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064 报复的疯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64 报复的疯狂

小说: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 作者:扬子江 更新时间:2008/6/9 0:02:17

整个新村到处是淫乱疯狂的声音。

秦明扬他们三人是从河里上去的。

尽管有探照灯监视着,但是,对于这三个人游击战打成了精的人来说,一切并不困难。

他们很快地越过铁丝网,出现在了兴村里面。

变成了一个美国白人和两个黑人组成的宪兵巡逻队,白人军官当然是秦明扬,黑人士兵当然是阿奇怪庆和黄道日。

他们不断地在村子里巡逻着。

黄道日因为化了妆,看不出表情。但是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

阿庆几乎是闭着眼在行动。但是,牙齿却咬出了血,从嘴角渗出来。

秦明扬却仿佛没有听见没有看见美国鬼子做的一切,他专心地观察着每一个角落,就象一个真正在负责任巡逻的美国军官。

终于,秦明扬发话了:“如果进攻时,你们各带一只军队,而你们记不住地形。我就把你们全送回南方司令部去。”

阿庆只得睁开了眼,颤抖地道:“我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只想杀人。”

黄道日的声音反而更加冷静:“放心,这里的一草一木一人,我一辈子都记住了!”

成珍他们看到的就更残酷了。

只见整个兴村变成了一个修罗场,而越南妇女们成了一个用来奸用来杀的羔羊。

有美国鬼子甚至就边奸边用嘴来咬下女人的**。

甚至有美国鬼子把女人双腿撕开了....

陈阿大一下子跳了起来:“杀!”

成珍一把抓住了他:“阿大,老虎还在里边!”

陈阿大一把摔开了他:“老子知道!”

说吧,一回身:“把迫击炮全部推上来!”

成珍一愣。

周勇按住了还要说话的成珍,因为愤怒他的声音有些嘶哑:“老虎不出来,他是不会开炮的!”

没有人反对,六个分区的迫击炮全部拉了上来。

成珍咬着牙道:“难道我们不能冲进去,救出他们?”

陈阿大突然怪声地哈哈大笑起来。

吴大运摇摇头:“我们这点部队,根本攻不破这样的敌人战略模范村。”

成珍长出一口气:“也许老虎有办法。”

陈阿大恶声道:“你认为她们还能活下去?还有脸见人?他们应该和这些恶魔同归于尽!这是我们对她们最好的帮助!”

孟朗的声音面色由于愤怒变得卡白:“我同意!”

秦香垆的眉毛因为痛苦而拧成了一团:“我知道,老虎会反对!”

成珍点点头。

陈阿大冷笑不止。

大家都盯住他。

“我笨,就是笨办法!”陈阿大突然回头,对着那些士兵大声吼起来:“把你们的炮对准了啦!”再回头:“我不要你们负责,你们只要看见老虎他们三人回来了,告诉我一声就行了!”

成珍吃惊地盯住他:“你不请示老虎就行动!”

周勇声音沙哑而低沉地道:“我们举手表决!”说罢,他第一个举起了手。

孟朗和吴大运举起了手。

秦香垆愣了一愣,也举起了手。

陈阿大恶狠狠地盯住成珍:“你不同意,我们就将你捆起来!”

成珍盯住他,一字一句地道:“你没有这个权力!我必须向南方局汇报。”

陈阿大猛地眼睛一瞪。

周勇忙抱住了他,对成珍道:“在南方局命令到来之前,你们不能阻止我们的行动。”

成珍叹口气:“我阻止得了吗?”

陈阿大不在理成珍,回头道:“周勇,你分下工。我就管这些炮!”

说罢,硕大的身躯上下跳动,一门门迫击炮地瞄准着。

一共是十八门炮击炮,被他分成了三个射击群,把整个新村纳入了他的攻击范围。

秦香垆把其余士兵分散开去,对炮阵地形成了一个环行包围圈。

前面是狙击手。

狙击手也瞄准了兴村跳动的人群。

孟郎和周勇、吴大运从三个方向出去,等待秦明扬的归来。

一时间,丛林变得格外的安静。

突然,成珍走回了陈阿大的身边。

陈阿大已忙完了一切,正闭着眼睛,出着粗气,在抽烟。

听得脚步响,他募地睁开一双牛眼:“别告诉我南方局不同意!谁也阻止不了我。我不能让这个魔鬼村庄还存在着!”

