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重生奋斗史>145.正式局部协议[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45.正式局部协议[上]

小说:重生奋斗史 作者:一览众山高 更新时间:2007/5/13 20:21:27

维多利亚认真听取了威斯特法伦的建议,并给予这位失败后回国的前方将领足够的信任,再次召集了内阁会议,阐述了新组织的观点.可是,女王不可能完全听从威斯特法伦的建议,内阁也不可能完全接受女王似乎懦弱得新观点,维多利亚的权力比载镔差了不少.但载镔不会为此骄傲,Y国的对清政策有失误之处,有心理惯性原因,更多其实在十九世纪落后的科技,远隔万里的两国间,怎么也不可能多么了解.

经过一定修改的亚洲政策中有两点不能改变,维多利亚女王本人也不会要求改变.一是除了远东外,大Y帝国不会为了清国放弃其它亚洲利益,二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减少争霸对手,对于清国的遏制属于必然策略.

但在坚持这两点政策同时,具体策略上要有一定灵活性.首先,Y国上层面对死伤惨重并最终失败的远东战争中相信了清国的实力,仅凭Y国加上F国万里迢迢去整体遏制清国,是个很难完成的任务.骄傲的Y国人并不认为军队的战斗力不行,而是无法承受超远程作战的巨大消耗,其中特别是军人损失.当然,完全有必要再与E国合作,问题是,Y国人并不信任E国,更不信任E国对远东的重视程度.也就是说,以E国趁火打劫的国家特性,YF不做主力,并占了上风,它不会火中取栗.而YF凭什么去给E国当急先锋呢!

所以,Y国上层认为,YF联军当然是与清国以敌对为主,但在某些方面是可以区别对待的.本来,Y国本土上流社会决不服这个气,但以威斯特法伦为首的军人代表在听证会上与参议员们进行了激烈得辩论.因为,参加了远东战争并回国的YF军人怎可能只有威斯特法伦一个.惠灵顿上将在威斯特法伦回国不久,也在将职务交卸给接任的格伦夏尔上将后,与多名部下回国.所以,听证会上除了两个上将外,还有其他四名将军.

六个将军中,不但有强硬派,而且不少.但能成为战时将军,没有一个鲁莽之辈,没有一个还拥有着曾经的自信.威斯特法伦的发言使大部分参议员不得不适当改正自己的观点:"......在此,我不想谈论继续远东战争是否符合帝国利益.只想申明我的认识,如果我们联合F国与清国进行一场全面战争,我不会认为我们会失败,但也不敢肯定能取得胜利,那个国家太大了,也离我们太远了,而且,他正在强大起来.对此,无与惠灵顿上将,还有另几位将军都可以用人格与军人的荣誉保证,YF联军勇敢得战斗了,但却战败了.

是的,如果给我们一百万军队,并没有真正强大起来的清国不是不可战胜.但我们有一百万军队吗?即便是有,我们的本土怎么办?海外利益怎么保证?

尊敬得议员先生们,您们知道,我们办不到,我们无法用全球利益赌远东利益.即便我们这样干了,先生们难道还是对那个恶魔的般的人没有一点了解吗?清国有句谚语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什么都能干出来.不管YF军人多么强大,一个人也拼不过一百个人,一千个人.恶魔会让我们在大量消耗后,什么也得不到.

而且,我还没有谈到野心勃勃的普鲁士,没有谈到另一个可怕得人----俾斯麦.同时,现在的清国很理智,对先生们的决心怎能没有防备,否则,以其此前一贯的闭关锁国政策,怎会与一个遥远欧洲国家建交?为什么?

说实话,我认为,我们对清国的了解没有载镔对欧洲的了解深入.遏制清国崛起,的确应该是个必然政策.可是,我个人希望,这个政策不要肯定坚持下去.因为,如果清国冲破了遏制而强大起来,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多一个对手?"

威斯特法伦的发言结束,会场上有掌声响起,并不热烈,但他的发言得到了议员们一定程度上的认同.所以,远东政策经过一定修改后,就像一张罩向清国的有缝隙的大网.海军要封锁清国的海上通道,E国要拉拢,但Y国只能领袖,不当出头鸟.

