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色鹊桥>第四章 被杀了个下马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被杀了个下马威

小说:血色鹊桥 作者:孟飞矢 更新时间:2006/5/16 12:49:00

马越明望着窗外,目光仿佛穿透了屏东县城的上空,看向那遥远的天空。他面色阴沉,站在窗前一动也不动,一支香烟叨在嘴上,淡青色的烟雾从烟头上升起,弯弯曲曲地升上去,慢慢地飘散在空中,烟头的烟灰老长老长,就是不掉下来。在他的右手上,拿着一张传真纸,那是川庆工程队与林园工程队共同承包屏东到三地镇高速公路涵洞修复的函,那上面几处地方,被记号笔粗粗地标上了黄底色。合同有些变化,原先计划里的几个涵洞不急了,先搭个简易钢架桥,现在排到第一位的任务是修通高屏溪大桥,这是前两天刚被炸掉的。

会议室的门被猛地推开了,闯进来一个大个子,个头差不多有一米九的样子,豹头环眼,体壮腰圆,一脸络缌胡子,活象一个猛张飞。张口说话,声若霹雳,话若惊雷:“马队,王总说那川耗子差不多该到了,让我来叫你下去。”马越明仿佛被惊了似的,身子一抖,那烟头就掉了下来,烟灰在他的藏青色西服上拉出一条淡淡的灰白来。马越明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中的函,一边问道:“王总呢?他去不去?”大个子不屑地说道:“他还不够格,不就是一个工程队队长么。王总说你去接就行。”马越明“哦”了一声,转过身来看着大个子,眼睛一亮,说道:“于大汉,我老马平时对你怎么样?”大个子“噫”了一声说道:“挺好,我于大汉没啥说的。马队你说吧,这次又让我做啥,只要是你安排的,我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绝不皱一下眉头。”马越明笑了笑,又想了一下,拎起会议室的电话拔了个号,对着话筒说道:“华良,你来会议室一趟。”扣了电话,转过头对大个子说道,“一会儿你和华仔一起,和那帮川耗子玩玩。你这样……”正说着,一个瘦高个推门走了进来,马越明冲他招了招手,一边继续对大个子安排着,大个子一边听一边“嗯……嗯……嗯……”地应着,慢慢的脸上就现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来:“哦,你是想给他们来一顿杀威棒啊,这有啥难的,华仔挑起事头,我就上去揍人,就这么简单,是吧?”刚进会议室的瘦子就说道:“于得言,你到时候别被人家反倒给揍趴下了噢。”大个子不屑了挥了挥拳头说道:“华仔你是不是又皮痒了?要不要我给你松松?我于大汉什么时候打输过……”华仔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上次……”大个子抢过来说道:“那他妈的人家是国军的侦察兵,你去和他们练练?人家一个小指头就把你给拿下了,哼!”说完又冲华仔挥了挥拳头。马越明笑了笑,骂道:“两个都给我滚吧,赶紧去,我接了他们一会儿就带他们上工地,你们先准备好了,别到时候打起来吃亏。”华仔笑了起来,说道:“哥,你就有点太小心了,他们这次才来几个人?还敢在咱们的地盘上跟咱们斗?你放心吧哥。”转身拉了大个子出了会议室:“走吧走吧,别耽误我哥的安排了。”

下得楼来,马越明看楼前没有停车,问了问前台,说刚才司机才通了话,两三分钟就到了,马越明在楼前等着。一会儿公司接站的车到了楼前,马越明迎了一步,就看见一个中等个子开了车门出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还打着电话:“好了,孩子我要忙了,我不和你说了,再见!”说完再见却不挂机,停了一下又说道:“好吧好吧,我给你带好玩的回来,再见吧。”有意思,要进行商务谈判了,还和孩子打电话,这人不咋的啊,这么的不专业,马越明又想起一句话: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呵,这么容易的就在我们面前暴露了自己的弱点,看来好对付得很啊。一边琢磨着,一边脸上堆起笑容,上前一步握住了来人的手:“杨队长,欢迎欢迎,坐飞机很累吧?一路上辛苦了。”来人同样热情地握住了马越明的手说道:“马队长么?说不上辛苦,看这台独份子搞的,这仗打起来,倒是你们受苦了。”马越明心里就骂,你们从海那边打过来,到处都打得稀烂,还在这儿假惺惺说这些话,一边说道:“哪里哪里,我们公司王总出差了,就让我来接待你了,招待不周,请多多谅解。”一边说着不着边际的客气话,一边就迎了这三四个人,上了会议室。

到了会议室,双方又客气一番,马越明接过文员递过来的文件打开说道:“杨队长,咱们就开门见山直接说吧,咱们这次合作搞这个高屏溪大桥,你们是个什么意思啊?”杨庆飞沉吟了一下说道:“咱们两家是头一回合作干工程,你们是本地的公司,工地的情况你们也熟悉,先听听你们的意见好一些。”马越明微微笑了一下说道:“高屏溪大样最初就是我们承建的,当时项目施工的全套资料也都保存完好,没有被大陆的战火烧掉。这次桥被炸断,甲方也没有准确的核实工程量。我的意思呢,就是我们先检测一下被炸毁的情况,然后做一个施工方案,再根据你们的工程能力来给你们安排合适的工程,你看如何?”

