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9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95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3/4/16 18:59:04

95

正阳门前群众吼声震天的时候,有3个人逆向挤过石桥来到皇帝身边,吴祥禀报:黄道周、周凤翔、马世奇求见。见不见?

这时候条件比较简陋了,三人被禁卫军仪仗隔在30米外,跟皇上相互都看得见,见不见都是一种政治意味。不过此时的皇帝不大了解下面众臣的情况,黄道周还有印象,思想略显僵化固执又死掘耿直的老头子,敢在朝会上跟皇帝顶嘴激辩,后来抗清死节的。周凤翔和马世奇就没印象了。不摸情况就见人是当领导的大忌。于是崇祯皇帝低声请教谢祭酒。

谢祭酒自称属于铁杆皇汉一族,对明末展示出崇高气节人物的记忆深入灵魂,虽被有所删除,但有些东西是删不掉的。

黄道周是著名的爱国者、抗清的民族英雄、儒学大家,字幼玄,福建人。天启年间进士(哪一年的忘了),受其先师、著名的对清抗战将领袁可立影响很大。因为钱龙锡辩冤,这位钱锡龙可是一力保荐袁崇焕的,所以被连降三级使用。崇祯五年黄道周因病请求归休时又上疏要皇上“退小人,任贤士”并举荐一批人入朝,获“滥举逞臆”之罪削籍为民。 崇祯九年朝廷召复黄道周出山任詹事府少詹事,兼充经筵日讲官,曾经一度和您缓和了关系。十一年那次把您彻底得罪了,他直言指斥大臣杨嗣昌等私下妄自议和,这个对您来说是犯了路线错误,在御前会议他老先生当着皇上您的面把杨嗣昌好一通数落,二人犯颜谏争差点没打起来,黄道周丝毫不退让的出格表现把周围群臣都吓坏了。杨嗣昌说不过黄道周,渐渐居于下风,您那时候不能直接表态赞同杨嗣昌的主张,就斥责黄道周:“一生学问只办得一张佞口!”黄道周高声争辩:“忠佞二字,臣不敢不辩。臣在君父之前独独敢言为佞,岂在君父之前谗诌面谀者为忠乎?”厉声质问皇上您:“忠佞不分,则邪正混淆,何以治?”,这场有名的辩论之后黄被连贬六级,调任江西。十四年的时候西贼复叛杨嗣昌败亡,使得皇上您想起黄道周当初骂杨嗣昌时撂下的那句话——贼不可抚,一时受抚终则必叛,既然黄道周预见对了,您就下旨让他复官,黄道周见河南已被闯贼攻占,关外大明土地皆被东虏占领,认为都是当初您没有采纳他的主战意见之误,对国家前途丧失信心,告病辞官回福建老家了。

崇祯皇帝道:“这类路线之争也还是策略之争嘛。此人在大关节上表现怎么样?”

谢祭酒低声奏道:“此人人品高洁,大节无亏。我不大赞成他和东林党的一些政策主张,但在人格和立场上对他万分敬佩。历史上清兵南下时黄道周自己筹粮组织民军抵抗清兵的掳掠烧杀,民军人有数千,马却只有十几匹,黄道周本人又不懂军事,加之后援缺乏,出仙霞关作战攻击清军不久兵败被俘,被送至南京监狱,满清派洪承畴劝降,黄道周写下了一副深为后人景仰的对联‘史笔流芳,虽未成功终可法;洪恩浩荡,不能报国反成仇’将史可法与洪承畴对比。洪承畴又羞又愧,上疏请求免黄道周死刑,清廷不准。黄道周从容就义,行至东华门刑场上,对南方隆武帝方向再拜,咬破手指给家人写下遗书‘纲常万古,节义千秋;天地知我,家人无忧’。临刑前大呼:‘天下岂有畏死黄道周哉?’最后头已断而身‘兀立不仆’”。

