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色鹊桥>第十一章 风雨中的新生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风雨中的新生命

小说:血色鹊桥 作者:孟飞矢 更新时间:2006/7/2 22:27:00

在充满天地的狂风暴雨中,紧挨着李得昌家的二层小楼里传来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嚎叫声,一声接着一声。两个身影顶着风雨冲进了这幢小楼,楼门开处,房内的灯光洒落出来,照见野地里漫天的大雨。李得昌和何林雪进了门,顾不得抖落身上的雨水,就急急忙忙地问道:“阿龙,怎么回事?”何林雪却是一边问着,一边就朝楼上的房间跑去。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站在门厅里,哭丧着脸述说着这事情的经过。原来白天两人想夜里要来台风,就收拾园子里的东西,牵动了胎气,到晚上风雨大作之时,老婆开始阵痛,阿龙没有生孩子的经验,还以为是老婆吃坏了肚子,拿了热毛巾给老婆热敷,还帮着陈丽君揉肚子,这下坏了,一下子羊水就破了,满床都是羊水。两口子慌了神,手忙脚乱地换被子、床单什么的,三下两下,就见红了。这才慌以神,打了几个医院的电话,都说风雨太大,救护车派不出来,两人也不敢在这风雨天开车去医院,才给李得昌家打电话,让先过来帮帮忙,先稳住情况再说。

听得这话,李得昌气得一指头戳在阿龙的额头上,刚才跑过来的气还没喘匀,也说不出话来,这时就听得楼上何林雪的声音:“昌哥,看样子孩子卡住了,赶紧想办法打电话叫医生吧。”阿龙慌了神,就往楼上跑,李得昌拿了电话,赶忙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说,就听得急救中心的值班调度员说道:“你这电话都打了几次了,我也跟你说了,这种鬼天气,什么车都不敢开上路啊。离你那儿最近的急救站都有将近十公里,这么强的台风,非出事不可。你那里两条人命,可是我要是派车出来,那就得再多搭上三四条人命啊,还解决不了你的问题。老哥,要不然你找平时你们去做产前检查的医院,让你们的主检医生给你打电话,指导你怎么做。”李得昌傻了眼,看着外面肆虐的风雨,也没了主意,抬了头冲着楼上叫道:“老婆,急救中心说找个妇产科医生给我们打电话,告诉我们做什么,你看行不?”何林雪说道:“实在没办法,也只有这样啊。”李得昌就蹬蹬蹬上了楼,叫阿龙道:“你家的座机呢?把你电话的免提打开。”阿龙转过头,话里就带上了哭腔:“我家的电话没有免提,平时我们都用手机的。”这句话一说,屋子里的人彻底的傻眼了。

李得昌转头在房子里四下打量,突然之间就有了主意:“把你的手提电脑搬过来,我让他们那边的医生上视频。”阿龙醒过神来,帮着李得昌把电脑摆布好,拉好网线,把摄像头转过来对着了老婆,又打通了平时做产前检查的医生的电话,连通了医生的视频。医生仔细地看了看情况,又让何林雪拿着摄像头围着陈丽君四下里看了看,问道:“你帮我数一下丽君的脉搏,会量血压的话,帮我量一下血压。”何林雪转过头望着两个男人,两个男人赶紧摇了摇头,医生苦笑了一下,说道:“先数数一分钟的脉搏吧。”何林雪就拿了手机,调了秒表,认真地数起脉搏来,末了转过头对医生说道:“有点快啊,大概100次左右吧。”医生不高兴地说道:“数准了,你看着秒表数15秒的脉搏,然后再告诉我一分钟的脉搏数。”何林雪红了脸,认真地数了起来,说道:“15秒钟有28次,一分钟就是112次。”医生“啊”了一声,说道:“把灯光打亮点,让我看看丽君的嘴唇。”李得昌连忙拿了他过来的时候带的两支手电,照在陈丽君的嘴上,阿龙拿了摄像头,对着陈丽君的脸,小心地调着焦距。医生看了那手电光,说道:“这灯光不行,看不准,必须使用白光灯。”阿龙应道:“家里哪有这种东西啊?医生,你想想办法救救她吧。”声音里就带上了哭腔。

