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065 黑色六幽灵(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65 黑色六幽灵(一)

小说: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 作者:扬子江 更新时间:2008/6/10 21:16:26

一个疯子走了,对被美国鬼子弄得畸形繁华的冷山镇实在没有丝毫的影响。

夕阳一下,街上的酒吧、舞厅生意就红火起来。

据说,这是住越美军为了让美国军人有家的感觉,而刻意创造的气氛。

美国鬼子的音乐是一种极其喧哗的音乐,所以,整个镇上,被这音乐占满了。

美国鬼子是那种贪图一时快乐的人,因此,大街小巷都是喝酒找女人的美国大兵。摩肩接踵,让人以为置身于某个城市中心。

只是小镇外面布满了铁丝网,让人知道这是美国人占领的地盘。

好一幅刺刀下的醉生梦死图。

六个黑色幽灵是在夜半时分出现的。

那时,镇上法国人时期开始兴建的教堂的自鸣钟刚刚响了十二下。

从镇中间穿过的黑水河,突然冒出了六个头。

这六个头很快又隐入了河边被美国鬼子砍了又长,长了又砍又烧,但总是不绝根的灌木丛里。

而这时大街上的美国鬼子是真的全都醉得进入了愚蠢状态。

而巡逻的宪兵也一个个变得无所事事,有人在无聊地打着哈欠。

六个黑色的幽灵是一个个地闪出的,象黑色风一样,在街上飘荡。

很快消失在镇上的各处阴影里。

尼可少校一天都和老婆和儿子小尼可在一起。

小尼可让尼可安分了许多,也因为如此,他才请求自己的上司让自己做了冷山镇的守备司令。

在夫人安妮到来之前,他一直是一个喜欢杀人的军人。

不知道与他的血统遗传是不是有关系。

他算得上美洲大地上最早的一批日尔曼移民,或者说是最早的一批欧洲冒险掠夺者。

其实那时候,在经历了落后愚昧的欧洲中世纪后,新的人文主义思想,更多的带给欧洲平民的是个**望的无限张扬。这种张扬是一把双刃剑,或者能带来巨大的创造力或者产生巨大的罪恶。

而尼可家族本就是庄园主家的放牧者,性格粗鲁而充满冒险的渴望,很快便与一群强盗联上了手,**了庄园主全家。

结局当然是无法再在欧洲安身。

这时候神秘古老而且充满传说中富裕的东方成了他们向往的避难地。

这时的欧洲统治者在面临众多的这方面问题时,选择了一个后来给西方带来巨大发展利益的途径。

那就是半隐蔽半公开的让这些罪犯,进入东方进行海盗式的冒险。

这个冒险的结果,让日尔曼这个几乎没有文明历史的民族,成了地球人类大迁徙的最大受益者。

尽管欧洲从来不在官方研究中承认,但是这种海盗冒险的方法在日尔曼民族的骨子里已经成了一种道德观。

所以,到越南冒险杀人,特别是象尼可这样的家族的人,几乎觉得是一种传统荣誉。

因此,他很快地获得了晋升,他甚至提出了很多没有进过脑子里,纯动物般的口号。

比如:杀人是我们的义务。

比如:**是我们的权利!