崇祯听到这里已肯定此人可用。如果干部出于公心为了把事业办好而与领导发生“怎么办才对”的方法之争,而且有一定的能力,那么领导不可因此人顶撞自己而罢其不用,倒是那类为了谋私而事事顺着自己甚至阿谀奉承的干部,不可大用,要尽量识别出来。对于黄道周类型的干部来说,问题在于怎么使用。大用,是用其忠而非用其才。

如果仅就用才而论,黄道周是理学名家,通天文、理、数诸书,又是一位大书法家,画、诗、隶草均有相当成就。这样的人长才在于做学问,带兵打仗就非其所长,政治、经济的治国策略可以多讨论,听听他们东林党知识群体的意见,从中汲取他们受到中国沿海地区特别是东南沿海先进生产力发展的影响而产生的一些合理政治、经济主张。对东林党这样的知识群体,既不可因其政治势力而一概使用,也不可因其时常提出的不同意见而一律罢斥不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是治学方法,也是使用人才的方法。不知道当初崇祯皇帝在罢斥之后又让黄道周回来担任经筵日讲,是不是有听取多方理论的目的。我们的领导也时常让中央党校的一些教员来讲讲理论和知识,我们是指导思想明确的政党,都有这个需要,崇祯那时候指导思想并不明确,兼听各派政治经济理论,从中汲取有益的东西,恐怕也是必要的举措,东林党是国内主要的知识群体和思想流派,请其中人品高尚的人物隔三差五地讲一讲,应该是崇祯那时候的用意吧。

现在既然自己处于崇祯的领导岗位了,对黄道周这样的人要大用,主要不是用其才,而是用其忠。用人是用其长,这是普遍原则,黄道周这样的人最大的长处就是对国家对民族的忠诚,用其长就是用其忠。 心里有了大致的想法,崇祯皇帝要谢祭酒再简要讲讲周凤翔、马世奇二人的情况。

周凤翔应该是浙江人,也是崇祯某年的进士(皇上请您注意,进士是皇帝亲授的,这时候的知识分子是谁授的进士就对谁更为忠心更为粉丝,崇祯年间授的进士中产生了一大批抗清死节的忠臣,是您的死忠,您可以掌握着互粉一下,用用这个时候还哭着喊着跑过来的人。)担任过翰林院编修,好像还当过东宫讲官,给太子讲课的人应该是得到您的信任的。后来,好像此人是追随您的殉国者之一,是死忠无疑.

马世奇,我清楚记得是追随您的首位殉节官员,好像是江苏无锡人,也是崇祯某年的进士,当过翰林院编修、左庶子,为官廉洁好义。他的两位如夫人当时也随他自尽了,您可要好好表彰一下,对得起他们。

崇祯皇帝听到这里,低声说:可以了。然后扬声命令放他们进来。

不等3人跪地行礼,崇祯皇帝大步迎了上去双手扶起扑奔而来的三位忠臣,说:“你们还肯来,很好。”出手指着扶老携幼推车扛包从面前涌过的百姓说:“民为天。故天子之义,在于为人民服务。臣子之义在于忠君,归根结底仍在于为人民服务。今朕与尔等就在此共尽君臣之义!”

微笑着又对黄道周说:“朕与先生的忠佞之辩尚未结束,今以此续之,可乎?”

黄道周已是说不出话来,白胡子抖抖地颤动。

接下来想对周凤翔、马世奇温言慰勉一番,出乎意外,周凤翔镇定沉稳地低声答道:“老大,我是陆战一师的老陶啊!马世奇是师政治部解主任。”

好啦,总算进来几位政工干部,李中岳松了口气。

随即颁旨:任命黄道周为正二品加太子太保衔右都御使,掌管并监督粮食的分配使用,周凤翔为加中宪大夫衔正4品太常,马世奇为正五品光禄寺少卿,协助黄道周、经办粮米分配,并在朝阳门、皇城城间行走协调。

