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班达亚齐海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班达亚齐海战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9/5/19 23:13:01

果不其然,亨德里克号一出港,足柄即掉头远去。巴克少将咬牙切齿一番后,只得回港。返航途中接到报告,岸边发现未爆炸的610毫米氧气鱼雷。巴克暗自庆幸,足柄引诱我舰出航,以610毫米远程鱼雷对准必经航道打了一次齐射,幸未命中。

接到法军东援舰队位置的电报,初步商讨了荷法两方的配合,准备一天之后,巴克海军少将把重创的特罗姆普号巡洋舰留在南安达曼岛布莱尔港修船厂,率荷兰增援舰队全队出发。

舰队驶近大尼科巴岛与苏门答腊西端班达亚齐之间水域,前导侦查的水上机报告发现日军水上机12架,不久失去联系。巴克估计到2架水上机都被击落了,但是前方敌情不明,舰队不能没有侦查的眼睛。于是,再派出一架水上机,保持在舰队前方30千米。

班达亚齐位于苏门答腊岛西北头,滨亚齐河口南岸,马六甲海峡北口西岸,地理位置重要。历史上曾是穆斯林朝圣者乘船前往麦加的中转站,被称为“通往麦加的门户”。 班达亚齐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曾是郑和下西洋所到之处,当地博物馆完好保存了郑和赠送的钟。

舰队与亚齐王国港口海事电台联系,未得到任何回复。

难道亚齐港已被日军控制?巴克调整航向避开亚齐港,从韦岛西南更远的距离绕行。

水上机又失去联系。巴克从海图上估计,恶狼足柄应在舰队东北方向35千米以远。

要把亨德里克号摆在东北方外围警戒吗?这条船是德国船厂建造的,双联280毫米主炮在射程上优于足柄的8吋炮,口径威力也不用说,只是,仅此一条。当日军筑摩编队出现时,应在锡默卢岛开来的方向,也就是本舰队东南方向。如果亨德里克摆在东北外围,舰队腹心的运兵船队有遭遇突袭的可能。美国轻巡洋舰马布尔黑德号好像在跟踪这支重巡编队,上一次发报筑摩通过锡默卢岛西侧海域,从发报时间上计算,3-5个小时后,东南方向可能发现日舰。

原显三郎少将的筑摩号重巡洋舰装有双联8吋炮、5吋炮各2座,还有12管610毫米鱼雷甲板发射器。情报资料显示,日军新型610毫米氧气鱼雷34节射程高达38-41千米,为了运兵船队的安全,不能让筑摩接近到30千米距离。筑摩的缺点是汽轮机故障导致航速一直上不去,只有16节上下。其编队内的巡洋舰特隆普号号航速较高,但那是俘获荷兰的,据中国人的重庆号巡洋舰发来的资料,筑摩曾打捞起利根的数百名日本水手,应该已用来掌握了特隆普舰。不过,特隆普上面没有远程鱼雷。

斟酌再三,巴克还是把旗舰亨德里克摆在舰队前方左侧,让三条驱逐舰范盖伦号、威特.德.威斯号、班克特号前出到东北20千米处,搜索警戒足柄。其余巡洋舰、驱逐舰围护中间的运兵船队,装甲舰格尔德兰号保持在舰队右前方,与亨德里克遥相呼应。最后一架水上机放出去,搜索警戒东南方筑摩编队将出现的方向。

受限于武装商船以及格尔德兰号的航速,舰队以14节全神戒备地开进。

0920时,最后一架水上机失去联系。

0934时,5架日军水上机飞近在高空盘旋,另外5架从中间低空突入,遭到亨德里克和格尔德兰号防空炮火从两翼的射击。

0943时,高空的日机趁格尔德兰号防空火力向左舷射击之机,压下机头呈一线队列攻击格尔德兰号右舷前部,投中这条装甲舰2枚25公斤级炸弹。

0946时,日机一架负伤,全队离去。

1015时,突降的暴雨使能见度降低,周围一片水雾茫茫,依赖桅顶观测兵光学望远镜的观测更为困难。记录作战日志的参谋抬起头来,发现巴克少将正在指挥舱内皱着眉头走来走去。