台商果然不好打交道呢,要是按这个方案的话,工程就完全由他们控制了,而且利润最丰厚,最体现施工单位技术实力的测试、设计这一块就全部由他们拿了。杨庆飞脑子里紧张地盘算着利益得失,一边应道:“现场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要不然咱们先看了工地再说?”马越明的笑容更欢畅了,说道:“哎呀,不用这么敬业嘛,这才刚下飞机,还没有给你接风洗尘呢,那么急着去工地干嘛?”抬眼看了一下会议室的挂钟,才过了半个钟头,华仔他们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吧?“不着急不着急,要是你对这样的分工安排有意见的话,咱们可以回头再谈嘛。在明确分工之前,咱们先对一对自己的工程队情况也可以嘛,大家互相增进了解,有助于合作嘛。”

就这样,在会议室里东拉西扯的又说了一个多钟头,马越明看了一眼挂钟说道:“西部建筑集团是个大集团,国际上都能见得到你们的作品呢,我是很了解的。听你这么说,你们这个川庆工程队还是很有实力的嘛,我对我们的合作充满信心呢。这分工问题,我看我们还是在工地上说一说好一点”也没问杨庆飞的意见,站起身来手一挥说道,“走吧,车已经准备好了。”

杨庆飞苦笑了一下,跟着站了起来,带着刘厚坤和黄河工起出了会议室,坐上了去工地的中巴车。坐上中巴车的后排,刘厚坤就凑到他跟前轻声地说:“杨队,这个马队长不太好相与啊,看他那样子,可不是个讲道理的人。咱们可不能退让,要是让他那样安排,那咱们可就抬不起头了。”杨庆飞嗯了一声,低志应道:“杨队也不是个软柿子呢,小刘你听我招呼就行了,别我把你第一批弄过来,你就给我惹事。”偏过装对黄河工说道:“老黄一会儿你先预估一下工程量,我看了卫星照片,估计两个桥墩都得重建,你给我估准了,别给咱们丢脸。”黄河工简单地说道:“不会的。”

车慢慢地开到高屏溪大桥,一行人都下了车,各自找了合适的观察地点,仔细的察看起现场来。这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钢筯混凝土大桥,跨度也不大,只是桥有点高,桥下到水面的净空大约有接近40米的样子,过大船是一点问题没有。大桥两边的地势都比较开阔,完全能展得开队伍,摆得开场地的,施工难度不大,工程量也一般,杨庆飞心中有了点底。他又仔细地观察了大桥一番,在心里盘算施工的大概计划,嗯,时间赶紧点的话,大概两个月能完工,完全通车可能需要四个月左右。一边在心里盘算,一边听马越明介绍着这高屏溪大桥一些施工数据,却听得黄河工那边一遍嘈杂声传过来,声音越来越高,感觉好象是吵起来了。

马越明皱起眉头说道:“怎么搞的?怎么就吵起来了?”转过头来对杨庆飞半是询问半是建议地说:“杨队长,咱们过去看看?”杨庆飞也摸不着魂头,应了一声,急急忙忙地赶了过去,看那边场面越发混乱起来,好象还有几个人推推搡搡的了,杨庆飞心里暗叫了一声“糟糕”,紧蹿两步赶过去一看,脑袋就“嗡”的一声,暗道:坏了。

只见人圈里,刘厚坤与黄河工背靠着背,和周围的人群推挤着,一个瘦高个站在黄河工对面,高声地骂着,一个大个子站在刘厚坤跟前,挥舞着拳头,刘厚坤一边推挡,一边左顾右盼。杨庆飞大声叫道:“停手!!都给我住手!”可是他的声音在这十几个人的声音里,显得太小了,看起来连他自己的两个兄弟都听不见。杨庆飞转过身去找马越明,却见马越明正在慢腾腾地走过来。杨庆飞赶忙跑过去,拉了马越明的手说道:“快让他们停手。”马越明一脸的严肃,停了脚步问道:“怎么回事?”杨庆飞急得双脚跳,说道:“不知道,看样子快打起来了。”马越明惊讶地问道:“不会吧?你们才两个人咧,怎么就敢和我们的人打架?”杨庆飞顾不上分辨,拉着扯着马越明的手就往人堆跟前走,一边说道:“先让他们停下再说,别打出事来。”马越明不高兴地说道:“杨队长,你放开手,拉拉扯扯的象什么样子?”这边正扯皮,就听得那边一声大吼,又是“哎哟”一声惊叫,紧跟着人群“轰”地一声,似炸了营似的就往外散了一下,然后又紧紧地围上了。

