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特战先驱>黄埔魂(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黄埔魂(二)

小说:特战先驱 作者:业余狙击手 更新时间:2005/10/13 18:16:00

到了学校,周文并没有去课堂,而是直接找到了教务长。

教务长看见这个东吴大学头号名人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不觉有些奇怪。

周文先向教务长鞠了一躬。

教务长和蔼地说:“坐吧,找我有什么事?怎么不去上课?”

周文在来时的路上早就想好要说什么了,所以说道:“教务长,我想提前毕业,恳请校方对我提前进行资格考核!”

教务长愣住了,他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有了毛病,下意识地说:“你说什么?”

周文重复了一遍刚说过的话。

教务长终于明白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听力衰退没听清周文说的话,而是根本就是周文在无理取闹!

教务长强压住心头怒火,说道:“周文,你好像是法学院的学生吧?法学院的学制是六年,就算是到了七月你离开我们苏州的东吴大学,那也不是毕业,而是转到上海的东吴大学法学院。在那里你还要继续学习三年,最后毕业了,你才能拿到文学士和法学士的双学位!”

周文说:“那我能不能放弃法学士学位,只拿文学士学位?”

教务长大怒,说:“你以为我们东吴大学是酒肆菜场吗?还可以讨价还价?”

周文说:“可是,学校就不能稍为变通,以适应不同学生的需要吗?”

教务长说:“需要?你有什么需要?学校的规定岂能因你个人而更改?如果学校为你改了规矩,那岂不是人人都学你那样?大家都提早毕业,这学还办不办了?”

周文说:“我不是恳请校方对我考核吗?如果考核没有通过周文自然也不会要求学校颁以学位了!”

教务长火又上来了,说:“周文,你不要以为自己人聪明就可以藐视学校的规矩!提前毕业?学校是为大多数人办的,不是为你一个人办的!”

周文皱眉说:“那也就是说提前考核是不可能的喽?”

教务长斩钉截铁说:“绝无可能!”

周文说:“那好,那就算了吧。”

听周文这么一说,教务长终于松了口气,以为周文被自己这些话教训得回心转意了,不免暗中为自己高超的语言艺术而自我陶醉了一番,语气也自然软了下来,语重心长地对周文说:“周文,你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家境又富足,不会有学费短缺之虞。你可不能再胡思乱想了!就一心好好念书吧!日后为国效力,还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如此,则不但你自身可以飞黄腾达,更可以光宗耀祖!你现在既然已经知错,我也就不怪你了,就当你今天没来找过我。回课堂去,好好学,啊?”

周文知道这位教务长大人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忍不住说道:“教务长,我想你肯定没有听明白我的真正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既然学校不愿对我进行提前考核,那么我决定,现在就退学!”

听到周文说出这话,教务长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满脸的不可思议!

退学?!

周文要退学?!

苏州首富的公子周文居然要从堂堂的东吴大学法学院退学?!

当年以成绩第一名考入东吴大学的那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居然要退学?!

教务长顿时思维混乱,他又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了。

良久,教务长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没有听错?你刚刚是说,你要退……学?”

周文点了点头,说:“是!教务长您没有听错。我,要,退,学!”

周文将“我要退学”四个字特意一字一顿说得清晰无比。

教务长简直要抓狂了!周文的父亲不但是苏州首富,其声望在苏州的各界名流中更是无人能望其项背!这样一个大人物的儿子如果真的从东吴大学退学了那对东吴大学的声誉将会有多么大的打击啊?

这问题教务长只要想想就觉得头痛,所以简直是咆哮着对周文说:“退学?你为什么要退学?你父亲知道么?校董们知道么?”

周文淡淡地说:“退学的原因您很清楚。我已是成人,可以自己做出决定!所以您倒用不着拿我父亲来压我。至于校董,我想教务长您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教务长大声说:“解释?什么解释?我怎么解释?我现在代表学校拒绝你退学的请求!”

周文笑笑,说:“我现在是退学,又不是要提前毕业。退学好像不需要学校的批准,只需要学生本人做出决定就可以了吧?我已经做出决定了,现在告诉您,并不是说我在征求您的意见,而只是要告诉您这么一个结果!”

教务长指着他,气得浑身发抖,说:“你……你这样做就不考虑后果?”

周文说:“后果我早就考虑好了。不劳教务长费心。”

说完,转身出了教务长办公室,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教务长一个人傻在办公室里。

回到家中,周文跟往常一样走进了周老太爷的书房。

周老太爷正拿着一枝毛笔在出神,桌上还铺着一张宣纸,纸上似乎写有四个大字,但周文看得并不真切。

“父亲,我回来了。” 周文还是先向周老太爷请了个安。

周老太爷抬头看了他一眼,略有些惊讶,说:“回来了?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没有课吗?”

