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千人一面>第十三章黑色的情人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黑色的情人节

小说:千人一面 作者:十二凤 更新时间:2019/3/15 16:16:23

  你是暖,是光,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林徽因。

  愚人节的浪潮刚过,大家似乎没有了噱头可追,教室的氛围又陷入沉寂。我读了一遍邱雪樱的来信,趁着课间的休息回复了一封。

  樱:

  两个月不见,你过得怎么样?

  收到你的来信,我很高兴。不过,最近学业繁重,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没空给你先写信,希望你能原谅。

  期中考试临近,我也复习完毕,得以抽出空来给你回信。

  你所烦恼的事,我也一样。我们学校虽比不上市里的重点高中,但也是县城里的示范中学,所以学生间的竞争也很激烈。每当有考试的时候,接近一千个学生在竞争名次,这种压力,想想都觉得可怕。我虽然一直名列前茅,但我也很清楚后面有多少人在奋力追赶。古话说的好,“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千帆相竟,停下来的注定要落后。开春的一次测验,成绩不是特别的理想,老师和家长都找过我谈话,要我更加努力。

  可是只用成绩和名次来判定一个人是否优秀,这不是很荒唐的事吗?这让我想起了汉武帝,用“举孝廉”的方式去任命官员,真是搞笑。片面的眼光,怎么会有全面客观的评价呢?

  我有个朋友,叫吕之海,人长得挺帅的,可惜成绩一般般,然而他篮球打的好,也很讲义气,同学们都挺喜欢他的。如果只因为他成绩一般而且完全否定他,不是很愚蠢吗?但是你我这种只会学习和考试的人来说,似乎名次和成绩成为了我们唯一的存在感。每当想起这个,我都觉得有点悲哀。

  不过,还是谢谢你的“不见方三日,世上满樱花”,我想也许有一天,有人能因为我别的优点去正视我的存在。

  我没有想到的是,你这样一个独自生活在陌生城市的女孩子,没什么朋友,家人也不在身边,心思却比我想象的那样阳光乐观。

  坚强与笑脸都是给别人看的,脆弱和泪水都留自己。你也是很不容易啊。虽然这句话很没什么用,也起不到多大的帮助,可是我还要告诉你,有的时候不要那么坚强,有什么困难和委屈你也可以写信告诉我。没有你这样的经历,说什么“感同身受”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过你若是觉得累了或是孤独了,你就给自己放个假吧,不要那么地紧逼自己,当然我也会鼓励你的。

  你在信中说你朋友很少,其实朋友这种事,有那么一两个真正懂你的了解你的就够了,那些“点头之交”没有必要给与过多的关注。钟子期遇见俞伯牙,人生无憾矣。所以,一个挚友,远比一帮表面朋友要好。小生不才,愿意做你第一个朋友。

  前段时间跟朋友聊起理想,我们都不太明确的知道以后真的要去做什么。小时候,我们会回答,长大了想做科学家,工程师,教师等等之类的,随着年龄的长大,常常觉得不切实际又那么简单幼稚。春天很短,樱花的花期也只有一周。人生不过百年,能做出事业和成绩的时间不过二三十年,我跟你一样,都希望在最好的年华,绽放出最美的风景。可是,我至今也是一片迷茫,还没有想到可以让我像樱花一样倾尽生命力去绽放的理想。你呢?有没有想好以后做什么?

  理想这种事,对于我们这样的高一学生来说,似乎很近,但又很远。吕之海常把“青春”挂在嘴边,希望自己的高中生活能够丰富多彩,交友,运动,玩耍,学习,他都想去努力。不过不管怎么样,至少我们以后回首往事的时候,不要去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追逐理想的人太多,坚持初心的人太少。

  我所选择的,我所确信的,我会永远的坚持。我相信,努力一定会有明天,我要走的从来都不是别人走过的路。

  奉上AvrilLavigne的《keepholdingon》,与君共勉。

  You'renotalone

  你并不孤独

  togetherwestand

  大家都陪着你

  i'llbebyyourside

  我会在你身旁

  youknowi'lltakeyourhand

  我会牵着你的手

  whenitgetscold

  每当寒冷来袭

  anditfeelsliketheend

  仿佛世界尽头

  theresnoplacetogoyouknowiwontgivein

  无路可走,可我不会放弃

  noiwontgivein.

