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人突击队>第六十九回 渗入敌后 ( 3 )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九回 渗入敌后 ( 3 )

小说:猎人突击队 作者:信周 更新时间:2007/8/4 10:48:02

看到整个船队慢慢沉到了湄公河里,队员们站在武克超的身后,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高兴地拍手称快,而武克超则表现的很平静,他只轻轻地说了一声,“通知船长开船。”

游船沿湄公河逆流而上,在傍晚的时候到达了老挝一侧的湄公河渡口。这里是武克超与车红炬约定的补给点,一辆越野三菱车早已等侯他们二天了。

武克超让游船靠到码头上,把三菱车上的弹药和食品搬到了船上,随后游船继续北上,这里的湄公河变成了缅甸与老挝的分界线,逐渐远离了泰国的土地。

此时的昆沙与张书泉已经恼怒万分,突击队接二连三的袭击他的要害,炸毁了他的飞机场,打掉了他的通讯站,又袭击了运输船队。一连串的事件把昆沙整的焦头烂额。突击队现在如同是孙悟空钻到牛魔王的肚子里,搅的他五脏六腑不得安宁。

昆沙和他的参谋长站在地图前,百思不得其解,前天接到报告,说突击队的悍马车已经回到掸邦联盟军的控制区,怎么又出现在湄公河上,并且把他们的运输船队炸沉了。这些可是前线急需的战略物资,本来与车红炬的交战就很吃紧了,这一下更是雪上加霜。

“参谋长,你看这只突击队下一步还会袭击我们的哪里?”昆沙焦虑地问张书泉。

“无法预测,他们来无踪去无影,根本不知道他们会钻到什么地方。真的很令人头疼。”张书泉苦恼地摇摇头。

“难道就拿他们没有办法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当然不会让他们逍遥下去,中国有句俗话:‘以其人之道,还于其人之身。’很快就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张书泉咬着牙说。

“这么说参谋长已经有了对付他们的计划?我就知道参谋长一定会有办法,哈哈哈……”昆沙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武克超他们在补充了弹药物资后,继续乘游船北上。又行进了一百多公里后,武克超命游船靠岸,但是他并没有让队员们下船。而是让大家在船上美美地睡了一觉,等到天亮后,他们才弃船上岸。

湄公河的岸边是茂密的森林,猎人突击队进入到森林里就变成了真正的猎人,没有人可以再追寻到他们的踪迹,就如同一滴水流入到大海里,没有人能把他们分辨出来,森林就是他们最好的伪装和保护。

武克超拿出地图,仔细的看了下,对身边的付明涛说:“这里已经是景帕山的边缘了,再向前走十多公里应该有一条出山的公路。”

越往前走,森林里的树木开始稀疏起来,这让突击队的行军速度加快了不少。又前进了几公里,队员们的眼前开阔了起来,前面的几座山只有低矮的一丛丛的针叶松棵,感觉就象走出了森林。

“怎么会这样?前面的几座山怎么没有大树?”队员好奇地议论。

武克超笑着大家说:“这说明几年前这里遭受过很大的山火,森林被毁掉了,所以树木还没有再长起来。”

不远处一条山区公路出现在大家眼前。武克超停住脚步,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对大家说:“我们的第三步行动就在这里进行。你们看前面的公路,那条公路是景帕山区通向外面的唯一通道,我们选择一处合适的路段设伏,再狠狠地给昆沙来一下,然后就进入到景帕山里,翻过景帕山就是联盟军的控制区了,我们就完成了这次行动计划了。”武克超说完,就带领突击队沿山梁向山里进发。

公路在他们脚下的山上盘绕着,时而在山上盘旋,时而下到山谷里,翻过了两个山头,武克超终于找到了一处极佳的伏击地点。

公路从一段窄窄的山谷中穿过,两边是陡峭的悬崖绝壁,两边出口各对着一座山峰,非常便于封闭山谷,不远处还有一个制高点能够观察山谷外的情况,真是一处绝妙的设伏地段。武克超知道突击队人员很少,如果没有险要的地势,决不能随意与敌人交锋,他对这里显然很满意,他让队员人围拢过来,讲出了他的打算。

