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重生奋斗史>142.自己人也[敲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42.自己人也[敲诈]

小说:重生奋斗史 作者:一览众山高 更新时间:2007/5/8 16:11:45

三年前的载镔就想去琉球群岛看看,并且真得在群岛边上寻找过一趟.只是那时的他不知远征军的具体方位,也怕自己跑错了地方出问题.现在,没有此类担心了.十月十六号黎明前,载镔的手指在全息地图上点到了首里,不到一个小时,载镔跨过了东海,琉球在望.

大慨是早餐时间,载镔进入了小小的首里城.城门边,城楼上,大约一个班远征军战士的执勤态度很懒散,不是那种没有战斗力的懒散,而是装装样子,并不检查来往行人.载镔的理解是:这是表达出这座城市属于远征军镇守的态度.

进入城内,载镔发现这是一座近乎不设防的城市,没有发现战火遗留的痕迹,也许可以从一些新盖地房屋想象出来,这里曾经发生过战斗.人们很悠闲,或在食摊边吃着早餐,或在散步,街上时而有店铺开门迎客的声音.

这都没什么,自将YF侵略军赶出国门后,北京不也如此吗!唯一不同只在于北京是一个庞大得城市.载镔奇怪的是偶尔出现的YF军人在街头闲逛,部分人还是与远征军官兵边走边聊.载镔震惊于双方军人的利益结合竟到此等地步了吗?

载镔没生气,士兵没有替国家选择敌人的权力,却有为自己选择朋友的权力.从黄翼升发回的战报中,从赫尔利的语气中,在琉球的双方军队几乎没有仇恨存在,现在又不是以敌对形式共存了,为了共同利益,还跟斗鸡一样大可不必,对军队也不至有过大影响.一对互为敌人的朋友也许下不了手,两支敌对的军队绝不会为了几对朋友休战.

载镔最奇怪最好笑的是双方官兵的交流.几次凑到双方军人共同构成的小团体旁边,他听到了几个YF官兵生硬得汉语,也听到了几个远征军官兵能说Y语或F语.是否流利?对不起,载镔一外语盲,没那本事知道.

载镔禁不住想道:也许,现今的双方驻琉球军队都会出现几个外交官也说不定!

他没有猜错,多年以后的这支远征军不但涌现出大批高级将领,也的确出了几个说一口流利YF语言的外交官,黄翼升本人也在两年后回国时,载镔让他选择是继续当将军还是改行任外交官,结果,黄翼升留在了海军.相应的,YF两国的这批军人中,有三个人成为驻中国帝国外交官.当然,YF此举要功利得多,因为曾经与他们半敌半友的原远征军出身的将领在中华帝国很有地位.

很有意思,载镔因此在首里城内流连了很长时间.直到两个小时后想起正事,才拉住了一个远征军上尉军官问:"知道我是谁吗?"

生气,这上尉没见过监国王,也许是没当面见过,也许是载镔三年来变化较大:"哦,你是谁?"

"带我去见彭玉麟和黄翼升."

执掌五年大权,载镔威严日盛,但他年纪太小,颇有些不伦不类,如果是在国内的生疏地方说这种话,通常会被认为是哪家捣乱的富家孩子.但这里是琉球,事实上有两支敌对的军队同在,一般人不会到此,因而上尉没有轻视:"你是谁?"

"我看,你去找一个见过监国王的人来."

"啊----我可以带你去我团驻地,我们团长参谋长都当面见过监国王万岁."

后面的事就简单了,载镔跟着上尉见到了远征军驻首里城外第五团的高级军官.团长参谋长接到通报后急急迎接到营门,只扫了一眼门前的少年,立刻双脚一碰,举手敬礼,团长大吼一声:"全体都有,向上将军敬礼."

载镔很意外,因为除了一些官兵敬军礼外,大部分人都跪下来拜见监国王陛下.

"这是怎么回事?"

"禀监国王万岁,您有所不知,第五团官兵是以琉球人为主,我的副手是琉球王室中人,见您自然要跪拜."

"哦,是吗!这样做很好,很好!"载镔回答着团长,人却走到那个琉球副团长身边,边拉起他边问:"中校,本王该怎么称呼你?'

感激涕零的中校闻言又跪地大礼参拜:"属国下臣尚洛,不敢当天朝监国王陛下如此垂问."

"起来吧!你既已是天朝军人,以后任是见谁也只需以军礼敬之.在此只需自称属下,本王定然如待天朝人一般善待琉球臣民,知道吗?"

尚洛口呼"叩谢监国王陛下圣德",坚持大礼参拜完后才起身.拜谢中目光闪闪,若有所思,载镔并没看到.

"琉球王尚泰是你什么人?"

"回监国王陛下,天朝属国国王是属下堂弟."

"那就好,你去通知尚泰,就说本王先去彭黄两位将军大营,再去琉球王宫去感谢琉球臣民给天朝军队的支持."

