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不屈的雄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不屈的雄狮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9/5/11 20:30:07

老的回国后,推荐江南造船所总工叶在馥担任中国海军常驻地中海船厂代表,蒋敬则受陈绍宽委任,担任这座当时号称“地中海江南所”的海军制造补给基地的总联络官。任命很快下达,只是淞沪会战紧张,叶在馥一时不能走马上任,只得遥控中方在地中海船厂的工程小组,指示先去地中海旧船市场、拆船市场广泛搜罗废旧舰只,为二次工程改造准备舰体。老的对叶在馥交待说,废旧舰体改造工程要靠意大利的配合,从搜罗废旧船只到改造工程的具体技术环节和工程进度,都要意方支持。长远考虑,这家意大利船厂有可能发展为中国在欧洲的一个舰船基地,关系处理得好,可以源源不绝为中国提供改造舰船。而且,欧陆军火以铁路运到这里装船,再由改造舰船保护运来中国,可以形成一条抗战期间的海上补给链。

经蒋总联络官协调,意大利海军同意中方派出海军人员在船厂作短期培训,每期学员不要超过2000人,同时,可以用学员身份派出200名武装人员持有轻型枪械,参加船厂的警卫队。

叶在馥抵达地中海基地,带着7分振奋、2分不甘、一分屈辱的心情,忘我地投入工作。

离开上海的时候,淞沪会战已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先是海军所有舰只几乎打光,海军弹药不继。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堪称天才的新任海军资产总管杨廷林,竟然想出注入泡塑起复法,针对长江口和杭州湾一带水浅,打沉的军舰往往甲板还在水面以上的特点,迅速浮起船只又形成所谓泡塑不沉能力。再发明铰接舰,双体、三体舰更难打沉,且往上面装炮不受单船体重心限制,迅速造就了一大批起复舰艇。

另一位天才人物兵工署劳迪顾问,提出线式炸药水下切割法,从伤沉舰只中割下舰炮速度极快,线式炸药一缠、一爆,舰炮即整体脱离舰体,工程船的水上浮吊吊起放到甲板上,取下一条伤沉舰只舰炮的作业时间只用几个小时、大半天,拆炮能力实际受到悬臂浮吊起重量的限制,8吋以下的可以直接吊。叶某也不无贡献,提出两条工程船构成门式浮吊的技术方案,把拆卸舰炮的能力提高到10吋以上,甚至用带前支承的倒地F式双船浮吊,吊起过356毫米舰炮炮管大件。随之而来的还有使用日本伤沉舰只里日式弹药的好处,与拆卸舰炮口径严格相配,可谓“原汤化原食”。

柳暗花明的恢复期持续了一个多月。先是小日本觉察之后大力争抢伤沉舰只,再偷学此法,从日本本土派出海军工程兵,也搞起了伤沉舰只起复。进入9月份,为了抢一条沉舰,双方反复争夺。两条日军重巡曾反复易手。为了争夺伊势号战列舰,打过三次夺舰战斗,伤亡最大的一次,陆战师一个团一夜间损失5个连,登舰部队几乎拼光了。钱塘江的雁翎师算是最善于夺舰的部队,劫夺钱塘江上日军舰船也越来越不容易,杭州反登陆战打到高潮时,在一次钱塘江劫夺日军运输船的战斗中,有“夺舰第一高手”之称的杨金生团长,指挥专门夺舰的蛟龙大队,拾掇下一船日军弹药物资,一仗下来损失了1个半蛟龙中队和2个步兵连。

面对日益恶化的局面,杨廷林领导的内部挖潜运动也是奇计百出。先是把长江的外军舰艇巧取豪夺几乎搜罗一空,只要是长江里的铁船、上面有炮的,不管哪个国家什么情况,通过种种手段的运作,最后都搜罗到中国海军旗下。接下来就是商船、货轮装上拆卸舰炮改造成双体军舰,无论新旧,长江里的民船除了留出往上游撤退物资的货轮外,中国的、外国的商船一律以高高低低的代价征用。征光了以后,又使用预定江阴沉船的老旧船只,再用光了拖船、码头趸船,起复了江底沉船,以敌机轰炸为由以不高的赔偿拿下了江南所船台上的所有接单在建船只,日军侵略的恐慌蔓延,各外资船厂把大大小小的在建船只也或主动或被动地卖给了中国海军。