陈丽君躺在床上,突然间又大叫起来,阿龙慌了手脚,扔了摄像头,冲到床边叫道:“老婆,老婆!你怎么样?”陈丽君断断续续地说道:“痛,啊——,阿龙,我觉得有点冷,还有点心慌……啊——”一声长长的喊叫顺着电缆远远的传到了医院,医生就变了脸色,说道:“必须得量血压,做心电图,这可怎么办!这鬼天气,救护车肯定跑不动,开坦克还差不多,这可怎么办?”在那房间里团团转着圈。何林雪听得医生的话,眼睛一亮,冲李得昌叫道:“开坦克,让他们开坦克来!”李得昌疑惑地转过头看着她,忽然间恍然大悟,说道:“我回去找电话号码,我给她们打电话。”拍拍阿龙的肩膀,拣起摄像头,冲着里面说道:“医生,我给解放军的医疗队打电话,看他们能不能来。”那医生有些迟疑,说道:“那先打电话试试吧。”

刚睡下没多久,张雄武就被一阵电话声给叫醒了,电话里万娟的声音挺急:“黑头,赶紧准备,紧急出诊!”张雄武一骨碌爬了起来,两下收拾利索了,扎了腰带就出了门,正准备吹响紧急集合哨,就看得天空中一道雪亮的电光闪过,紧跟着一个炸雷炸响。天哪,这正是台风最紧急的时候,这可是在刮十二级大台风呢,紧急出诊?什么车能在这种天气下开得动?张雄武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医疗队的房间,里面灯火通明,六七个人集中在那房间里面,万娟站在房间的中央,一叠声的向房间里的人员下达着命令:“除了全套急救准备外,再带野战手术包四个,中压力吸引器两台,普外手术器器械两套,另加卵圆钳四把,分别装在急救车和手术车上,护士长你负责检查落实器械。李行春准备药品,1号标准急救药品两组,另加催产素两盒,氯氨酮两盒,4号标准术前用药两级,同样分装急救车和手术车。江民涛你向屏东县医院调产妇的产前检查记录和健康档案,让他们通过网络传过来。我去落实车辆。立即行动起来!”转过身看见张雄武站在身后,就说道:“正好,你去准备车辆,我们要出动一台通信指挥车,一台急救车,一台手术车,护卫车辆由你来安排。”张雄武问道:“我听你准备了一些生孩子的器械和药品,是去接生吗?”万娟看了他一眼,一边向房间外面走,一边对张雄武说道:“咱们到外面说话。”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治疗室,向营房门口走去,张雄武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问道:“怎么接生这种电话也打到你们这儿来了?”万娟答道:“就是上次李行春认的那个干妈打过来的,她家邻居半夜突然临产,打了几个医院的电话,都出不了车,打急救中心,找了个妇产科医生给他们视频指导,结果医生说情况比较紧急,必须到现场,这么大风雨他们也去不了,那个干妈没办法,电话就打到李行春那里去了。遇到这种情况,他们也是没办法了。”

