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海上遭遇 2(文字修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海上遭遇 2(文字修订)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9/10/26 21:24:22

盟军“锋利”潜艇战斗群在Bennington上校的指挥下,算定莫塔马湾战事一起,日军天城战斗群会派舰北上支援,于是在预期路线上设伏,果然截到了轻巡洋舰由良、仁淀编队。预定截击区域跟日舰航线相距十几千米,Bennington上校带着潜艇群浮航全速开进,距离6千米才下潜,这时日军察觉有异,3条驱逐舰已兜过来拦截,美国转给英军的Blueback号潜艇遭两条日舰夹击,眼见逃脱不开,干脆以潜望镜深度、零定深发射艇首全部鱼雷,随即被高速冲近的日舰抛射深弹炸沉。该艇的零定深鱼雷群果然被另一条日舰察觉,急忙转舵规避,把全舷侧亮给千米距离的一条荷兰潜艇,难以逃脱小扇面鱼雷齐射,当场给打沉了。趁着日军驱逐舰被拖住的当口,锋利战斗群5条潜艇水下走到位置,在潜望镜深度打出鱼雷齐射,调转返身,再打出艇尾鱼雷,当场击沉了由良号轻巡洋舰。仁淀舰首堪堪避过一枚鱼雷,左舷侧又挨了一枚哑雷,惊恐之中,不敢跟“狼群"缠斗,以30节高速匆匆逃往莫塔马湾。剩下两条驱逐舰追剿潜艇,无奈落入狼群包围,虽将意大利转给英国的Saint bon号和Tricheco号潜艇击沉,将一条荷兰潜艇的潜望镜撞断,还是在混乱的战斗中被潜艇在极近距离发射鱼雷击沉一艘,剩下一艘竟然不敢救援友舰落水人员,匆匆逃离战场。

日军虽掌握安达曼海的制空权,但大鹰号此时在战场西北方约300海里,派遣的“紫云”反潜机悲愤地扑到战场时,除了海面上的木板、油迹、载沉载浮的落水人员,其它的都没什么了。紫云机大范围地搜索,结果并不是一无所获。“锋利”战斗群的各潜艇几乎打光了鱼雷,多条潜艇受深弹攻击有所损伤,一条潜艇潜望镜折断,只宜浮航,必须靠拢西180海里外的潜艇支援舰吴竹号,补充鱼雷,修理损伤。吴竹号带有易损件潜望镜,那条荷兰潜艇更换新的潜望镜前,一直在浮航,被紫云反潜机发现了行踪。

跟踪荷兰潜艇的紫云机驾驶员是个有经验的老鸟。反复穿绕着跟了一段,即判断这条潜艇是因伤不便下潜。其航向所指,可能有一条潜艇支援舰。紫云机一面发出电文,一面按潜艇航向向西飞行,在日落前,发现了夕阳映照下的吴竹号。

日军增援的第56师团和第31师团正在运输途中。山本高度重视盟军潜艇群的威胁,认为具一定规模的潜艇群联合作战,远出到安达曼海,盟军并无较近的潜艇补给基地。日军大型扫海舰(布雷扫雷舰)射水丸等2艘,已和潜艇一起封锁了吉大港。现在远离吉大港的一群盟军潜艇在安达曼海东部作战,必定还有一艘潜艇支援舰予以支持,这些潜艇打光了鱼雷,一定会去潜艇支援舰那里补充。如能借此机会干掉盟军的支援舰,则其潜艇群对运兵船队的威胁将大大消辑。能够就近攻击的只有香取级的鹿岛号巡洋舰,该舰上次被阿号重巡轰击负伤,正在赴新拿下的仰光港船厂的途中。山本下令鹿岛前去攻击敌潜艇支援舰,想想不放心,又命令大鹰号航母派出一部航空兵协同攻击。

