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重生奋斗史>14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41.

小说:重生奋斗史 作者:一览众山高 更新时间:2007/5/6 20:40:44

致谦:本人自以为记忆力很好,其实不怎么样.前面出现错误,将[赫尔利]误写为[坎贝尔],偏偏VIP章节不能修改,请读者大大见谅!!!

再有,报告读者大大们,一年一度的工作繁忙期过去了,所以前几天能一天更新一章.可是,从五月三号开始,俺动手盖几间小房.时间不会很长,近二十余天只能保证一星期三四章更新了.

-------------------------------------------------------------

"琉球?监国王陛下怎么突然谈到了琉球?"赫尔利的话虽是疑问句,脸上却没有惊讶表情,或者说只有一点意外.随后,则是似笑非笑的望着载镔,显然更喜欢这个话题.

这样的表情一下就让载镔明白了八分,YF应该是知道黄翼升与柯林斯的勾当.载镔下意识要想试探一下YF对此的态度:"我肯定要惩罚彭玉麟和黄翼升."

"为什么?监国王陛下不觉得贵军......很卓越吗?"赫尔利明显要为彭玉麟黄翼升开脱,只是不知怎么入手.

"卓越?您可真客气.看样子,YF早就知道琉球发生的事,可我在前几天才知道,那么大事件却隐瞒不报,难道不该惩罚?"

看到了载镔嘴角的一丝笑容,赫尔利十分郁闷,知道自己又给这少年诈出了本意.做为驻清公使,赫尔利很早就接到了琉球双方[合作]的情报,之所以从来没有与清国方面交涉此节,就是出于几个现实考虑.首先,YF肯定了倭国是个利益增长点,可以弥补部分对清战争的亏空.YF的战争帐算法当然与清国不一样.载镔满脑子里肯定是侵略军给国家造成了多大损失.YF当然是计算国力消耗是否划得来.结果,YF不得不承认,远东战争亏了.但它们又要保住亚洲殖民利益,又要遏制清国发展,消耗只能继续,倭国只能跟着倒霉.

然后就是,这种利益的获取必须有清国军队配合才来地顺畅稳妥,呈交战状态当然不好.对此,YF相当惊异于黄翼升的胆量与眼光,还有那熟悉的利益观.

最后,YF也有黄翼升一样的担忧,怕[合作]遭到清廷破坏.就YF的分析,以载镔的性格特点,破坏合作的可能性极小.YF怕的是其它势力影响,怕载镔在压力面前妥协.

所以,载镔不提琉球,YF也就不提.现今,载镔既然谈到了琉球,并且是在比较公开的场合,说明清廷接受事实,也就没必要遮掩了.

想通了,赫尔利也笑了:"彭将军与黄将军是否接受惩罚,是贵国内务,不是吗,监国王陛下?"

"哈哈哈.惩罚,一定要惩罚,敢令我着急,能不罚吗?可我没说不喜欢银子."

哈哈哈,赫尔利拉德贝也大笑起来,话里带着一丝恭维:"监国王陛下,与您的会谈,如果不令人紧张,那就只有愉快了."

"近期内我将亲往一趟琉球去品尝愉快滋味,两位公使先生是不是一起去?"

"哦,监国王陛下,我俩肯定无法享受愉快,但会将您的行动通知联军司令部.贵我双方在琉球的合作本身是军方默许的结果."

"这个吗,我倒没有要求,跟柯林斯将军聊聊也不错."

"我们有义务尊重您的地位."

"谢谢!还有什么需要说明呢?"

"我想......"赫尔利张张嘴,想谈谈普鲁士,但最终只是说:"没有了,监国王陛下,告辞!"

微笑中,会见结束了,双方心照不宣,没必要说太多.琉球群岛上的某种共识就这样正式达成了高层默契.

载镔等YF公使走后,也想到了普鲁士.载镔对与YF交流关于清普建交问题还没有成熟想法,赫尔利自觉啊,没提出来,很好.

一个小时后,克劳琛来到,但很遗憾,没有欧洲传达过来的消息.使载镔对其它问题也提不起兴趣了,倒不是嫌普鲁士,嫌洪仁轩李善兰等拖拉,号称世界飞速发展的十九世纪在载镔感觉中慢的像蜗牛.就如,两国建交不可能同时,先是普鲁士有意向,过来谈判后,清国才能愿或不愿建交.建交协议签订了,也只完成一半.还要等清国大使带着清国政府确定的建交协议去普鲁士,经普鲁士皇帝再次确定,两国建交才算完成.而后又是设立大使馆,先展开基本的外交工作.再后是普鲁士履行协议,清国大使馆也开始人才搜罗.最后是怎么把人才安全送到清国,嘿,等着吧!情不自禁啊,载镔脑子里又YY起了通迅卫星.

