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057 不同目的的较量(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57 不同目的的较量(三)

小说: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 作者:扬子江 更新时间:2008/5/20 0:08:27

梅斯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因为观察哨报告,发现了有人向峡谷过来的声音。

而负责监视的人也报告,游击队驻地仍旧那么安静。

而且游击队内部内奸的信号,仍旧那么清晰明白。

只是远处传来了鸡叫。

似乎东边的天空也在慢慢地变白了。

梅斯却很镇定地下达着一连串的命令。

部队按照他的命令,快速地挺进。

“隐蔽开进,各自进入自己的战斗区域。”

一切却出奇的顺利。

部队很快地都传回了消息,只留下了进谷的道路,其余地方均被包围了起来。

特别是他的一个小队,受他的特别指令,根据地形特点,寻找此峡谷和别的峡谷连接的地洞。竟然也很顺利地找到了。

梅山上校骄傲地站在高坎上,清晨的白色光芒,沐浴着他。

他嘴角挂着一丝高昂而近乎残忍的微笑,静静地看着一队游击队进入了峡谷。另一队游击队紧跟着又进去了。

太阳出来了,峡谷又变得安静。安静得连一只鸟也没有。连一声虫鸣也听不到。

终于,一阵轰鸣声从天空上由远而近地过来了,声音越来越大。

当然是梅斯调的直升机。

他抬起了头,阳光把他的那张毛绒绒的脸照得红艳艳的。

直升机就象那红色阳光里,衍生出的不祥精灵。

逆光里,黑黑的,近乎恶毒般的刺破了天空,那阳光描绘的美丽图画。

秦明扬和洪元明看见了吗?

阿庆看见了。

一队美国鬼子向他们的隐蔽地方走来。

最主要的是,那走在前面的两个美国鬼子的前面还有两头凶狠的狼狗。

这些狼狗个子高大,和同样象生牯牛一样的美国鬼子一起。

是人仗狗势,狗仗人势。相得益彰,凶霸霸要把这个地球踩个洞一样。

阿庆的头大了。

这些狗过来,显然是会发现他们在树上的行踪的。

怎么办?

他紧紧地盯着美国鬼子。深吞一口气,大脑飞速地运转起来:要么大家与鬼子一拼,想来在这龙潭虎穴里,只怕是死的多活的少。要么,有一个人先下去,干掉鬼子的狼狗,引走敌人,以生命换来同志们的安全。

鬼子正向这边走来,一切都不能再犹豫。

他一下子溜下了树,循着草丛,迅速地朝美国鬼子靠了过去。

洪昆终于喘了一口气。

他想杀人,他想杀美国鬼子!

洪祥十六岁就跟着他,从北到南。给他做过通讯员、警卫员。

吃喝拉撒打仗,从来没有须臾的分离。

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冲动的情绪。

在乱石洞,他不断地走动着。

本来为了他没在十分钟的时候撤离,要找他理论的张怀伦也一时不敢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他知道洪昆对洪祥的感情,他也同样把洪祥当做兄弟。

“啊!”洪昆心里难受得高声地吼叫起来。

张怀伦忍不住一下子站了起来:“走,杀美国鬼子去!”

所有的兄弟一下子站了起来。

洪昆猛地回头盯这二十九个兄弟,久久地,长长出了一口气。

坐了下来。

张怀伦盯着他,双眼血红。

洪昆冷冷地道:“洪祥地下有知,是不会让我们这样干的。”他厉声道:“血债要用血来偿!我发誓,但不是现在,现在休息!我命令!”

直升机在梅山上校那洋洋得意的声音指挥下,扑向游击队的营地。

霎时间,整个寂静的山谷一下子冒起了火光,竹木飞扬,巨大的爆炸声和急促的机关炮的扫射声,响成一片。

梅斯上校兴奋地对着话筒高声吼叫着:“勇士们,把你们的高超射击技术拿出来!跑出来一个杀一个,跑出来两个杀一双,这是一场屠杀!每小队队长做统计,狙击第一名,我要授予他‘屠夫’称号!”