杨庆飞顾不得再和马越明扯皮,松了他的手,赶紧又往人堆跟前跑,就见黄河工倒在地上,满脸是血,刘厚坤一脸怒气,势若疯虎,抡圆了双拳,在那里左推右挡,紧紧地护着倒地的黄河工。大个子在那里和刘厚坤对打,那个瘦高个正抛下手中的半块砖头,一边拍着手上的灰,一边说道:“真不经打,怎么一下子就被打趴了?川耗子就这点能耐啊?”杨庆飞急红了眼,一把分开人群,两步窜到内圈里,把手一张拦在了大个子和刘厚坤之间,喊道:“别打了,先救人再说。”说话间眼前一黑,头脑一阵发晕,却是挨了一拳头。刘厚坤也急红了眼,“嗷”地一声高叫,跳了起来,一手按在杨庆飞肩头,隔着杨庆飞就是一拳打出来,对面那大个子似乎冷笑了一下,也是一拳击出,两只拳头在空中“碰”地一声相撞,声音沉闷,大个子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瞬息间又变得通红,退了一步。刘厚坤在空中稳不住身子,向后便倒,却拉得杨庆飞也一并倒在了黄河工的身上。

华仔弯腰又拣起了砖头,正要上前拍板砖,就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别打了。”却是马越明到了,就住了手,转身把砖头轻轻地扔在地上,说道:“哎呀,怎么就打起来了?有话好好说嘛。”转过身看见大个子还在那儿发呆,过去拉了他的手低声说道:“你悄悄的找个地方呆两天再过来。”大个子于得言回过神来,甩着手低声说道:“这小子拳头好硬。”华仔扳转于得言的身子,说道:“吃亏了?先在家休息两天吧,后天你再到工地来。”

马越明弯下腰拉起杨庆飞说道:“哎呀我说杨队长,你怎么也和这一帮工人打架啊?快看看你们这个黄工怎么回事,要紧不?”又拉起刘厚坤,转过身去查看黄河工的伤势,一边说道:“看起来没啥要紧,就是昏过去了,送医院吧。”旁边一个人说道:“那边就有一个医疗队,也是从大陆来的。”刘厚坤推开马越明的手,阴沉着脸,把黄河工背在背上,杨庆飞在一边扶着,就要跟着一块儿去,马越明却拉了他的手说道:“让他们去就行了,咱们接着看工地。”

杨庆飞转过身来,一只眼睛乌青,肿得张不开来,只好用一只好眼对着马越明直直地说道:“马队长,光棍眼里不揉沙子,今天这事的原委,你知我知,大家都是在江湖上混的,心知肚明,就别在那儿假打了。黄河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个完!你让人坏了我的招子,却让我一只眼睛和你在这儿看工地,当我是三岁小孩么?”马越明接口道:“哎呀杨队长你看你说到哪里去了,你的人和我的人打架,你自己还参与进去,却说什么我找人坏你的招子噢……”杨庆飞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不和你扯筯,你要和我玩阴的,咱们就玩阴的。你要和我明打明的来,咱们就明打明的来。工程上的话和工程下的活,我川庆工程队都会接着,跟你奉陪到底。”转过身去追刘厚坤去了。马越明叹了口气,说道:“散了散了,今天干不成活了,放大家一天。”周围的人群欢呼一声,四散开了。

周围的人群都走得差不多了,马越明拉过华仔问道:“怎么下手这么狠,事情闹这么大,还把人家的队长都给打了?”华仔笑道:“哥,你别看他们被打得头破血流,其实没啥事,我手里有分寸着呢,休息一天就没事了。想当年咱哥儿俩在高雄那阵……”马越明没好气地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别再扯你当年混黑道的那些破事了,还闲人家手里的把柄不够多吗?”就转了话题说道:“我看刚才好象于大汉吃了点小亏?”华仔就又笑起来说道:“于得言说那小子拳头好硬,可能是吃了点亏吧,我让他这两天都在家里休息,后天再到工地来。”马越明点了点头说道:“嗯,挺好,你让李工过来,我和他再合计合计。”看着华仔去找人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样子不是很好对付呢……”