  不,我不会放弃

  Keepholdingon

  坚持下去

  'causeyouknowwe'llmakeitthrough,

  我们定会撑过难关

  we'llmakeitthrough

  撑过难关

  juststaystrong

  保持坚强

  juststaystrong

  causeyouknowi'mhereforyou,i'mhereforyou

  因为我也陪着你,陪着你

  theresnothingyoucansay,nothingyoucando

  没有什么一定要说,没有别的事一定要做

  theresnootherwaywhenitcomestothetruth

  面对真理,没有他法

  sokeepholdingon

  所以,坚持下去

  causeyouknowwe'llmakeitthrough,

  我们定会撑过难关

  we'llmakeitthrough.

  撑过难关

  we'llmakeitthrough.

  撑过难关

  Keepholdingon

  坚持下去

  Keepholdingon

  坚持下去

  theresnothingyoucansay,nothingyoucando

  没有什么一定要说,没有别的事一定要做

  theresnootherwaywhenitcomestothetruth

  面对真理,没有他法

  sokeepholdingon

  所以,坚持下去

  causeyouknowwe'llmakeitthrough,

  我们定会撑过难关

  we'llmakeitthrough.

  撑过难关

  Keepholdingon

  坚持下去。

  ——高杉

  2008.4.10

  在纸上奋笔疾书,断断续续花了三四天时间终于把信写完,我将信折好放进信封中。

  “哎哎哎,什么东西啊。”吕之海走了过来,从我手中夺过信封,“情书吗?”

  “不是,给朋友写的信。”我立刻从他手中抽回信件。

  “都2008年了,还写信?这么老土!”

  “要你管。有事吗?”我将信封放回抽屉。

  “周末有空吗?出去玩啊!”吕之海坐到我对面。

  “明天就是期中考试,你还玩啊?准备的怎么样了?”

  “放心,我最近都有用功的。”吕之海嘻嘻笑道,“考完试就是周末了,加上连休,一共三天,可以好好放松一下。”

  “周六我有补习班,下午有音乐课。周日我要来学校自习……”我掰着手指数到。

  “我靠,拜托,别一整天看书好不好,周日周一空出来总行吧。”吕之海双手重重地拍打我的肩膀,懊恼的说。

  “嗯,好吧。周日周一我空出来吧。你有什么打算?”我推开他双臂,无奈的说。

  “周一是情人节,本来想跟小兰一起出去约会的。”

  “2月14号情人节不是早过了吗?”我翻了翻手机里的日历。

  “是4月14的黑色情人节。”

  “阿勒?还有这个情人节嘛?”我惊奇道,“你们两约会带我这个灯泡干嘛?”

  “哎呀,她说人少没意思,所以叫我带你一起去,她也会和苏青黛一起去,四个人过情侣周末,热闹点。”吕之海仰起脖子,双手抱着后脑勺,无奈的说。

  “哦?是这样吗?”我微微疑虑,心想,苏青黛和尹佩兰是很好的朋友,最近我和苏青黛不温不火的,应该是她有意撮合我们二人,虽然青黛同学是很漂亮,但是在她身上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也许多相处一下会有所发现吧,而且最近忙着复习也有点倦了,“行吧,我会去的。打算去哪?”

