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第三十五章 核心利益(上9 +2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五章 核心利益(上9 +21)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1/9/18 21:53:43

第三十五章 核心利益(上9+21)

沈湘奉命带队守卫中业岛。昨日破例参加了太平岛上的高级军官会议,连夜赶往中业岛的路上,沈湘的心情又是紧张又是激动。

会议最后是怎么说的,沈湘并不知道。一些人对接受**方面的援助表示为难,沈湘隐约觉得他们是在陈选举的重压下,顾虑曾司令的沉浮。飞行队代安澜队长和太平岛防区陈司令都支持接受大陆武力支援,最后罗旅长去了衡山号,怎么说的不知道,反正到了晚上,就从衡山号方向开来一条“货柜”,沈湘奉命上船去中业岛,陈司令临行时看左右无人,压低声音对沈湘说:“**明令不得与**行军事之合作。明面上我们没有接受共军支援,这个分寸你一定要把握住。他们的货柜只是帮忙我们运输一下,这货柜是他们一家南海民营公司的,船上有他们几个人工程技术人员,归你调遣。”

这样,沈湘在货柜里就见到12位归他调遣的大陆工程技术人员,为首的一位姓曹,肤色黝黑,说喊他老曹就行了。

心知自己能得到旅长的器重,钓鱼台战功是一方面,陆战旅里打过钓鱼台战役的有几百号人呢,旅长怎么单单记住本人了,还不是因缘际遇跟共军特种兵老谭有一段传奇般的配合,了解一些共军的信息化作战套路。现在要守住中业岛,没共军支持是做不到的,要跟共军配合,本人还是当仁不让的人选。

货柜浮在海面上航行,只冒出水面几公分,稍远一点就看不见,横条型排气管做过处理,声音不大,看起来也有防水倒灌的功能。 下得舱来,一股子淡淡的机油味,老曹指着介绍说,这是一部155口径数字化迫击炮,开水密盖就能打,可以用高压空气冷发射,高压空气是右舱柴油机几个改装汽缸提供的,隐蔽状态的冷发射支持到5秒钟打一发,气压冷发射需要弹载矢量火箭发动机助推,一节弹射程一般用在5千米以内,这2个数据你记下。隐蔽接敌时还可以全潜没到水面下一点儿,往水柜注水就行。

沈湘接话说:“上浮排水也用气压冷发射储气瓶里的气?”

老曹觉出沈湘接受新东西挺快,微笑说:“对。”

“这是我们新一代的‘货柜’,能全潜的,海水保护色涂装,全潜下去一点美国佬反潜直升机在百米高度的直接光学观测也看不出来 ,主动声呐对这么小的东西作用不大,被动声呐,我们用电驱桨应付。右舱是动力舱,里面有一部柴油机直接带发电机,经轿车用的低噪音变速器带一个桨,左舱电动机经低噪音减速器带一个桨,电池组和燃油在右舱,人员主要在左舱,中舱这里操炮和驾驶,中心计算机辅助,也能自控。”

沈湘想了想问:“这炮固定在底板上,怎么找准?”

老曹:“货柜对着大致方向,炮弹上去靠制导机构找准。广角毫米波被动制导加红外辅助。”

沈湘:“那指引毫米波束谁给?靠地面,还是上面有直升机、无人机?”

老曹:“主要靠炮射悬浮单元,微型无人机我们也带上去几架。整个系统,我们叫‘地网’。”

沈湘隐隐觉出大陆方面已有一套准备好了的打法。问:“中业岛这仗,你们想怎么打?”

老曹微笑,说:“总的来说,俺们只是执行公司给的工程保安任务,怎么打仗,听你的指挥。”

沈湘:“岛上刚上去一个加强排,还有空军一个先头组。我的顾虑是没工事可用,菲佣虽说没有气爆弹,他的3英寸舰炮我们也顶不住。”

老曹摇头,说:“不能让他近到舰炮射程。人员隐蔽的事,我跟你上岛看。”

沈湘兴奋了,说:“不让菲佣的舰接近,你们动用衡山号吗?”

老曹笑了,说:“杀个鸡,还用牛刀。衡山号已经走了。菲佣的破船,俺这条货柜陪着玩玩儿就行了。”

夜11点多,沈湘从货柜顶坪轻轻一跳上了中业岛机场跑道西端的码头栈桥,与迎接的守军魏排长简单寒暄一下,沈湘介绍了老曹他们相互认识,还特别加强语气说,这是大陆一家公司的工程保安人员和机场先头工程小组。

老曹带着机场先头组把一箱箱器材搬上栈桥,守军魏排长让一个班的兵帮着扛,一行人跟着老曹走,找到瞭望塔下的一个大弹坑。

解放军夺回中业岛时,曾经重磅炸弹一通狠炸,岛上的大弹坑有十几处,南舰的海军航空兵有航拍照片。老曹对沈湘说,岛子北面有几丈高的椰子树林,砍些来搭在弹坑顶上,再覆上建筑物残块,扛菲军一两发3英寸舰炮还行。

沈湘让人照着做了。午夜时分,老曹带来的机场先头组报告天线-主机架设安装完毕。老曹把沈湘和魏排长拉到主机视屏前,熟练地点开页面指着说:

“这里是衡山号,已驶离太平岛200海里。衡山号一走,老美的克莱星顿战斗群,这群光点,就加速南下了,现在位置是黄岩岛东南国际航线上,这里,又减速到10节,

我们判断老美把个航母战斗群摆在这里,意图是火中取栗:

他明面上是威慑和劝架。如果是我们占着东部岛屿,老美会摆出支持菲佣架势,让菲佣上来要说法,岛子是你们占着,老美不好明确表态支持菲佣,两边都有军事协议,都是他的‘盟友’,一旦打起来,按协议他都要军事支持,他总不能把美军分成两队,一队帮你们打菲佣,一队帮菲佣打你们,是吧。

他明面上的态度,只能是美国不介入南中国海各方的领土争端,但是要维持武力存在以保障南海国际航行安全。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呢。要不是他进来搅合,菲佣哪有胆子找茬挑事。

但是他明面上给你们台菲冲突劝架,实际上却不会真的不偏不倚。”

魏排长说:“实际上还是偏我们多一点吧?”

