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055 擦干流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55 擦干流泪

小说: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 作者:扬子江 更新时间:2008/5/14 14:28:27

这个时候,月光透入丛林里,斑斑驳驳,神神秘秘。

三人几乎同时一转身。

因为通过秦明扬布下的机关,有人进入了他们的防御范围。

秦明扬飞快地移动着自己的身子,迅速作出了判断。

美国鬼子要以自己做诱饵,不可能冒险夜袭。事实上,根据美国鬼子怕死的习惯,他们也不可能在夜晚来冒近身搏斗的死亡危险。他发出了警告声音:“停止靠近,有机关。”

然而已经晚了。

秦明扬看到小溪方向的刺藤上已吊起了一个人。

他身子一射而起,迅速地收缩机关,防止落下,让这个人再撞上竹签。

一个声音响起:“一路南行。”

秦明扬答道:“林中老虎。”

那声音兴奋起来:“老虎,我是甘岭西游击队参谋长黎昌雄。”

阿庆和黄道日马上现身,把被机关套住的人放了下来。

秦明扬走了过去。

月光下,可以依稀看出黎昌雄的轮廓。

这是一个典型的越南汉子,身材瘦削,颧骨高耸。

只是那一上象丛林黑山泉的眼睛,让秦明扬强烈地感受到,这是一个汉子。

秦明扬一把握住他的手,引着他走入自己隐身的位置。

被机关套住的游击战士因为保护及时没有受伤。

阿庆和黄道日立刻出去警戒去了。

黎昌雄和秦明扬坐了下来。

虽然丛林的光线很暗,但是,黎昌雄还是紧紧地看着老虎。

他没见过老虎,但是作为一个老游击战士,他当然听说过老虎的名头,也听了很多老虎的故事,也对老虎有一种崇拜。

秦明扬笑了:“我不是三头六臂吧?”

黎昌雄点点头:“你也只是个普通人。这改变不了我对你的崇拜。”他说完,长出了口气:“好吧,老虎同志。时间紧迫,老虎能指示我们怎么办吗?”

秦明扬摇摇头:“不能。你有什么好办法?”

黎昌雄点点头:“如果你没有。我就有一个很好的办法。”

秦明扬紧紧地盯住了他。

黎昌雄轻声道:“我听说过,你们特别游击分队的战士们都有一个在水里隐蔽很长时间的技术。是吗?”

秦明扬点点头:“是!”

黎昌雄笑了:“我要请你们三位来自总部的同志,隐入那边的小溪里去。那小溪水是黑的,又有水草掩护。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你们。”

秦明扬皱了皱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们只要在里面隐藏一夜一天。明天夜里应该就可以脱险。我有办法引开敌人。”黎昌雄淡淡地说。

秦明扬的眼睛在月光下的丛林里闪闪发光。

黎昌雄突然笑了:“对不起,这是秘密工作的秘密,我没权力告诉你。”

秦明扬愣了一愣。

黎昌雄道:“请相信我,老虎。”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我现在需要你马上配合我的行动。”

秦明扬仍旧看着他。

他一把握住了秦明扬的手:“我们必须利用这个夜晚。过了今晚,游击队会认为我的行动失败,会不顾一切地发动攻击。那后果是相当严重的。请行动吧,老虎!”

秦明扬终于点了点头。

返身发出了信号。

黄道日和阿庆迅速地回来了。

黎昌雄急速地催促着秦明扬。

接着,不待秦明扬继续发表意见,他已经带着他带来的两个游击战士,向着敌人走去了。

秦明扬愣了一愣,只得带着黄道日和阿庆向小溪走去。

由于地势陡峭,这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小溪。

黑亮的水,被从丛林透出的月光照得直放亮。

秦明扬早就探测过这个河流,因此,他们很快找到了一个水草茂密的下水点。

突然,一阵激烈的枪声传了过来。

秦明扬他们把半截身子浸在冰冷的溪水里。

静静地听着枪声。

突然,阿庆道:“我有一个想法。”

秦明扬没有说话。

黄道日就忍不住了:“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阿庆却没有生气,而是轻声道:“他们似乎是去和美国鬼子打仗去了。”

黄道日冷笑一声:“三个人,去拼命?”

秦明扬慢慢地扭过头盯了盯阿庆。

“兄弟!”洪昆一把抓过了一个战士的AK47。

洪元明一把抓住了他。

洪昆猛烈地挣扎着,洪元明一下子摔开了他,指住他:“你去!你让黎昌雄白白牺牲,你就去!”

洪昆痛苦地一拳砸在自己的头上:“黎昌雄啊!我的好兄弟!”

