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勃生登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勃生登陆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9/9/21 12:32:54

中央飞机制造厂Central Aircraft Manufacturing Company ,于抗战前夕的1935年在杭州笕桥建成投产的,是军委会航空局与美国道格拉斯公司合资创立的中国第一家现代化的飞机制造厂.该厂设备全部从美国运来,使用全套美式企管制度,招收了大量有一定文化基础的中国技工。发动机自美国运来,其它零部件在中国厂内制造并组装,美国霍克3型双翼战斗机就是中央飞机制造厂的最初产品,在“八.一三”淞沪抗战的爆发前,已生产了一百余架各型军机。历史上,该厂在淞沪会战时内迁武汉,“武汉会战”前又西迁昆明。为了更加方便接受进口发动机以及安全原因,该厂最后决定迁至中缅边境上的垒允。所有员工及家属3000人先经陆路到昆明,沉重的设备则由英国轮船公司水运至香港,再准备运至越南海防港上岸,经滇越铁路运回昆明。法越当局与日本人达成妥协协议后,悍然封闭滇越铁路,允许日军武装人员“巡查”封闭的状况。中央飞机厂设备只好运到缅甸仰光,准备再换内河船经水路辗转运到瑞丽江与南畹河交汇处的云南垒允新厂址,该厂址位于中缅边界,离滇缅公路很近,水陆运输两便,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地理位置相当隐秘,整厂藏在一片凤尾竹林中,空中侦查也不易发现。现在,日军空降袭击笕桥后,这个过程提前一年多发生。只是,仰光近海已遭山本舰队封锁,日军攻击仰光在即,该厂设备运输船队只得驶到仰光西面150公里的勃生港。

勃生港是河港,在伊洛瓦底江出海口勃生河左岸,南距出海口约120公里。港市是历史悠久的大米贸易中心,有机械制造、造船、金属加工、碾米、制陶、锯木等工业企业。万吨轮船可以自出海口进出勃生河,勃生市有铁路支线伸向东北,在礼勃坦市与仰光-卑谬铁路接轨。港区沿勃生河长约8公里,水深5.2米-7.1米,河中有系船浮筒,浮码头最大可靠泊5000吨级的轮船,浮码头型式使一般入港货物卸货均由驳船过驳。

中央飞机厂运输船队进入伊洛瓦底江海口,沿勃生河上溯至勃生港,顿住不走。本来的计划,可以沿伊洛瓦底江水路一路上行,经礼勃坦-卑谬-缅拉-仁安羌-曼德勒,到上游的伊尼瓦转入瑞丽江,再沿瑞丽江上行到南畹河口,就到了垒允厂址家门口了。运输船队基本由一两千吨到几百吨的货船组成,可以直接上行到垒允。有一条3千吨大船可能过不去,需要把重装备分装到小轮船上,勃生港虽然缺乏起重机,但是中央飞机厂自身设备里就有大型吊机,在船上组立起来就可以吊设备,使用勃生港的浮码头设施是方便的。停顿勃生的另一个原因,是日军很可能快速攻下仰光、立即北上,到时候礼勃坦-卑谬可能走不通,要有部队掩护和接应。运输船队给昆明发电,要求派遣掩护部队,在勃生港等待期间,船队上下都笼罩在焦急、不安、盼望的情绪中。

中方在仰光战前就表明,应该放日本鬼子在仰光登陆,在截断其南海补给线后,从容不迫地吃掉登陆英缅的今村均的三个师团。因此,不应在仰光近海与山本硬碰,而要避实击虚,在缅甸西部港口靠岸。当然,中方的这一态度,准确地说应该是中共南方局的态度,由南方局代表在香港对港英方面清晰表达出来。国府方面的行动计划则并未全盘采纳,这当然反应了历史局限性。例如,岘港海战就是以英日不直接开战为前提的,如果英日翻脸开战,那么即便保住法越通道也终归无用,岘港登陆战-岘港海战也就不必打。