正是这后一道命令,让三门湾号轻巡所受空中攻击的压力大为减轻,得以脱身开入莫塔马湾。

大鹰号的舰载机群是一个小时以后飞到的,鹿岛号离得近,仅40分钟即开入舰炮射程,先开炮的是吴竹号。

在日军的情报记录中,开到安达曼海的潜艇支援舰应是吴竹号,这是一条排水量8500吨的日本军用运输船,被俘获时,上面有几门机关炮。这一点武装在巡洋舰面前不值一提。鹿岛的舰长很想俘获这条船,鹿岛不仅装有4管5吋半炮和4管5吋炮,航速也高达28节,吴竹是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作为潜艇支援船,上面一般应该载有充足的柴油、鱼雷和潜艇配件,这些物资对日本海军也很有用。鹿岛于是接近到8千米,向吴竹航行的前方打了几炮,昏暗的天色中打出信号打光,要吴竹停船。

隐忍多时,让何友洛舰长逮到了机会。一声令下,吴竹号上2座双管8吋舰炮立即揭去帆布伪装,发出巨大的轰鸣。第一群4发炮弹即有一发近失,随后8吋重弹断断续续命中鹿岛,到日舰发现情况不妙想转舵逃跑时,已有些晚了。

吴竹号在香港装设了奇尔沙治工程拆卸的8吋旧炮,为通过马六甲海峡,一开始曾想到过伪装。原来就是日船,只需要把新装舰炮用木板和帆布遮盖起来,看起来是甲板室的样子。船名也用喷漆模板喷成另一条吨位和外观都很相似的日本轮船的名字。但是临近新加坡海域时,遭遇日本封锁新加坡的布雷舰,打灯光要求停船接受检查。停船检查鬼子们是要上船的。何友洛舰长略一思索,决定放弃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计划,改道巽他海峡,绕行苏门答腊南部海域,多走了一周时间。吴竹的这一“逃逸”,让日军根据布雷舰拍摄的照片和随后水上机搜索捕捉到的航空照片判断,这就是被中国人俘获的日船吴竹号,上面没什么武装,只有几门防空机关炮。

这一成功伪装现在带来的战果就是,鹿岛号已接近到6千多米的距离,要转向逃出吴竹上面奇尔沙治工程安装的旧式8吋舰炮的20公里有效射程,依靠仅仅3节的速度差,需要2个多小时。在鹿岛挨了多发8吋穿甲弹后,进水已拖累其航速下降到25节以下,也就是跑得比新增装了柴油机的吴竹号还要慢。

鹿岛在8吋重弹的猛烈轰击下变成一堆燃烧的废铁,暮色苍茫之中,带着满身烈焰徐徐下沉。

正是这道明亮的火焰,让大鹰号飞来的舰载机编队迅速找到了目标。立时,二十多架鱼雷机呼啸着从两舷扑攻过来,十多架轰炸机照例沿轴线方向俯冲投弹,3架紫云反潜机趁大机群吸引了吴竹的全部防空炮火,迅疾冲过来以深弹直瞄投射攻击靠拢吴竹的那条潜望镜损坏的浮航潜艇,登时把紧急下潜不及的荷兰潜艇炸沉。

吴竹号只是民船改装舰,薄皮船壳哪里禁得起鱼雷、航弹的攻击,登时被炸沉。只因有夜幕掩护,何友洛带着一众水手,乘多条小艇撤离,黑暗中日机未能再扫射小船,大部水手得以保存。吴竹号的沉没使“锋利”潜艇战斗群在得不到鱼雷补充的情况下,几乎失去作战能力。但是大鹰号派出舰载机轰炸吴竹,却使得其攻击盟军护航战斗群的航空力量不足了。而日军天城战斗群被曾日成编队拖住,只有陆奥编队处在位置上,但是又被堵在仰光河内。