  “小兰会安排的。而且到时候,拜托你做我的僚机啊,我哪里做的不好,多多提醒。”吕之海眯着双眼,抱拳作揖道。

  “你个死处男。”我鄙夷地笑道。

  “你不是?嘿嘿。”吕之海与我相视一笑。

  当天下课,我将信寄了出去。

  平静的一天过去,第二天就是紧张的考试,理科班只考语文数学英语和物理化学生物理科三门,试卷难度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似乎是学校为了提升学生的信心有意降低了难度,毕竟开春的测验,大多数人没有复习都不理想。

  周日的清晨,我还在床上呼呼大睡,林俊杰的《第二天堂》响起,“谁啊?”我摸起电话问道。

  “都快9点了,你人呢?”电话另一端吕之海吵到。

  “呃……,昨天看书有点晚了,睡过了,我马上到。”我看了看闹钟,已经8点40,匆匆爬起床,“校门口的公交站集合是吧?”

  “没错,你快点,我们再等你半个小时。”吕之海催促道。

  “好的。”我挂掉电话,跑到盥洗池前理了理糟糕的头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从衣柜中拿出一套黑色的外套和裤子,穿上白色的运动鞋,跑下楼去,喊道,“晓梅,我今天出去一下,中午你一个人看家可以吗?”

  半天没有回响,我推开晓梅的房间,里面已经空荡荡了,我走到客厅,茶厅上放着一张纸片。

  “老哥,我去马兰兰家玩了,午饭不用等我,晚上我会回家。”是妹妹的笔记。

  “哇,好饿。”我在冰箱里找了找,倒了半杯牛奶,咕咚咕咚喝了起来,拿了两个昨夜的包子啃了啃,锁好家门,骑车赶去约定的地点。

  我骑着车一路狂奔,他们三人早已在路口等我:“抱歉,我来晚了。”

  “没事,时间还来得及。而且这个点公交没那么挤了。”尹佩兰和苏青黛并肩站着,安慰道。

  我将车锁好,和他们一同等车。

  “周五你们考的怎么样?”我擦了擦头上的汗珠。

  “好难啊,特别是数学,后面几道题完全不会做。”

  “你说的那个是往年的高考题,有几道小题我也没写,难度总体感觉还好吧。”我回忆起来。

  “不要把你跟我们放在一起比较好吧。”吕之海叹气道。

  “好了,好了,都考完了,今天我们出来玩的,别想着学习的事的。”尹佩兰打趣道。

  “也对,今天去哪?”我问道。

  “城中心的游乐园开业了,我们先去那里吧。”尹佩兰冲苏青黛使个眼色。

  苏青黛接话道:“就是去年建成,新年期间投入使用的那个吧。”

  “嗯,这几天票价降价了。”尹佩兰用手机搜索了一下,打开屏幕给我和吕之海看。

  “车来了。”我们四人搭上去市区的公交。

  20分钟的车程,到达地点已经9点30,阳光微微有点刺眼,晒得我有些晕乎乎。

  周末的游乐园人依旧有点多,大多数的年轻的男男女女,或者是家长带着孩子在里面游玩。气温略微有点高,我们先去了买了点饮品和雪糕,接着去了里面的游戏厅里乘凉。

  “要来较量一下吗?”尹佩兰带我走到跳舞机前,对我们笑道。

  “我不会哎。”苏青黛摇摇头,笑道。

  “我学过音乐,我来。”我走到机器前,“我的乐感还是很好的。”

  “光有乐感可不行哦。”尹佩兰笑道,“光比有什么意思,来点赌注吧。”

  “要赌什么?”我双臂交叉,放在胸前,“奉陪啊。”

  “输的人,答应对方一件事就行了。”尹佩兰解开外套,系在腰间,露出短袖的T恤。

  “好啊,我正想去附近的博物馆呢。”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尹佩兰双掌交叉,伸展热身。

  “我从初一就开始学电子琴了,对应的时间踩对应的按钮不就行了,跟弹琴一样。这种音乐机器,小意思。”我解开外套,丢给一旁的吕之海。

  吕之海和苏青黛退到一旁,鼓掌喝彩,“喔喔,加油,加油。”

  Readygo!机器一开始,我和尹佩兰跟着指示跳了起来。

  她脾性跟吕之海很像,阳光又活泼,跳舞机玩的很是熟练,跟着节奏在跳舞板上扭动着。而我,貌似越是不会的,越喜欢装逼,一开始节奏慢,可以跟上,后来越来越快,手忙脚乱,已经连续错了好几个音节。

