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岘港搏击 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岘港搏击 2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9/6/19 20:47:43

相良丸成为烈火熊熊的海上目标,马船三舰即转移炮口轰击水上机母舰讚歧丸。这时已是暮色深沉,日舰放出去的水上机急欲在天黑前回收,在三条巡洋舰的炮击下显得份外脆弱。水上机回收,要用吊机把飞机一架架从海面上吊起来,过程缓慢,而且水上机母舰在回收作业时最好静止不动,让水上机能够靠拢船舷。这些因素都给中方的炮击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南黑旗军的炮打得最准,头几分钟就炸翻了一座吊机、炸毁了靠拢舷侧的水上机,笨重的水上机趁着最后的光线,降落海面、滑行、在海面上转弯、慢慢靠拢水上机母舰,但是,南黑旗军号以3座双联装主炮瞄准了讚歧丸作业舷侧,靠上来一架炸烂一架,还腾出一座双联装主炮轰击讚歧丸水线下,在不到8千米的距离,很快命中两弹,造成薄皮的水上机母舰进水。马船和碰瓷则集中火力继续轰击相良丸,可谓是薄皮船打薄皮船,谁都挨不起炮,不过马船、碰瓷二舰一共有6管8吋、16管5吋炮,相良丸只有5管6吋炮,一开始又停止不动,隔着6、7千米距离跟20节游动的马、碰两舰对轰一阵子,相良丸连连中弹,醒悟到必须开起来躲远时,为时已晚,这条民船改装的“特设舰”水线下已被炸开多个大洞,奔腾冲入的进水拖累军舰开不起来,接着动力舱被淹熄火,相良丸只能死挨,直到被击沉。

相良丸机队只能寻找讚歧丸,很快发现讚歧丸也是一片地狱景象,几架水上机心知回不去了,悲愤地对准马船冲了过来,丢光了炸弹的水上机只能沿马船轴线飞“通场”以机炮机枪扫射,被马船击落、击伤,最后一架压低机头仍沿轴线从前向后俯冲下来,一头撞在马船舰首。

这架笨重的水上机如果撞在马船船尾,薄皮的伪装巡洋舰就一定交代了。可惜撞在了船头,而马船的船头是特别加固过的,这一下子迎头撞击还是把马船艏部撞烂,剩余燃油造成大火燃烧,靠着前部各舱泡塑自动喷发保住舰首没怎么进水,但是泡塑填塞了前弹药舱,让8吋前主炮没有炮弹可用。

编队后部两条水上机母舰遇袭,志摩清英立即命令津轻号水雷敷设舰带着3条驱逐舰返回支援,南面只留初濑继续击沉苏腊巴亚,2条驱逐舰不再前出攻击,而是担任护卫,与初濑一起,把长鲸号潜艇母舰护在半圆形防卫圈的中间。志摩清英的计算中,初濑击沉苏腊巴亚稳操胜算,津轻号赶过去以后,上面的3门10吋炮和8门6吋炮对付中法方的8吋、6吋炮一定能够挽回局势。长鲸号暂时比较脆弱,如果有失,所带的一群海大型潜艇得不到鱼雷补给,将在后续作战中失去攻击能力。

担心什么来什么。志摩编队挨了第二闷棍——新的攻击来自西面。暮色深沉中,荷兰巡洋舰爪哇号奉命从伪装岛屿出击,插入志摩编队侧后,在火控雷达指引下,以8管主炮打舷侧射击,第3轮炮火打出交叉,随即在8千米距离,一发150毫米穿甲弹命中长鲸号。

志摩清英急忙命令津轻号转左舵拦截西面敌舰,掩护长鲸号向旗舰靠拢。

日军这一调动正中下怀,周满编队指挥官马麟命令伪装巡洋舰“碰瓷”、普里茅盖特编队里的3条法国海岸炮舰和爪哇编队的扫雷艇“亚伯拉罕?克里贾恩森”号,一起掩护给中国运送炮弹的德国商船Bitterfeld号(8千载运吨)和Wuppertal号(6800载运吨),沿越南海岸线向北驶离战场,直奔广州;已经起火的马船也就是马指挥官的旗舰,如果跟随保护德国商船会暴露这支船队,因此决定马船留下来继续缠斗讚歧丸;爪哇号缠住日舰津轻号,南黑旗军则伺机攻击长鲸号,设法吸引初濑转移火力,让荷舰苏腊巴亚号脱险。

