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第二十节 黑色,死神眼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节 黑色,死神眼泪

小说: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作者:北宋杨六郎 更新时间:2007/7/27 9:09:17

死神之所以选择黑色作为自己的代表色,实际上是在利用这种色彩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他害怕世人看穿自己内心的悲伤而不在害怕自己,所以选择了这种色彩作为自己的代表色,用来增加自己的神秘感和恐惧感。

据说在死神悲伤的时候,就会留下黑色的泪水,这泪水会染黑他的衣服和身体,让死神痛苦的心灵得到某种抚慰!

爬到山顶的青琳顾不上欣赏青牛山绿树萦绕的美景,她这时候发现,山顶实际上是一条死路,山顶的另一边是陡峭的悬崖,一条奔涌的大河绕山而过,也许,我可以跳进河里逃生,但青琳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自己否决了,问题不是青琳会不会游泳,而是这座山实在是太高了,单用目测,从山脚到山顶就超过了300米。

青琳见到这里无法脱身,打算沿着山顶向孔鹄的部队靠拢,毕竟孔鹄的部队离她也就是几百米的距离,但这几百米距离注定她永远也不能跨过去了。

鬼谷带领的日军已经截断了青琳向左向右的道路,他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站在离青琳不远的地方气喘吁吁,等待着鬼谷的命令,山腰还不断传来日本士兵被砍杀的惨叫声,牛大龙和孔鹄带领部队拼命向山顶冲来。

鬼谷擦了擦头上的汗,大口喘着粗气,他回头望了望山腰处的中国士兵,他们无论如何也来不及赶到山顶了,密码本即将到手的喜悦令他心花怒放,鬼谷清秀的面孔挤出了一丝笑容,他把手枪交到了左手,向青琳伸出右手,柔声说道:“孔小姐,你已经无路可走了,把密码本交给我,我用大日本帝国军官的荣誉发誓,保证你的生命安全和人身自由,只要你把密码本给我,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怎么样,我相信,这种情况下你也别无选择了,孔小姐,你还年轻,你这么美丽动人,我相信,你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爱你的丈夫,你应该拥有享受幸福的权利,来吧,别做傻事,把密码本给我,我们离开这里,离开战争,好吗?”

青琳轻蔑的一笑:“鬼谷,你们日本人做了多少言而无信的坏事,你还打算诓骗我,你别白日做梦了。”鬼谷狡诈的说道:“孔小姐,我鬼谷是个真正的日本武士,说的话一定算数,请你考虑自己的安危,不要为了一本小小的密码本陪上性命,这样吧,只要你把密码本交给我,我就带领部队离开,这样如何?”青琳心里笑骂道:“别说本小姐没有密码本,就算是有,我也不能够交到你这个禽兽的手里,那样会死多少的中国人。”青琳摇头不语。

鬼谷听到身后枪声越来越密集,喊杀声越来越近,时间紧迫,用目光暗示身边的士兵动手抢夺密码本,青琳早就看到了他的暗示,青琳抬起右手轻轻的梳理了一下额前散乱的秀发,在鬼谷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得时候,纵身跳出了悬崖,向着大地母亲的怀抱而去,鬼谷的脸一下子扭曲变了形状,他伸出去的右手还保持着平伸的姿态,嘴里大叫道:“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死去,太可惜了。”

山腰间努力攀爬的牛大龙,孔鹄,还有邻近山头上的中国士兵都目睹了这一幕,望着不停下坠的青琳,他们悲愤地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黄奕略带童音的喊道:“大姐姐。”

青琳感受着身边微风的萦绕,感受着下午阳光的温暖,聆听着耳边的大山的声音,她抚摸着肚子里还没有成型的孩子,愧疚的想到,没能给孩子一个看看这个世界的机会,在风的作用下,下坠的青琳翻过了身体,看着自己距离晶莹的河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化作了一道美丽的彩虹。

山顶上的鬼谷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就这么可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最可惜的还是密码本没有到手,他不由得怨恨起木村中将,要不是他吝惜于派出兵力,早就连人带密码本到手了,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密码本,美人,旭日勋章,将军肩章,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爬上山顶的无数中国人赤着上身,吼叫着向着自己一行人扑了过来,无视于日军士兵射出的密集枪弹,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彪悍中国人,手里的钢刀几乎被鲜血染红了,那可都是日本士兵的鲜血呀。