克劳琛也告辞了,还有什么大事要关心呢?

对,还有M国.南北战争打了六年了,比原史整整多了两年,而且还没有结束.沾沾自喜中,心里又在忐忑,叫M国南北方一直内耗下去,可能吗?

有足够得外力因素就有可能.因为,M国南方的确有独立意识.可是,外因太难以利用了,本就不强大的清国力量到了大洋彼岸,根本更加谈不上强大,决不可能成为主导M国内战形势的因素.那就只有用策略,可又太难以把握.

载镔为此烦恼了很久,刚回京城,齐天远就送来了多日前从北美辗转而来的情报,情报中说:"自1864年开始,情报局美洲分部倾尽全力帮助南军,将大量北军军政情报转让给了南军,暗杀了多名北军高级将领,数以百计骨干军人.破坏北方工业基础的同时还将多批先进工业设备,失业技术人员输送回国内.

但北方拥有全部人口的百分之七十多,M国工业重心也在北方,南方的战争潜力与北方不是一个档次,终究无法与北方长时期对抗.

成绩是很大.目前,M国的人口持续减少,失业率局高不下,经济出现了倒退,后劲不足的南方还能勉强维持势均力敌的战争局面.

可是,我们有确切情报表明,南军在北军的压力下,无力坚持本不坚决得独立意图.以此为前提,因内战损失太大,南北双方均觉得无法承受,有议和的企图......"

载镔看后久久不语,她再怎么狂妄,也从不认为拆散M国是一项简单工作,沉思良久,想到了西方人的现实与近几百年养成的自豪感,还有不得不承认的优于清国的民主,一场内耗终究不能持久,所以,像是自言自语中问道:"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

以有心算无心,以五千年阴谋诡计之成就玩儿M国,载镔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M国内战延迟结束几年.从长远来说,载镔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令M国的崛起之路上多一个重**折,使祖国的崛起少一个最强悍得障碍.但载镔当然宁愿心里多一股失去最有份量对手的遗憾,也不愿看到东西方两大强国并立.

不是载镔狂妄,Y国能纵横四海是托了落后的福.随着社会进步,随着科技发展,随着反抗力量的成长,狭小得Y伦三岛,短缺得人口资源,将越来越无法支撑其霸权.D国的底蕴或许比Y国强一些,但它受到的限制也多,也许清国会支持D国强盛起来,但双方的合作变数太多,应该有个蜜月期,但越往后问题越多.E国人表面豪迈,内心狭隘,始终有一流强国实力,却没有当霸主的内涵.而F国从来就谈不上是个杰出得国家,缺少勇气和坚持.当年的蒋军在网络上看到有人说拿破仑**伟人优秀,蒋军根本懒得去反驳.呸,拿破仑最多是个优秀的战术家,对大规模战役的操纵能力都不足,怎能与一位伟大得战略家相提并论?说这话的王八不是找骂就是崇洋媚外.

只有M国,整个西方世界,只有M国,有广阔得国土,丰富得自然资源,单纯得周边环境,无垠得大洋做缓冲.固定战略态势上具备称霸世界的一切条件,而能否称霸世界,似乎与历史长短没有必然联系.要说M国的不足之处,只有一个不算缺点的缺点,人口只有三千万出头,但却有着世界第一的平均素质.

还有一个临时性缺点,M国的内战让载镔抓住了某种机会.可是,要想拆解M国,即便是刚刚成为监国王,颇为不知天高地厚时期,载镔也感到那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南北战争不是一场统一战争,虽说南方有分裂的意图.也不是为了黑奴权益,伦肯的宣言不过是条导火索而已.载镔记得,直到下个世纪中叶的朝鲜战争后,M军才放弃黑人独自遍队的种族主义行为.可以相信伦肯本人同情黑奴,也得到了很多有识之士的支持,并有着南方地主集团的现实压力,<<解放黑奴宣言>>才能得以出现.可事实上呢,北方照样不把黑奴当人看,只是比较而言,黑奴在北方比在南方多了一点人身保障.种族歧视,在北方取胜了的二十一世纪M国也没有消失,所以说,<<解放黑奴宣言>>只是凸显了伦肯的伟大.