淞沪会战打下去,激烈作战的消耗、日军炸炮管、抢沉舰行动以及制打扫战场权易手,起复日舰也逐次打光,所剩无几。叶在馥主持的最后两条起复舰是陈桥州的天龙号巡洋舰和安宅号炮舰。天龙号是遭海圻炮击沉没的,长江水浅,沉舰的甲板室等还在水面之上,使得起复施工变得容易。

铁皮船搜罗一空后,杨廷林和叶在馥的目光转向木壳船。一条木船加上一台江南所能够制造的小型蒸汽机、一门自制的82火箭炮或者一门机关炮甚至一挺大口径机枪,就构成了一艘河级或者川级炮艇。

弹药消耗巨大。弥补的方法,有自造、截获日军弹药和外援三个方面。1937年夏,苏式武器弹药刚占到不足10%,使用中苏公路运输补给。国军使用弹药中的子弹和手榴弹都能自制,炮弹中,日式炮弹还能有一些截取日军运输船的补给,而占中国军队在役火炮大部分的其它口径炮弹,一方面加紧从欧洲订货,一方面依靠国内紧急研制、生产。

国内能够生产炸药、引信,只是炮弹壳供应不足。杨廷林主持用江南所的冲压机冲压薄钢板,形成50榴弹弹体冲压生产线,产量很高,一度满足了淞沪地区作战需要。随后上海所有的存储钢材用光,进口路线遭封锁,薄钢板再也寻觅不到,江南所的炼钢炉被日机炸毁,上海地区一钢难求。杨廷林又主持以铁代钢,在叶在馥的帮助下整出一条铸铁弹体生产线。上海市政府发动民众捐献铁件,大批居民把自家的铁窗、铁门、围墙铁栅栏以至窗户钩、铁锅、铁桌椅、公司的铁质牌匾、广告牌等等都捐献出来,到最后,市政府把地沟盖、路灯杆都拆倒回炉,大上海濒临一铁难求。

劳迪和杨廷林两人研究一番,居然又发明了“以瓷代铁”,做出铅锡重金属的金属陶瓷弹体,弹片硬度堪比钢铁,只是比重轻,弹片存速能力—杀伤半径不如铁壳体的。上海高昌庙厂的金属陶瓷弹体生产线遭日机炸毁,叶在馥按事先准备,用运入法租界的设备设施又组成一条弹药生产线。上海市政府按中共上海三人团刘尧的建议,发动群众——国民政府习惯说法叫做动员民众,把50口径弹体除砂清整的工作分包给十几万个家庭,白天晚上,上海的里弄间一片锤鏨叮当、锉刀声响,兵工厂的喷砂设备则集中起来用于3吋以上弹体清整。9月下旬,日军攻击法国驻越基地,日法开战,日军出动大批飞机轰炸早已测好目标的法租界内各个军火车间,上海地区弹药武器生产能力走向枯竭。

到叶在馥动身前往地中海船厂赴任之时,劳迪在长江中游当涂搞的新四军桃花源军工生产基地又开始接力运行,简陋生产条件下整出来的弹药和装备,源源不绝地供应淞沪战场。

粤汉铁路上,叶在馥坐在躲避日机轰炸而走走停停的车厢里,满耳仍是一片隆隆炮声,无法停息。东方的雄狮醒了。日本侵略者的飞机大炮,在巨狮身上打出一个又一个创口,坚持抗战的上海军民、天津军民,犹如不屈的雄狮,舔着自己身上一处又一处创口,只要血未流干,就要与侵略者继续拼搏下去。

一定要给东方雄狮立即输血。叶在馥从胸腔深处,低低地、长长地吼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愤怒和痛苦。

3

不屈的雄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