这个任命是谢祭酒建议的。都御使是监察院负责人,相当于纪委领导,必须公正廉明铁面无私,黄道周敢跟皇上辩论什么是忠什么是佞,差一点以头撞朝柱而死谏,此人当都御使正是恰当人选。老大刚才说要黄道周督办粮食分配,这个工作正是目前阶段最重要也最难驾驭的工作,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难民百姓都按统一标准按日子领粮领粥,就这一事就不是庸官做得了的,要换个贪官来做非做烂了不可。以前读史时,记得崇祯皇帝说过一看见黄道周那张老脸就生气,现在多好,让这张皇帝看了都生气的老脸对着勋贵官员们板着,效果必定不错。太常,掌建邦之天地、神祇、人鬼之礼,吉凶宾军嘉礼以及玉帛钟鼓等威文物的官员,汉朝时位列九卿之首,地位十分崇高,又兼管文化教育、统辖博士和太学,皇上显然要把陶政委留在身边,太常管的事可虚可实,地位又高,留在皇上身边没问题,很可能老大要让他把宣传部长之类的烫手差事揽起来(以刚才老大讲的什么是宣传,这活儿可真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就让这位政委当太常好了。光禄寺少卿是主管光禄寺的副职,平时掌管祭祀、朝会、宴乡酒醴膳羞之事,修其储备而谨其出纳,祭祀时的五齐、三酒、牲牢、郁鬯及尊彝、笾豆、簠簋、鼎俎、铏登等等都要光禄寺备齐,现在管粮食和赈济应该也对口,黄道周不懂什么是供给制,.一定要有人把其中的政策掌握提点给他并经办具体事务,而以黄道周的名声及人品,让他“督办”而不是“经办”更为合适。而且,黄道周这个位置与现在朝阳门的太子班子需要相互配合,让马世奇一个“进来人”在李明睿、黄道周两位“原来人”之间协调是必要的。

.崇祯皇帝又对黄道周、马世奇二人交待了任务要点:

第一, 粮食配给要分三等,定量依次酌减,守城一线官兵是第一等,一日三餐,直接发给热熟食和一定的肉食,要保证吃饱,非作战的官员、公职人员、工役人员等参加工作的人是第二等,每日两餐,其他未参加工作的百姓为第三等,每日两餐以直接领粥为主。要建立食堂,直接向附近军民供应熟食。(崇祯皇帝说朕及后妃、皇子公主均按第二等,宫中膳司改为政府第一食堂,朝阳门为太子班子设政府第二食堂),内城九门各设军食堂,其它食堂在皇城各门和适当街区设立,食堂作为供给制的执行机构,由黄道周和李明睿商定各食堂负责人,马世奇负责检查考核;

第二, 实行必需品票证制度,各食堂按户按人按期发放饭票和生活必需品票,家有余粮愿意自己起火做饭的可以把饭票存起来以后用,肉类、水果等设立改善饭票按激励原则拟定制度发放,同时实行双轨制,除粮商的粮食由政府统一收购后纳入供给系统以外,其它酒楼饭馆各种商铺照常营业,但政府要派人在各酒楼饭馆食品店铺值守抽附加税;

(听到这里,张缙彦迅速想明白了几件事:北京城里饿不死人、守城官兵吃得最好,你要有钱依旧可以下饭馆,不过饭馆里的东西将价格飞涨,朝廷用这类办法收敛钱财的话,到一只烤鸭也要10两银子的时候,恐怕今后数年的军粮银子就一举攒齐了,官员特别是品秩高的大臣恐怕都不敢去酒楼了,皇上叫吴孟明持三尺白绫去周国丈家之后,势必迫使我辈从上到下一通狂捐,重臣们应该已捐得点滴不剩才对,所以在道理上戴乌纱的是不可以下饭馆了,唉,让黄道周这老头子管督察院兼管食物供给,这京官的日子恐怕还不如百姓过得自在,,)

第三, 要让难民有房子住。朕带个头,皇城内的房子拿出(看谢祭酒,谢比了个八字),嗯,拿出八千间来,其他各位勋贵臣属,也都把各自府邸大门打开,拿出房子来让难民进去住,立着的房子躺着的地,要想查明很容易,如有空置房屋拒不安排难民入住的,房主论罪房屋没收。黄道周的粮食供给指挥部就设在皇城内,里面还要辟出一大片房屋,以太医院加上民间医者的力量组织起大规模的救护所,不仅医治伤员,在各门封锁、疫病死者不能运出城外的情况下,要组织好焚化、消毒和防疫诸项工作。