并不是个很深的话题,南北战争就是一场政治分歧引发的战争.源自于北方资产阶级和南方地主阶级难以调合的矛盾.可是,在载镔了解中,M国这两个对立阶级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合.因为,M国地主阶级的思想比清国地主阶级先进得多,M国地主阶级并非不可理解不可接受资产阶级,接受战争是为了政治主导权.

同时载镔还清楚,做为一个新兴国家,M国并没经历他们的欧洲祖先的野蛮愚昧,直接成为一个拥有先进思想的国家,能够比较理性的对待内部政治分歧与战争破坏.远不像的清廷对待太平天国那样赶尽杀绝,而是大度的放过了南方[反判]势力.还有,M国也算会做人,知道抢劫太明显太多容易招嫉,所以有返还庚子赔款的举动,清华大学即因此而来,这在原史中记录的很清楚.前者值得钦佩,也使载镔感到肢解M国怎样的艰难.后者就别提了,蒋军曾听过有人对此发表感恩言论,某些人就光看到甜枣儿,忘了被抽两巴掌的疼痛,忘了那甜枣儿就是从自己家里被人摘走地......可是,不能不承认,M国的策略相当高明.

肢解M国,随着政治思想的逐步成形,载镔只抱以希望,而没有奢望了.但正如前面所说,载镔不可能任由M国人结束内战后大发展.也就是说,M国可以强大起来,但一定要在自己祖国的强盛不可阻挡以前.

拖住M国前进的脚步,要下多大本钱?拖多久才能满意?载镔怎么也不敢轻下断言.用万余华人战士的生命使M国继续自顾不暇十年,载镔可以大笑着接受这种交换,可现实不会那么简单.是少数民族的在M华人不可能战胜不是明末政府的M国.

由国家支持华人反抗力量?载镔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好的办法是与黑奴联合抗M,但黑奴足以信任吗?

不说黑奴不见得比华人力量更强大.有一个观点得到载镔一定程度上的赞同,"其实,黑人的种族歧视比白人更严重.不同在于,白人是因为奴役了很多人而歧视别的种族,心理来源是自傲.黑人是因为被残酷奴役而歧视别的种族,心理来源是自卑".此话在二十一世纪难免也被指责为种族歧视,因为黑人对其它种族更多的是不信任甚至仇恨,[种族歧视]之言肯定严重了.不论是谁,包括有自知之明的黑人都要承认,黑人似乎没资格歧视谁.但这话如果是出于对历史的认识,则有一定道理,十九世纪的黑人世界,正被残酷屠杀或买卖的自卑到极点.

所以,载镔不得不怀疑,M国黑奴敢反抗暴政吗?反抗了,有反抗到底的决心吗?有决心,战斗力可以依赖吗?战斗力可以依赖,能与华人互相信任吗?

载镔怎可能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啊!琉球群岛,那样令人神往,却不能让他忘乎所以.不在M国问题最少拿出一个初步意见来,载镔怎能放心去琉球.

怎么办?

这是在国家战略决策委员会议上,载镔面对着一群掌握着国家最高军政大权的高官将心里的焦虑吐了出来.

载镔没想过,这么大事一次就要有结果,否则非要发脾气不可.包括列席的齐天远在内,哪个不是位高权重,却没有一个人能拿出好主意.不能怪大家,这次要除开齐天远,其他人对监国王的M国计划只有个隐隐约约的耳闻.监国王万岁既然没提过,也不能指望大家有什么深入想法.说实在得,像翁同龢,曾国藩,左宗棠等少数几个最重要大臣,因为和监国王关系更近,对M国计划有一定了解,并非没有仔细思考过,只是思虑未深而已.也没法深入,因为众人都不了解M国.这里又要包括齐天远,对M国计划的了解,他这个具体负责人要超过载镔,可他对M国的了解也不过是来自载镔一张嘴.还有,载镔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多了解M国.要不,他怎会一次次的问自己,问大家,怎么办?

这次会议没有做出任何决议,但一致认为,M国计划只能由监国王万岁拿出方针政策,大家进行置疑与补充.决策时间放在监国王万岁从琉球回来以后,这期间,大家都要开动脑筋.

肢解M国,想法似乎很无稽,但是否绝对不可能呢?

不至于啊!M国又不是铁板一块,世上就没有铁板一块的国家.如果成功,后世评价不一定正面,却肯定是个名垂青史的壮举.

还是那次国外记者对载镔的后世专访,还是载镔执政前十年那个话题,载镔十分坦诚得承认:那时的中华帝国,战略眼光不远,战略意识不够.同时,信心与能力还不相匹配,有时信心过大,有时没有正视自身能力.

不光我是这样,当时的决策集体就是如此......

3

14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