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混乱的夜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混乱的夜晚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9/5/26 15:50:32

战争临近之时,东印度荷兰海军司令官赫尔弗里中将的预案是,一旦日军进攻,荷兰舰队将不会和优势的日本舰队正面相撞,而是选择在日军登陆后,以南中国海上的大范围机动作战,切断日军漫长的海上补给线。还说,一旦那样的事情发生,相信英澳舰队和美军都会保持“善意中立”。

具体的作战行动由卡雷尔杜尔曼 少将负责统一指挥。

行动当晚,杜尔曼少将采用的战术是:由巡洋舰做前锋,惊扰日舰,使其先开火,等日舰暴露自身位置,便由驱逐舰队进行鱼雷攻击。

海上一片漆黑,星月无色,当杜尔曼舰队开足马力悄悄向卡里马塔海峡驶进时,却被日舰先行发现,立即数道明亮的探照灯光照射,炮弹雨点似地向荷舰射来,“爪哇”号巡洋舰先被击中,先导驱逐舰被两艘日本驱逐舰凶猛攻击,全舰燃起大火停滞于海面,火光照亮了荷军舰队,荷舰发射的鱼雷击中一艘日本运输舰,燃起的大火又照亮了日军主力舰——(新)爱宕号战列舰。6艘荷兰鱼雷快艇立即发起一个冲锋,途中一条条被日本巡洋舰、驱逐舰的中小口径炮火击中,最后只有一条冲到千米距离发射鱼雷,击中了一艘艨艟巨舰,等到目标燃起大火,艇长才失望地发现,那不是战列舰,而是另一艘大型运输船。

杜尔曼指挥旗舰鲁特号和另外三条巡洋舰驶向前去,6吋炮发射的一道道暗淡光流掠过海面,多发击中爱宕,但爱宕的几发5吋半副炮也打中鲁特号的舰桥和指挥塔,此时双方相互发射鱼雷,荷舰鱼雷击中一艘日舰的舵机,日军驱逐舰队发射的二十几枚鱼雷飞窜而来,迫使杜尔曼向左转舵,将舰身长度亮给爱宕,后者的主炮齐射打出一发近失,让鲁特号失速。荷兰驱逐舰喀登涅号冲上前去掩护旗舰,对准日军战列舰最后一次发射鱼雷,有一发击中爱宕舰首,随后喀登涅号被爱宕射来的16吋巨型炮弹撕碎。

中弹后的鲁特号并没有立即撤退,杜尔曼指挥这条荷兰的主力巡洋舰拖在后面,掩护爪哇、苏玛拉特和特隆普号三艘巡洋舰冲出去。

杜尔曼曾任东印度荷兰海军航空兵指挥官,是一个具有制空权头脑的人,在日本南洋舰队南下时,根据不太清晰的情报,杜尔曼已判断出日军主要依靠的打击力量是舰载航空兵。可惜,荷兰没有航空母舰,陆基航空兵也相当薄弱,战机陈旧落后。因此,他认为正面对战毫无胜算,向赫尔弗里司令官建议把军舰分散突出去,到日本人的运输线上打游击战,以期截断日军漫长的补给线,才是荷兰海军最大胜算的打法。此时舰队全体面临危险,杜尔曼决心牺牲旗舰吸引日军火力,保护其它巡洋舰趁着黑暗分散突围。

日舰向着已经燃起汹汹大火且有着特异高大桅杆的鲁特号集火射击,杜尔曼本可以乘救生艇离舰,但他坚持不降下自己的海军少将旗,吸引了几乎全部日舰火力,直到爱宕的410毫米巨炮把巡洋舰撕成碎片,杜尔曼与鲁特号一起沉入大海,至死也未降下他的旗帜。

特隆普号巡洋舰和苏玛拉特号巡洋舰在以鱼雷击沉了日本运兵船“贺丸”之后,向南突入巽他海峡,卡皮茨中校指挥的爪哇号则运载着一支800人的荷兰海军军官、澳大利亚志愿水手和印尼本土士兵混编的海陆军部队,向西北穿过卡里马塔海峡,直奔新加坡,想到远东英军基地寻求庇护。开过巴达斯群岛-廖内群岛水域,迎头遭遇了三艘日本特设巡洋舰。

爪哇号满排8千吨,31节,装有10门150mm炮,吋半高射炮4×2和8挺点5高射机枪,装置了Hazemeyer型火控仪,具有反潜能力,搭载了2架福克C-11W型水上机。装甲为主装甲带75mm,甲板25mm和50mm两层,指挥塔125mm,炮塔100mm。

迎面遭遇的三艘日本特设巡洋舰是征用民船改造的无装甲的爱国丸级,准备在协助运载登陆物资后,巡航南中国海,担任破坏英法中荷交通线任务的袭击舰,也可以看成是伪装巡洋舰。其排水量约1万吨,柴油机2万马力,航速报国丸21节、爱国丸20.9节、护国丸20.6节。武备:主炮均为8座单装5吋半L50炮,防空火力报国丸2座单装3吋L40高炮,爱国丸2座双联装1吋机炮,护国丸2座单装120毫米L45高炮加2座三联装1吋机炮。三舰均装有鱼雷发射管双联装533毫米2座,侦查水上机2架。