张雄武闷了头,想了想还是指着外面的风雨说道:“万队长,外面在刮十二级大台风,这种天气情况下车辆不能出动。”万娟看着他,反问道:“一个产妇难产,家里什么医疗设备都没有,地方医院动不了,我们不出动,那你说怎么办?”张雄武就被问住了,半晌说道:“强行出动车辆的话,这么大风雨,半路上肯定会出事,到时候产妇也没救下来,你们也搭进去了。”万娟还是那么沉着地看着他,问道:“如果你的一个士兵被困在高地上,你会不会派人去救?”张雄武一下子火了,声音也高了起来,说道:“指挥员没有权利拿士兵的生命去冒险!指挥员的职责是用最小的代价完成任务。”万娟的眼神还是那么宁静,望着他淡淡地说道:“产妇是老百姓,而我们是军人。军人的职责就是保护人民的安全,军人的牺牲就是为了人民的生命不再牺牲。”顿了一顿,又说道:“在现在这种情形下,牺牲军人来保护老百姓的安全,是正确的选择,而不是看着产妇在那里痛苦,我们却因为一场暴雨就阻碍了我们去完成保护人民的使命。”望着张雄武那铁青的脸,忽然笑了一笑,说道:“一场暴雨就把我们的军事行动给挡住了,这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吗?”张雄武无言以对,停了一会儿,无可奈何地长出一口气,说道:“你们医疗队也没有妇产科医生,去了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而且你们的手术车车体太大,自重太轻,路上肯定会被台风吹翻,能不能换个车体目标小一点的车去?”歇了口气又说道:“能减少牺牲,还是得想办法减少牺牲。”万娟望着他又笑了笑,带着些揶撸的口吻说道:“不是妇产科医生就接不了生了?你老婆将来生孩子,我来接个生给你看看。算了,这种专业上的事情你不明白的。”低头想了一想,说道:“不过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样吧,你派个装甲车去县医院,把那个妇产科医生接上,顺便也带上一些他们妇产科的专用器械。我们这边先去,那妇产科医生来了之后,就可以处理更复杂的情况。我看你们的装甲车够结实,别说十二级台风,就是来二十级台风都不会有事的。但手术车必须去,万一生产不顺利就需要剖腹产。嗯,让我想想,在手术车里加配重,你向团里要一台大马力的牵引车来,牵引着手术车上路,这样应该可以减小翻车的可能性。”转头望着外面的暴雨,又说道:“军事装备你比我熟悉,牵引车辆和护卫车辆都交给你了,就这样吧。”转身又朝治疗室走去。

张雄武叹了口气,这个万娟的脾气,这么长时间在一起,他多少摸着点了,没病人在跟前的时候,嘻嘻哈哈啥都好说,开个玩笑或者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她多半也会宽容,但一遇到病人,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他不禁又想起第一次到码头去接这个医疗队的情形来,这个医疗队的运气也真够差的,来台第一天就遭遇了土匪,连个普通的巡诊,也会遇到恐怖袭击,算了,不想这些了,还是想想如何才能在这十二级台风中的暴风雨里安全行车吧。张雄武想了想,回到自己的房间,要通了团部的电话:“值班室吗?我是一连长张雄武。68医疗队接到电话,需要立即出诊,出动通信指挥车一台,急救车一台,手术车一台,护卫车辆安排计划如下:装甲运兵车三台,一班两个战斗小组,由我带队,跟随医疗队伴随护卫,二班第一战斗小组先到屏东县医院接上妇产科医生,然后再到病人家。战斗通信指挥将与医疗队通信指挥车共用。由于手术车车体过大,自重较轻,拟增加配重,因此请团里派一辆四型坦克作为牵引车,能不能尽快安排。书面报告我马上传过来。”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笔记本,在上面敲入了增援请求。