中国人拼命了,鬼谷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难道说这个中国女军官的死竟然让这些中国人都豁出了性命要和自己同归于尽,看到青琳的死,鬼谷心中除了可惜没有得到密码本的遗憾之外,还在莫名的反思自己所作所为,逼死这名中国女军官,是不是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鬼谷身边还有40-50个日本兵,冲上山顶的孔鹄和牛大龙带了20多人,双方展开了惨烈的白刃战,孔鹄一刀一个,削掉了2个鬼子的脑袋,几个鬼子看到他这么厉害,4个人一队围住了孔鹄,嘴里哇哇怪叫着,刺刀上下一起向孔鹄刺去,孔鹄不躲不闪,大腿,左臂接连中刀,他右臂奋力一挥,又是一颗鬼头斜飞出去,鲜血飞起老高,鬼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打法,他们哪里知道,孔鹄是在为自己的罪孽赎罪,为自己没有及时赶到救出青琳赎罪,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活下去。

“呀呀呀”,鬼子怪叫着再次进行突刺,孔鹄大刀向上一荡,加开了2把刺刀,第3把刺刀刺进了他的小腹,鬼子得意的笑了,却看见孔鹄荡起大刀带着凌厉的风声劈了下来,鬼子笑容还没有收起来,脑袋已经飞出了好几米远。

牛大龙没有长枪可以和日本人拼刺,但他凭借灵活的步法和身形,利用手里的匕首接连划开了2名日军的哽嗓咽喉,乌黑的鲜血尽情的喷洒出来。

每一个人都杀红了眼,脑子里想的不是如何活下来,而是如何砍杀对方,鬼谷是文职人员,但也是剑道流的高手,不过,从来没有参加过白刃战,见到过这么血腥的场面,胳膊大腿,脑袋乱飞,一个中国士兵断了一条腿,他拖着短腿在地上爬,爬到日本人的身边就从下面给他一刺刀,令小鬼子防不胜防,居然让他干掉了好几个鬼子。

孔鹄那边已经斩杀了第6个鬼子了,他大喊着把钢刀斜劈进鬼子的脖根处,稍带着砍下来一小截肩膀,还准备跟他拼杀的两个鬼子实在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了,转身就跑,孔鹄大喊着:“小鬼子,**祖宗十八代。”紧追不放,一刀捅进了一个鬼子的后心,鬼子惨叫一声,倒在了山顶上。

鬼谷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子,他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折磨,腿脚一软,居然从山顶滚了下去,由于大多数人都处于跟对手混战的状况,没有人发现他的失踪,牛大龙甩手把匕首丢了出去,正扎在一个鬼子的眉心**,而后,抓起他的步枪,狠狠的砸在了另一个鬼子的头盔上,鬼子的脑浆蹦出,沾满了破碎的头盔。

激烈的白刃战骤然而止,牛大龙喘着粗气环顾山顶,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躺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具具扭曲的不**形的尸体,牛大龙和几个幸存的战士互相搀扶着来到跪倒在几个鬼子尸体旁的孔鹄身边,这才发现怒目圆睁的孔少校早已经流尽了曾经强壮的生命力,曾经拥有污名的勇士终于用自己的鲜血和自己的生命洗刷了自己的耻辱,重新夺回了属于自己的荣誉。

身心太疲惫了,牛大龙和几个战士也坚持不住了,纷纷跪倒在勇士的身旁,含着热泪为勇士送行。

这一天,中国军队失去了一名真正的勇士,而我则失去了自己一生的挚爱。

看着那本被鲜血染红的密码本,我仿佛看见了青琳冲着我甜甜的微笑,仿佛听到了她银铃般的喊着我的名字,我挥手让其他人走出我的房间,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此刻的我,是那么的脆弱,以至于不想让任何人看出我的脆弱来。

青琳,青琳,我躺倒在床上,手里握着那本密码本,呼喊着她的名字,回来吧,回来吧,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了,我说过,要永远保护你,青琳。

看着青琳和我所照为数不多的照片,看着她留下来的衣服,我仿佛还能够闻到空气中弥漫的她那芬芳的少女体香,看着她的钢笔,那还是分手时她忘记拿走的,我仿佛又看到了青琳在办公桌前一板一眼的替我起草命令,抄写报告的情景。

我身边的一切一切都留下了青琳的痕迹,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她已经永远的从我的生活中乃至生命中消失了。