成珍轻声道:“为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同时,为反围剿,南方局也派不出新的部队。总部命令我们临机处置!”

陈阿大再次闭上了眼,不再说话。

秦明扬和黄道日、阿庆他们走出村庄时,已是月上中天。

一路秦明扬都走得很快。

他的思维也飞快地跳跃着。

他知道这次行动是会冒很大的牺牲风险的。

他必须把每一个细节考虑好。

突然,走在前面的阿庆轻叫一声:“有情况!”

三人飞快地闪入了路边的丛林里。

阿庆轻声道:“刚才我发现一个人一闪而没。但是看身段又象是孟朗。”

秦明扬轻声道:“发联络暗号。”

黄道日一窜而出,连闪了十几米,才发出了三长两短的鸟叫声。

可是,连叫了几声,却没有一点回音。

突然,脚下一抖,就见那天空上突然冒出了道道光芒,接着便听见了迫击炮的轰鸣声。

秦明扬叫声:“什么部队,这么卤莽!”

就见一窜炮弹落入了兴村的正中的场子里,轰然炸开。

越南妇女和美国鬼子的身子都被撕开了。

紧接着又是一窜炮弹追了下去。

秦明扬跋步向前飞奔。

迎面却遇见了成珍。

秦明扬一把刨开了他,三步并着两步冲上去。

大声地吼道:“停止射击!为什么杀自己的同胞?”

可是,那陈阿大这时已脱成了赤脖。只管大声地吼叫着:“填弹,射击!”

成珍已追了上来:“老虎,这是总部的命令!”

老虎一个大步跨上去,只一把把陈阿大掀下了地:“停止射击!”

众炮手一愣!

可是在地下的陈阿大仍旧发布着命令:“填弹,射击!”

“老虎,我们都无权改变总部的命令!”成珍在他的身后轻声道。

秦明扬猛地回头盯住他。

成珍继续道:“据可靠情报,黎队长已经逃出来,如今在冷山一带活动。”

秦明扬眼里冒出了火:“只有黎英才是越南人?他们不是?”

孟郎轻声道:“越南女人既然已经被玷污。就应该勇敢地牺牲,以鲜血把自己洗干净!”

秦明扬眼睛一下子盯向他:“黎英也一定被玷污了。你们是否也要杀了她?”

阿庆突然大声地吼起来:“我不相信!黎队长没有,一定没有!我发誓,我以我的生命发誓!”

秦明扬冷声道:“我现在是最高指挥官。我有办法进村救这些姐妹。不准再射击!”

周勇嘶哑的声音响起:“老虎,我们愿意听你的命令。但是现在是南方局的直接命令!”

秦明扬长长出了一口气:“给我呼叫南方局,我要与他们说话。”

成珍忙叫跟随的通讯人员呼叫南方局。

陈阿大已经爬了起来,尽量压低声音:“老虎,我知道你菩萨心肠。所以,我...”

秦明扬深深地吸一口气,坚定地摇摇头:“不,不是因为我菩萨心肠。战士是杀敌人的,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犯罪。但是,杀自己的姐妹,就是杀自己!”

陈阿大愣住了,好半天才喃喃道:“我宁愿死!这个样子,应该死!”

通话器已经接通了,秦明扬深吸了一口,结果了话筒。

秦明扬报出了姓名,很快便从话筒那边传来了问候声。

秦明扬直接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但是那边立刻传来了不容质疑的声音:“老虎同志,战争没有温情。我们每一个越南人民都要为此作出牺牲的准备。也许你有很多的办法,但是,我们经过讨论,特别是顾问同志也认为,现在南方的局势紧张。我们不能有丝毫的冒险,该牺牲就牺牲,只要消灭敌人。这是原则,希望你在这件事情上,在今后的一系列作战计划的制定上,都不要再顾虑今天这样的问题。这是原则!”