一辆装甲运兵车亮着大灯,在暴风雨中向着县城的方向开去,五分钟后,车队顶着风雨冲出了营地,车灯打出一道道光柱,在黑暗中开辟出一道道前进的通道,灯光中的大雨一束束从天空落下,拉出一道道倾斜的银丝,一阵狂风吹来,那雨点就如海浪一般一阵紧似一阵。车辆轰鸣着,顺着道路顽强地前进,路两边的行道树在风雨中飘摇,不断地响起一阵阵树树折断的声音。通信指挥车里坐了三两个人,万娟手上抱着平板电脑,正在那儿低着看着从县医院传过来的产妇产前检查的记录,看着看着,脸色就有些绷紧了起来,不停地在平板电脑上做着笔记。张雄武坐在万娟的对面,全身披挂,单眼显示屏正拉在眼前,嘴里不断地发出命令:“头车加快速度,尽快通过风口路段,651压住速度,注意与手术车配合行车,手术车跟上,给自己留点机动距离……”正说着,从屏幕上就看见前面一阵狂风,行道树被吹得一阵乱晃,“喀嚓”一声巨响,一棵大树从中折断,树冠挟风带雨地向车队砸来,张雄武大叫一声:“紧急避让!”头车猛地一加速,如豹子一般向前一窜,躲开了大树压顶,通信指挥车一个急停,紧跟着一打方向,又是一个紧急倒车,就听得“呯”的一声响,指挥车后桥撞上了紧跟在身后的急救车,指挥车里的人都坐不住,摔得七零八落的,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呼”的一声,指挥车前挡风玻璃一暗,无数的树叶树枝压在了玻璃上,挡住了视线。张雄武坐直身子,朝单眼显示器看了看,问道:“急救车还能动不?”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说道:“把路让开,头车避让到路右侧,爆破作业准备,把这树炸断。清障作业准备。”万娟的目光从平板电脑上抬起来,对张雄武说道:“能不能让我们一个医生带个护士,坐上开路的装甲车先去?”张雄武一口回绝道:“不行,这种情况下车队不能走散,单独一辆车不能处理路上的各种意外。”回答间,各车辆徐徐开动,给倒地阻路的大树让出一大片空地来。

头车打开了尾舱门,一个兵顶风冒雨从车舱里钻出来,弯着腰跑到倒地的大树跟前,比划了一番,从怀里掏出炸药,捆绑在大树朝地面的一面,装了雷管,返回朝装甲运兵车跑去,一边跑一边拉下送话器报告:“炸药安装到位,是否起爆,请指示。”张雄武等了一阵,见大家都拉开了足够的距离,命令道:“起爆!”随着话音,就听得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大树被拦腰炸断,头车掉了个头,放下车头的清障铲,把倒地的树推到路的两边。万娟冲车外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看着平板电脑的屏幕,皱着眉头在那儿思索。张雄武转头看了她一眼,担心地问道:“怎么了?”万娟一边翻看着屏幕一边答道:“产妇情况很不好,很棘手,产前检查提示有妊高症,还伴有阵发性房颤,分娩过程中房颤发作的可能性很高。”抬起头望着张雄武说道:“时间,时间非常重要,必须尽快到达,这个你得想想办法。如果再来这么两三次停留,我担心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张雄武想了想,咬咬牙命令道:“208让位作2号车,651开路,手术车牵引脱挂,209变作3号车,牵引手术车前进。遇到路障时由651直接炮击,208跟随清障,扩大通道。全车队缩短行车距离,密集行车。”车队轰鸣着,调整了行车位置,又朝前奔去。

小楼灯火通明,时不时仍传来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尖叫,伴随着一阵阵惊慌的话语声:“丽君你忍着点,医生马上就来了。”正说着,楼下传来一阵马达的轰鸣,雪亮的灯光尤如救命的甘淋,陆续晃过小楼。李得昌扑到窗前,惊喜地喊道:“来了来了,哎哟我的妈呀,还真是开坦克来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下楼去接人。阿龙抓着老婆的手,满脸是泪,说不出话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群白大袿拎着各种各样的家伙冲上了二楼,万娟两步冲到陈丽君跟前,一手摸着脉搏,一只手拿着听诊器伸向她的胸脯,听了一小会儿,果断地命令道:“心电图,开通静脉通道,普罗帕酮50毫克壶入,电复律准备,担架准备。展开手术车,做好术前准备。”转过头对着何林雪说道:“准备好住院的生活用品,手术后就送医院。”李得昌插嘴说道:“天气预报这次台风要持续两三天,可能走不了吧?”万娟转过头微笑着说道:“我们在这种天气下来得,当然也就去得了医院。”一行人忙碌起来,把一间小小的卧室挤得满满的。万娟皱着眉头,四下里看了看,对何林雪说道:“大妈,你看这地方这么小,留一个人就行了,其他的是不是可以先去休息一下?”李得昌拉了阿龙,自觉地出了房间,让阿龙在客厅里给医生护士们准备茶水,自己又下了楼,去看那些车辆。