周文说:“今天有课,但我有事所以先回来了。”

周老太爷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周文低声说:“父亲,我有个不情之请。”

周老太爷沉声说:“既然是不情之请,不说也罢。”

周文说:“不,孩儿还是要说!”

周老太爷沉吟片刻,说:“那好吧,说来我听听!”

周文从身上拿出了那份《苏报》,上前双手递给了周老太爷,决然地说道:“这上面有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招生公告,孩儿已决定投考中央陆军军官学校!”

周家这一代就周文一根独苗,若是他真去上了中央军校,诺大一个周家大宅岂不就只剩周老太爷一个孤老头子了吗?就凭这一点,周文就觉得周老太爷肯定不会答应他的请求。周文已经预感到周老太爷对他投笔从戎的强烈反对!

但他预料中的狂风暴雨却并没有来临。

周老太爷只是平静地看完《苏报》上中央军校的招生公告,然后平静地看着他,说:“你这是决定好了?”

周文大声说:“孩儿心意已决!”

周老太爷还是极为平静地说:“不后悔?”

周文大声说:“绝不后悔!孩儿今天已经做出决定,并且已向教务长正式提出从东吴大学退学!孩儿还决定,将名字改为周卫国!以示此生誓死保家卫国!”

周老太爷看着他,先是皱了皱眉,接着脸色变幻不定,过了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口气,说:“好吧,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那退学就退学吧。改名为周卫国,那也好。明日到帐房多支些钱,没多久就要开考,明日下午你就坐火车去南京吧。”

周文,不,周卫国瞪大眼睛,嘴巴张开呈“O”形,难以置信地看着父亲。

如果说上次“九·一八”事变后周老太爷对待共产党宣传小册子的态度让周卫国第一次改变了对父亲的看法,之后出面解救游行被捕学生和暗中支持他们去上海慰问十九路军的行为加深了周卫国对父亲的好感,那么这一次,周卫国就彻底对父亲不了解了!以父亲在上海最后几天的表现,他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自己的请求的!

周卫国傻傻地点头说:“是!”

说完又朝周老太爷望过去,欲言又止。

周老太爷似乎明白他的想法,缓缓拿起桌上的宣纸,再从宣纸下拿起了一张写有字的普通信笺纸。

周卫国一眼就认出那正是陈正伦视之重逾性命的那首《满江红》!

周老太爷缓缓说道:“这几天我看你一直有点精神恍惚,问过刘远后,他跟我说了陈营长的事情。这是我在你书房看到的,顺手就拿过来了。本想好好跟你谈谈,现在你先提出也是一样的。”

周老太爷将《满江红》放下,又用双手将宣纸转过来,朝周卫国展开。

“精忠报国”!

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映入眼帘,周卫国心中立刻热血沸腾!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父亲!

眼泪已经模糊了他的双眼。

周老太爷缓缓说道:“我儿心思报效国家,也不枉为父十几年教导!岳母乃是一介女流,尚且替岳武穆背上刺下‘精忠报国’四字!难道我周继先还不如她吗?现在南京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前身就是先总理在广州黄埔创办之陆军军官学校。想我黄埔军校出了无数的革命志士,他们为了革命不惜抛头颅,撒热血!终铸就了我黄埔之魂!我儿此去南京投考中央军校,当竭尽全力!一旦录取,望我儿用心学习,继承发扬黄埔之魂。将来驰骋疆场,精忠报国!驱除外侮,壮我中华雄风!扬我中华威名!方不致为父死后无颜见列祖列宗于九泉之下!”

周卫国已是泪流满面,上前几步,“扑通”一声跪下,说道:“孩儿不孝,今后恐再不能在父亲膝前尽孝!如今东瀛跳梁小丑乱我中华,孩儿虽不才,但如未能驱尽日寇,则誓不还家!”

周老太爷从桌后起身,走到周卫国面前,扶起周卫国,也是老泪纵横,颤抖着说:“儿啊!自古忠孝难两全,值此国家危难之际,我儿当尽显我中华男儿本色,报效祖国,先国后家,为父定在家中静候我儿凯旋!”

周卫国深吸一口气,说;“孩儿谨遵父亲教诲!”

周老太爷将那首《满江红》重新用油纸包好,还给了周卫国,说:“好好留着吧,你要记住,陈营长的血不能白流!一会回房收拾收拾,明日好出发。”

周卫国接过油纸包,说:“是!”

转身往外走去。

周老太爷突然想起什么,说道:“还有一事。”

周卫国停下来说:“父亲还有什么吩咐?”

周老太爷思虑再三,说道:“你这样一走了之,那位萧家小姐怎么办?”