  “耶,我赢了,哈哈,我终于胜过你一次了,哈哈。”尹佩兰冲我摆个胜利的V字,笑道。

  “算你厉害。喝喝……”我喘着气,接过青黛递给我的水。

  “博物馆什么的,你今天就别想去了。”尹佩兰擦了擦汗珠,喝了口汽水,对我说道,“愿赌服输,我们去玩别的吧。”

  “玩什么?”我问道。

  “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很好玩的。”尹佩兰对我说道。

  我们三人跟着尹佩兰走出游戏厅,她指着不远处的钢铁结构——海盗船:“我们去玩那个吧。”

  “哇,那个啊。”苏青黛笑着后退几步。

  “没事,那只是一种单摆,可以用简谐运动公式来分析,周期跟摆长的平方根成正比,跟重力加速度的平方根成反比……”我分析了一下,安慰道,“振幅不大,没那么刺激。”

  “那,好吧。”苏青黛抿了一口果汁,点头道。

  “那个是儿童的吧。”吕之海看了看入口的游客。

  “我们先过去吧。”尹佩兰跑了过去,我们三人紧跟其后。

  不一会儿,我们四人买好票,来到海盗船前。

  “走错了,这里。”尹佩兰冲我们打招呼,我们转而来到另一个入口前。

  望着眼前巨大的支架和钢结构,空中来回摆动的海盗船,振幅接近90度,上来传来一阵阵尖叫,这是成人版的海盗船。

  “我靠,这个刺激。”吕之海惊呼道。

  “这个太危险了,我不行的。”苏青黛练练摆手。

  尹佩兰将她拉过去转身背对着我和吕之海,低声道:“你们俩认识这么久,有没有牵过手?”

  苏青黛微微摇头。

  “机会来了,害怕就抓住身边的手。”尹佩兰笑道。

  “你们商量好了吗?”吕之海问道,“苏同学玩不玩?”

  “好啊。”苏青黛转身一蹦,点头道。

  我们走进设施,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安装好固定设施,我和苏青黛相邻坐在一排,对面是吕之海和尹佩兰。

  巨大的海盗船摇晃起来,呼啸的空气刮着脸庞,吹得女生们头发飞旋。

  “喔耶。”吕之海和尹佩兰高声叫喊着。

  苏青黛紧紧闭着眼,不敢看眼前的景象,双手紧紧抓着扶手。巨大的离心力甩着我的内脏和血液,胃里面翻江倒海,似乎早餐有点问题,我十分难受,头晕目眩,左手捂着肚子,右手忽然抓到一只光滑的手臂,紧紧扣着。

  从海盗船上下来,吕之海和尹佩兰还意犹未尽,苏青黛则捂着胸口,喘着大气,我是最没用的那个,在一旁呕吐不止。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行呢?大学霸!”尹佩兰笑道。

  苏青黛将我扶到一旁的座椅上。

  “阿海,你去跟我一起买点水吧。”尹佩兰拽了拽吕之海。

  “你自己去不行吗?”吕之海挠了挠头。

  “我一个人怎么拿啊?跟我走啦!”尹佩兰将吕之海拉走。

  “呃,好难受。”我干呕几声,“早上的包子热一下就好了。”

  “这里果汁要喝吗?”她将喝了一半的橙汁递给我。

  “额,谢谢。”我想都没想,接过瓶子,喝了几口,甜甜的冰凉的果汁流入喉头,瞬间清爽许多。

  “好点了吗?”苏青黛轻轻地拍着我的背。

  “额,没那么难受了。”我又灌了几口。

  “哇哦,indirectkiss。”尹佩兰笑道,吕之海拎着袋子走在一旁

  我和苏青黛对视一眼,都红着脸扭过头去。

  吕之海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我:“喝吧。”

  “谢了。”我接过矿泉水,又猛灌几口。

  “阿海,陪我去做过山车吧。”尹佩兰塞了吕之海一拳。

  “好啊,玩什么我都奉陪。”吕之海笑道,“你们两呢?”