“景帕山的另一面,是昆沙与石小岩交战的地区,昆沙在那里布置了几千人的军队,而我们眼前的这条公路是昆沙的部队与后方连接的唯一通道,我们就静静地等待在这里,准备吃口肥肉。猎人9号,你的任务是到那个制高点,监视两边公路上的情况,随时向我报告。”武克超指着不远处的制高点对明扬说。

“明白。”武明扬简单地回答。

武克超接着说:“2号和4号,你们倆分别到山谷两头的山上,你们的任务是封堵两头,如果有猎物进入山谷里,我们就给它来个关门打狗。”

付明涛和唐剑锋点头回答:“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我和3号隐蔽在左侧山崖上,5号和6号隐蔽在右边的悬崖上,我们四个人负责消灭进入口袋里的猎物。大家都明白了没有?”

“明白。”队员异口同声回答。

武克超又单独对方毅辉和马涛说:“你们俩在潜伏前,先到山谷的两头,选择合适的地点埋设炸药,最好能把敌人封堵在山谷里。”

方毅辉笑着说:“没问题,这是咱的拿手好戏,保证让他们逃不出来。”

“大家注意隐蔽好,不能被敌人发现我们的踪迹,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暴露目标,如果我下达撤退的命令,你们就朝靠近景帕山的那片森林撤退,我们到森林里再集合。开始进入隐蔽点。”武克超说完,突击队员们分头进入到各自的伏击地点。

武明扬用最快的速度爬上了制高点,他朝上下两边的公路看了一下,可以很清楚的观察到两头的情况,特别是从景帕山里出来的那一段,是多个回弯的盘山道,象几个S叠在一起,最后一个弯进入了山谷里,制高点的周围长的都是一米多高的松棵,无数细小的树枝从根部冒出来,形成一丛一丛的,武明扬坐下来,刚好把他的身体全部遮挡起来。突击队进入伏击地点不到一个小时,武明扬就发现了两辆进山的卡车,他用望远镜仔细看了看,然后用便携式微型电台向武克超报告:“报告1号,有两辆卡车正在进山的路上,车顶盖着篷布,距离伏击点大约还有一里多路,完毕。”

“知道了,继续监视。”武克超紧接着又呼叫其他队员,“猎人们注意,把驶过来的卡车放过去,不要惊动他们。”

与武克超潜伏在一起的张子扬禁不住心里的疑惑,问武克超,“为什么不打?这么好的机会放过了多可惜。”

武克超笑了笑没有回答。

不多时又有一辆越野车从山里开出来,武克超还是命令放过去不要打。突击队从上午一直潜伏到晚上,一共放过了十多辆车,把张子扬急的不得了,“看着敌人从眼皮底下过真急人,1号,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等大猎物,这些零星小东西打了没有用,昆沙感觉不到疼。”

“你怎么知道会有大猎物从这里经过?”张子扬不解地问。

“你想他们有几千人在前面与16师交战,这是他们唯一的后期补给线,能没有大猎物从这里过吗?要想捕捉好猎物就要有耐心,这是一个好猎人具有的第一要素。”

突击队又潜伏了一个晚上,没有等到理想的猎物。又过了一上午,实在把张子扬焦躁坏了,“这要等到什么时候?真是急死人了。”

武克超看着张子扬焦躁不安的样子偷偷的笑了,“3号,你什么时候能改掉急躁的性格。”

“这怎么能改掉,老人不是常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世界上没有改变不了的东西,只要你愿意,改变性格是很简单很容易的事。”武克超见没有敌情,就与张子扬轻声聊了起来。

“真的吗?你说我这急躁的性格也能改掉!”张子扬朝武克超这边挪动了一下,兴奋地说。

“当然可以,而且非常简单,简单的让你不相信。”武克超故意在掉他的胃口。

“你快给我说说,为了这毛躁的脾气,我没少吃亏,如果大哥能给我改了真是太好了。

“只要你改变说话时使用的字眼,你就很快能改变急躁的性格。”武克超认真地对张子扬说。

“就这么简单?”张子扬惊奇地问。

“就这么简单!”武克超肯定地说。

见张子扬一脸的疑惑,武克超对张子扬说:“好吧,我简单地给你讲一下,对你改变急躁的性格会有很大帮助,语言是我们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工具之一,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这个工具都很实用,语言最突出的特点是对人情绪的影响,‘好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从这句俗话里就可以听出这一点。如何使用语言,重点在于使用的字眼。选用积极性的字眼,能振奋你的情绪,反之,若是使用了消极的字眼,就必然很快使你自暴自弃。”武克超简单的几句话就说的张子样不住地点头。