老曹笑了笑说:“老美只是利用你们,节骨眼上不会真帮你。实际上,这一次他反而要拉偏架,帮着菲佣多一点。”

魏排长不服气,亢声问:“为什么?”

沈湘正好也有此问,紧盯着老曹听。

老曹说:“台湾方面的实力比菲佣要强。在南海问题上,老美耽心中国势力一家坐大,控制了整个南海,要挑动周边国家起来牵制我们。老美的支持菲佣,战略考虑是遏制中国。这次事情上,岛子已给我们闪电一击拿下来了,老美要劝架就要讲各方停止使用武力,但停止用武就是维持现状,也就是默认岛子给我们占了。 老美的做法肯定是暗中鼓舞菲佣来夺岛,菲佣夺回去了,就更依赖老美,老美趁机提出重返苏比克基地,并且压菲佣把西菲联合的股份再匀给他们一些。菲佣仗打输了,岛子没拿回去,今后也是更加依赖老美的态势,美国人仍然会要南海石油利益的实利,加上军事进驻的布局。所以在老美看来,菲佣只要开打无论输赢老美都是赢,菲佣实际上都是输。”

魏排长问:“西菲联合的股票那么重要吗?老美直接拿菲佣的油井行不行?”

老曹说:“这个我也不怎么懂。西菲联合是菲律宾拉拢各方进来对抗我们布的局,他用这个多方联盟破解了我们的‘南海只能双边谈判’的策略。反正是要弄成石油利益的各方联合体对付我们,西菲联合股份公司大概是一种形式吧。菲佣拿我们的油田忽悠了一大帮西方国家的石油公司进来,这些西方公司还是奉行利益均沾见者有份,冲着南海石油的巨大经济利益正好借机冲进来,不光西方石油公司,连小日本、甚至印度的石油公司都进来弄了一点去。老美想扩大份额,明面上得遵循国际法则走,实际上顾虑西菲联合里各方利益,他不好硬夺的。只有挑起武装冲突,至少造成紧张局势,大家想起军事实力还得靠老美,才肯都匀一点给美国佬,菲佣要尽地主之谊得多匀出去一块,俺理解的大概是这些。”

沈湘问:“老美是不是也有耽心国际航线安全的成分?”

老曹说:“他并不真耽心南海的航线安全。我们的地方让他们占了这么多年了,我们都忍着,什么时候影响过航线安全。而且,老美心里懂得我们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比谁都在乎国际航线安全。这回夹着马六甲海峡的两个国家印尼和马来西亚不敢在节骨眼上支持越南,就有老美警告他们不许在马六甲海峡搞小动作的因素在。论起维护国际航线安全,中美在基础上是一致的。”

沈湘:“这么看来,南海的局面是我们敢,他们就不敢,我们不敢,他们就敢,没人想真打,就看谁把谁唬住了!”

魏排长也情不自禁用起了“我们”:“要这么说,岛子和油田在谁手里谁就想维持现状,谁就占大便宜,先前我们即没岛子也没油田,还要跟他们共同遵守规则维护现状,那不是吃了大亏了!”

老曹也想不通这一点,但是这个场合讲话还要注意政策,就避开问题不答,只点了一句:

“我们老大说,南海这盘棋各方互相牵制住了,唯一能动的活子就是你们。”

沈湘和魏排长半晌不语,在品味老曹这句话。最后魏排长打破沉默问道:“曹工,你看这仗还打得起来吗?菲佣也不是傻子。”

老曹也拿不准,想了想才说:“照说菲佣也不想当SB。明明打不过我们,过来丢人现眼干什么。可架不住利令智昏呀,老美暗中许诺了什么,借给他一个胆子,我们的衡山号一撤,大舰一条不在,等于又借给他一个胆子。中美两个老大各借一个胆子给他,这帮子土著刚打树上爬下来不久,智商还没进化到那程度,一个蒙了头想赌一把,也说不定啊。”

魏排长想问“那为什么你们的衡山号还撤”,觉得跟那边的人当面问这句话还是不合适,曹工毕竟是冒着危险过来帮我们的,忍了半晌,年轻,毕竟忍耐不住,还是问道:“你们的航母镇在这里几天,大事情定下来了再撤,不就大家都没事了,你们节骨眼上这一走,不是勾着小孩子犯罪吗!”

这件事老曹是实在不明白了。衡山号撤走绝不是因为陈选举的作梗。到底为什么各方较劲的时候开走了,老曹琢磨大半夜了也没想通。只记得上面一哥们传下来曾司令的一句玩笑话:

“周二哥真是遵纪守法的人啊!”

20

第三十五章 核心利益(上9 +2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