1105时,绕过韦岛,回复到预定航线。左右礁石区之间,航道宽度约1100米.巴克少将命令2条多韦奥科斯级布雷/扫雷舰开到舰队前方扫雷。后面,各驱逐舰以一字纵队行进,间隔500码。

1135时,格尔德兰号装甲舰被鱼雷击中——

爆炸将该舰瞬间抬出水面1米有余。一枚潜艇发射的533毫米鱼雷,将格尔德兰号的整个舰首扯下,露出一号炮塔弹药库前舱壁。装甲舰在一条靠帮驱逐舰电缆输送电力的帮助下,全力排水,控制火势。

两条驱逐舰发疯一般冲向水道西南侧礁区的一条甬道,杰拉尔德.卡伦伯格号径直撞上潜艇,几乎以船底擦过潜艇的指挥塔,以至自身进水,受命留下来看护格尔德兰号。

日军潜艇求功心切,置身于狭窄且水深不足的甬道——那是渔船采集珍贵贝类、海参常走的水道,在500米的距离对准目标舷侧全长发射鱼雷一击必成,可惜三条雷只有2雷命中,还有一条不响,自身随即被荷兰驱逐舰以碾压的方式撞烂,塔部大量进水,逃出二十几个水兵被荷兰海军救捞上来,一名少尉裹着军毯还报复似地咬牙切齿地说:“只要一出水道,你们就会沉没!”

杰拉尔德.卡伦伯格号的水手还是给予日军被俘人员以人道主义待遇,并把这个少尉的话迅速报告旗舰。

巴克相信日军没有在水道内布雷。命令亨德里克号超越驱逐舰队,把位置提到2条扫雷舰后面,2门280毫米主炮炮弹入膛,推入发射药包,

就像证明日本少尉的话,还没等舰队走出水道,筑摩号装甲舰的第一阵齐射,就重创了前方航向航速稳定的扫雷舰,另一条多韦奥科斯级扫雷舰发现,只要再开进3千米,自己的100毫米炮就够上那条黑灰色的筑摩号了。

亨德里克的280毫米巨炮终于有机会发泄怒火,距离18千米,一轮又一轮的如山水柱在筑摩周围腾起,

筑摩向偏南方向斜向开进,在拉近距离的同时,发挥出舰尾舰首2座双联装主炮的火力,4门8吋炮的总射速是亨德里克两门280炮的5-6倍,虽然单位时间弹药投掷量和威力还是不如。

巴克命令全队——此时够得上射程的旗舰和两条巡洋舰——炮口转向东-南-东真130度方向,集火射击筑摩。发完命令,突然感到一阵奇怪的震动,还没有意识到本舰已经中弹。不久,他感受背后突然传来一阵热气,才发觉后面的舱室发生了火灾。

一发8吋燃烧弹擦过舰桥顶坪防空炮炮盾,穿过信号旗储藏室和整个上层建筑爆发,从顶坪麻绳网到1号烟囱底部都烧起大火,对空指挥仪被毁,舯部满是耐火砖残骸。

原显三郎看到荷舰的280主炮已经打出交叉,即命令本舰转向西西北真280度,破坏了亨德里克已经形成的瞄准,同时,也把首发击中后取得的效力射机会放弃了。

日舰的好运气到此为止了。亨德里克在又一次远、近跨射后,取得了首次命中。280毫米穿甲弹径直贯入舯部锅炉舱爆炸,筑摩不争气的航速顿时减半。

原显三郎命令俘获荷舰特隆普号趋前射击,掩护旗舰,特隆普号的日军临时舰长池田少佐报告说,荷兰水手发生骚乱,正在努力控制局势。

9月12日夜晚,特隆普号巡洋舰跟随杜尔曼少将的旗舰突围,看到德鲁伊特号中弹起火。舰长估量到马六甲海峡方向很可能走不通了,即命令转舵开往巽他海峡,黑夜中看到苏马特拉号被击沉,闪闪火光照亮了旁边的装甲舰苏腊巴亚号和范.赫姆斯柯克号,特隆普号接到杜尔曼的命令,掩护这两条与亨德里克号同级的大舰开往茂物港。