其实用不着梅斯调动,这些鬼子别动队的鬼子已经一个兴奋起来了。

那梅斯挑人就专门拣的不安分的人跳,这些狗日的个个都是狠角色,这时见得那直升机搞出的大场面。他们早就象热锅上的蚂蚁,躁动不安起来,满怀激情地要参与这个激情派队。

几百双贪婪的大眼盯着被炸成了一锅粥的峡谷丛林,直升机在天空交织盘旋,象在耕地一样,一遍地用炸弹翻耕着这片丛林。几百支M16从四面编织成一个大网,笼罩着峡谷丛林。

时间在疯狂地爆炸声中,一点点的过去。

不过,梅斯上校和他的士兵们都有些失望。

因为老虎和他的游击队竟然一个也没有出来。

这当然很无趣。

难道游击队被直升机一下子解决了?

这当然是梅斯上校不愿意看到的,不是他会怜悯这些乞丐一样的游击队。其实就是黄种人黑种人死光了,他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可惜。是他不愿意把自己机关算尽用尽心机的功劳让直升机一下子全捞了去。

他大喝一声:“停下来!”他对直升机命令道。

但是他并没有马上命令部队进入。

他知道游击队在丛林有着想象不到的办法保护自己。老虎的手段更是万般诡秘!

他害怕他们这时正隐藏在峡谷丛林,等着自己的士兵去送死。

说实话,就是他的士兵一个个全变成了野兽,他也不能肯定,在丛林面对面的搏杀,能吃掉游击队。

他是个只想赢的赌徒。

所以,他冷酷地道:“睁大你们的眼睛,没有命令不准出击!他们就是属蛇属老鼠的,也会被这大火逼出来!”

因为最后一轮轰炸,他命令全部扔的燃烧弹。

这会儿,峡谷丛林已被烧成了一片火海。

他近乎恶毒地咬牙道:“等着这大火把这片丛林烧尽了,我们才动手!嘿嘿嘿嘿!”他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阿庆已经冲出了战士隐藏的区域,AK47的枪机打开了,慢慢地等待两条狗全部套入他的第一轮射击圈里。

眼看一切正如他预计的一样,两条狗马上就要在上坡时,汇合在一起。

突然那带队的美国少尉发出了一声喊。

阿庆听不懂鬼子话。

只见鬼子齐齐发出一声叫。

不由心里一紧。

洪昆努力地屏除杂念,让自己进入了睡眠。

然而不久他便醒了。

习惯地回头去看洪祥,一种刻骨铭心的痛苦失落,再一次涌上了他的心头。

泪水忍不住,溢了满面。

张怀伦醒了,默默地看着洪昆,在他的记忆中。

洪昆是一个硬得让人敬佩得畏惧的男人。

游击队传说着他,亲自打死自己做越奸的亲弟弟。

父母泪流满面,他还在吼:“为败类流泪是可耻的!”

但是在这几天,他就看到他流了两次泪了。

一次是为黎昌雄,这次是为洪祥。

他不敢再冲动了。

他知道洪昆的痛苦比他还要大。

洪昆慢慢地擦去了泪水,回过头:“流了泪,就轻松很多了。”

张怀伦默默地点点头。

洪昆轻声道:“黎昌雄总是告诉我,在愤怒时候是不可以向敌人发起攻击的。我一直觉得很好笑。我那时真的不明白。我甚至嘲笑那是女人说的话。”

张怀伦默默地听着,他现在也不明白。他以为就是因为对法国鬼子美国鬼子的愤怒,他才参加的游击队。

洪昆盯住他:“我知道你现在也不明白。我告诉你,仇恨要埋在心里,那是我们战斗的动力。而与敌人,强大的敌人的战斗,需要我们想好做好准备好,有目的的打击他们。而不是无谓的以卵击石。那是愚蠢的。”

张怀伦盯着他,久久地点了点头。象张怀伦这样的强硬分子,他点头,那一定是他心里想通了。

这样的话,黎昌雄也给他说过,但是他根本没有化时间去想。但是现在和他同属一种类型的洪昆说出来,则让他不得不思考。

“所以,我们现在得想几个办法出来,既要保存自己,又要不断地让敌人难过!”

燃烧弹的威力是可怕的,整个峡谷丛林,变成了一个大火把,猛烈地燃烧着。

梅斯上校也不得不把他的指挥位置,一再往山上退。

以躲避那灼热的高温。

他摇头摆尾地自言自语:“这就是一个大熔炉,斯大林说,**员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你就是钢铁,我也把你熔化!”

参谋长在他的耳边轻声道:“长官,再这样烧下去。只怕引起连锁反应。最后泱及我们的包围部队。”

梅斯上校回头盯住他:“你认为这里面的人还有战斗力?”