"哦-----监国王陛下,属国怎敢当您如此厚爱.属下即刻去通禀国王......"

载镔抬手止住尚洛的话头,心里明白,尚泰不可能敢让自己先去见他,即便是前几年的清国正被侵略者欺凌时也不敢:"就这样吧!本王先去远征军大营,尚洛先向琉球王通报本王行止.钱团长,带路吧!"

"属下遵命!"两人一齐称是,尚洛的军礼似有紧张.

"我不喜欢坐这东西......"载镔挥手拒绝了一抬大轿,在钱团长引领下步行,尚洛在身后毕恭毕敬着目送.

载镔走出十几米后,突然停下来,转身对尚洛说道:"本王觉得,为了表达对琉球臣民的感谢与尊重,远征军应该有一位琉球籍的将军,去问问尚泰的意思."

尚洛拼命维持着表面平静,他干的不错,但手上忘记了敬礼,嘴里忘记了回答,因为心里都喜翻了天.天朝将军啊,看监国王陛下的意思,十有八九就是自己.

暂且略过尚洛怎样通报琉球王室不提,远征军大营距首里足有二十里,载镔走地双腿又酸又麻,脸上还装着行有余力,令身边的远征军将士对监国王万岁的爱戴又猛增几分.望见了大营营门,载镔暗自长叹一声:哎,总算到了.

远远得,一个人以头触地跪在营门前,肩上中将军衔闪烁.

"怎么啦?彭将军为何如此?"载镔心里明白,嘴上还装不知道.

"末将有罪,请监国万岁责罚."

载镔也没拉彭玉麟起身,笑着说出敲诈勒索远征军的方案.渐渐使跪在地上的彭玉麟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大道理我不喜欢说,你我心里明白就是了.为了搞死搞惨小日本儿,调拨给远征军的军需物资保证一流.也不能让远征军白干,劳动所得吗,怎么着也可以比其它部队多些.这是运气与把握机遇能力相结合,谁也打不起官司告不起状.但我手上确实缺钱啊,李鸿章大人哪儿,几千万两银子,用是没用完,可一算算帐,缺口大了去了.陈玉成将军在关外,军费不算,我只是让他兼管一下地方建设,结果给我送来要钱的奏折,开口就是几百万.哎,各支部队,除了你们这儿外,都要往外花钱.你说.....嘿嘿."

彭玉麟也嘿嘿笑:"监国王万岁,远征军这两年的确弄了不少,臣等也没有胡乱花用.绝非标榜,远征军不敢忘却家国.琉球王也很......这个懂事,自觉补贴部队一部分开支......"

"可不能敲诈勒索,琉球是该出部分军费,但你们绝对要适可而止,要把琉球当自家地方?"

"没有没有,主要是远征军现有四成将士是琉球本地人,琉球王室纯属自愿."

"那就好......嗯,远征军现在能支援国内多少钱?"

彭玉麟眼珠子转了转,不能哭穷,可也不能装富翁:"这......这就看您想要多少了?陈玉成的要求马马虎虎,再多就难了.监国王万岁,远征军也不容易啊!"

载镔吓一跳.这么说来,远征军这两年最少也从倭国弄了几百万两银子的财富,还只占总收益的百分之四十五.靠,抢劫就是来钱.靠,抢,再抢.

有钱好办事,现实主义者载镔满怀欣喜的拉起彭玉麟:"呵呵,陈玉成管我要九百万两白银,彭将军能给他,太令我高兴了,哈哈......起来说话,起来说话."

彭玉麟的脸当时就白了,一时哪管面前是监国王:"没有,真没有那么多.监国王万岁,您这是诚心难为末将,挖个坑给末将跳,陈将军肯定没管您要九百万两银子."

载镔双眼贼亮贼亮,说话向个无赖:"嘿嘿,差不多,差不多,八百万两,这回是真话."

彭玉麟差点儿一口气憋死,心知监国王万岁不像历代帝王那么臭讲究,索性赌赌气:"八百万也没有,远征军就是倾家荡产也只能拿出六百余万两.您要是不怕将士们对您这国之监国王万岁,军之上将军有意见,全拿去好了."

载镔的贼眼更亮了,小日本还真他妈有钱啊:"我不会全要,将士们不容易.说吧,你想给部队留多少?实话实说,别让将士们憋屈."

彭玉麟心里计算了一下,犹豫着问道:"留......留五十万两?"

"你把我当什么了啊?我有那么贪吗?"

"您还是直说吧!"

"给国内七八成就是了."

话音未落,彭中将的军礼行地是那么精神:"谢监国王万岁对远征军的厚爱!"

"别别别,别急,我话还没说完呢!远征军现在上交......四百五十万两银子,我心欣慰.可不能就这么完了啊,明年呢?"

"远了末将也不敢说,但明年二百万两银子该是没任何问题......"