“大多数人在与别人说话时用字很谨慎,然而却不注意自己习惯用的字眼,殊不知你自己所用的字眼会深深的影响你的情绪与内心的感受。例如你刚才说的话:‘这要等到什么时候?真是急死人了。’如果你改成‘等了这么长时间,说不定快了。’你再感受一下,是不是急躁情绪有所缓解。”

张子扬慢慢地重复了几次武克超的话,然后对他说:“真的感觉好多了,不象刚才那么焦躁不安了。”

武克超接着又说:“你若是只拥有有限的词汇,那么你就只能体验有限的情绪,反之,若是你拥有丰富的词汇,就等于手里握了有多种颜色的调色盘,可以把你的生活描述的多姿多彩。我们掌握的词汇并不少,可是真正常用的却不多,你要想改变自己的性格,把自己塑造成新的形象,就必须有意的去改进习惯用的字眼,让它把你带向所希望的方向。有些字眼除了字面本身的意义外,还具有情绪反应的特性。例如:“讨厌”这个字眼是很多女孩的口头语,如果你养成了动不动就说“讨厌”这个字眼的习惯,那么你就会随口说出你“讨厌”你的头发,“讨厌”你的工作,“讨厌”这,“讨厌”那,当你“讨厌”的次数多了,就会产生负面的情绪状态。长久下来就形成根深蒂固的习惯。一些经常挂在嘴上的口头语,或许它并不代表你当时的实际遭遇,也不能够准确的代表你的实际感受,但是,你惯用的字眼在你不经意之中便取代了你的实际遭遇。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感受,就会在他的内心里生成什么样的记忆存储;相反,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储忆,就不会有同样的感受。字眼是记忆存储的具体表现,如果没有字眼,也就无法把相关的观念呈现出来。一个情绪低落的人,只要改变一下惯用的字眼,就可以发生巨大的变化。同样,你只要改变一下惯用的字眼,也就很快改变了自己的性格。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你要改变自己惯用的字眼,不准使用带消极性的字眼,如‘讨厌’‘生气’‘急躁’等等。如果不小心说了,那么就赶快改用一个能使你振奋的字眼。几天后,看一下你自己有什么变化。你一定想不到,这种变化会让你享用终身。”

张子扬趴在旁边细细地体味着武克超的话,感觉自己的情绪平静了许多,他从内心里感激大哥对他的帮助。

就在这时,耳机里传来武明扬兴奋的声音,“1号,快看出山的盘山路上,开过来一只长长的车队,有十多辆了,还看不到尾。”

武克超举起望远镜,朝远处的盘山路望去,真的是长长的车队,行驶在最前面的是两辆轮式装甲车,紧跟在后面的五六辆卡车,中间还夹杂着两辆三菱帕杰罗,武克超再向后看,立刻让他激动起来,后面竟然是十多辆轮式自行榴弹炮,武克超心想这下可逮了一个大猎物,这家伙应该是昆沙的一个自行火炮团。

这的确是昆沙的一个炮团,虽然没有正规炮团的规模大,但是仍然有15门自行榴弹炮。在金三角地区是火力最强大的一个炮群。因为西线车红炬的攻势很猛,不但占领了达嫩山脉以北的广阔地区,还打通几条交通要道。而景帕山地区的石小岩部被昆沙击退,现在还没有还击之力,所以张书泉决定把自行榴弹炮团从景帕山调往西线,给车红炬以沉重打击。

昆沙和张书泉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的自行炮团竟然在这里又遇到了克星,猎人突击队。

猎人突击队的第三步行动,彻底改变了昆沙在西线的战局,这是昆沙在自己的军事史上,经历的第一次滑铁卢战役。这次战役后,昆沙退回到金三角南部地区很小的空间里。

12

第六十九回 渗入敌后 ( 3 )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