双方几乎同时发现对方,在5000米的距离混乱开火,爪哇号装有火控仪且炮术经过长期训练,三艘特设巡洋舰则刚下水不久,水手热情高涨,但战术动作生疏,炮打得不准,对轰没多久,遭到爪哇号集火射击的爱国丸即被打出舷侧多个大破洞,进水翻沉。卡皮茨中校告诫枪炮官不得恋战,击沉爱国丸后立即停止射击,迅速隐匿到黑暗中,以30节的高速跑掉了。

接近新加坡,遇到给中国运送炮弹的德国商船Bitterfeld号(8千吨)和Wuppertal号(6800吨),两船船长到爪哇号上开会,说明这一批炮弹是中国紧急从欧洲订购的陆炮炮弹,淞沪会战急等,但马六甲海峡出口新加坡外海有日军强大舰队,已用“夜黑、误击”为由将德国商船Rheinland号(6620吨)击沉,因此建议说一起前往法军驻越南主要军港岘港暂避,在那里可能得到中、法两国军舰的接应。

爪哇号欣然从命,一起向越南海岸开进。

当时在南中国海东西两条商船航线中,东航线虽贴近菲律宾,有美国舰队出没,但美国尚未对日宣战,不会直接出动舰艇支援,只是善意中立的话,是吓唬不住日本人的。只有法国人跟小日本打起来了,驻越法军舰队有可能对南中国海西航线中、德船只提供保护。这样的判断下,船队沿西航道开进,在昆仑岛附近航线上遇到从香港开下来的美国货船海妖号,知会说在越南中部海域看不到法国军舰活动,却发现了一支日本舰队,里面有至少3万吨级的大型军舰。船队正犹豫是前行还是改道,却意外收到一则荷兰东印度海军密码的电文。

荷兰扫雷艇“亚伯拉罕?克里贾恩森”号就隐藏在附近一座荒岛上。这艘扫雷艇只有一门75毫米主炮和两门20毫米高平两用机关炮,看到与该舰一起逃出的荷兰巡洋舰被击沉,心知再遇到日舰必死无疑,在利用夜暗逃出战场后,又孤独地航行1昼夜,找到了一座荒岛。舰长和几十名水兵一起开了个会,然后大家一起到岛上砍树,把树枝和树干捆扎成“丛林模型”,尽可能遮盖住暴露在外的舰体。那些实在盖不住的地方,就用油漆喷涂成岩石或峭壁的样子。为了冲过日军的封锁线,他们选择在夜间慢速行进。在日出之前会在海岸附近靠拢下锚,以便于使用“临时小岛”的伪装。这一带海域荒凉小岛不计其数,就这样一次次瞒过了狡猾的日本人。其间曾有日军战舰与它擦肩而过,还有数架日军侦察机从头顶飞过,但都没发现这座“人工小岛”的秘密。

与亚伯拉罕?克里贾恩森号会合后,学习该艇的经验,爪哇号编队各舰船以同样的方式伪装在荒岛海岸,与小岛浑成一体。

爪哇号不敢过于频繁地使用电台,生怕被日舰检测到信号。首次开机通讯,向荷、法、中三方面报告了情况。荷兰海军诸舰联系不上,巴达维亚电台信号过弱,法军表示无法派舰接应,只有中国方面非常焦急,了解情况后,很快回电安排了接应计划。

日军志摩编队离开芝拉扎海域后,荷兰重型炮舰苏腊巴亚号派出2条扫雷艇为先导,利用黑夜,不断以扫雷具清扫锚雷,开出一条雷区通路,苏腊巴亚号趁机冲出,以280毫米舰炮重创了薄皮的天洋丸水雷敷设舰,转舵向东,也就是与进入巽他海峡的志摩编队航向相反,从爪哇岛南部海域一路向东,基本没有受到日舰截击,在爪哇岛东端穿过龙目海峡向北,在穿过望加锡海峡时遭到日本陆基飞机轰炸,中弹多枚,带伤进入苏拉威西海,一直开到菲律宾棉兰老岛,进入三宝颜港避难。

美国驻菲海军对苏腊巴亚号予以维修和人道主义的伤员医疗、物资补给作业。允许滞留几天后,按麦克阿瑟将军的授意,不愿意为了这块烫手山芋惹火上身,过早与日本人发生冲突,所以一接到中国重庆号巡洋舰“周满”编队的电文,立即把苏腊巴亚号礼送出境,按照三方约定,让苏腊巴亚号加入周满编队。

苏腊巴亚号航行两昼夜后,与周满编队会合,与越南岘港的距离还有200海里。

2

混乱的夜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