至少他的上司是信任他的,在任警备司令前,他已经实际领导着一个加强营的扫荡部队。

但是,这时,他的妻子带着小尼可过来了。

他也陷入了尼可家族的另一传统里。

他们尼可家族作为最早的一批冒险者,之所以没有成为统治者。

就是因为,他们的男人由于在冒险中死得太多,往往在结婚后,对第一个儿子都充满了温情。

这让他们尼可家族的人往往因此失去巨大的利益。甚至被踢出局。

这样的结果是,他们尼可家族没有象其他家族要么成为了美国的统治者,或者实际统治者;要么就彻底地被消灭。

说彻底了这也就是象狼一样,也知道爱自己的儿子。而且爱得比一般人更彻底。

上司对他的请求当然很失望。

可是也很无奈,上司当然知道这个尼可的要求一但不得到满足的后果。

所以,他成了冷山镇的警备司令。脱离了天天与北越作战的前线。

当然,他并不因此就变得仁慈,就象狗改不了吃屎。

他的冷山镇是提供劳工和妓女最多的镇。

这都得力于他不断地象狩猎一样,时常带着士兵去对付周围村庄。时常在冷山镇开虐待派队。

因此,他的冷山镇成了模范镇。

也因此,他的儿子和老婆都对杀越南人当成了看一场刺激的篮球赛一样开心。

这几天他没有行动,因为他和老婆的结婚纪念日要到来了。

其实这不是他内心想的,因为他结婚的纪念日恰恰是他儿子的生日,这是他要庆祝的。

今天晚上,他什么地方也没去,而是在与老婆讨论了庆祝活动的节目单后,又去参加了教堂牧师专门为他家人祈祷的活动。

尽管他知道,美国大兵们对这个并没有兴趣。

其实他也不想他们有兴趣,他可不想他们的心变得悲天悯人。他只要他们和自己一样是嗜血的疯子。他并没有其他方面的才能,他的美好体面的生活,就来源于他们的疯狂。他和自己的老婆、儿子,现在就是这片土地上的皇帝、皇后和王子。

同时,他也不希望那些大兵的粗鲁和大惊小怪,打扰了他的虔诚。

他相信只要自己虔诚的忏悔,自己的家族就会得到延续。

他的祖先是这样训导后人的:做事总会弄脏你的手,弄得越脏的人,做事越多,越能干。但吃饭时要洗手,你才能生存下去。所以,事你尽管做,但虔诚的忏悔也是必须的!

教堂里因此变得很安静。

最近一段时间做了太多的事,杀了太多的人,因此,他的忏悔化了很多的时间。

这让小尼可很寂寞,但是他象所有尼可家族的人一样,精力很充沛,并没有因为时间很晚了,而有丝毫的疲倦。

他乘着尼可在忏悔时,爬上了牧师的教堂。

学着牧师的样子尽情地表演着。

因为他是冷山镇的王子,没有人敢干涉他。

这让他的气焰越来越嚣张。

当他发现自己的表演没有观众时,他就生气了。

他说:“我烧了你这个狗屁地方!”

大家都以为,这个孩子是只是说。

尼可家族的习惯就是说了就做。

所以,他说完便开始用经书去蜡烛上点火。

牧师们终于明白这个小杂种(他们至少在心里是这样骂的)真是说什么干什么的。

赶紧来阻止。

小尼可于是举着经书做的火把,与他们在教堂里展开了追逐。

牧师们大呼小叫。

小尼可可是喜欢得又蹦又跳。

做完忏悔本来准备离开的尼可,这时抱着双手,满面笑容地盯着这一幕。

一直到火把烧尽了。

他才抱这了自己的儿子,猛烈地亲吻着:“你真是尼可家族的好儿子。”

牧师也亲吻了他:“孩子,你给天堂都带去了活力!”

小尼可一把揪住他的胡须,指住他:“下次,我一定要烧了这里!”

母亲接过他,轻声道:“烧了就没有教堂了。父亲怎么忏悔祈祷?”

小尼可笑了:“把他搬到我们家里去,让我在家里也可以玩!”

尼可非常激动,激动得满脸通红:“孩子,你真是个天才。我小时候怎么就想不出这么好主意呢!”

他们一家三口,就这样快乐地回到了他们的家。

这是一个宽大的木楼。

四周的视野都很开阔,四个美军的军营,包围也是保卫着他的木楼,可又丝毫不遮挡他们的视线,在木楼的阳台上,甚至能感受到带着木棉香味的风。

汽车悄无声息地停了下来。

一切是那样的安逸。

安逸得让黎英直咬牙。

美国鬼子没有权力在越南的土地上活得这样安逸!

所以,黎英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他们了。

黑色六幽灵都同意。

他们知道杀死一两个美国鬼子他们根本不会心痛。她们从一开始确定的报复原则就是,每一次报复都要让美国鬼子也知道痛苦!

这会儿,黎英就已经潜伏在了尼可木楼外的一片草丛里。

她已经两次来到这里了。

一次是今天白天,她进到里面一会儿才被美军发现,当疯子赶了出去。

晚上,她再次相跟着尼可少校的车子,进来了。

虽然,鬼子都没有人相信,有游击队敢进这个军营的包围圈里来。

但是,从自己声称还是自己的心已如幽灵的黎英终究是一个人。

所以,无论她多么快,还是有一支鬼子的巡逻队发现了飘过的身影。

美国鬼子的巡逻队当然不敢乱扫尼可少校的雅兴,他们马上赶了过来。

但是,他们搜索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没有发现黎英。

冷山镇的加油站因为没有鬼子行动,因此显得非常冷清。

到了后半夜更是冷清得让值班的美国上士沙尔斯通觉得无聊之极。

出去放荡的士兵们有回来的,虽然那脚都懒得拖动了,但是还忘不了象出去时一样嘲笑他两句。让他愤怒不已,但是十二点一过,连这样的愤怒也找不来了。

突然一阵凉风吹来,他突然觉得背心上有一股凉意。

也就在这时,他看见侧面的一堆潜潜的草里冒出了一个女人头发披散的头。

但是,他细看时,却已经消失了。

不可能,一丝恐惧从他的心底升起。

他拿起了枪,很想走出去看看。

但是,他又坐了下来。

他甚至使劲地挤出一丝笑来,喃喃道:“不可能的!”

