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异时空之抗日>第一百九十六章 携手抗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九十六章 携手抗战

小说:异时空之抗日 作者:六指君 更新时间:2006/1/26 9:47:00

谭咏年的两鬓渐渐地生出了一些白发,因为条件艰苦、来回奔波,虽然才进入中年,却已经开始渐渐地衰老了。

野外,一队民兵手持木棒杀气腾腾地进行操练,县大队(相当于营,但没有固定编制)的队长汪志毅有些心虚的看了看谭咏年,这家伙还在发呆,不知道到底是对民兵的训练不满,还是对别的什么不满!

“同志们,请稍息!”汪志毅大声喊道:“来一首操练歌!”

战士们纷纷收拢队形,声音洪亮的唱道:“大青山高又高,游击健儿呈英豪,年青庄稼汉,拿起枪和刀,练习打仗来出操……”

谭咏年被嘹亮的歌声所惊醒,随即笑了笑转身走了。

#

指挥部里。

“师部的嘉奖电报除了表扬我们以外。”戴仙兵用小木棍指着地图,在武川附近划了几个圈,“还要求我们再接再厉!严令支队破击鬼子的交通线、拖住鬼子的脚步!死死地牵制住丰镇到新和这一带的大批日伪军南下!”

刘云盯着地图一阵发呆,百团大战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鬼子虽然暂时被打懵了,但是一旦缓过劲来反扑,形式可就要逆转了!而且自己还差两个鬼子中队没有歼灭!等到驻扎在山西的鬼子驻蒙军北上,到那个时候再想打鬼子那可就难办了!

“地方上的同志送回来消息,武川的鬼子又增加了五百多人。”戴仙兵看了看在座的干部们,“这是从晋察冀根据地西北部抽调过来的一个大队!”

“鬼子的部队正在逐步加深本土化!”刘云忍不住笑了笑,鬼子一个满员大队原有一千二百多人,可是现在却深深地陷入了战争的泥潭,大量野战部队变成了留守部队。

“从地图上来说真正能够使得上劲的也就只有绥南区和绥西区!”戴仙兵用手指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圈,“绥中区距离要求的战场太远,只能起一些牵制、骚扰的作用,而绥西区因为国、日双方的实力过去强大,也只能对鬼子进行一些骚扰、牵制作用。从战术上来说只有绥南区才能真正完成上级布置的作战意图!”

“要做好揩屁股的准备!”刘云笑了笑,对戴仙兵笑着说道:“虽然鬼子被打得昏头转向,但是要考虑到此次战役后鬼子可能存在的大范围报复行动!”

戴仙兵不由得挠挠头皮,坚壁清野恭候鬼子的报复好像还早了一点!看了看刘云反驳道:“如果鬼子出动一个大队进行报复,我们根本就不怕他;如果鬼子出动一个联队及其以上的部队实施报复,他准备粮秣、弹药就得好一段时间。我们完全能提前得到情报。”

刘云知道戴仙兵的意思,又看了看其他几个在座的干部,他们的表情差不多和戴仙兵一样,自认为高枕无忧!实际上日本人的报复心特别强,历史上当八路军弄出了号称“八二零闪电(百团大战)”的行动后,鬼子冷不防吃了大亏,随即同样用闪电般地速度回击八路军,并且还私下弄出了一个“九二零闪电”的代号来对应八路军。

“支队长说得不错,小心行得万年船!”李远强想了想,对戴仙兵吩咐道:“再给绥西的钟副政委发电报,让他们立刻联系傅司令!希望国共两党能抛弃成见一致抗日!”

“我们把国民党揍得那么惨,他们会怎么想?会不会策应我方的行动?”李信皱起了眉头,有点担心地说道:“我感觉他们不会和我们一条心打鬼子!”

“傅长官一定会的!”刘云看到干部们大多有些忧郁,笑着安慰道:“傅长官此人疾恶如仇,虽然部下多有宵小之辈,但是其铁杆嫡系却有和我们一样的军纪,最主要的是傅长官是坚决的主战派、一个视线开阔的国民党将领!”

李远强不由得看了看刘云,好像这家伙什么事情都知道一样!难道有未卜先知之能?!停顿了片刻,对戴仙兵说道:“那份电报要加上我和支队长的名字。”

“绥南的各个县、区地方部队准备得怎么样了?”没等戴仙兵抬头,刘云又叮嘱道:“鬼子的报复迫在眉睫,等主力部队转移后,后方就靠他们了!”