  “不行,不行。”我和苏青黛齐刷刷地摇头。

  “那你们逛点别的,我和阿海去了。拜拜。”尹佩兰冲吕之海使个颜色,手拉手离开了。

  我和苏青黛静默半分钟有余,她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了?你还好吧?”

  “没事了,要去玩别的吗?”我起身,理了理衣服。

  “真的不用再休息一下吗?”

  “没事,难得来一次。”我浅浅笑道。

  “我对这里的娱乐设施也不太熟悉呢。”苏青黛撩了撩额前的刘海,环视四周。

  “刚才看见一个星空馆,去看看吧。”我将空瓶丢进垃圾桶。

  苏青黛跟了上来:“星空观吗?好啊。”

  两人来到星空馆里,找了中间的位置坐下。斑驳的激光在幽蓝色的天花板上利用全息成像技术再现出璀璨的银河,群星闪烁,光影斑驳。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辽阔而深邃;

  那无穷的真理,

  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

  那凛然的正义,

  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

  那博大的胸怀,

  让我的心灵栖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

  那永恒的炽热,

  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

  我轻声背诵着诗句。

  “这是?”苏青黛扭头看我,问道。

  “《仰望星空》,写作业的时候遇到了,就背了下来。”我笑笑。

  “你还是跟小学的时候一样呢,很好学。”苏青黛笑道。

  “是吗?”我盯着旋转的星系,“知道奥斯卡,王尔德吗?他说,‘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一些人还在仰望星空。’”

  “你觉得自己活在阴沟里吗?”

  “你呢?”我反问道。

  苏青黛沉默半晌,转而问道:“真漂亮啊,你给我说说这些星星吧。”

  “这里再现的是星系和星云,包含众多的恒星和尘埃……”我指着“天空”回转的星系,一一解释。

  我们在里面呆了约莫半个小时,出来时已经是正午。

  没过多久,苏青黛就收到了短信,对我说:“他们两要我们去快餐厅跟他们汇合,我们过去吧。”

  “嗯,好。”我点点头,与苏青黛并肩走向游乐园里的餐厅。

  正午的时间,吃饭的人很多,我环视四周,吕之海他们还没到,就和苏青黛排队领了号,订了一个四人的位子。服务生将我们领到桌子前,将菜单递给苏青黛。

  “你要吃什么?”苏青黛翻了翻,问道。

  “等他们两来一起点吧。”我脱下外套,放到座位上,转而对服务生说,“你先去忙吧,点菜的时候再叫你。”

  “好的,两位慢慢看。”服务生给我们倒了两杯水,离开了。

  约莫十分钟的光景,尹佩兰和吕之海走进来,苏青黛冲他们招手。尹佩兰气喘吁吁地走过来,倒了一杯凉白开就喝了起来,对吕之海说道:“你体力可真好!”

  “拿可不,我就是学体育。”吕之海外套搭在右肩上,伸手摸摸尹佩兰的头。

  “让我坐会。”尹佩兰将我从座位上拽下来,我便坐到苏青黛旁边,吕之海靠着尹佩兰坐下。

  点完菜后,四人边吃边聊。

  吕之海问我:“你们都去哪了?我都没看见你们。”

  “高杉同学带我去星空馆。”苏青黛浅浅笑道。

  “你终于开窍了哈,不然我还真以为你是书呆子呢。”尹佩兰笑道。

  “那里面凉快。”我看了看外面,阳光很大,“下午还有什么打算吗?”