“我想活下来的都是神仙了。”

梅斯上校点点头:“好吧!命令直升机用炸弹把火炸熄。”

阿庆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些美国鬼子是认为他们的营房周围不可能有北越游击队敢停留,收队回营了。

阿庆这才觉得眼睛有些生痛,汗珠也滴滴哒哒地落下来。

摸了一把汗,在草上坐下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鬼子营地,慢慢地发呆。

不一会儿,他面上露出了奸奸的笑。

又循着草丛,回到隐蔽之地。

爬上树来,又一次盯着美国鬼子的军营,眼珠转动着。

最后竟然笑出了声。

大家都纷纷地醒了过来,洪昆已经再度精神焕发。

洪昆高声地道:“兄弟们,大家吃饱喝足了。晚上又有事情大家做。”

大家看住他。

洪昆也不是个装腔作势的人,见大家那嘴巴张着,眼睛巴巴地盯着自己,便索性继续道:“我们去搞鬼子的军火库。”

众人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张怀伦接口道:“这个鬼子的军火库,在海边。”

众人一时没有人说话。

能被洪昆和张怀伦挑中的,自然都是不怕死的硬汉。他们心里也明白,跟着这两个家伙一起,不死也要脱层皮。

张怀伦脸就难看了:“一脸的狗屁!怕啦?”不容众人回答,他继续道:“这越往海边去,就越深入虎穴。这当然越危险。但是这越危险,敌人越想不到。何况,我们副司令当初带人侦察过那个地方。”

洪昆点点头:“是的,我当时还说,鬼子这个军火库让我来干一下。我要他们哭唏唏!”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先吃东西,吃了后,我们就出发,到了目的地。大家看着我给你们说怎么干他们。”

这个时候,一支专门进山追踪洪昆他们的美国鬼子,正一步步地朝乱石洞而来。

这也是属于梅斯序列的部队,专门从事巡逻和丛林追踪的小队。

向洪昆他们乱石洞靠拢的是一个三十六人的小队。还有四条狼犬。连人带狗四十个。

他们的行动并不迅速,不过他们追踪非常专业。队型始终保持得象一张大网。

已经进入了乱石头群里。

直升机象觅食死尸的老鹰,在峡谷丛林的上空上下盘旋翻飞。

炸弹象羊拉屎一样栽入峡谷丛林里,狠狠地再次蹂躏着被火烧得千陋百疮的游击队营地。

火被炸弹的气浪炸碎了。

峡谷丛林的游击队住地,失去了丛林屏障,成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丛林垃圾。

梅斯上校把望远镜的距离拉近再拉近,一切让他非常失望。因为他没有看见一个活动的生灵。甚至没有看见一具象尸体的垃圾。

他咬了咬牙:“进入!”

他仍旧不死心。

他既不相信游击队和那个神一样的老虎会一下子被化为灰烬,也不相信游击队会长了翅膀不翼而飞。

其实就是他们会飞,自己何尝又看不见呢?

四周山岭上都发出来了嚎叫,早已等得不耐烦的鬼子别动队,几乎都是以饿虎扑食的动作,冲了进去。

梅斯上校举着望远镜,再次细细地看着。

参谋长放下了望远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似乎有些问题。”

梅斯上校有些恼羞成怒,恨很地道:“走!下去看看!”

一行人走下来,部队已把营地全部占领了。

脚下全是丛林灰烬,高绑的陆战靴踏在少年软绵绵的,只是温度很高。烟尘斗乱。

不一会儿,灰烬和汗水已经把梅斯上校弄得一张脸象画符鬼似的。

除了有一些动物的尸体,没有死的当然更没有火着的游击队员。

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

梅斯那样子,文字已经描述不出来了。

“哼哼!”突然,他再次冷笑起来。

参谋长不解的盯着他。

他回头盯住参谋长,冷冷地道:“我忘记告诉你,在我们进攻的同时。我已经请求了四支部队从四周包围待命。”

“哦!”参谋长吃惊地看着他。

梅斯冷笑道:“这就是我和你的差距。战争就象下国际象棋,走一步要看几步。知道吗?我的参谋长。”

参谋长慢慢地点点头:“是,上校!”

“哈哈哈哈!”梅斯象一个疯子般地大笑起来。

5

057 不同目的的较量(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