曾日成指挥的快速战斗群,任务是打击缅甸日军的海上补给线。针对日军只有一条战列舰天城号在马六甲海峡西出口,曾日成把战斗群分为两个编队,各由一条重巡率领。天城号战列舰是日军战列舰里最快的,能开上28节,盯上哪条重巡,哪条重巡就要跑路,快速战斗群各舰航速都在30节以上,见机得当想跑还是能跑掉的,同时,另一个重巡编队即可放手攻击日军运输船队,而所有给运输船队护航的日军轻巡、炮舰,又是见到重巡也要掉头逃跑的情形,即便军舰能跑掉,剩下的一般十几节航速的货轮就都是待宰的羔羊了。一时间,天城号在马六甲海峡西出口四处奔忙,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日船仍不断遭受损失。山本作出调整,把运输船集中在一起,形成大型船队,由天城号护航,这就让曾日成一时间无处下嘴了。莫塔马湾战事打响时,天城编队正护送第31师团前往仰光,于是曾日成改变策略,让两个重巡编队像恶狼一样跟踪在日军船队左右,阿号重巡扑上去打一下,吸引天城追击,贝里克重巡编队就趁虚而入从另一侧扑上去咬一口,以8吋重炮轰击重创了船队右侧队尾的大型给油舰塭屋,舱内8千吨油料的燃烧,终使得塭屋在一昼夜后被放弃。贝里克编队的马赛曲号轻巡则与一群前来堵截的特设炮舰炮战,先集火打沉了第15共同丸。贝编队还要突进去炮击运兵船时,天城号已是咆哮着返回,船还没到,16吋巨炮先在最大射程上开火,一群群炮弹在贝编队前方炸起冲天水柱。贝编队也不恋战,转舵东北脱离。

现在轮到阿编队掉过头来冲击。阿号重巡以8吋舰炮和320毫米火箭鱼雷发射器,迅捷地击沉了日军轻巡洋舰新夕张号,编队内轻巡53号则依仗着36节的高速,直冲了进去,扑攻天城号战列舰。

天城号舰长原显三郎少将已有多次面对盟军海上游击战的作战经验。从利根号逃出来后,原显三郎精心研究遭遇的每一次海战,得出“不为所动”4字心得. 面对眼前又一次危局,原显三郎看出盟军两个编队左右夹击,谁也不是主攻,都在设法把自己调走,天城若追击走远,另一边的恶狼必定扑上来咬死运兵船队。于是原显三郎告诫自己要不为所动,下令天城居于船队前方中央位置,以2座4管主炮阻拦东面折返的贝编队,以6管主炮轰击西北方高速冲近的53号轻巡。

53号轻巡只有两样优势,第一是36节航速,不过这个面对敌重舰跑走时有用的东西现在被拿来冲刺,距离敌战列舰却是越来越近。第二个优势才是沈义懋舰长内心真正指望的:6管320毫米火箭抛射自导鱼雷。沈义懋希望抓住整个战斗群拼命夹击分散了天城号火力的难得机会,冲到25千米距离以内,以320毫米自导鱼雷给这条日本鬼子依为海上支柱的巨舰以致命一击。

原显三郎看出了盟军轻巡想发动鱼雷攻击,也看出了盟军舰队的弱点:每一边都是一重一轻干干的两条巡洋舰,没有任何驱逐舰掩护。于是命令5条驱逐舰前去东面对贝里克号重巡发动鱼雷攻击,命令一队特设炮舰拦住返身折回的马赛曲号轻巡,集中本舰的全部10管16吋巨炮,集火攒射53号轻巡。

天城本应得手。问题是53号轻巡装设了简版的“流水转折”系统,巡洋舰在如林水柱中不规则地左冲右突,忽快忽慢,让一次次日军战列舰主炮的瞄准归于徒劳。

跟在53号后面的阿号重巡航速只有30节,与53号的距离越拉越远,只能以舰炮打击拦在53号前方的日军特设炮舰。

沈义懋亲自操舰冲锋,冲到25千米距离时,一枚410毫米炮弹近炸造成军舰进水,航速下降到不足30节,沈舰长咬紧牙关,继续全速冲刺,直到20千米距离,天城上的5吋半副炮也加入轰击,此时已给自导鱼雷留出足足5千米的射程裕量,才命令发射全部320毫米自导鱼雷。

