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21-30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1-30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05/8/15 11:42:00

21

中国首次提出的方案要点有三:

1南海油田作为南沙群岛的一部分,主权属于中国。

2以中国为主,日本为辅,允许周边国家参加,组成开发集团,各方按股权分配石油。股权构成为:中国的主权构成占51%,资金投入占10%;日本资金投入占33%;周边国家以现有设施和资金投入折算6%;

3中国派出油田区警卫部队,在主要岛礁上设立军事据点,保障石油开采和运输的安全。防范“国际海盗”。

日本很快做出积极的回应,提出了修改方案,要点也是三条:

1日本承认南沙群岛主权属于中国;

2同意合组开发集团,中日各50%股权,中方可以少出资甚至不出资,周边国家的权益以5年为期,以20%的石油产量补偿;

3中日共组“南海石油开发集团警卫部队”,双方各派一半兵力,不是国家行为,是公司行为。

22

在这次****扩大会议上,对于日本修改案是有不同意见的。焦点仍然是派兵问题。大家都认为第二条只是个讨价还价的事情,关键是第三条。军事占领是实质占领,在政治、军事、经济上的意义都非同小可。许多人在发言中认为不能同意日本派兵进来,不能以“公司”形式取代国家主权。但是也有不少人有不同意见,他们的理由大概是:日本派出的是公司警卫队,不是国家行为,等于是我们控股的公司雇了日本保安;中国借助日本的力量抵制了美军的进驻,就是把头等威胁减除了,也一举从周边国家手中收回了实际控制权;中国实质上军事控制南海的结果,就隐隐扼制了日本的资源主动脉,也同时有效控制了台湾,非常有利于一鼓而下和平解决台湾问题;随着时间推移,实力对比会对我们越来越有利,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终将完全占领南海。

这时,一位****讲了一句话,定了一个调子:“主权是原则问题,不能拿来做交易。”这个调子一定,实际上就否定了正面同意外军派兵进驻南海的可能。

会场沉默了几秒钟。**委员、那位对日谈判代表团团长提出,请***局局长介绍一下有关动态。周北岳看到他们局长缓缓站起身来,简明扼要地介绍了美日近期准备在马六甲海峡出口、新加坡附近海域搞一次大规模军事演习,事后可能转为在附近敏感地区常态驻军的情报。然后,代表团团长冷冷地发言了:“主权是一定要坚持的。注重原则,更要注重现实。现实是军事力量对比对我们不利,一家单干,我们顶不住。我们不让,他们就不派兵了吗?东海是春潮油田,那里的钓鱼岛我们讲了几十年,去年不是被日本实际派兵占领了吗?南海的事情,如果我们超出现实处理问题,日本人可以不进来,不过美国兵可就要进来了。”

周北岳清晰地听见,国防部长把茶杯重重地顿了一下,鼻孔里粗粗地“哼”了一声。大家心里明白,代表团长的现实主义哲学伤害了军队的自尊心,他实际是说,我们一家干,军队是顶不住美国人的,因此必须联日抗美,委曲求全让日本派兵进来。上将一直主张强硬收回钓鱼岛,武力保障东海春潮油田开发,现在可能要发作了。不过大家也都明白一个沉重的事实,那就是拿回南海油田必须以武力为背景,没有侥幸,而武力方面,中国的致命弱点是没有航空母舰,只靠加油机是无法取得南海的制空权的。没有制空权,美、日、周边国家都不会认真看待中国的主权要求。

这时**宣布先休息一下。会议休息时,周北岳实施了他蓄谋已久的一个计划,他认为这是他人生中最冒险的一步。他当着所有领导人的面,当着他们局长的面,径自走到国防部长休息的沙发前,对着上将花白眉毛下鹰隼般的目光,镇静地说出了第一句话:“我们在南海可以有一个机场。”

23

周北岳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语调平稳,把昼思夜想、腹稿打了千百遍的一席话和盘托出。当他讲完全部情况和那个石破天惊的行动计划,才从上将的目光中挣脱出来,转眼就吃惊地发现,几乎所有出席会议的人都已围在上将和他的周围,站成了一个参差不齐的半圆形,有人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拿着杯盖,却忘了喝。

会议是在**琴房召开的。琴房是一间200多平方米的平房,里面一应办/公/设施俱全,落地窗外草木盎然,里面还放着一架国产知名/品牌的国/三角钢琴,不管中/直/机/关/管/理/局的同志怎么说明这琴是中/直的资产,**还是付了琴的价钱。