这三条的细则制订和实施都要突出当兵激励政策,当兵优先,出工役次之,按照一家有2男多男出兵出役、有1男出兵出役、无人出兵出役、有可出兵役之丁而故意隐匿不出者4类情况从奖到惩依次制订政策,要掌握到第一种情况的家庭粮可以自存或者照顾亲友、并且有屋住,第二种情况要保障足够的供给、是难民的要有屋住,不出兵役的家庭只有基本维持的供给,其中故意不出的要有惩戒措施。

崇祯皇帝对这件大事还要多交待几句,无奈吴祥报告“李国祯来了”,只得拦住黄道周张口欲问的一堆问题,只让他若有疑难可问马世奇,就请他二人干活儿去了。

襄城伯李国祯跌跌撞撞冲了进来,话说不出已是哭倒在地。张缙彦一见如获至宝,见皇上首肯示意,立即上去把李国祯扶了来问话。

李国祯是襄城伯李濬的八世孙,和州人,很有口才,去年被任命总督京城三大营,但今年三月李自成兵临城下,李国祯率三大营出城迎敌却是一战而溃,李国祯本人即不知下落。据东厂番子中午报告,彰义门城破后,进入外城的闯军攻向内城宣武门、正阳门,明军在巷战中且战且退,其中退向宣武门的一路抵抗比较坚决,已知是李邦华和神机营统领总兵张朝等人在组织抵抗,退向正阳门的明军战斗松散缺乏组织,谁人指挥的不明确,从各方面情报来判断,退向正阳门的是神枢营和勇卫营各一部,但勇卫营总兵李斛现在总督京城防务的李邦华麾下出现在内城西直门,神枢营总兵王坤则未在其它地方见到,退向正阳门的巷战明军有可能是王坤带领,也可能是李国祯带领。此时一见李国祯现身,立即扶住询问起外城战况。

谢祭酒依稀记得李国祯此人与张缙彦等投降派不同,还是有些忠义志气的,只是志大才疏没有干好工作而已,也就是说,此人是水平问题,不是立场问题。好像后来李自成劝降时,此人提出必须给崇祯皇帝收尸装殓礼葬、不能破坏明陵和善待太子及永王、定王三个条件,李自成痛快答应了,只是在实质问题上没放过他——要钱助饷,李国祯拿出的银子不够多,闯军认为他还有潜力,于是上刑逼索,一直到夹棍夹断了李国祯的小腿,无奈李国祯是真没有了,在牢房里自缢而死。那么,现在此人现身,说明他没有降贼,知道皇帝所在就跑过来了,作为京城主要的防务官员之一,此人能来这里必定带来很多有价值的情况,真是太好了。

李国祯确实没打算降贼。在皇帝面前夸下海口获得皇上委以重任,李国祯其实也明白自己的能力不足并没有把握,只是看到崇祯皇帝问了多遍谁愿带兵却敌时,朝廷重臣一个个唯唯诺诺都朝后躲,没一个人敢出来担当一下,把面容憔悴的崇祯气得脸色惨白,那时候身为勋贵子弟世受国恩很想为国分忧,热血上涌脑袋一热就挺身而出,获得任命后以外行指挥打仗,加之三大营受疫情折磨和枪械低劣等因素影响,一战而溃。李国祯退入城内之后已掌握不住部队,外城正阳门南方的巷战实际上失去指挥,直到居大鹏带民军一战击溃闯军先头部队,李国祯才带着几十名残兵从小巷和民居里退回来。

听了李国祯讲的情况,众人都明白城防出现了两个大漏洞,如不赶紧堵住,宣武门、阜成门、西直门被贼攻破只在旦夕之间。众人一时无语,吴祥一脸惨白,张缙彦面色灰败,谢祭酒转脸看皇上,太常周凤翔和锦衣卫千户居大鹏对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地奏道:“臣愿去。请陛下放心!”

3

9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