随后,女王力排众议,允许威斯特法伦戴罪立功,任命其为亚洲驻军副总司令.理由是:我们既然制定了相对温和得对清政策,那么就该多派一些熟悉清国,同时又没有狂热理念的将领去远东.威斯特法伦无疑是最合适人选之一.京津战役的失败,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1866年二月,威斯特法伦回到国内,四个月后,他又要重回远东了.七月下旬,在印度向格伦夏尔将军报到,随后被派到吕宋岛领导联合陆海军.十月初,做为副总司令,威斯特法伦决定视察前线各地,结果就在台湾接到了赫尔利送来的情报.情报中说明了载镔视察琉球的原因,希望能有联军最高层人物与其做深入会谈.也即是说,所谓表示尊重,完全是外交辞令.Y国有绝对的必要与清监国王做出更重大决策,柯林斯少将明显缺乏资格.当然,这是赫尔利以其对清国更深入的认识而表达的个人想法,他的权力也只能建议一下,但威斯特法伦深以为然.

就要亲自面对那个恶魔了,威斯特法伦很好笑,自己竟有些激动.然后摇头叹息一声:这个少年,已是当之无愧的有着世界级影响的大人物了.可是,做为外国人,谁了解他?

是的,对西欧几个强国来说,载镔是个神密的大人物,无法通过几份情报将其刻画出来.如在远东多年的威斯特法伦,也只能从战斗中稍稍感受这位清国第一领袖人物强悍得主战意识,对载镔本人的一切了解完全来自空泛的书面或言语形容,而不可能像对左宗棠,鲍超,张树声,等等与威斯特法伦直接作战的高级将领一样,通过战斗了解.

其实,威斯特法伦多心了.他以为载镔很了解欧洲形式,对自己是个优势.其实,相对来说,的确是威斯特法伦更了解东方.因为,载镔的历史知识绝不丰富,那本十九世纪世界简史中的记录也决不详尽,他也没去欧洲进行过深入调查.这次未知的谈判,事实上势均力敌.

因为赶巧接到消息,威斯特法伦比载镔早四天抵达琉球.柯林斯少将对上司的到来没有任何惊讶,副总司令本来就安排了到琉球视察的行程,他提前几天就知道了.但他却不知道,视察已不重要了,威斯特法伦并没对部下说明另一来意.只是命令柯林斯安排一下与清国远征军将领的会见,所以彭玉麟也第一时间知道威斯特法伦到了琉球.与柯林斯一样,彭玉麟也不知道监国王万岁要来.

"准备一下,我要于二十号会见威斯特法伦[清监国王]."不是同时,但载镔和威斯特法伦却不约而同的这样命令部下.也许,都要给自己留几天思考时间.也许,都觉得一个整数日子更便于回忆.也许,后世人学习历史时,比较容易记住日子.

谈判地点选在了原琉球王宫,现海东王府.通知送到YF军营后,威斯特法伦微笑着接受安排,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做为陪同谈判人员的柯林斯更不觉得上司会有什么危险.想继续留在琉球的柯林斯不止一次向副总司令提到自己对清国军队的理解,提到清国军人多么值得尊重.威斯特法伦大度的笑着拍部下的肩膀:"只要谈判顺利,没问题,因为你最合适."

那天,载镔分别从左右两边向海东王府走来.远远得,两人就开始互相凝视,威斯特法伦一身笔挺得上将军服,身形瘦削高挑,眼神锐利.外形上,半大小子一样的载镔比不了,但载镔却有着他人不可压制的特点:嘴角上那蔑视一切的微笑.还有看透功利的双眼.十九世纪的功利主义太直接了,哪如载镔见过太多当面春风满脸,背后捅刀子.

两人在王府门前,载镔微扬着头与威斯特法伦的严肃面对,也不说话,只是自然而然的伸出右手.接着,威斯特法伦有动作了,先是郑重得行了一个Y式军礼后伸出右手与载镔相握:"您好,监国王陛下!"

"您好,威斯特法伦将军.欢迎您再次到我国."

"监国王陛下的话似乎有误,这里是琉球?"

"没错,琉球就是我国国土."

"有我们不知道的事发生了吗?"

"是的.不过,就算琉球没有正式并如我国,说这里是我国国土也没有大错."

威斯特法伦耸耸肩:"大Y帝国完全可以不承认."

"当然,那是贵国的权力,我国无力强求.不过,琉球归属问题与我们要进行的谈判并没有太大关联.哦,我说的是近几年."

"这是表示友好吗?或者说是一种态度?"

"在琉球,贵我双方相当友好.但总体形式上,我们之间有友好存在吗?至于是否表达态度,也许吧!因为,主权问题不存在成为谈判议题,贵国是否承认琉球的归属也不是我关心的问题.没有实力,什么都是空谈."

"是的,很遗憾,我个人很不愿意,但贵我双方的下一场战争似乎无可避免."

"可惜,在这一点上,您虽是上将,虽是驻亚洲联军副总司令,却只能代表您个人.但是,我们总还有些共同利益,所以,让我们先顾了眼前吧!琉球,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这个问题似乎不需要在今天争论."