我痴痴的坐在床上,胡思乱想着,想着也许这是个谣传,也许很快就会有青琳平安无事的消息;想着也许一会青琳就会自己来到我的身边,亲口告诉我,她没事;也许她落入河里,没有死,只是容貌受了伤,养好伤就会来找我;也许她毁了容,不敢来见我,但我不在乎,我要告诉她,我只要她这个人在我身边,永远陪伴我就可以了。

我痴痴的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脑海里时而一片空白,时而胡思乱想,我的头越来越痛,越来越像裂开一样,终于我失去了知觉,昏迷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仿佛来到了一个奇妙的地方,周围都是白色的建筑物,非常的富丽堂皇,每个人都高贵大方,言语得体,莫非我已经来到了天堂,我看到前面一个人背影非常像青琳,我满心喜悦的直奔她而去,但怎么也追不上她,终于她停了下来,我兴奋得扑过去,把她扳了过来,我看到她的脸,一下子就再次昏迷了过去,我记得那是哈恩的脸。

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我还躺在自己的床上,青琳在我身边温柔的给我擦拭着额头的汗珠,“青琳,你还活着。”我抓住了她的手时才看清楚,原来是白双双,我失望的放开了她的小手,低声说道:“双双,你辛苦了,我没事,你出去吧,让我单独待一会。”双双红肿着双眼正想说点什么,一只大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双双抬起头看见此人后,顺从的走出了我的房间。

一个高大的身形坐在了双双的位置上,我略带恼怒的睁开了眼睛,正要发火,却吃惊的长大了嘴巴,说道:“父亲。”

出现在我面前的正是我的父亲王平将军,两年多不见,父亲容貌苍老了许多,两鬓长出了许多白发,但精神越见健硕,父亲用爱惜的目光看着我说道:“孩子,你已经长大了,要记住自己是一个军人,不是一个普通人了,你如果连这么小的磨难都挺不过去,怎么做大事,怎么成为一个对国家民族有用的人?”我痛苦的说道:“父亲,您都知道了吗?”父亲惋惜的说道:“我都知道了,可惜了青琳这么好的媳妇,如果她能够嫁给你,你们会是天作之合,十分幸福的。她的死,我也十分痛心,但辉儿,你并不能因此而失去了斗志,失去了方向,你不是一个普通人了,你的肩上担负着国家民族的未来,你的那些部下都把生命交到了你的手上,你没有权力肆意妄为,你知道吗?你明白吗?”父亲严厉的教训着我,我只有把脑袋扎到父亲的怀里,号啕大哭,这是伤心至极的哭声,这是痛到了极点的哭声,这是失去心肝的哭声,听着这哭声,父亲也忍不住了,仰面朝天老泪纵横。

“父亲,您知不知道,日本人夺走的是我心脏的一部分呀,这种痛令我无法呼吸,无法思考,甚至无法生存下去呀。”

突然被带离了父亲的怀抱,脸颊上重重的挨了一击,“你如果这样想,这样自暴自弃,不配做我的儿子,要是想死的话,也要在和我脱离父子关系之后。”

大战在即,这个时候急需要我出来主持大局,指挥部队发动对云古镇和商丘日军反攻的前夕,而我却在浪费着一个又一个小时宝贵的时间,门外等候多时的众勇士虽然都是指挥部队的好手,但是对于这种事情也无计可施,对我的低迷大家讨论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建议,有人建议请黄洁来,立刻被其他人嘲笑,因为等黄洁从大后方赶过来,没有半个月时间是不行的,就算是坐飞机,也要三天以上的时间,战场瞬息万变,谁知道三天后战机还有没有了?正在此时,我的父亲35师师长王平赶到了。

我混沌的头脑因为这一击而清晰了许多,父亲看着我说道:“你要时刻牢记,你肩上的重担有万斤重,你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意味着有人要去牺牲,要去战斗,而他们的生死全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你却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生命,青琳,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但她并不是你的全部世界,你没有权力,也没有义务不为了国家民族的生存和自由而战,你是属于中华民族的一部分,由不得半点恣意妄为。你懂了吗?”