总/书/记喜欢在琴房里会见客人、思考问题,一天有不少时光呆在琴房里。今天的**扩大会议,就是在琴房召开的。

就在这时,那位**委员代表团张指挥几个工作人员抬进来一幅字画要挂在墙上,字画上书“共荣”二字,落款是日本的小犬首相,委员介绍说,这是上次访日洽商,小犬首相送的。

**皱了皱眉头说,还是不要挂这里罢,我不喜欢书法。然后就是国防部长接口说:“是啊,没得弄脏了这干净地方。”

委员一进来就发现大家围站在国防部长那里,听到将军的这句话,一下子脸涨得通红,对国防部长语调颤抖地说:“你,你不要也当义和团啊!不依靠中日合作,我们拿什么保证石油供应!”

国防部长忽地站了起来,大吼道:“对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运动,可以控制,可以引导,但是不能污蔑!中国最深厚的国力是什么?就是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是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根基!依靠日本人?如果群众不爱国了,你靠10个外人也没用!”

“砰!”国防部长摔出了茶杯。茶杯飞出摔碎在尚未从墙上取下的字幅上,茶汁墨迹一起流了下来。

然后,上将缓缓转过身来,花白的眉毛一扬,对周北岳很冷淡地只说了一句:“你先回去吧”。

24

回去的路上,周北岳独自一人开车,在北京西山的山间公路上疾驰。奇怪,从**一路开到这里,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快到地方了,却发现注意力不能集中,千头万绪,突然一起涌了上来。他猛地把吉普车刹在路边,跳下车来,在路旁的松林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

最坏的可能是什么?已经做了破釜沉舟的准备。决定计划成败的中岳岛号已经在1周前拔锚启航。这就是说,无论计划是否被批准,都要干到底了。关键的人和物的准备已大致就绪。最后,对自己有栽培之恩的局长也能够保全,今天自己当众越过局长,就是这个意思,一人做事一人担了。周北岳内心清楚,局长是掌握基本情况的。对于这个石破天惊的计划,也了解大概,自己过去几次试探,局长都若即若离,未置可否,唯一一次明确的回答却是严厉警告:任何人、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完全服从组织,不得擅自行动!

周北岳回到车上,点起一支烟。他在等。局长在散会后的回程必定经过这里,还有最后一次可以争取的机会。

3个多小时后,来路上一部轿车风驰电掣般开了过来。车未停稳,跳下来两个便装的人,不是局长,是中组部**局的人,过去也有一面之缘。为首的一个对周北岳冷冷地说:“上车。”

25

在北京一座不起眼的四合院里,周北岳被关了整整5天,“卫兵”都是便装的,不回答任何问题。送他进来的干部只是要求周北岳“老实安静几天,好好反省一下”,说完就走了。

四合院平房里的生活条件还不错,文具也一应俱全,只是没有电脑,没有电话,自己的手机也被拿走了。

周北岳“反省”的第一个小时,就得出结论:方案在**会议上被否定了。

但是直到第五天中午,周北岳才得出一个更为现实紧要的结论:这座四合院昼夜24小时戒备严密,只有中午饭后的一个小时,带班警卫那个秃头中年人要坐在院子里树下的藤椅上打盹,此时此刻,从来没看见其他人的身影!

一道灵光闪现。周北岳照着自己脑门拍了一巴掌,终日打雁,怎么倒叫雁啄了眼!笨哪!浪费了五天时间!周北岳立即出屋,径直从藤椅上闭着眼打盹的领班警卫跟前走过,到了大门口,周北岳忍不住回过头来看那领班一眼,刚看见领班的眼睛还是闭着,手里的破扇子却慢慢挥动起来。

就是这把破扇子的轻轻一挥,在周北岳心中煽起一片狂喜,鼻中又是一阵酸楚,险些落下泪来。

26

从四合院走出来的3天之后,周北岳到了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入住希尔莱云顶酒店。

晚上八点整,一森佑元等人准时来到酒店,在周北岳安排的中九楼顶金鱼池上一座桥亭里,四周花木围绕之中,宾主坐定,开始谈事情。

坐在周北岳对面的是日本民自党一森派阀的少掌门、一森三木的长子一森佑元,他也是日经产油的常务董事,今年四十岁出头,身材矮壮,一双细长的眼睛不时精光四射。稍事寒暄,一森佑元就单刀直入切入主题:“那么,就按4-4-2可以了?”