周卫国一愣,说:“孩儿自有安排!”

周老太爷叹了一口气,说:“看得出,她是个好姑娘,你可不要亏待于她!”

周卫国朗声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周老太爷又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是对周卫国挥了挥手。

周卫国躬身退出了周老太爷书房,回自己房里去了。

第二天,周卫国找到了刘远,把自己的决定说了,还说了自己改名的事情。

刘远听说周卫国居然要投考中央军校,而且为了投考中央军校居然退学了,先是一呆,但随后想起周卫国这段时间的经历,也就理解了。至于改名,刘远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他的评价是:“周文这名字太文弱,既然决定投笔从戎,改名周卫国倒也贴切,虽然俗了点,但保家卫国是军人的本份,倒也没有辱没你!”

只是说到最后,刘远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这样一走,小雅怎么办?”

周卫国黯然道:“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才特地来找你的。我既然决定投考中央军校,此生就决定粉身报国!不知何时就将战死沙场,怎能拖累于她?这次我投考中央军校的事情不想让她知道,希望我走之后她能忘了我!”

刘远说:“要是她向我问起你呢?”

周卫国说:“那你也万万不能说,就当你什么都不知道!”

刘远叹了口气,说:“也只好这样了,就怕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到那时她恨的就不止是你了!希望她真如你所说,能渐渐把你忘了!”

周卫国心中却是隐隐觉得这只怕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但还是狠狠心将这个想法从脑中抹去。

当天下午,周卫国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苏州火车站。

送行的只有周老太爷、吴妈和刘远。

吴妈拉着周卫国的手,不停地嘱咐各种需要注意的事情。

最后,吴妈忍不住哭了,对周老太爷说:“老爷,文哥儿出生后就没一个人出过远门,这次出门能不能派个人跟着?”

周老太爷冷着脸说:“路是他自己选的,好男儿志在四方!男子汉大丈夫不自己出去历练历练又如何能够担当大任?”

说得吴妈再不敢多话,只是暗中垂泪。

这时,往南京去的火车已经停靠站台了。

临上车前,周老太爷给了周卫国一个小包,冷冷地说道:“记住,凡事须谋定而后动!”

就不再说话了。

见周卫国就要上火车,刘远犹豫再三,正要说话。

周卫国抬手制止了他,说:“如果是有关小雅的就不要说了。”

刘远只好叹了口气,说:“一路顺风!”

周卫国笑了,却有些苦涩,转身上了火车。

不一会,火车开了。看着拼命摇着手想追火车却跑不快的吴妈,周卫国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待平静下来,周卫国打开了周老太爷临走时给的小包。一看之下,周卫国愣住了。

包里有三样东西,第一样是一封周老太爷以中国国民党党员身份写的介绍周卫国报考中央军校的信,上面赫然还盖有国民党苏州市党部的大印以资证明!周卫国直到此时才知道父亲竟然是国民党员!第二样是用小纸袋装着的五张自己近期的二寸半身相片。最后一样是一个苏州某中学的毕业证书,姓名赫然是——周卫国!

周卫国终于明白临上车前父亲所说“凡事须谋定而后动”的含义了。

他只是想到要去报考中央军校,又头脑一热想到改名,但根本就没有细想招生公告上注明的所须报考条件,他既不是国民党员,又无名为“周卫国”的中学毕业证书,相片也没有准备好,就算到了南京,又如何能够报考中央军校?可周老太爷只是看了那招生公告一遍就记住了关键部分。花半天时间搞到一个假的中学毕业证书或洗几张相片对周老太爷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至于到国民党苏州市党部盖个章就更简单了——只要想想陈敬仁对周老太爷的态度就知道。关键是周老太爷连这么细节的地方都想到了,这就由不得周卫国不心中佩服。由此,周卫国也就能够理解父亲对自己直到现在思维还是不够细密的不满意了。

不过周老太爷是国民党员这件事却是更加重了周卫国对周老太爷身份的疑惑。

当晚到达南京后,周卫国先找了家普通旅社住了下来,住的是普通的六人间。

虽然是第一次单独出远门,但周卫国与同住的几人很快就聊得火热。另几人也对这气质不凡的年轻人很快有了好感,没有多久,周卫国就打听清楚了中央军校的地址。

听到这年轻人是特地从苏州赶来南京投考中央军校的,其他几人对周卫国言语中不觉就多了几分尊敬。

第二天,周卫国很顺利就找到了中央军校,在“招生办事处”门口,也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一大堆满脸热忱来报名的人。

看来“黄埔军校”在青年学生心目中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跟在众人之后,周卫国办完了所有的报名手续。

几天以后,就将是招生公告上所说的各种试验了。

21

黄埔魂(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