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异时空-龙之重生>1 多事之秋(b)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 多事之秋(b)

小说:异时空-龙之重生 作者:云中孤雁 更新时间:2008/7/2 7:10:35

“大哥,你可要注意身体啊。”曾国荃道。

“你不要说了。坐。现在纪泽那边怎么样了?有什么消息没有?”曾国藩微闭着眼睛,嗓音沙哑。

曾国荃犹豫了一下,说:“大哥,江北来人了。是和纪泽侄儿一同来的。”

曾国藩倏地睁开了眼睛,“纪泽回来了?”

“是,大哥。他们把纪泽放回来了。”

“那,其他的弟兄们呢?”

“没有任何消息。侄儿也不知道。”曾国荃低下了头。这八千湘勇,可是湘军的中流砥柱啊。有好多都是乡里乡亲的,可以说是最至亲的亲兵团了。竟然被人家包圆了,只放回了一个曾纪泽。

“嘿。王飞。动手好快啊。我们都小看了他。一个卖盐人家的孩子,谁能想到竟是今日中华之主宰呢?嘿嘿,咳咳咳。”

“大哥,你慢点。喝点水吧。”曾国荃一边过去给他捶背,一边说道。

曾国藩摇了摇头,喘了几口粗气,慢慢的道:“他们有什么条件?可是纪泽自己回来的?”

曾国荃鼓了好几次劲,才道:“还有一个人。他……”

“是谁?”看到曾国荃尴尬的申请,心中一动,道“是季高兄?”

曾国荃点头道:“大哥,正是此人。”

“嘿嘿。原来是他。亏他还当得‘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的评价呢。像他这等贪生怕死之辈,又来作甚?”

季高便是左宗棠了。左宗棠自骆秉章幕府任上被人民军俘虏之后,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以他耿直的性格,时人多以为他已经捐躯就义。湖南同人并朝廷大小官员,个个唏嘘不已。曾国藩还曾在骆秉章专为此举办的灵堂上做过长篇发言,高度赞扬了左宗棠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崇高气节。可不久后竟然闻听左宗棠出任人民军高级参幕,与陆剑川,朱雪麟三人并称人民军的三大庶务巨头,把根据地的民生治理的井井有条。曾国藩当时气得好几天吃不下饭去。没有想到,这一次,又是他来到了自己门前。

“呃,大哥,左先生是作为共和国的特使前来的。”曾国荃轻声说道。

“我管他是谁的特使,我不想见他,让他走。把纪泽一并带走好了,就当我没有这个儿子。”曾国藩愤愤的道。

“大哥,你……”曾国荃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曾国藩作为湘军的创始,自来说一不二。他大着胆子说了三个字,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肚子里咕噜响了一声。

湘军的日子已经很难过了。便是作为副帅的他,也难保要饿肚子。而目前刚刚一万出头的湘军,却要面对太平天国燕王秦日刚的重病围困。覆亡在旦夕之间了。

“小三,你不要为难了。季高先生现在何处?我去见他吧。”曾国藩已经平定下来了。利弊权衡之下,他没有别的选择。

曾国荃眼中不由闪耀着泪花。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可怜呼风唤雨纵横开阖的湘军勇士,如今却到了这一地步。

共和国的意思已经明白无误的传达出来了。曾国藩知道,当自己面对季高的那一刻,自己也不可避免的变成了大金朝的罪人。

主忧臣辱,主子都不在了,臣子却要向灭了主子的人低头。这对于曾国藩来说,内心是何等的凄凉与无奈。

可这总比在这里等死要好。目下他并不是孤身一人,麾下还有万数湘勇儿郎,治下还有千千万万的湖湘百姓。

而且总比投靠太平天国要好。虽然共和国所行之道在他看来是逆天而行,尤其是对富人,其残无比,天下士子人心惶惶,可王飞北京一战,天下震撼。人民军平定北疆,其道大光。他们心中也不由自问了,人民军就真的是一群怪胎吗?那里的人生活的要好啊。

犯强汉天威者,虽远必诛。北京与英法一役,曾国藩心中竟然起了这个念头。二十多年的耻辱,一朝尽雪,豪迈陡生。让人不禁回望数千年,那大汉雄风的辉煌。

曾国藩正了正头上的顶戴花翎。迈步走了出去。

在门口,他遇到了粗矮的黑汉子,名动天下的左宗棠。

左宗棠并没有按照吩咐住在了驿馆。王飞给他的命令,压在他的肩上,分外的沉重。同时对王飞更是心折。他坚信自己跟对了人。当时初见王飞时,他是眼睛看天,孤傲到了极点。现在再看王飞,却是诚惶诚恐,佩服到了极点。而疏理庶务,尽心尽责处,实是希冀王飞能多看一眼他左季高的才能,重用于他。

曾国藩不仅是湖湘第一人,在整个大金朝,也是炙手可热的封疆大吏,江南战事,几由他一力承当。而弟子遍天下,江苏,浙江,两广,三省提督,都是他的门生故旧。可以说,只要他曾国藩跺一跺脚,整个江南都要抖三抖。

所以当年在湘军横扫太平天国之时,风雨飘摇的大金皇帝却对他起了疑心。只是疑心虽起,自身却难保,在人民军摧枯拉朽的攻势面前烟销云灭。

而曾国藩也走上了日暮穷途,北有人民军,南有太平军,两下夹攻,便如跑进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

刘铭传在江北的重重一击,让早已不堪支持的湘军大旗轰然倒地。

两人就在这门前见面了,面上虽然宁静,但是无尽是感情却在那一霎那涌起。只是两人境遇不同,心境各异了。

“伯涵兄,昔日一别,匆匆已经六年矣。伯涵兄戎马江南,身体可好?”左宗棠抱拳一揖,黑脸上难得见到的笑容此时竟是分外真诚。

他虽然倨傲,但是在曾国藩面前,还是拿捏十分到位。

“季高兄,惭愧,惭愧啊。请。”

“不知季高兄此来,有何见教?”寒暄毕,曾国藩直奔主题。

“伯涵兄客气了。季高此来,别无它意。一者,来看看伯涵兄,二者,奉王总统之命,请伯涵兄出山啊。”

“总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几千年来,从未有总统之说。嘿嘿,曾某旦夕之间,自身尚且难保,何来出山之说?季高兄也太抬举在下了。”

“凡事通则变,变则久。几千年的王道,又为何不能有总统?几千年前,燧木生火,结庐而居时,又何来王道之论?至于出山,伯涵何必过谦?目下天下之大事,不用细说,伯涵自了然在胸。共和国基业初定,百废待兴。我国总统对阁下求贤若渴,诚心派我前来邀兄北行,共商国是。”左宗棠说完,微微一笑,轻轻抿了一口茶。

“我?”曾国藩吃惊的问道。

“正是。”左宗棠道:“如今我侄纪泽回来,便是我共和国最大的诚意。伯涵兄应该知道,我人民军中原集团数十万大军立马江北,旦日南下。我人民军海军大破英法西夷之后,已然南下,目前从长江口逆流而上,已达江阴。此时此刻,总统派我前来,呵呵,伯涵兄,金朝已灭,共和初兴,中华儿女,莫不影从。看如今之天下,舍我主其谁?”

0

1 多事之秋(b)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