秦明扬愣住了。

那边已经关闭了通话器,他还是久久地攥着。

成珍轻声道:“老虎同志,你休息一会儿。让我来指挥好吗?”

说罢,他一挥手。

立刻,迫击炮再次响了起来。

秦明扬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发出了一声长叹。

冷山的夜晚,山是黑的,月是冷的。

黎英他们穿的衣服也是黑色的。

她们也总是在黑夜出来活动。

她是在火车上带着五个游击队的女战俘逃出来的。

她们无一例外的都遭到美国鬼子的残酷蹂躏。

她们也无一例外的,都没选择自杀。而是选择默默忍受,等待着机会出来。

因此,他们也被美军认为在万般蹂躏后,还象个女人。被从战俘营里挑选出来,运往据说是更好的地方。

所以在出现机会时,她们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跳车逃跑。

逃跑出来后,她们又几乎无意例外地选择了向鬼子报复。

在冷山她通过一个地下党组织,向南方局报告了她已经逃出来的消息,然后就和五个女子一起进入了冷山丛林里。

在冷山冷泉洞,她们正式结拜成六姐妹。

她们自称自己为黑色幽灵。

黎英为索命幽灵,杨素为勾魂幽灵,何碧琼为吸血幽灵,武甲花为食肉幽灵,阮文玉为碎尸幽灵,阮明珠为万煅幽灵。

她们结拜的唯一宗旨就是两个字:复仇!

她们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冷山镇上勾引了一个美国鬼子,然后把他杀了象杀的过年猪一样,喝了他的血,把他的肉吃了。

那一夜,她们吃了后,全部都呕吐了一夜。

天亮时,她们一个个都脸色卡白,在阳光下没有了人的形状。

黎英盯着她们:“我们终于不象人了。”

五个姐妹都点点头,是的,她们早就不把自己当人了。她们现在只是复仇的幽灵。

黎英的声音格外的冷:“今天,我去镇上找吃的和侦察敌人。”

五个姐妹点点头,但眼睛都盯住她。

黎英突然大声笑起来:“疯狂是装不出来的!幽灵厉鬼也有幽灵厉鬼的喜怒哀乐!”

她站了起来,突然把自己的衣服全脱了:“现在你们把所有最脏的泥巴糊在我身上。”

五个姐妹默默地做着。

只是在全身肮脏得象一条狗的黎英走出丛林时。

五姐妹突然象发了疯一样地追了上来。

可是黎英连头也没回,一路走出丛林,走入冷山镇。

“肮脏的臭女人”!

是的,那天,冷山镇出现了一个肮脏的臭女人。

就连越南人也离她远远的,更不用说美国人。

谁也不会再怀疑这是当年那个英姿飒爽的游击队长,更不会有人想到这是西贡当年那个千娇百媚的交际花。

她唱着很奇怪地无字歌,一会儿又突然尖叫一声。

她的目光痴呆,盯住一样东西就死死地盯着。

她一到饭馆前就在地上滚,直到给了吃的才放在麻袋里,离开。

她真的是一个讨厌的女人。

可是,她是那样的讨厌,却几乎一天都徘徊在镇上。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安静地趴在地上象已经死了。

她是一个不识好呆的家伙。她甚至把一个好心要给她衣服的老妇人抓伤了。

她甚至是一个**的家伙,竟然追逐着镇上最高指挥官尼可少校。

尼可少校的老婆很气愤。

于是叫她调皮得能够爬上房顶的才五岁的儿子收拾她。

五岁的小尼可,把杀猪匠的猪血倒在了她身上。

然后又拔出父亲的手枪来,对着她就开枪。

幸亏那手枪只装五发子弹,不然兴许某一枪就打中了。

高兴得尼可只拍手,大叫:“好样的,我的儿子。你是一个天生的军人。”

尼可的老婆抱着儿子亲了又亲:“看啦,我的儿子也是一个男人了!”

路过的美国鬼子都拍起手来。

只有这个女人在地上翻滚,沙哑的疯叫,吓得很多越南小孩都大声哭泣起来。

夕阳西下时,她突然哈哈大笑着,带着一身臭气,拖这麻袋出了镇。

5

064 报复的疯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