马船虽然受创,仍能压着讚歧丸打。这条日舰收不上来水上机,只能以舰载5管6吋炮对付马船的8吋炮和5吋炮,马船仍有航速,讚歧丸本来最高航速只有15节,靠运动比拼降低对方的命中率做不到,想跑出炮击圈也逃不掉,又时时要停下来吊水上机上舰,一旦停下来,马船的命中率就猛增,船也挨炮,飞机也挨炮,讚歧丸受不了,又把船开起来,放小舢板下去,给水上机续装炸弹,无奈这样给水上轰炸机装弹的方法太慢,也只能靠人力搬运25公斤级炸弹,好不容易一架水上机带着十几枚小炸弹在海面上咆哮着起飞,借着黑暗下来的天色隐蔽自身,循着马船上的火光找到目标,俯冲,准备投弹,却被马船上的串联弹管阵一个点射打了下来。原来,马船上面是装了雷达的,虽然性能很一般,但是看水上机这种又大又笨的飞行物还是毫无问题。这次尝试之后,讚歧丸放弃了小舢板装填炸弹的方法,使用可移动甲板吊在背对敌舰的舷侧吊起水上机,尽管军舰不敢停船、开着5节的低速,水上机也保持同速慢慢地往船舷靠,但是行进中吊起飞机不是简单作业,天色又已全黑,舷侧灯光多已打坏,作业进行得磕磕绊绊,好不容易吊起来一架,轰的一团火球,一发5吋炮弹把飞机连吊车全炸翻了。原来马船已从船尾方向接近到5千米,讚歧丸的右舷侧也暴露在马船的直射炮口之下。

南黑旗军对战长鲸号则占据明显优势。以50倍径155毫米双联炮塔4座8管打日舰的区区两座双联装5吋半炮,火力占足优势,天黑下来,双方都靠雷达瞄准,但是南黑旗军的法制雷达性能比日舰的21号电探性能优越,长鲸号虽有18节的航速,但是对手却有30节的高速,南黑旗军以30节靠近长鲸号到8、9千米,高速游动中不断打出舷侧齐射,先保证己方很难被击中,再追求命中率——规律是长鲸号在折线中向津轻号靠拢,方向确定,折线也呆板、有规律,几轮齐射下来,长鲸号先中弹了。再轰几轮,长鲸号又中一弹,这次把尾部双联主炮炮塔连根掀翻,日舰火力进一步减弱,而且前主炮无法向侧后方射击,南黑旗军一看日舰没有炮可打,立即逼近到5千米距离,几乎每轮齐射都有命中弹,这下子长鲸号吃不消了。两条日军驱逐舰冲过来夹击南黑旗军,吸引了巡洋舰的全部主副炮火力,让长鲸号暂时逃过一劫,拖着满身醒目的火焰奔向津轻号,不过,也等于把自己送入爪哇号的炮口之下。

爪哇号与津轻号对决,就比较吃亏了。双方都有8门6吋炮,但是津轻号还有3门10吋主炮,火力上占压倒优势,双方都有装甲,津轻号作为冲岛级老舰,装甲还更厚实一些。局面上,津轻挨得起几发6吋炮弹,荷兰巡洋舰恐怕一发10吋弹都挨不起。爪哇号于是扬长避短,舍弃命中率,开起了高航速折线。津轻号的短板就是航速——只有13节,爪哇几乎可以飘忽不定地围着津轻号打转。而且,天色越为黑暗,老舰津轻没有雷达,全靠观测兵的眼神,爪哇可是装有雷达的,身上没挨炮,没有起火,津轻的瞄准十分困难。对轰了半个钟头,津轻只蒙上一发近失,让荷舰轻微进水,爪哇却命中日舰数发6吋弹,成功地让津轻号起火了。

这时候前来避难的长鲸号把南黑旗军也引过来了,双方二对二,两条日舰通讯顺畅配合娴熟,南黑旗军是法舰,爪哇是荷舰,本来就相互通讯困难,又不能使用明码,全靠着登上二舰的中国军官带着密码掌握了电讯室,可以无线电通讯,直捷快速的灯光通讯还是密码接不上口,两舰谈不上配合,各自依仗航速高速游动,先是一起轰了津轻一阵子,然后爪哇号打一声招呼就扑奔苏腊巴亚方向,两舰相互没有隶属关系,临时的编队指挥关系也没有建立,爪哇号援救荷兰友舰心切,南黑旗军号也奈何不得。

跟初濑对战的苏腊巴亚号装甲舰,已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

2

岘港搏击 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