彭玉麟还要侃侃而谈,被载镔一脸不满的打断:"二百万两能干个屁呀!太少了吧?"

对监国王万岁嫌钱少,习惯了利益的彭玉麟并不感到奇怪.于私,王八蛋才嫌钱多.于公,国家建设需要大量资金.于来源,靠,只要别在自家百姓身上敲骨吸髓,有其它来源就好,能保住就好,谁管他妈钱怎么来的.同样是读书人出身的彭玉麟,先受载镔或说教育或说毒害,再跟YF联军打了多年交道,接着抢劫倭国两年,对这一套,差不多看透了.

"监国王万岁,您说多少合适?给个数儿."

"给个数儿?一千万,你能搞来吗?"

"您就别这样了,给个实在数目."

"翻一跟头是最低要求,越多越好啊!"

彭玉麟面露为难神色,却没像刚才那样为不可能完成任务跳脚,脑海里计算来计算去:"监国王万岁,您或许不知.远征军与YF联军的协议虽是五五分成减去军火消耗半成,但这两年来,YF联军所得之财超出我军一半左右.因为,YF联军的海上实力使其随时可以单独行事,而我军不行.远有四艘舰艇只有两艘能用了,加上两艘新近国产舰艇,实力勉强与最初持平.自己行动起来,不单出勤率无法与YF联军三支分舰队相比,护送的陆军将士也兵力不足.非是末将妄自菲薄,从终极战力来说,不论是两国对战,还是一对一死拼,倭人绝非我华夏对手.然我大清前些年的表现监国王万岁是清楚不过了,一见敌军几乎是望风而逃......"

载镔听着很有些不高兴:"彭将军是说倭狗比我华夏强悍吗?"

"末将的确有这意思.并不是说倭人就没软骨肉,相反,有很多.可是,在一般情况下,倭人的确更强悍一些."

载镔沉思良久,终尔长叹一声:"你没说错,倭狗军国主义盛行,举国堪称狂热......不管是谁,不管他有多少理由,我不相信任何一个民族比我华夏民族更优秀.但我不得不承认,华夏古国不是在生死存亡关头,的确不如倭人强悍."

"监国王万岁总是这般理解属下.所以,末将的意思是,要想一年获取四百万两以上之白银,海军必须加强."

"知道我这是到琉球来是为什么吗?三件事.一,看望并慰问远征军全体将士.二,亲自出海打打猎.三,和YF联军首脑人物谈谈.

将来,我们一定要有一支强大得海上威慑力量.所以,加强海军建设,是我国重大军事建设策略之一.可是目前,安庆军械所只能制造小型炮艇.虽说有了一些制造中型军舰的技术实力,但一没经验,二是我们的现代造船厂刚刚上马.我看,这两三年里,只能从YF联军身上想办法应应急."

"又进口军舰吗?末将听说,长江战役时,我军缴获了一个舰队啊!"

"我没说买军舰啊!只是,不和YF联军谈好,支援舰队怎么过来?我希望我国永远是天朝上国,却没有没落王朝的自以为是.咱们现在就和YF打海战,跟送死差不多."

"原来如此,我说威斯特法伦怎么到了琉球?"

"威斯特法伦?京津战役的YF总指挥?他现在是YF联军总司令吗?"

"是他,但他不是YF联军总司令,而是副总司令,据说是一个极具才干的Y皇室成员.败于京津战场后回国,不知怎么又成了YF联军副总司令,到琉球来,说是正到台湾视察YF军队.至于YF联军总司令叫格伦夏尔,但他在印度.原任总司令惠灵顿上将因丢了香港而离职."

"嗯,威斯特法伦,要是方便,该叫左宗棠来一趟......好了,等一会再谈他.彭将军,除了替海军提个要求,还有什么吗?"

"这个请求有丧权辱国之嫌......"见载镔不动声色,彭玉麟接着说:"在琉球,我军与YF联军相互牵制,谁也消灭不了对方.对于利益,要么双方都得不到,要么利益均沾,谁也不能甩开谁.所以,最好在离距倭国最近的大岛建一个联合海军基地,咱们肯定要拥有主权......"

彭玉麟忐忑不安中看着监国王,心里做好了两手准备,行不行都要有后路,不能说不行就挣钱不到了.

可他白担心了,载镔只考虑了几秒钟就淡淡得回答:"也没什么大问题,我就和那威斯特法伦谈谈好了.琉球终究是我们的,给YF一个不危害我们获得利益的基点,一起发财吗!我国一定要有抗击并报复外悔的信心和勇气,也不能小肚鸡肠.别说,咱们一家独占倭国,短期内肯定不比合作获取的利益更大.至于以后,YF很明白......"

"是,监国王此话有理.大清照如此发展下去,YF会自觉离开."

"最怕有反复......还有什么要求?"

4

142.自己人也[敲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