德方说因制造初期数量有限,给中国舰艇每座320毫米发射台只配了12枚弹药,全部发射,就是分两次将火箭雷射出。

原显三郎一直用高倍望远镜目不转睛地盯着53号的舍命冲击,看到两群弹拖着白色烟迹溅落在本舰千米周围,顿时大惊失色,心知这就是情报所说德方最新研制的火箭抛射自导鱼雷,急忙下令全速向东方折线规避,

12枚火箭雷3枚在溅落时失效,3枚被天城号侧后6500吨的西阿丸运兵船吸引,冲上去将这条薄皮船击沉,6枚以40-50节航速冲向天城,因战列舰也有28节航速,围攻的火箭雷渐次形成追尾,相当集中地打在了天城的尾部和后部舷侧。

日方庆幸的是,所有6枚320毫米鱼雷,都未能打穿战列舰10吋厚的水线装甲带,也鬼使神差般没击中尾舵和两个大螺旋桨。

中方庆幸的是,有两枚鱼雷集中打在一处,造成一条长裂缝,海水汹涌灌入,迅即淹了动力舱,造成几座锅炉熄火,战列舰航速一下子掉到6节,很长一段修复时间内,运送第31师团的大型船队只能亦步亦趋地以6节航速跟着天城走,一旦脱离天城巨炮的射程圈,就有遭盟军击沉的危险。这样一来,第31师团很迟才到达缅南战场,而运送第56师团的轮船队因缺乏护航兵力,干脆不走马六甲海峡,学起新四军南方支队,在克拉地峡东海岸小港登陆,多用了半个月时间,才赶到毛淡棉—米邻一线。日军两个师团的增援部队都迟到,就对卑谬战役的结局产生了重大影响。

单纯从海军的吨位计算评估这场战斗,是很难算出胜负的。盟军击沉了三条特设炮舰、一条驱逐舰凉风号、一条排水量2万吨级的大型运油船,重创了日军核心战舰天城号,自己也付出沉重代价。贝里克号重巡洋舰在日军驱逐舰的舍命围击中被鱼雷击沉,53号轻巡以二十几节的航速脱离战场时,终因航速降低后单舰体舵效不足,流水转折系统发挥得不那么行云流水般地如意,遭天城号炮火追击,一发16吋巨型炮弹贯入动力舱,将53号的航速直接炸到十几节的水平。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在缺乏修理母港的条件下,53号舰一直都是这个航速,作战能力一下子从轻巡洋舰掉到普通炮舰。这时日军在安达曼群岛布莱尔港放水坐沉的两条巡洋舰新天龙号和新常盘号,被盟军轻而易举地浮起,命名为南济远号和南经远号,分别以荷舰特罗姆普号救捞水手和英舰大胆号救捞水手充任二舰水兵,除了动力只能恢复到十几节外,二舰6吋炮的火力还在。于是安达曼舰队林遵司令官把这三条十几节的万吨级炮舰编成一队,任命沈义懋担任编队司令官,内部简称“沈编队”。阿号重巡带着马赛曲号轻巡重新组成轻重搭配的巡洋舰编队,咬着天城号船队北上,沈编队则担当起马六甲海峡西出口阻截日军舰船的游击任务。

与此同时,北面的仰光河**发了激烈的战斗。林遵清醒地意识到,莫塔马湾登陆战的胜负取决于海战胜负,而莫塔马湾海战的胜负,则取决于日本陆奥号战列舰能不能参加。为了把陆奥堵在仰光河不开出来,盟军安达曼舰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3

海上遭遇 2(文字修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