洪元明抱住他:“黎昌雄是好样的。他是为了我们整个游击队,是为了救老虎同志。他是英雄!我们应该为他感到骄傲!我们要成功地救出老虎。以不辜负他的英勇牺牲!”

洪昆一把抱住了洪元明,很紧很紧。久久地才说出一句话:“我心里难受。”

“我也是!”

原来,黎昌雄走了不久,一个参谋报告:“黎参谋长走时有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洪元明奇怪地问道。

“他说,让我在他走后二十分钟,报告你,他的帐篷里有一封信留给你!”

洪元明急急地来到他的帐篷,果然里面有一封信。

他在信中写道:

洪元明司令,洪昆副司令:为了救出老虎,我想了很多。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但是我知道,我们需要老虎来指导我们的工作。我们也必须完成救老虎的任务。所以,我决定,带着我的两个兄弟去换回老虎和总部的同志。具体方法是,请他们隐藏于黑水溪中,我们向敌人发起冲锋。那么,敌人在发现了我们三个后,会以为是老虎冲出来了。

同志们,兄弟们!永别了!

同志 黎昌雄!

这会儿,丛林的枪声响成了一片。

但是,不久就归于了一片沉寂。

洪元明命令:“立刻向丛林发动一次猛烈攻击!然后撤退!”

不一会儿,枪声再一次激烈地响起来。

丛林里,突然亮如白昼。

美军的直升机过来了。

无数的照明弹打入了丛林里。

四面八方的美国鬼子,开始一步步地走入了丛林。

伴随他们的,还有疯狂的狗叫声.

狗在前面咆哮着,一股美军一步步地朝黑水溪走来。

又一步步来到了秦明扬他们下水的位置。

狗对着黑水溪狂吠着。

美军叽里哇啦地叫一气,对着黑水溪一阵扫射。

又一步步地走过了这个位置。

不一会儿又一批狗和美军走过了这个位置。

天慢慢地放亮了。

美军一步步地撤出了丛林。

丛林慢慢地沉寂了。

突然,直升机扑了下来。

接着一颗颗燃烧弹落了下来。

立刻,冲天的大火席卷了丛林。

而黑水村口,挂起了三具尸体。

大火直烧到又一个夜晚来临。

美军已经无趣地撤走了。

黑水村也被一把大火烧着了。

湿漉漉的秦明扬终于和陈虎见面了。

他们来到了游击队的新驻地。

秦明扬不断地四处张望着。

洪元明司令奇怪地看着他:“你找谁?”

“我找你们的参谋长黎昌雄同志。”秦明扬回头盯住他。

洪昆想说话,洪元明抢过了话头:“他执行任务去了。”

“去哪里了?”秦明扬的眼睛紧盯住他:“我希望听到实际情况。”

洪昆的声音激烈地响起来:“他牺牲了!”

说完,眼泪一下子象涌泉一样冒了出来。

从他浓密的胡须上掉落下来。

秦明扬回头看着他,又回头盯住陈虎:“说实话,怎么回事?”

洪元明逃不开他那锐利的眼神,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了黎昌雄的计策。

秦明扬呆住了,喃喃地道:“我应该想得到的,我应该想得到的。。。”

阿庆和黄道日不再说话,愣在了那里。

眼泪慢慢地从秦明扬的眼中流下来。

整个营地一片悲戚声。

许久,秦明扬慢慢地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洪昆的手,声音缓缓地道:“美国鬼子还在我们的国家横行。美国鬼子正张开血盆大口,要把我们吞噬。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让我们擦干眼泪,擦干鲜血!勇敢地去迎接美国鬼子的挑战!”他突然振臂高呼:“血债要用血来偿!”

战士们齐声高呼:“血债要用血来偿!”

洪昆大声地道:“老虎,你下命令吧!让我带大家去打头阵!”

洪元明也一下子站了起来。

战士们纷纷拥了过来。

秦明扬的眼睛一个个地在战士们的面上扫过,直到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他才轻声道:“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如果我们和武装到牙齿的美国鬼子硬拼。我们是拼命!而不叫报仇。这是对我们自己对人民对国家的不负责任!”

他站上了一个高大的石头,眼睛显得更明亮:“那么有的同志会问我。是不是我们就当缩头乌龟,不与敌人战斗了!不,我要大声地说,不!我老虎是真正的勇士,同志们也是真正的勇士。所以只要生命不息,我们战斗不至!直到把美国谷子赶回老家去!”