不大一会儿功夫,一个样子憨厚的中年汉子拿了一个活页夹走了过来,说道:“马队,听说你找我?”马越明问道:“李工,他们那工程师如何?”李工“啧啧啧”地感叹了一通,才说道:“很厉害,眼力很准,我们改动的几个数据都看出来了,和我们争,华仔才废了他的,看样子在工程资料上我们占不到什么便宜。”马越明“哦”了一声,说道:“那就在工程分工上和他们玩玩。”李工想了想说道:“我估计也很难,他们有自己的一套测量方法,而且这次来打前站的两个人看样子做了不少工程,经验很丰富的,玩这些可能玩不转。”马越明沉思了一下,又叹了口气说道:“华仔这次坏了事了,要是没打这场架,又或者是他们把我们的人打伤了,那还可以在合同上占点便宜,现在就不好说了……”李工神秘地笑了笑说道:“马哥,要不动动你的那些手下,给他们找点麻烦?”马越明烦恼地挥了挥手说道:“形势不同了啊,现在大军压境,比当年香港回归时还麻烦。当年97回归之前,香港的大佬们都急着往外跑,难道我们还比那些香港大佬们还厉害么?再说了,于大汉都在那小个子面前吃了亏,真干起来,还不知道是谁给谁找麻烦呢。”顿了一顿又说道:“你听那个队长说话,哪里是个怕事的人,说不定以前也是混过黑社会的呢。”李工不服气地说道:“咱们也是吓大的呢,说大话谁不会……”马越明拍了拍李工的肩说道:“这就是看人的本事了,那个队长啊,不是好相与的。算了,回头再说吧,你把工程的方案再做细一点,想办法让我们主导测量和预算,最低限度也要保证两家五五分。两天时间够不?我看那个黄工两天之内起不了床,说不定还得送回大陆去治疗呢,时间上我们也占了便宜。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还能咋的?”李工笑道:“我说呢,咱马哥也不是怕事的主啊。行啊,我这就忙去。”转过身走了。

刘厚坤背着黄河工,跟在林园工程队的那工人后面,向医疗点走去。杨庆飞紧跑几步,跟了上来。半道上黄河工**了一声,艰难地转了转头,杨庆飞赶紧就扶了上去,问道:“醒了?感觉怎么样?”黄河工又**了一声,挣扎着要下地,刘厚坤把手紧了一紧,杨庆飞说道:“别动,就快到了。”转眼间就到了一个医疗点,招呼一个长得挺可爱的女士官推过来一个平车,看样子是刚从学校里出来的,帮着刘厚刊把黄河工轻轻地放在平车上,一边问起伤情,末了说道:“大陆过来的啊?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我找江副队长过来看。”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走了过来,穿着白大袿,口罩挂在脖子上,一副听诊器搭在肩上,看不清军衔。杨庆飞赶紧迎了过去说道:“江队长,麻烦你看看……”那医生说道:“叫我江医生就行了,啥情况?小李你给他测血压”一边问,一边摸了脉搏,又翻开黄河工的眼皮,拿了个小手电在那儿照着。黄河工回答着医生的问话,刘厚坤在一边照看着,那女士官量完了血压,走过来对杨庆飞说道:“你过来,让李医生给你看看眼睛,怎么肿成这个样子了?好好的打什么架。”杨庆飞也没有分辨,跟着女士官走过去看眼睛。

半晌,江医生走了过来,对杨庆飞说道:“我们这里条件简陋,现在还不能判断是不是有颅内出血,需要送大医院做CT,我建议送回大陆去。”杨庆飞急了:“江医生,病情很重吗?非得后送吗?不后送行不行?”江医生有点踌躇,说道:“就是因为不能准确判断,才要后送确诊。”两个人争执起来,江医生在那里耐心地解释着,这时一个高个子女军人走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江医生似乎有点怕她,赶紧解释。女军人听罢说道:“这事交给我吧,我来联系屏东县医院,你把检查申请单开好。”江医生为难地说道:“咱们的信息系统和屏东县的医院信息系统接不上,申请单传不过去,他们的检查结果也传不过来。”女军人一脸鄙视的神情望着他说道:“开手工单子啊,让他们出胶片,你不会连胶片都不会读了吧?”江医生脸色通红,又一脸恍然地过去开单子,女军人则走到一边去打电话:“喂黑头,帮我联系一下你们团群工科吧,我有事找他们……什么?联勤部机关还在海峡那边呢,要过两天才过得来,先借你们团的群工科用一用……你帮我联系就行了,具体的事情我会对他们说的……行,就这样,我等着。”杨庆飞吁了口气,看起来暂时不用后送了,他可不敢想象,一旦后送,这边的工程会怎么样。一想起马越明那满脸的笑容,心里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不行,工程队的人马得尽快地赶过来,要不然这工程会越来越被动的。

0

第四章 被杀了个下马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