楼下七七八八的车停了一堆,每辆车上都满是泥泞,那辆坦克前装甲和炮塔前部挂满了树叶,涂满了青绿色的树汁,把迷彩色涂抹得更加的迷彩了。一辆大屁股高箱板的全密封车正在掉头,把屁股掉过来对着大楼的大门,停稳后,一阵低沉的嗡嗡声响起,车厢的两个侧厢板就向两边扩展,眼看着原先一个车厢的宽度就变成了两个车厢的宽度了,“叭嗒”一声响,扩展开的车厢低板上弹出四根支柱来,两个兵从驾驶楼里跳下来,钻到车厢低部,抱出四根枕木来,分别垫在了这四根支柱的下面,又在车厢厢板下面一阵摸索,四根支柱就渐渐的长长,顶住了枕木。两个兵跳上车厢,把后厢板倒放了下来,却是一架楼梯。李得昌张大了嘴,心想:“这部队的东西就是好啊,一物多用,这么方便。”正想和那兵搭讪,长长见识,就听得又一阵马达的轰鸣,远处又一辆装甲运兵车朝这边奔了过来。

眨眼间那车就到了跟前,一个大甩尾把车屁股掉了过来,后舱门一下子大开,从里面窜出一个兵来,站在车尾,伸手从车里又接了一个白大袿出来。这是一个女医生,李得昌一下子就认出正是那个视频指导的医生。只见这医生出得装甲运兵车,脸色惨白惨白,一只手无力地搭在那兵的肩头,一只手扶住了装甲车,顾不得还站在大雨里,就低着头一阵干呕。那兵同情地看着她,任她吐得差不多了,才扶着她向大门里走去。另一个兵从车里出来,手里拎着个黑色的垃圾袋,苦笑着摇摇头,三两步跑到屋檐下,问李得昌道:“大叔,这附近垃圾框在哪里?”李得昌问道:“咋了?”那兵晃了晃手里的垃圾袋说道:“吐了一路。第一次坐这车,多半都这样。”李得昌吐了吐舌头,接过那兵手里的垃圾袋,扔垃圾桶里去了。

这边正在闲扯,一大帮人就抬着担架从楼上走了下来,陈丽君也不再大叫,只是时不时**两声,何林雪抓着她的手,随着担架一步一步出了大门,两个兵一前一后抬着担架,一个护士举着输液瓶跟在担架旁边,万娟怀里抱着平板电脑,皱着眉头跟在后面,刚上楼的那医生,还在那兵的掺扶下,有气无力地跟在后面。李得昌摇了摇头,看起来这个妇科医生是废了,帮不上什么忙了。看着一行人上了手术车,万娟转过头对李行春说道:“去那辆车上,把产科手术包拿过来,小心别淋了雨。”李行春嗯了一声,上了拉那个妇产科医生的装甲运兵车,小心地把一个大大的手术包抱了出来,紧跟着上了手术车,万娟一只手抱着平板电脑,一只手掺着那个快虚脱了一产科医生,也跟着上了手术车,手术车的后厢门关了起来,尾舱的一个红灯不起眼地亮了。

李得昌和何林雪陪着阿龙站在大门口,焦急地盯着手术车。张雄武带着一帮兵,在暴风雨里各自占据了有利地形,警戒着。何林雪悄悄地拉了拉李得昌的袖子,指了指风雨中的那帮兵。李得昌看过去,只见兵们趴在雨地里,任风雨打在自己的身上,一动不动,只是小心地搜索着前面。李得昌心里一紧,无言地握住了何林雪的手,抬头望了望天,只见天上黑漆漆的,暴雨仍不停歇地从天下砸落下来,肆虐着,抽打着,横扫着天地间的一切。李得昌转头看了看阿龙,只见阿龙一脸的紧张,满面的虔诚,紧盯着手术车,那里面,有着他生命的全部,有着他的人生幸福,也有着他一辈子的希望。

李得昌握紧了何林雪的手,不为人察觉地,长长地,轻轻地,叹了口气。

***************

明日出差,提前更新一节。

0

第十一章 风雨中的新生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