“绥南三个县大队、其他区小队以及各游击队的士气都还挺高的!”戴仙兵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就是叫嚷抛射弹、机枪等支援火力太少!希望主力部队能支援一点军火。”

“主力部队的火力不能削弱!”刘云玩弄着手中的茶杯盖子,嘴角忍不住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若说全国的八路军士气,最高的只怕只有老子这一块了地方了。

别的地方包括那些主要根据地都是每人每天七两粮食!鬼子在历史上曾经评价八路军“仅就战斗力而言,八路不过是一支土匪武装”。老子的部队都是让战士们吃个饱,士气不高那简直就每天理了,不知道鬼子在文献中会怎么说老子的队伍!

“不管有没有武器也要打仗!”李远强摇着头说道:“无论是地方部队还是主力部队、无论补给状态,部队都不能太娇气了。有火力要打仗、没有火力也要打仗!”说完向刘云看过来,“这家伙”平常非常注意减少部队的伤亡,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也有不少弊端。

“我估计鬼子的报复就快来了,所以作战目标必须及早完成!不然过了这个村子可就没有那个店了!”刘云站起来倒背着手走到地图边,指着地图说道:“我们没有必要将眼睛死死地盯在鬼子的重兵线上,可以旁敲侧击,在别处狠狠地敲一家伙也能吸引鬼子主力!”

“若是鬼子发动大范围的报复怎么办?”戴仙兵沉思了片刻,建议道:“我们的心思还是应该放在傅长官身上,只要他们捅一下,保证鬼子受不了!”

戴仙兵说得非常有道理,在历史上,驻扎在归绥(呼和浩特)、包头的骑兵集团与伪蒙军主力时刻提防着第八战区傅作yi部的进攻,动弹不得。

刘云将目光落在卓县县城的位置上,“如果我们不拿出一点成绩来,就只会招人轻视!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实力,绥西国军才会真心实意地跟我们合作!”说完将手掌放到了地图的县城上。

打县城?!戴仙兵一愣,随即摇头表示反对,“鬼子放在城内的守军,就至少有一个大队!城外各地分散驻扎的日军,最少还有两千余人,算上周围各种编制的反动军队,数量还要翻番,冒险进击太鲁莽了!即使是引蛇出洞,我主力部队也难免会受到周围据点日伪军的包抄、反击。”

“让马常青的骑兵团向南捅一下!”刘云笑了笑,不打入县城,老子哪来的政治身望?!

#

“报告!”一个鬼子尉官进入指挥部,打开文件夹念道:“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八路军突然停止了破坏我‘治安区’的活动,甚至连公路也没有再实施破坏(鬼子的公路修筑得比地面最少高出五尺以上,公路两旁挖八尺到一丈的深沟,沟底宽六尺,沟面一丈六,把根据地划成不能相互联系的孤立小块,让八路军游击队不能迅速转移,便于他们逐次分区搜剿)。”

井口和佐佐木互相对视一眼,满脸都是疑惑,这不符合八路军的一贯作风!

“命令各地情报人员加紧侦探八路军的情报!”佐佐木对尉官命令道,又眯着眼睛对井口说道:“八路军的举动出人意外,他们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就是已经放弃了和‘皇军’交战的决心;其二就是正在准备酝酿一次更大的偷袭做战!”

“哼!”井口忍不住捏紧了手中的指挥刀,对那个鬼子尉官杀气腾腾地命令道:“立刻命令各部加强戒备,如果有怠战者一律送上军事法庭!”

从屡次作战来看,刘云所部作战强悍、来去如风,非常善于虎口拔牙!佐佐木将目光放到地图上,如果八路军真的在蓄势一击,那么他们将会把攻击点落在什么地方呢?

“叮叮叮……”电话铃声响了,井口狐疑的接过电话后,话筒那边传来了急迫的求救声还夹杂着一阵零星的枪炮声,“大佐阁下,我方被八路军骑兵重围……”

佐佐木沉着的放下电话,抬头冷笑着说道:“这是刘云耍的花招,可惜‘治安区’附近的公路炮楼被八路军破坏极多,不然八路军的调动哪有那么轻易?!”说完又将目光落在地图上。

“叮叮叮……”电话又响了,井口撇下佐佐木一个人看地图,拿起电话后脸色渐渐变了,良久才沉重的放下电话,低沉的说道:“‘皇军’一个小分队二十余人葬身在八路军骑兵的刀下。”

“向司令部请求骑兵集团的援助!”佐佐木知道井口的军人生涯很危险,沉默了片刻又安慰起来,“这次八路军的骑兵好不容易才从老巢出来,井口君,说不定这是一个机会!”