周北岳先不答话,他知道有人比他还急。果然,年逾60岁的拿督在圆形石桌的一侧说话了:“大马出了南海、光星、弹丸、南通四个大礁,足够你们放兵舰设炮台卡住南面入口,20帕只是原来的份额,我们出了这么多,为的是什么?”

拿督是马来西亚王室封的一种爵位,只给很有地位的人士,这位拿督本来只是个马来西亚的没落贵族,在马来西亚排挤工商界华裔的政策下,背靠马赫迪安首相的直接支持,先取得波东企业的最大股权,再挤走了大马重工的华裔董事长,掌握了这家马来西亚造船业的龙头企业,从此执掌了马来西亚重工业的牛耳,2年前获选大马议会参议员,成为马来西亚政商界的风云人物,今年传出风声,有望问鼎副首相宝座。

不过,拿督收购马来西亚两大重工企业,凭籍的是自己名下的一大片土地,这块地离吉隆坡40公里,价值说高可高说低可低,政府担保押在银行,但是自从1997金融风暴后土地价值下降,拿督抵押不足,正面临出卖企业股票来补缴抵押物的局面,而出售持股必将导致董事长位置不稳,新老对手很有可能趁机夺了他的位置。因此,拿督此次虽然代表马来西亚政府谈判,内心里主要还是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拿督得到的情报是,中国内部的强硬派虽然到目前还没有达到决定的优势,但是涉及到石油咽喉的问题,已经按耐不住,很可能要采取强硬行动。马赫迪安首相亲自向拿督交待了参加这次四方密谈的要点:

1、了解证实中国要采取的强硬行动,如果他们要动用武力控制,必然需要取得几个岛礁作为依托,马来西亚就先别人一步放出几个岛礁给中国,用来交换到周边国家可能得到的全部石油份额,让出去那几个岛礁,先别管主权真的是谁的,那都是些遍布鸟粪的礁石,除去石油原因就没有任何价值,把它们让几个出去,使马来西亚能够借助中国和日本的力量一举从原周边国家手中夺取全部份额,扩大石油利益,那就正好实现了那些礁石的本来价值。

2、同样的好事情,马来西亚也要向日本人作出交换,那就是贷款援助和对日出口贸易份额。

拿督自己的小九九就简单得多了:实际的交换条件是,要从中国人和日本人那里给自己弄到1、2亿美元的贷款,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

周北岳对这些背景洞若观火,所以先看别人出牌,后发制人。

27

“那4个礁上没有机场。中国只要拿出了太平岛,南沙西边的航线就都控制住了,东半的油井也跑不掉吧。”

说话的是新加坡新工业集团董事局**,这位仁兄五十多岁,头发稀疏但梳理得很整齐,眼袋、双下巴、凸肚一应俱全,说话气度沉稳,眼神里不露锋芒。自从小李**就任内阁**之后,这位仁兄就从经济企划局**位子上接手了这家执掌了新加坡工业的大企业,虽然名义上是企业家,但是这家企业半官半商的身份大家都很清楚。

新工业**这次代表新加坡方面有备而来。新加坡的战略位置极其重要,那是中日两国的石油咽喉,没有石油的石油咽喉。大国间适度的对立,可以凸现新加坡地缘政治的重要性,为新加坡带来战略利益,但是不能过度,不能过度紧张,更不能升级到军事冲突,附近地区军事冲突一旦真的爆发就将摧毁新加坡的经济。而现在的局势已经过度了。美中日三大国中的任两个决意行事的时候,冲突就会爆发。小李**交待的研判是,美国的决心已定,一定要扼住中国的石油咽喉,控制南海油田;日本在南海石油问题上会追随美国,来换取美国对日本拿下东海春潮油气田的支持;而中国,在军事冲突即将爆发的最后关头,当中国确实看到美国的决心和力量时,中国应该会像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时的苏联那样,在最后关头退缩。新加坡一定要让中国事先明白美国这次行动的决心和准备动用的力量!中国退让之后,美国才可能不出兵,保持区域和平局面,避免冲突的希望就在这里。

但是临行前,李资政又讲了几句意味深长的话:“中国这次也有可能不退让啊。能源供应决定了他们的发展速度,人口大国必须确保发展速度,否则就没有充分就业,就业不充分,就会影响政权稳定。鸡蛋,也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