日军南洋舰队进攻荷属东印度一路势如破竹,对新加坡围而不打,一度让远东英军缓了一口气,以为日英开战并不是迫在眉睫的事。 英国人缓一口气,只是山本要达到的战略突然性的一部分效果而已。在山本看来,1937年的新加坡要塞,并不具有“辐射式”地威胁性。要塞炮远远够不到马六甲海峡东隘口航道。飞机也不过只有20几架,型号老旧。老式驱逐舰炮舰有一堆,真正具有威力的只有一条常驻新加坡的反击号战舰,山本以布雷舰+潜艇组成的封锁线看住了英军新加坡分舰队。

当时的侦查技术手段,还不能及时准确地侦知日本海军通过马六甲海峡的兵力,特别是在山本舰队夜间通过新加坡隘口的情况下。

沉寂了一段时间,当山本舰队从马六甲海峡西出口露出庞大狰狞的身影的时候,盟军各方看上去有些手忙脚乱。原来日本人的胃口这样大,他们本来应该先打香港、打越南、顺着马来半岛一路打下来,攻占新加坡。现在这些他们都不打,而是直取仰光。只要日本人拿下缅甸,英法的远东殖民地海陆通道即告断绝,从香港到越南到新加坡,都变成日本人的囊中之物。

反应在战役层级的作战指挥上,林遵曾经告诫法英舰队司令注意防空,应该避免使用仰光港,而选择缅甸“西边的一些港口”。但是林遵的提议遭到高傲的拒绝。法军舰队司令认为,东援舰队派出来了,日本人的战略突然性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原计划在马六甲海峡东面的西贡-岘港海面打,现在不过是在马六甲海峡西边的仰光打而已。战列舰对比,初期是法军的2条加荷兰的半条对日本人的一条,应该是2.5:1,后面英军舰队上来后,双方战列舰是三对三,而英法舰队在巡洋舰方面——可以算上中国舰队的几条巡洋舰——则占有很大优势,至于防空方面,情报表明日本人有一条航空母舰开到了马六甲海峡西面,但是英国人有陆基航空兵啊,漫长的英属印度-缅甸-马来海岸线,几十个机场,陆基航空兵对付一条航母,不是轻而易举吗?法军东援舰队司令的回复电于是提到:中国运输舰队也在法国战列舰巨炮的保护之下。

英军东援舰队司令的回复是绝不放弃仰光。这是既定作战任务,不然所为何来。直到躺到担架上,手下报告说,断后的军舰发现中国人的运输船队向北转到勃生方向了,萨默维尔仍旧回答:“中国人的军舰不是在护送厌战号去阿恰布吗?他们的商船就近卸货当然不打紧,不过是仗着德国人的船,小日本不敢炸而已。我们自己,必须离开日本舰载机的攻击半径才行!”

实兑以前是中国属土。例如按明朝宣德元年政区划分,整个缅甸是划分在云南诸承宣布政使司区划内的。实兑所在若开地区,于清朝的1784年被缅甸占领,清朝时1826年,英国占领若开邦,将若开邦的首府迁来实兑,改名为“阿恰布”,缅甸独立后又恢复了实兑原名。

对中国海陆两方面的实力,英方的估计也有偏差。英国情报机关知道德军给劳迪开出了高薪厚禄,给予很高的地位,认为劳迪此人面对德国给出的极具吸引力的名利,对比艰难贫困的中国,心中在思考挣扎。特别是军购组赴德演出“麻将事件”后,劳迪的立场在痛苦中急剧向德方倾斜,至少,劳迪也是中国内部亲德派的主角之一。其实,英国情报机构对老的的内心还是不掌握的。老的决定无偿奉献中国,德方的高薪厚禄都按“实物工资”化为给中国的装备,这些情况,英方也就既不理解,也不掌握。对于中美技术-军火方面的合作,英方掌握到劳迪没给特别关键的技术,中方对美国还是凭借给了不少钱,买到不少军火。当然,由于劳迪没给关键技术,英方认为中国采购到的美国装备,也并不怎么先进。

中国政府官方在英军购小组战前已活动很久,受限于局势不明显和缺钱两项因素,军火采购一直成效不彰。英军也没怎么重视。长江口纽卡斯尔号事件发生后,英国政府看到野心勃勃的日本人是“敢于动手”的,而日本人一旦动手,以英军在远东的实力,军方评估后认为,英国在中国长江流域的利益和英属印支的利益都将不保。因此,英国上层对结合、依靠中国的力量形成共识,紧急启动对华军售计划,知道中国没钱,许多装备几乎是半卖半送、顺水推舟、有个国际上说得过去理由就给了。

对于中国能够在马六甲海峡西边、安达曼海投入的军力,英方从一贯的情况分析,认为只能从广东海军分舰队里抽调。而广东海军有什么实力呢?