“但愿如此吧!”井口还是有些担心,自己的辖区内一再出现的“治安”事件,屡屡造成了严重的伤亡,张家口的司令部已经对自己深深不满了。

晚上。

“叮叮叮……”半个小时后电话又响了,井口面色沉重的放下电话,扑到地图前指着某处说道:“八路军的骑兵已经冲击到这里来了!”

佐佐木虽然面色没有一星半点的波动,但是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佐佐木君!八路军骑兵冲击得太快了!”井口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我准备带队两翼包抄彻底消灭这股冒进的八路军!”

佐佐木有些犹豫,半天才说道:“可是绥南区的八路军还没有动静,我怕……”

“报告!”一个鬼子尉官急匆匆的跑进来,面色凝重地说道:“绥南区的八路军出动了。”

“当真?!”佐佐木飞快的转身,死死地盯着鬼子尉官。

“我们在农村的情报人员发现了偷偷摸摸开出去的八路军。”鬼子尉官对佐佐木严厉的目光有些不适应,低头说道:“因为八路军作了很多保密工作,所以具体多少人我方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是大部队。”

“立刻调集部队准备出城作战!”井口有些兴奋,又对佐佐木轻声笑道:“城中的一切事宜就拜托佐佐木君多多关照了!”

“可是……”佐佐木依然有些疑虑,绥南的八路军虽然出动了,但是他们一样可以半途折返,更何况刘云所部行动迅速、诡秘,掉头反扑并不是不可能!一旦城中空虚,而井口的大军被牢牢地吸引住,县城就会“失陷”,所造成的政治影响将是巨大的!

“哪怕是战死也要无所畏惧的迎战!”井口急于洗脱身上战败的污渍,根本就听不进佐佐木的劝告。

怕就怕战败后破腹自尽!佐佐木看着恶狠狠逼视着自己的井口,良久才有些无奈的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请井口君一切小心,在下会在城中等候井口君的大捷。”

城门缓缓的开了,大队日伪军排着整齐的队列开了出去。周围围观的老百姓不断地摇头、交头接耳,据说八路军的骑兵已经杀到了县城外不足五十里的地方,在八路军骑兵的身后、两侧几乎都是“皇军”、“蒙古军”,现在日本的井口大佐又带着人去迎面堵截,看来这八路军是很难逃脱了。

城外的茶馆后面有一间密不透风的小柴房,一丝丝电波就从这里传了出去。不过片刻功夫,发电报的老板就干完了活,收拾好了家当飞快地溜了,茶馆里只留下几个口渴难耐而不断叫嚷的赶路客人。

这一丝丝电波很快就被鬼子给嗅了出来,鬼子的特种电子侦察队侦探到了可疑电波。当大批宪兵携带狼狗驱车来到茶馆时,除了几个不相干的客人以外,整个茶馆已经人去楼空了。

佐佐木随即接到了特种电子侦察队的消息。“巴嘎!”佐佐木忍不住咬紧了牙关一声低骂,情报泄露得太快了!“皇军”在八路军的面前就像没有穿衣服的女人一样!

佐佐木发完脾气之后没多久,县城外围据点的鬼子纷纷火速开进城内协助守城。

井口将城内的“皇军”大都带走了,留守的伪军不堪一击!佐佐木无奈之下只好作了弃车保帅的打算,通过放弃城外据点又拼凑出一个大队的“皇军”。

太阳斜照之际,大队荷枪实弹的日伪军纷纷开上城头,炮火、机枪也摆上了城头,几个城门在“吱呀”声中缓缓关上了。

#

鬼子据点的上空,有一只乌鸦“呀呀”地叫着,盘旋一阵后落在炮楼上。

刘云用望远镜看到碉堡上的鬼子哨兵纹丝不动,而那只乌鸦就在一旁旁若无人的蹦蹦跳跳。怪事!难道是这年头打仗打多了,连鸟都不怕人了?!