洪昆带头战士们鼓起掌来。

“怎么战斗?”秦明扬大声地问道:“我们就要动动我们的脑子。同志们,不会思考的人不是勇士,只是一个草莽!”他指着天空:“美国鬼子,天上有飞机,地下有坦克装甲战车。气势汹汹,不可一世!仿佛是永远不可战胜的,他们大约也是这样想的。那么他们真的就没有弱点吗?”

洪昆粗声吼道:“这些狗日的,别看一副人五马六的样子,真的短兵相接,活脱脱一个怕死鬼!”

秦明扬点点头,接着道:“让我们想想,除了怕死,他们所谓的强大,不过来自于他们的直升机和装甲战车。他们的直升机和装甲战车有弱点吗?”

大家都看住秦明扬。很久没有人说话。

秦明扬也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大家。

突然阿庆叫了一声,但接着又闭了嘴。

“说!“秦明扬命令道。

“我还没想好?我说,直升机和装甲战车都要油,你誓词带我们打敌人油站时候,说了的!”阿庆大声道。

秦明扬点点头,大声道:“袭击他们的油库和加油站!同志们,你们想想,他们的直升机和装甲车上不了天,上不了路。那是一个什么场面?”

洪昆马上吼了起来:“好!老虎,我马上干!”

洪元明也激动起来了。

秦明扬大手一挥:“同志们休息。我们马上研究怎么干!”

夕阳西下时,十几支侦察小队就出发了。

其中包括老虎、洪昆。

天亮时,这些侦察小队,陆续回到了游击队驻地。

这个白天,游击队驻地一片安静。

包括秦明扬和黄道日、阿庆都睡着了。

洪昆却睡不着,他也只是默默地坐在游击队营地外的一个山坡上。

他做好了三个坟堆,上面立了三个木牌子,上面写着黎昌雄他们三个勇士的名字。

他不再流泪,轻声地在唠叨着,象一个老妇人一样:“兄弟,我们马上就要为你们去报仇了。我明白了很多事理。你用伟大的让我永远心痛的牺牲,教育了我。老虎的话,让我明白了许多。我向你发誓,我的兄弟。我再也不那样卤莽,我要用真正的有力的战斗,为你们报仇!”

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真的学会思考了。我已经想好了怎样一步步地杀鬼子。我不会着急。美国鬼子还没着急走呢!我有的是时间干他们。我会干死一个报告你一次,兄弟,你就等着高兴吧!”

洪元明一刻不停地在丛林里慢慢地,极慢地转着圈。

他是一个勇敢的战士,经历过无数的血战。

当和老虎在一起后,他又学会了很多东西。

如果说,开始参加军队时,是一种拼命的仇恨。

战斗中是一种牺牲精神。

那么被老虎留在甘岭西时,他已经有了一种英雄般的豪情。

也正是这种英雄般的豪情,让他同意了洪昆与美国鬼子决战的决心。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这是一种在小小胜利面前的骄傲自满。

这不是一个指挥员的素质。

他的思绪不断地翻转。

一个指挥员,应该在胜利和失败面前,都镇定自若,正确地衡量敌人,衡量自己。敏锐地发现消灭敌人的方式和方法。

一个重大的决定,在他的心中诞生。

他一步步地朝秦明扬住的竹楼走来。

秦明扬已经醒了。

正在竹楼外打拳。

见了他,秦明扬很快地收了拳。

两人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洪元明坦然地盯住秦明扬:“我想和你谈一件事。”

“哦?”秦明扬望着他。

秦明扬记得开始带他一路南来时,他还是一个锋芒毕露的青年。

游击队的风霜,已让他的额上有了细细地皱纹。

洪元明把眼睛和他对上:“老虎,我仔细地思考后,决定,你把阿庆或者黄道日留下一个,做游击队司令。我想跟着你学学东西。或者留下来做政委,跟着留下来的司令学一学。”

秦明扬笑了:“就是这个事?”

“是!”

秦明扬摇摇头:“不行!”

“为什么?”

秦明扬点点头:“我知道你的想法很真诚。但是,你这是又犯了一个错误!”

“错误!”

“是的!严重的错误!”秦明扬的脸色一下子非常严肃:“谁都不是天生会打仗!战争也不是跟别人学句学得会的!打仗是在战友的牺牲中,在我们的成功和失败中总结出来的。只有永不言败,用不退缩的人,才够格成为一个指挥员!你这是言败还是退缩!我看都有,至少是言败,也是骨子里的退缩!”

洪元明的汗下来了。

秦明扬已经走了。

天空上的太阳在一点点游动。

洪元明坐在那里,很久很久,才又慢慢地站起来。

一步步地走。

太阳已经偏西。

突然他一把擦去了头上的汗水。

抬起头,狠狠地盯着太阳,突然一声大喝!

6

055 擦干流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