1931年6月3日,陈济棠与桂系借胡汉民事件联合反蒋之时,将其海军改编为“第一舰队”,隶属于反蒋派别的领导机构“西南政务委员会”。次年,陈济棠与海军司令陈策因“改制”发生矛盾,陈策占据海南与陈济棠对抗,双方甚至兵戎相见并导致海军的“飞鹰”舰被炸沉。陈策下野后,陈济棠将第一舰队改称第一集团军江防舰队,以张之英为司令,李庆文任副司令。1933年7月,“海圻”、“海琛”、“肇和”三大舰因为内部矛盾脱离东北海军,南下投奔广东,令广东海军实力增加到顶峰。但因陈济棠的不信任,“海圻”、“海琛”又北上南京,归属军政部管辖。陈济棠下台、亲中央的余汉谋入主广东,广东舰队接受了中央下达的“广东省江防舰队”的番号,但仍然不归南京政府的中央海军部管辖,而是自成一枝。

淞沪会战爆发前夕,广东一部分舰艇北上增援淞沪,广东舰队只剩下李锡熙司令官指挥的一些小吨位舰艇和十几条鱼雷艇。MAS型鱼雷艇排水量仅18吨,装备2枚450毫米鱼雷,2挺点5大口径机枪,最大航速43节,续航能力127海里,近海作战有威胁,远航到安达曼海是不可能的。炮舰方面,则有 “永福”(2330吨)、“海瑞”(1200吨)、“海虎”(680吨)、“江巩”(344吨)、“执信”(222吨)、“安北”(316吨)、“仲元”、“仲恺”(均60吨)、“飞鹏”(98吨)、“平西”(89吨)、“广安”(83吨)、“光华”(113吨)、“湖山”(130吨)、“淞江”(68吨)、“珠江”(62吨)、“金马”(100吨)、“智利”(104吨)、“江澄”(90吨)、“利琛”(80吨)、“江平”(90吨)、“绥江”(70吨)、“西兴”(61吨)、“安东”(65吨)、“海强”(200吨)等浅水炮舰,以及原属两广盐运署及广东缉**的“海武”、“广源”、“靖东”等炮舰,这些船也基本不具备远洋作战能力。空军方面,除驻广州天河机场的第29中队9架霍克III型战斗机(中队长何泾渭)较为先进外,其余军机均已老旧。

为防止日军进攻广州,广东舰队最初准备用堵塞封锁的办法,就是在珠江三角洲的“六门”——虎门、模门、蕉门、磨刀门、虎跳门、崖门以及泥湾门、潭州口等主要航道,用158艘废旧舰船加上鹿角、山石予以沉塞,并将旧存各式触发水雷敷设于虎门、崖门、狮子洋及汕头的马屿口等处,其间,曾将布防图交予港英当局以便协防,要求港英当局提供一些水雷。

美国奇尔沙治工程进行期间,远东英军判断这几艘美国老旧无畏舰即便改造成功、能够远渡重洋突破日军封锁,也只能滞留广东沿海,甚至只在珠江口充当浮动炮台,虽可大幅增强广东海军战力,令广东守军取消了珠江口六门沉船阻塞方案,但是,这几条老旧军舰开到安达曼海作战,可能性依然极低。

研读林遵提供的中国运输舰队资料后,英军认为只是几条巡洋舰的实力,除非,护航的德国军舰参战。

这样一来,各方掌握的情况都有些失真。实际上只有中共中央南方局掌握了全面情况,并通过各个渠道的直接间接影响力,主导了卑谬战役。

1

勃生登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