"不错,我不会承认,也没有权力承认琉球属于贵国,但我们为什么非要谈它呢?将来的事将来再说,今天,我是为了眼前可以争取的现实利益而来."

"哈哈哈......将军很直爽,请吧,咱们就去谈谈现实利益."

来到已布置妥当的谈判会场,还没有接受正式册封的尚泰亲自引导双方入场,现在的他是充做主人.

趁着谈判没开始,与尚泰见过几次的柯林斯轻声问:"琉球真得不再做为一个国家存在了吗?"

"是的,将军没有听错."

"您得到了什么?"

"安宁!我肯定."

"说实话......我承认这一点.但我是问,您个人得到了什么?不后悔吗?请相信我没有特别的意思."

"比将军想象的多得多.现在,我一点都不后悔.将来,我不知道,但总不会比以前差.对此,我绝对相信......我的国家."

柯林斯也耸了耸肩,无话再说.

双方分左右落座后,威斯特法伦率先微笑着发言:"监国王陛下,您当然不会有责怪,我看过一些关于您的调查报告,其中有一条令人很感兴趣.那就是所有您主持的谈判,不论议题如何重要,产生结果的过程总是很快.当然,谈判双方都出于策略需要而有意拖延不在此列,比如斯特伦中将至今还在北京.这是因为您是个极其讲究效率的人呢?还是其它原因."

"我想,我是个讲究效率的人,但我很少特别强调效率,因为,话说多了不一定有用,所以我喜欢用实际行动迫使人们追求效率.因而,将军的问题,似乎更多来自其它原因."

"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吗?"

"当然可以.主要原因有两个,也可以说是一个.首先,我是个特别不喜欢啰嗦的人,我无发忍受许多人习惯等谈判结果.就拿战争而言,战场上得不到,更不可能在谈判桌上得到,指望一方一张嘴,不如找棵树吊死更干脆.

再有,我不否认以自我为中心,也许这是地位使然,但我绝对是个比较公平的人.当我打算谈判时,除了想找谁麻烦外,一定会为对手着想.就是说,如果是谈利益分成,我在谈判前就计划好了,而且肯定会给予对手足够的分成.于是,正常情况下,只要对手不过于贪婪,除了分成比例上的微小调整外,剩下的只是无需我亲自过问的细节问题......"

"如果,对手很贪婪呢?"

"请将军原谅我的粗鲁,我想说的是:碰见不要脸的,干死龟儿子就是了,还谈个屁."

威斯特法伦后悔极了,对手故意停下话头等翻译,结果自己真就顺话头提问了.载镔虽没明说,但显然是在骂YF的贪婪.明显是将战争的责任完全推给YF侵略军,当然,YF的确该付责任.

强硬,一种源于自信的强硬.威斯特法伦不会害怕,却没有与载镔以硬对硬的打算,所以,他岔开了话题:"监国王陛下,对您的谈判理念,我不能说赞同,却要表达钦佩.那么,这次谈判您是否也打算好了呢?"

"先不说打算好了没有.将军阁下,谈判前,我们是不是该有避开某些话题的共识?"

"我同意,不谈去年结束的战争,不谈琉球归属.的确,我这次来想和你谈的仅仅是贵我双方怎么利用琉球群岛的地理优势获取双方共同关心的最大利益."

"这就是说,谈判正式开始了?"

"是的,我要请您先发表意见,因为,您的地位决定了,您可以为贵国决定一切,而我不能."

"那好,我希望这次谈判今天结束.也许,我俩明天就可以出海看看双方怎么合作获取利益."

"对不起,我军务繁忙,今天结束谈判当然最好,却不能陪同监国王陛下同行."

"没关系,其实我自己也只想想而已.好吧,我就提出要求,相信将军一定会满意的,不谈从哪里得到利益,但我希望是四六分成,不讨价还价."

"不不不,肯定要讨价还价,我觉得五五分成很好,您不能说我方是贪婪,绝不能."

"哈哈哈......将军听错了,我是说你六我四."

威斯特法伦立刻反应过来:"我不问为什么,因为您一定有附加条件."

"当然有条件,我要说我是个喜欢吃亏的人,谁也不相信.事实上,我需要用利益换取贵国某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对于国与国之间的纠葛,因为从政时间不多,绝大多数利用已知的历史纪录,谈不上有多大成就.但载镔对地理性的总体世界局势的认识,全世界没一个人比的上他,使阿斯拉加成为威远省即是一例,想得到关岛是另一例.即便是对M国,他没又太多的指望能肢解M国,但心里早就想着夏威夷群岛.因为实力所限,只能通过其它手段做着先期准备.

3

145.正式局部协议[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