂暴术。

  好软,就是差点憋死,小武拱了拱,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萧红衣似乎没察觉小武的小动作,依然抱着小武,小武心里吐槽估计她想把自己闷死。

  “我带他再去夫子那里一趟,小孩子总要读书,不然以后难成大器。”萧红衣自告奋勇。

  “那感情好,我是没脸去了,麻烦妹子你了。”

  “不麻烦,跟我走,先教你背《三字经》。”

  

0

第四章 引狼......引姑娘入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