9月13日凌晨时分,微亮的东方投射出特隆普号和身后的装甲舰苏腊巴亚号的身影,随即遭到天城、新爱宕两条战列舰的炮击,苏腊巴亚号被命中一弹,航速降低到13节左右,在特隆普号拖后掩护下,挣扎逃往东南方茂物港。苏腊巴亚号和范.赫姆斯柯克号虽与亨德里克同级,却因航速较低,一直作为海防舰使用,保护荷兰最重要的海外资产、排名世界前三的东印度油田。为了掩护两条大舰脱险,特隆普号不得不拖在最后抵挡日舰,尾炮连续击中日军一条驱逐舰,使其拖着浓烟退出战场。随后遭到16吋巨型炮弹的左右近失,舷侧装甲带破裂进水,为避免被击沉的命运,舰长命令挂出白旗。

谁知道,日本人根本不遵守日内瓦公约。登舰的三百多名日本水手绝大多数来自被击沉的利根号,他们粗暴地把600多名荷兰水手关押在黑暗的底舱,发给馊臭的食物。特隆普号舰长带领几名军官向日军抗议,提到了1864年8月22日瑞士、法国、比利时、荷兰、葡萄牙等12国在日内瓦签订的《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公约》,引用公约规定,指出被俘军人不论国籍应受到人道主义的接待和照顾。日本军官则粗暴回答说,日本不受日内瓦公约的限制,并动手殴打荷兰军官,当着荷兰水手的面,把为了保护全舰水手性命而投降的他们的舰长打成重伤。两天后,舰长的尸体被日本人像扔麻袋一样扔到海里。

荷兰水手在仇恨中静默着,直到日舰与本国舰队炮战的隆隆声响起。

筑摩号上,观测兵惊恐地看到,特隆普号C主炮调转炮口,转向本舰方向,急忙向舰桥报告,随后,观测兵的望远镜中,C炮塔的转向停止了,甲板上有人员跑动追逐,相互开火,

观测兵刚要报告,就发现特隆普号的C炮塔又转动起来,直到对准了筑摩。

不到千米的距离,特隆普号的2发6吋炮弹首轮命中,筑摩的尾炮哑火了。

像是一列火车从空中开下来,一颗粗大水柱在筑摩左舷腾起,另一发280毫米炮弹掀翻了右舷一座5吋副炮,引发弹药起火爆炸,

副炮弹药库爆炸引发的大火渐渐失去控制,原显三郎发现有线电话已失灵,只能用通话管发出命令:所有炮火集中轰击近在咫尺的特隆普号。筑摩调转方向,以剩下的8节航速,全力向韦岛方向开去,被追击的280毫米炮再命中一弹。

巴克命令2条驱逐舰和先头的扫雷舰向停下来的特隆普号靠帮。荷兰水兵呐喊着跳帮,加入夺回巡洋舰的战斗。

1350时,被委任为特隆普号舰长的宾福海军中校以无线电话向巴克报告,已控制了全舰。原希姆斯特克号巡洋舰的300多名水手各就其熟悉的岗位,击毙日军水手200余人,剩余日俘遭到特隆普号原舰水手的殴打,已设法制止。

随后到来的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向东北方向警戒的三条驱逐舰,被足柄一路追击,最后进入水道,威特.德.威斯号已遭击沉,班克特号在水道内开折线避炮,触礁进水,航速下降到15节,范盖伦号则以30节的高速逃出水道。

水道中部,留下来看护格尔德兰号的驱逐舰杰拉尔德.卡伦伯格号和艾萨克.斯威尔斯号,在搭救人员的静止状态被足柄的8吋炮弹击沉。格尔德兰号连续中弹,以最后一座6吋主炮反击,挣扎开到浅水边缘搁浅。

就在这时,足柄号的炮击戛然而止。法国东援舰队的战列舰洛林号以5座双联装340毫米主炮打出舷侧齐射,巨炮怒吼声中,足柄号重巡尾部中弹,巨型穿甲弹把舵机和后主炮一起炸烂,还想折线避炮的足柄一下子失去控制,“恶狼”在迅速进水之中,原地绕起了圈子。

2

班达亚齐海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