  “去溜冰吧,这附近还有一条商业街,晚上去看电影。我都规划好了。”尹佩兰从包里拿出行程表。

  我夹了几口青菜,肉和米饭都没怎么吃。

  “不合胃口吗?要不我再点点别的。”苏青黛问我。

  “不用了,上午吐的有点厉害,没什么胃口。”我摆摆手,笑道。

  “喝点水,清一下肠胃,这清蒸的鱼不油腻可以吃点,你很瘦呢。”苏青黛左手拿筷子,右手扣住我的左腕,光滑细腻的皮肤滑过我的手背。

  “好。”我有点害羞,抽回左手。

  吕之海和尹佩兰相视一笑。

  “喂,高杉,你多重啊?”尹佩兰问道。

  “这我知道,初三的时候,只有82斤。”吕之海笑道,“我当时都吓一跳。”

  “就你多嘴。”我瞥了一眼吕之海。

  “难怪上次,你载我,说我重来着。”苏青黛咯咯笑道。

  “我现在也有90多斤了呢。”我估计到。

  “你们猜我多少?”吕之海问道。

  “按照青少年的比例,你一米七七,大概有一百二到一百三的样子。”我用筷子敲了敲饭碗,思忖道。

  “厉害啊,老铁。我一百二十七。你能猜出两个女生的体重吗?”吕之海鼓掌道。

  “我的身高的一米六八,比一般人要轻,正常应该在一百斤上下。尹同学比我还高几公分,体型比较瘦,大概八十多一点;苏同学比我矮一点,一米六五的样子,应该七十到八十斤。”我看了看二人的身高和体型。

  “厉害厉害。”苏青黛和尹佩兰相继鼓掌。

  “别玩了,菜都凉了,吃完饭,找个地方休息会吧。”苏青黛对我们说道。

  四人吃完饭,在餐厅里休息一会,出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外面骄阳刺眼,我们在公园的树荫下吃了点雪糕和甜品,聊会天,转而又去了溜冰场。

  周日下午的溜冰场似乎并没有很多人,还比较空旷,听老板说,只有晚上才会热闹。我们很是高兴,便租用了轮滑,打算下场玩玩。尹佩兰和苏青黛似乎常来,玩的很溜;吕之海运动神经很好,平衡拿捏的很好,掌握的很算快,很快就和尹佩兰溜了起来;没错,我又是拖后腿的那个,接连摔倒好次,后来只好扶着苏青黛慢慢往前滑行。

  苏青黛托着我的手臂,往后退着缓缓滑去,我轻轻的抓着她的手臂,缓缓前行,半晌才掌握平衡。似乎也是因为相近的体重,她领着我滑行还算轻松,教的也快,不一会儿,我便能独自滑行一段时间了,但仍然不敢滑的太快,苏青黛一路跟着我,要摔倒时也会跟上来扶我。每当她凑过来时,我都能听见她的心跳和鼻息。

  傍晚,我们去逛了逛附近的商业街,除了几个纪念品外,并没有花什么钱。晚上7点多,尹佩兰领我们到一件偏僻的餐厅。

  “刚才不是吃过了吗?”我们刚在小吃街吃了点烧烤,还不是很饿,我比较奇怪。

  “来看电影啊。”尹佩兰推开餐厅的门,“这里是水吧,会放一些老电影。”

  “还真是文艺呢!”我环顾四周,红漆柚木的桌椅家具摆放很是整齐,做旧的墙纸上挂着几幅摄影和不知名的油画,中央有一片投影的屏幕,放映机里播放着黑白的片子,周围的青年男女坐在银幕前看电影。荧幕对面的墙边放了架子鼓,打碟机,还有琴架,似乎有乐队过来演奏过。

  “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尹佩兰笑道。

  “挺有情调的。”苏青黛点点头。

  “你怎么找到这地方的?”我问道。

  “我叔叔家开的。要喝什么?”尹佩兰走到柜台前,问我们。

  “点些没酒精的吧。”吕之海说道,“你今天花了不少,原来家里是开店的呢,难怪你挺有钱的!”

  尹佩兰点了些果汁和饮料,我们四人围坐在柜台前看电影。

  中场休息的时分,我起身在水吧里乱逛,在那一堆乐器前,停下脚步,是一架雅马哈电子琴,略微有些年头了,但却保养的干净整洁,我轻轻拨弄着琴键,悦耳的声音响起。

  吕之海笑道:“你昨天练得什么曲子?”