“支队长,根据村里干部的情报,大队日伪军已经开出去了!”戴仙兵弯着腰悄悄跑过来,指着鬼子据点轻声说道:“据点里很可能已经没有人了!”

刘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难怪乌鸦不怕人!指着那座炮楼冷笑着说道:“立刻派几个人给地方上捎口信,让地方民兵、游击队拔掉这些守备空虚据点。”鬼子虽然开走了,但是这炮楼里面还有大量的军火是带不走的!眼下需要立刻找人扛武器、搬物资。

“好!”戴仙兵原本就不赞成打县城,闻讯转身就走,准备分兵和地方部队一道夺取这些据点。

“慢着!”刘云又一把拉住了戴仙兵,指了指炮楼,正色说道:“鬼子绝对不会将据点完整无缺地交到我们手里,要注意脚下的地雷和那些假人,鬼子还有可能留下化学武器。”

戴仙兵一愣之后正要说话,刘云早已拿起一杆步枪“叭”的开了一枪。炮楼上白光一闪,鬼子哨兵“轰”的一声当场炸成碎片,细小的碎屑和硝烟急剧腾起。

炮楼射击孔里立刻传来了“嗒嗒嗒”的机枪声,首先是一挺稀稀拉拉的盲目开火,老半天后才是第二挺机枪跟着开火。

“他妈的!原来是一个假人!我这就交待下去。”戴仙兵忍不住一跺脚。

八路军迅速绕过了鬼子修筑在城外的要点、碉堡,太阳落山之前悄无声息地接近了县城。

“支队长!”叶齐指着县城所在的南门低声说道:“鬼子已经有了防备,大炮、机枪都拉上了城头。”

“我建议立刻取消这次骚扰作战!”戴仙兵立刻凑上来劝说刘云。

“不行!”刘云摇头断然拒绝,“如果我们把这一仗打好了,鬼子就会被吸引过来,对我们随后的破坏交通线工作无不裨益。”

戴仙兵有些无奈,只好对身后问道:“那辆‘撞车’拼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工兵连的一个干部连声回答,又对后面一挥手,一辆装满烈性炸药的“撞车(滑车)”被几个队员吃力地推了出来。

滑车浑身包着厚重的轨道钢,除非被大口径炮弹直接命中,否则不会引爆车内的炸药。

城头上,日伪军也发现了情况不对劲,因为四周实在是太安静了,平常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有落单的老百姓要求进城。

“去给佐佐木大佐阁下打个电话!”城头上的鬼子中队长迷着眼睛看着黑暗中,对身边的部下命令道:“城外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不踏实……”

“咕噜咕噜……”一阵奇怪的声音传来,日伪军们借着雪亮的探照灯灯光看到了一个“大家伙”正向城门撞来。

这个“大家伙”直直地越滑越快,鬼子中队长忍不住俯下身体向下看去,的确有一条平坦的路让这辆滑车滑行,路的尽头居然就是城外被查封的茶馆。有些精明的本地日伪军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初这条路就是茶馆的人给修出来的……

鬼子中队长拔出指挥刀一声嚎叫,城头上的日伪军立刻对准滑车猛烈开火,在激烈的枪炮声中,“轰”的一声巨响,古城墙瞬间被炸崩了一道十余米宽的大口子,铁皮城门被炸出了上百米远,爆炸点附近腾起了满天的灰尘,三百米的范围内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戴仙兵掏了掏“嗡嗡”声一片的耳朵,城头上的枪声也随着这一声爆炸彻底安静下来了。

“给县城北门的同志送消息,让他们马上撤退,再给开拔到武川的民兵发电报,让他们立刻回来。”刘云对戴仙兵传达命令后,跳起来猛地一挥胳膊,“同志们跟我冲啊!”