除了美国之外,还有哪个篮子?新加坡人口的70%是华人,中国是新加坡的母国。中国不仅是篮子,还是非同一般的篮子,是摇篮;还有台湾,与新加坡有着非同寻常的密切关系,包括军事关系。新加坡的军人都是送到台湾训练出来的,台湾对新加坡军队有着莫大的影响力。这反映了双方关系的密切和信任。台湾在两蒋时代,是从中国主权的理念坚持南沙群岛属于中国的,到了现在,早已不再坚持这个理念,只是因为台湾能源完全依赖进口的现实利益,民进党政府不得不在南海石油主权归属上装些门面,否则失去岛内资产阶级的支持,就会输掉选举。这就是说,中国大陆和台湾在南海石油问题上倒有可能有共同利益和共同语言,是不是危机到来时也有共同行动?新加坡必须小心从事,放一部分鸡蛋到大中华的篮子里。

作为新加坡屈指可数的企业家,新工业**是完全赞成大中华经济圈主张的,这决定着新加坡的稳定和发展。听到资政讲这个话,新工业**心领神会。这次参加四方密谈,进退得失之间,隐约已经有成竹在胸。

28

“台湾会交出太平岛给中国用?应该做不到!”拿督声音提高,引得散坐在花园两个入口处的各方随行人员都转过头来看。

周北岳知道这件事情是中国方面唯一的薄弱环节,这时候不能不说话,

“太平岛我们一定会动用。中国的石油份额会照顾到台湾,这是我们的家里事。中国是南海开发的主权国家,必须占有主要份额。”

周北岳强调主权,指出“占有主要份额”却不明说多少,第一句话就讲清楚一定会动用太平岛,清楚不过地表明了中国方面的决心和判断。这句话一出口,石桌旁的另外三方都簌然一惊。

如果中国这次不退让,下定决心动手,军事上的焦点就会呈现出来:中国军队必须使用太平岛基地,取得制空权,才有必胜的把握。太平岛现在在国民党军队的手里,他们能不能与解放军携手行动呢?

太平岛是南沙群岛最大的岛屿,它位于南沙群岛北部**“郑和群礁”的西北角,位居南海西侧航道的东边,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太平岛全部由珊瑚礁组成,从外观看来,太平岛是东西狭长的岛屿,地势低平,东西长约1360米,南北宽约350米,面积约0.443平方公里,差不多等于2座大型综合运动场的规模。它距离台湾本岛860海里。太平岛是南沙诸岛中唯一有淡水来源的岛屿。岛上树木茂密,阔叶树高达30多米气候上属于热带海洋性气候,一年四季并没有明显的划分。国民党军队在太平岛建有机场、码头、环岛防御工事和楼房,经常驻有1个中队的F16战机、4架反潜机和几架运输机,一艘导弹护卫舰和2艘导弹快艇、2条炮艇、3条登陆艇和其它一些辅助舰船,岛上还有海军陆战队2个连,驻军总兵力近千人。8年前,台“内政部长”余宪政等人,曾搭乘“拉法耶”导弹驱逐舰,到南沙群岛的太平岛“宣示主权”。

4年前,陈水扁政府勒令撤消驻军改为海巡署海防大队,并频频向美国抛媚眼,放风说美军进驻南沙区域有利于“区域和平和稳定”。但是在8个月前,在台湾岛内政商主流确保能源供应的一致要求下,台湾不得不恢复太平岛驻军,并且加强了兵力。甚至在台湾民进党内部对于南沙驻军问题也有不同意见,一派意见主张,既然民进党抱有绿色宗旨,在政治上全力反对原国民党政府的“核四计划”,那么就必须拿出替代办法。台湾没有能源,如果再不能像日本那样大规模使用核能发电,那么必须确保石油供应,南海油田份额“实为我国不得不争取之列”,否则,大陆封锁或周边有事,能源恐慌一旦出现,民众必将众口一词指责民进党政府,造成完全输掉各级选举的局面。因此,台湾虽然恢复太平岛驻军,但是却羞羞答答,犹抱琵吧半遮面,作为主人,自己不敢响亮提出主张,却紧跟在美国人的后面,引狼入室。

但是在座的各方心里都清楚,国民党统派在台湾军队中仍然有莫大的影响力,他们有自己的政治理念和利益,在南海石油这样的问题上,台湾军队反而与陈水扁政府距离较远而与中国大陆距离较近。这位周北岳先生,公开身份反而是台湾军方的红顶商人,与台湾政界军界上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台湾和东南亚横吃黑白两道,此人出来代表中国方面谈判,是否本身就意味着台海两岸的军队会有某种联合行动呢?