  “菊次郎的夏天。”我拨弄着琴键。

  “看了一个多小时了,脖子都算了,你给我们弹一曲吧。”尹佩兰笑道,“你不是说你乐感很好嘛?”

  “曲谱没背熟,我尽量。”我将酒杯放到架子鼓上,坐到电子琴前。

  “喔哦。”室内的眼光投射过来。

  63634141|52521515|63634141|52521515……

  我尽量回忆着昨天的曲谱,缓慢轻扬的音乐响起,室内忽然安静下来。曲毕,散散的掌声响起,我起身对观众微微鞠躬。

  “虽比专业的乐队要差点,不过也很好听,没想到你除了学习之外,也不是没有优点。”尹佩兰用胳膊肘拐了拐一旁的微笑的苏青黛,笑着说,“哇哦,挺帅的嘛。你说是吗?”

  “嗯,有点让人意外呢。”苏青黛笑着。

  众人谈笑着继续聊天喝饮品。

  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9点,我看了看时间,催促道:“差不多回去了,都快9点了。”

  “不用,我已经让叔叔整理了两个房间出来,你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这个点都没公交了,你们打电话通知一下家里就可以了。”尹佩兰笑道,原来她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多不方便,我们还是打车吧。”我拒绝到。

  “打车太破费了,后面的客房平时就是给喝多的客人还有夜班的员工留宿的,没什么不方便的。”尹佩兰摆摆手,笑道。

  “那好吧,我也累了。”吕之海打了口哈欠,有些疲倦,看着我。我微微点头,默许道。

  通知完家里,我们今天在同学家留宿,一行人来到后面的客房休息。一共是两间单人间,房间不是很大,房间都很小,床也不大,不过还是能挤得下两个高中生,我和吕之海睡一间,两个女生睡一间,由于不是常规的宾馆,配套的设施不是特别的齐全,浴室是共用的,不过我们都没有带换洗衣服,简单洗漱之后,只能继续穿今天的衣服了。

  吕之海的骨架算大的,这个床两个男生睡还是有点挤,他翻身的时候,我差点掉下来。半夜11点多,我迷迷糊糊听见一阵沉闷的雷鸣,吕之海这家伙看着斯文,居然打呼,实在睡不着,倒了杯水,走到阳台前看看夜景。

  不一会儿,隔壁微弱的灯光亮起,脚步声很轻,随着一声落地窗的被拉开的响声,尹佩兰走了出来,看了看隔壁的我,惊讶道:“你没睡?不困吗?”

  “你男人属猪的,打呼。”我无奈地掩着额头。

  “没别的房间了,你将就一下咯。”尹佩兰笑着。

  我沉默半晌,开口道:“今天的活动,是你刻意安排的吧。”

  “怎么说?”

  “全是我不擅长的事情,你的目的不是让我出丑,只是为了拉近我和苏青黛的关系吧。上午带我们玩海盗船,制造给她关心我的机会;而下午则去溜冰,我看的出来,她溜冰也不是很熟练,你却让一个新手来教我,不太合理,显然是有别的目的;晚上则来这种有情调的地方,这里面的客人大多都是情侣或者夫妻,放映的也是颇具浪漫色彩的老旧爱情片。”我逐一分析道。

  “只是巧合。”尹佩兰摆摆手,笑道。

  “是吗?”我转身正要回房。

  “那个。”她叫住我,“小黛,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她。”

  “吕之海,也一样。”我没有正面回答她。

  “明天去爬山,你还来吗?”尹佩兰扒着栏杆,问道。

  “你们三个开心就好,我随意。”我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呢?”

  “我今天也挺开心的,好久没这么放松过。谢谢你。”我拉上落地窗的玻璃,戴上耳机,在吕之海身边躺下。

  难怪有人会说,难得糊涂啊,有的时候知道的太清楚,有些东西都变了味道。

  

0

第十三章黑色的情人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