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梦想三国志>第五十五回 绞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五回 绞刑

小说:梦想三国志 作者:HappyCat 更新时间:2007/3/30 10:13:05

第五十五回 绞刑

将台下,立起了几根柱子,公孙度和其他头头脑脑都被捆在上面,垂头丧气,呆若木鸡。

王琦和众将也离开了将台,到战场上巡视,慰问受伤的士兵。现在最忙碌的,还是华佗,他带着医生护士,尽心竭力救治伤兵。

大批的俘虏被看管起来,其中也包括很多伤员。华佗看到王琦走过来,想了一想,还是找到王琦为这些受伤的俘虏求情。

华佗刚说了两句,王琦就明白了华佗的意思,但还是微笑着听完华佗的请求,才道:“元化,看在你的面子上,没有什么不可以商量的。”

华佗大喜,连连道谢。

王琦又道:“不过,有几个条件啊。首先,一定要治疗完每一个我军战士之后,才能治疗敌军伤兵。就算还有一个我军伤兵没有得到医治,也不能动手治疗敌人的伤兵。如果他们撑不住,只好算他们倒霉了。然后,要优先治疗投降我军的人,最后才能为剩下的那些人治伤。”

华佗一想,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就答应下来。

王琦接着道:“另外,只有在战事完全平定下来,我军彻底控制住局面的时候,才能给俘虏治伤。在战斗没有结束的时候,绝对不能对敌人有丝毫仁慈!而且,只有在药物能够保证我军战士使用的前提下,才能用在俘虏身上。”

华佗得到王琦如此答复,已经很满意了,道:“请主公放心,我一定照办!”

王琦生怕华佗把事情搞砸,又正色道:“这是军纪,元化万勿违背,以免让我为难啊!”

华佗立正敬礼,道:“遵令!”

看着华佗转身离去,又急急忙忙地去照顾伤员,王琦摇了摇头,和郭嘉相视一笑,又继续巡视战场。

不过,华佗的仁慈也不但没有坏处,而是恰恰相反,很多俘虏得到治疗后,都表示愿意投降。但是,根据王琦亲自发布的命令,不得接受俘虏投降的要求。虽然很多军官不明所以,但还是坚决执行命令。

华佗虽然也觉得奇怪,却不管这些闲事,只顾埋头行医。为了兑现对王琦的承诺,华佗自己不去治疗俘虏,专心为自己人治伤,治疗俘虏的事情,都交给手下去办。

王琦生怕华佗书生气发作,私下请郭嘉去打探消息。郭嘉当然明白主公的意思,借着巡视战场的机会,不露痕迹地看了个究竟。郭嘉回报了王琦之后,王琦这才放下心来。

官兵们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后,除了值班的战士以外,都陆续进入了梦乡。王琦和众将则聚在大帐里,后勤兵端上酒菜,大家边吃吃喝喝,边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关于如何处置公孙度和他手下的高级军官,大家意见很一致,只是在如何处死公孙度的问题上提出了各自的意见。议论的焦点集中在如何处理跟随公孙度叛乱的普通士兵和低级军官上面,大家各抒己见,争执了很久才想出了最合适的办法。

无论众人如何决断,公孙度、简位居等人被捆成粽子一般,浑身酸麻,又饥又渴,在将台下忍受蚊子小咬的折磨。其他俘虏们则要好得多,不但得到了治疗,还分到了一些足以吃饱肚子的食物。

次日上午,王琦带领众将登上了将台,准备对公孙度及其党羽进行处置。

众将已经达成共识,对敢于叛乱的人,必须严惩不贷,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姑息。公孙度、简位居、苏仆延、麻余、公孙恭、卫演、贾范、公孙珩这几人,都被挂在将台下临时设立的绞架上,脖子上套上绞索,脚下踩着小架子,等待着死刑命令。他们被捆了一晚上,个个萎靡不振,有气无力。尤其是苏仆延,本来身上就有伤,干脆昏迷过去,直到绳子勒地他喘不过气来,才悠悠醒转,勉强站着不倒。

审判由青州战区司令张郃**主持,他首先下令把俘虏中所有有公民身份的人绑好,带上来受审。这些人主要是各郡的官员和卫戍部队成员,不过,其中大部分并非原来的老战士,公孙度、苏仆延、简位居把老战士们以种种借口排挤走或让他们退役,然后,安插上自己的亲信。但无论情况如何,这些人既然身为公民,跟随公孙度造反,就是犯下了死罪。虽然大部分都要求投降,但是,王琦并不准备接受。

高顺站在将台边上,对这部分俘虏道:“你们身为公民,却忘记了成为公民时的誓言。你们现在想起要投降,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有投降的资格吗?所谓投降,只适用于双方平等交战的前提下,而不适合你们这些**!因此,等待你们的,只有死亡!”