戴仙兵很想将刘云拖回来,因为一路上分兵配合地方部队拔据点,使得此次参加作战的兵力不过两个连,加上其它附属作战单位,刚好三百挂零。

日伪军挨了炸之后反应迟钝,很多人即使是没被炸死也已经被震晕过去了,面对“夺城”的八路军,城头上的日伪军稀稀拉拉地开火还击。

县城的北方突然有强光闪动,“轰!”又是一声震天巨响传来,县城的北门也挨了炸。为了让鬼子摸不清八路军的进攻方向,刘云用上了四野的战术。

听到剧烈的爆炸声后,预先混入城内的李向阳等人早就按捺不住了,十几个人立刻护着在城内拼装起来的一门抛射弹架和四枚抛射炸弹冲上街头。

此时满大街都是执行戒严的伪警察巡逻队,见到李向阳等人肆无忌惮的冲上街,一大票巡逻队立刻大吼大叫地端着老式步抢、拿着警棒上前制止。

“老子就是李向阳!不怕死的就上来!”李向阳一声大吼,抬起驳壳枪“啪啪”就是两枪,冲在最前面两个巡逻队员的头盖骨当场被掀掉,脑浆和鲜血洒得到处都是。

巡逻队如同深夜见到鬼一样,从两头围堵上来的几十号人“呼啦”一声集体掉头就跑。

越靠近城墙就越混乱,来回运日伪军伤兵的老百姓担架络绎不绝,很多日伪军被巨大的声波震得耳朵流血哀号不已,鬼子的增援部队推开拥挤的人群拼命向城墙上爬……

特科队员跟着拥挤的人流来到了城墙边,透过满天的灰尘居然能隐约看到城外。特科在众目睽睽之下快速布置发射阵地,林黑羽指着城墙巨大的豁口大声命令道:“预备!放!”

“轰、轰、轰……”城内传来了连续沉重的四次爆炸,威力巨大的抛射弹引爆了堆放在城头掩体内的炮弹,使得整个城头上发生了连锁爆炸,在城头上拦截八路军的日伪军冷不防再次吃了大亏,城头上一个中队的日伪军和鬼子的炮兵小队几乎被李向阳等人报销了大半。不仅如此,鬼子在城头的防御顷刻间完全崩溃了。

刘云原本来就没有打算打消耗战,攻入县城之际并没有向内扩大战果,从一片废墟中接应到了李向阳等人后,悄悄地率领所部撤走了。整个战斗过程仅仅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

#

傅作yi的官邸。“司令!”一个参谋递上两张电文,轻声说道:“一封是八路军总部给您送来的,还有一封却是大青山支队给您送来的!”

绥远八路军到底还是成气候了!傅作yi看完电报后沉默了片刻,看了看在座的几个心腹爱将,严肃地问道:“八路军总部要求我们配合他们的大破袭战役;绥南的地方八路军还在电报上说他们拔掉了县城外围十个据点,还曾经一度攻入县城,斩获极多,仅子弹一项就有二十万余发!”

一度攻入县城?!国民党军官们大多面带惊讶。

虽然国民党军官对共产党并不怎么感冒,但对于联合抗日大都还是没有什么异议。

“既然诸位都没有什么异议。”傅作yi站了起来,郑重的说道:“我决定克服一切困难给予八路军最大支援!”

“司令!”角落里一个人慢悠悠地站了起来。

傅作yi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个中统特务又要说风凉话了。

“司令!”那人看到傅作yi的脸色不怎么好,立刻点头哈腰的说道:“国共携手抗日是应该的,但是借机接济八路却绝对不行!”

房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同情、接济八路军是很严重的“军纪”问题。虽然有部分国军军官在民族大义下也私下里接济过八路军或者是配合作战,但规模都不大。蒋的特务组织很严密,中统、军统无孔不入,严密地监视着部队,尤其是杂牌军。

国民党一旦发现国军中有和八路军、新四军有来往的,首先是严厉警告、不行就调离其军官拉走部队进行“整修”、直至最后停止军饷和粮食、装备供应。如果这三招都不能奏效就撤退其两翼部队,将它完全暴露给日军(借刀杀人)!如果以上办法依旧不能解决问题,就直接自己用武力解决!所以,一般国军高级将领都不敢公开和共产党合作。

因为傅作yi以前有过和延安高层密切合作的“劣迹”,并且还给了绥远地方八路军“保安第一旅”的编制,所以驻扎在绥远的主任、专员们,对傅作yi的军事动向非常关心。

傅作yi看了看角落里的那人,淡淡地说道:“我的作战计划每次都电传给了总裁!这都是有案可查的!”

角落那人讪笑一声,“傅司令一心为国,我等岂能不明白?!”

“既然八路军已经先行一步了!”傅作yi看了看在座的一干军官,“我们无论如何何不能落在八路军的后面,各部要抛弃成见,枪口一致对外抗日!明白吗?!”

“是!”各部将校一齐轰然回答。

随后,绥远国军布置了庞大的作战计划。

2

第一百九十六章 携手抗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