是啊,几乎过两天就要把周围的草和树木清理一遍。

这蓬草也就长出来两天,长也不过一尺,怎么能藏下人呢?

然而他突然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

在静夜里,既让人产生联想,但是在沙尔斯通来说,绝对是恐惧。

“妈妈呀!”他在心里叫着。

他是大学毕业,根据联邦法律,强迫服的兵役。

他从小就是被妈妈带在身边的,即便上大学,他也没离开过他出生的城市。

来到越南他保持着一惯的恋母情节。

那次叫他**那个越南妇女时,他咬住那个妇女的**就不松口,后来把那个女人的**咬掉了。

被兄弟们评为最不是男人的家伙。

如果他不是怕再一次被嘲笑,真想开枪了。

他颤抖地盯着那蓬草,直到眼睛都瞪得闭不上,开始大量的流泪了。

幸好那蓬草里再没有动静。

那声音也似乎消失了。

突然,一双冰冷的手,象蛇一样缠上了他的脖子。

冷山镇医院当然是被尼可占领了的。

晚上值班的也是南越伪军。

尼可警告过警戒医院的伪军中队长阮谷一:“这是一个美差。我不管你,在里面干什么都可以。但是,只要有一粒药片落入了游击队手里。我就把你老婆和女儿全送进森林妓院去!”

阮谷一知道尼可就是他的上帝,而上帝说过的话那是丝毫不容他怀疑的。

所以,阮谷一把他妈喂他奶的力气就用上了,命令部队日夜不停的对医院进行控制。

然而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这么多天来,因为尼可没有出击,所以,整个冷山镇和他的周围似乎都笼罩在一片安逸的气氛里。

所以,他也有一天没来检查了,躲到他情妇的石榴裙下享受去了。

而值勤的越南伪军一天没有看到头儿,一个个也是欢天喜地,这不,十二点钟声响起,那值班的伪军干脆喝醉了,睡着了。

医生胡骏却没有喝醉。

他值班当然是被迫的,而且他讨厌战争,更讨厌不明不白的死去。所以,他愿意清醒地睁着眼。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美国鬼子进不进来和他似乎都没多大关系,他都能靠行医吃饭。

所以,他厌恶地看了一眼喝醉了的士兵,把自己的身子靠在椅子上。

一个美丽的身影就是在这个时候 向他飘来的。

黑色的衣服,惨白的脸,在月光下,轻得象飘动的影子。

医生的心里一个激灵。

但是他还没激灵完,那女人已飘到了他面前。

他想喊,却发不出声。

因为他的脖子竟然轻易地就被那女人捏住了 。

他觉得出不了气。

但他比那兵幸运多了,只见那女人的手一拂过去,那士兵便头一歪,象一堆破棉絮一样垮在了地上。

女人的声音和她的手一样冰冷:“给我拿一种叫氯仿的药。”

他努力地想喘过气来,但是他喘不过气。

在他将要晕过去的时候,女人突然手一松,他也一下子垮在了椅子上。

他赶紧深吸了两口气,血液因为有了氧气重新流动起来。

他当然知道如果药品在自己手里丢失的后果。他那应该说是很够用的大脑飞快地运转起来。

给了药,如果被美国鬼子发现,自己的儿子将被杀死,自己的老婆会被玩死,自己将怎么样,他真的不敢现象。

不给呢?

这显然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哦,**游击队当然是不杀普通老百姓的。

所以,他马上就很自信地说道:“我是一个医生,我叫陈平原,镇上的人都知道的。”

但是这似乎不管用,那女人的手就毒蛇的蛇信,一下子又舔上了他的脖子。

这次那手更冷更狠。

“我只要氯仿。”女人的语气更冷。

陈平原觉得自己的脖子马上就要断了。

5

065 黑色六幽灵(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