我抬起头斩钉截铁的说道:“父亲您教育的是,但如果我注定要为了中华民族的生存和自由而战,那么这一次就让我为了青琳而战吧,以后再让我为了民族大义而战,这一次,我是为了青琳而战,是复仇之战,就让我恣意一次,妄为一次吧,我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呀,我失去了爱人,那就让这些日本人来为青琳陪葬,让这些日本人的家人痛苦流涕吧。”

父亲怜爱的看着我说道:“也好,不管为了什么而战,只要你有目标,有了动力,我相信,你会度过这一次磨难的。”

我从床上站了起来,父亲也跟着站了起来,这时候,我才发现现在我的身高早已经超越了父亲,回想小时候,我总是吵吵着要超过父亲,不经意间,我已经远远的超过了父亲的高度。

父亲欣赏的看着自己的爱子说道:“辉儿,有件事情我打算告诉你,这件事瞒了你二十年,你听了不要感到震惊。”

我疑惑的望着父亲说道:“怎么,父亲,您还有什么事情要说,什么事瞒了我二十年?”父亲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其实我不是你的父亲,严格说来,我是你的叔叔。”“叔叔?”“是的,想当年你四岁那年,我的结拜大哥薛云岳因为行刺汪精卫失败被处决,留下孤儿寡母无人照顾,为避免汪精卫加害她们,我就与大嫂结为夫妻,把大哥的儿子养大**!”“那如此说来,这个孤儿就是我了。”“对,我带着你和大嫂逃离了家乡,投身到西北军中,教你读书做人的道理,以后的事情你应该记得很清楚了。”“父亲,您说的是真的吗?为什么以前一直不肯告诉我。”“以前,时机还不成熟,现在,汪精卫投降日本人的趋向越来越大,他早晚有一天会投降日本人,等到那一天到来,你就可以公开讨伐汪精卫,替你亲生父亲我的结拜大哥报仇,而在此之前,你必须不断地建立功勋,努力争取爬到和他一样的位置,才能够打败他。”“我明白了,不过在此之前,我先把木村一伙人收拾了再说,父亲,您永远都是我的父亲。”“辉儿,不,龙儿,从今天起,你应该恢复你原来的名字。”“我原来的名字?龙儿?”“是,你原来的名字,薛龙,这才是你真正的名字。你是唐朝名将薛仁贵的后人。”“薛龙,,薛仁贵,好,我知道了,就让我用薛龙的名义为你报仇吧,青琳,你等着吧,请你的在天之灵保佑我吧。”

我和父亲走出了房间,望着昏暗的天色问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门外众人看到我走出了房间,精神全部为之一振,双双抢着回答道:“王大哥,现在是凌晨四点了。”父亲笑着说道:“王大哥,呵呵,你还是叫他薛大哥吧。”“薛大哥?”父亲又跟众人解释了一番,众人才恍然大悟。

等他们静下来看着我的时候,我静了静嗓子,低声说道:“郭师长,方师长,刘团长,曹团长,你们立刻率领各自的部队把商丘西北南三面围住,不许放一个鬼子出城,东面由父亲的三十五师和李灿的警备团负责,尽一切努力堵截逃窜的日军,当然现阶段日军也不可能放弃商丘,但在我消灭了被包围在云古镇内的日军独立坦克联队之后,他们就可能打算逃跑了,父亲,你的担子很重亚。”“龙儿,你放心吧,我对于防御还是很有一套的。”

我转身对曹磊说道:“曹旅长,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六点钟总攻云古镇之前,必须把你的坦克全部漆成黑色,明白了吗?如果做不到,军法从事。”曹磊很好奇,但没敢问我,他大声回答:“是,明白了,司令官。”

我转向了双双,缓声说道:“双双,给全体部队发出命令,很简单,四个字,不留战俘,商丘守备司令薛龙少将。记清楚了没有,马上发出去吧。”双双眉头一皱,“不留战俘,记住了,马上发给各部队。”

我面对众将说道:“我相信你们听得很清楚,不留战俘,违令者军法从事,解散。”

我再次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父亲并没有跟进来,他很清楚我的脾气,做了决定绝不会改变,而且,的确没有什么理由容留日军战俘。他还要和郭汝岗好好叙叙旧,两人当年也算是棋逢对手,狠狠的打了一仗,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战壕里打仗的好同志了。

不知道曹磊用了什么方法,5点三十分,晨光已经慷慨的把自己的光芒射向神州大地,曹磊的装甲团108辆坦克已经全部漆成了黑色.。

不留战俘,接到这个命令的部队精神为之一振,很久没有这么振奋人心的命令了。

黑色,是死神的掩饰色,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脆弱,当他赶到心痛的时候,流出的泪水颜色。

1

第二十节 黑色,死神眼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