这上千名俘虏听了这一席话,有的呆若木鸡,有的痛哭流涕,有的瘫软在地,有的甚至屎尿齐流。不过,刀斧手可不管他们什么样子,冲过来把他们拖走,执行斩首之刑。

接着,高顺对公孙度等人道:“公孙度、简位居、苏仆延,你们身为一郡太守,官高爵显,丞相委以重任,却不思勤勉报国,反而拥兵叛乱,是何道理!”

公孙度心知必死,此时只有闭目不语。简位居却没有公孙度那么硬气,嚎道:“我本来不想叛乱的,都是公孙度引诱我,我才……”

高顺打断了简位居的话,道:“住口!你自己没有脑袋吗?你要是不肯叛乱,公孙度又能如何?现在,你还在找借口留下小命,真是痴人说梦!”

简位居叹了一口气,道:“我确实是死有余辜,但求速死。但请看在我也过去也立下过功劳的面上,放了我的儿子吧!”

高顺冷笑一声,不再理会简位居,转向麻余道:“麻余,丞相让你进入常山军校学习数载,可曾把你当**质看待?”

麻余回想起自己在军校时的快乐生活,暗叹一口气,道:“我在军校,行动自由,和其他学生一样,并非人质。”

高顺又道:“丞相对你寄予厚望,希望你能学到一身本领,为夫馀族人增添光彩,不料,你狼子野心不泯,不但不规劝你的父亲,还跟随他一起叛逆,把在军校学到的东西用来对付陆军。你扪心自问,对得起丞相的一片苦心吗?”

麻余不由得良心发现,哑口无言,垂下头去。

高顺又对苏仆延道:“苏仆延,你早就该死,丞相给你机会,饶你性命,你不思报恩,纠集族人造反。你也不想想,丞相帐下,有多少乌丸骑兵尽忠效力,你跟随公孙度叛乱,有什么好处?”

苏仆延实在是悔恨万分,闻言一翻白眼,又昏死过去。不过,这次他的头歪向一边,没有被绞索勒着。

根据事先的计议,还要了解一些情况。高顺又问公孙度道:“公孙度,你起兵叛乱,是自己的主意,还是和其他人有所勾结?”

公孙度睁开眼睛,满脸诧异,道:“我起兵造反,只是为了更大的权势,并没有和旁人勾结。”

高顺又问道:“你和兖州曹操有没有联络?”

公孙度道:“我自立为王,和任何人都没有联络。那曹操是黑是白,我一概不知。”

高顺转向简位居,问道:“简位居,你和麻余作乱,你父亲尉仇台是否在幕后策划?”

简位居道:“我父亲时常告诫我,要忠于丞相,不可造次。唉,可惜我执迷不悟,没有听他的话。”

高顺道:“听你话中的意思,尉仇台也知道你心怀不轨,虽然没有参与叛乱,也规劝于你,但是,他身为太守,知情不报的罪名怎能逃脱?”

简位居道:“是我连累了我的父亲……还望念在他年迈体衰,能饶过他。”

高顺道:“尉仇台该如何处置,你就不用操心了。”

简位居想到因为自己叛乱,老父亲势必难以安度晚年,羞愧交加,不由得落下泪来。

高顺扫视了公孙度等人一圈,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见众人都不说话,高顺就要下令行刑。

不料,公孙度突然喊道:“主公!我知道自己罪无可赦,不敢求主公饶恕。但请主公饶过我的儿子,我虽死也不忘主公的大恩大德!”

公孙度这句话,显然是对王琦所说,高顺不好擅专,回头望向王琦。见王琦一语不发,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就回过头对公孙度道:“公孙度,这时你才想起主公来,晚了!你的儿子又不是小孩子,难道不知道自己所犯何罪?你死了这条心吧!”

公孙度最后看了公孙恭一眼,长叹一声,闭上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其他几人也知道不能幸免,谁也不再说话。只有公孙恭面临生死关头,想道自己差点逃出去,求生的欲望不可抑制,突然大哭了起来。公孙恭一边哭一边挣扎,却把脚下的架子踢开了,自己执行了绞刑。

高顺见状,立刻下达了执行死刑的命令,也省得还要先救下公孙恭,再吊他第二遍。

1

第五十五回 绞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