所以,周北岳用冷静强硬的语气讲出这次“一定会动用太平岛”,在座的其他三方都大吃一惊,心里开始迅速盘算起自己方面的应对之策。

29

中国方面在此次行动中的强硬立场和决心已经表露无遗。

这就是说,中国这次不打算退缩了。中国不退缩,军事冲突就会在所难免!除非另外有人退缩,那就是美国人要退缩。这可能吗?

一森佑元先打破了沉默,缓缓地说:“日本始终愿意在春潮油田和南海油田开发上与中国合作。日中在能源保障问题上应该共同进退,共存共荣。这样亚洲也就稳定了。

日本支持合作石油公司的警卫部队进驻太平岛,也可以进驻其它要点,为东亚石油航线和油田提供强有力的保护。”说完,锐利的目光从其他三位的脸上扫过。

30

新工业**在急速地思索着。中国军队如果要动用太平岛,那就是真要打一仗了?在四方密谈这种场合这样讲,话就不是讲给公众听的。或者,是利用新加坡怕起冲突的心理,通过我们传话给美国人,施加压力,要美国人退缩,这也是国际政治中的通常手段。不过,美国人只认实力,通常是不会吃这一套的。解放军从来是不打无把握之仗的,过去多少大事件,没有把握打赢,他们就忍下来,退一步。美国人也知道这一点,仗着实力优势,估量解放军打不赢,就一步步逼了上去。新加坡与台湾军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情报显示,近期台湾海军的确不断加强太平岛的兵力。这或者是对着其他人的,或者是防范中国大陆的。即使是防范中国大陆的,那也反证周先生的强硬表态不是空穴来风。如果解放军真要动手,无论是联合到台湾军队还是自己单干,新加坡这次的鸡蛋,还是要放几个在大中华的篮子里。

问题在于刚才一森佑元的话。那是日本政府近来政策转变的趋势。日本如果那样干,那就是认为自己羽翼丰满,不愿意再在能源安全问题上受美国的挟制。那样的话,日本必须与中国实现某种程度的联合,因为东海春潮油气田是在中国的势力范围之内,南海油田则要看太平岛在谁手里,而马六甲海峡航线就要看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日本必须在这三个国家中取得一个支撑点。三个国家中,印尼和马来西亚都是**势力强大的国家,但是印尼的**势力处于反叛的地位,不仅反美,而且直接威胁印尼政权,所以印尼政府一方面防范美国,另一方面要利用美国打击国内的**反叛,维护自己的政权稳定。马来西亚则不同,回教力量在这个国家不是反叛者,而是掌权者,美国曾经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两次策动颠覆马来西亚的泛**政权,一次是利用马来西亚政府内的所谓改革派,另一次是利用亚洲金融风暴,两次都没有成功,但是伤害的程度不同。改革派的那一次,马赫迪安首相以马来西亚回教群众最不能容忍的“同性恋”罪名把改革派的领袖人物判罪入狱,而金融风暴那次,却真的让马来西亚伤筋动骨了,并且至今仍是美国威胁马来西亚的杀手锏。所以,日本要寻求的支撑点,不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新加坡与中国关系渊源深厚,也能与日本人适当合作,问题在于,一森佑元重新强调了日本方案的要点,那是以公司警卫部队的名义让日军进驻,这是很难办到的。美国人肯定反对不说,东南亚国家特别是新加坡,在二战中有过被日军侵略的惨痛历史,人民不会同意历史重演的。台湾政府已经惺惺作态,籍日台能源安全合作换取日本右翼势力——当今日本政坛的主流——对台湾独立的支持;只有中国大陆还没有明确表态,情报表明他们内部有争论。从中国的国家利益上来说,两害相权取其轻,中国军队无法与美国对抗,引进日本来防范美军的进驻,是很有可能的。这样一来,新加坡的鸡蛋不光是放进了大中华的篮子里,还可能放进日本驻军的篮子里?这就要慎重从事了。

思考到这里,新工业**转向周北岳直截了当地问道:“中国方面准备与日本武装力量一起进驻有关地区了吗?”

53

21-3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