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武警机动队之英雄本色>第 1 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 1 节

小说:武警机动队之英雄本色 作者:南山石 更新时间:2007/7/16 16:38:02

巡警二大队的接待室里,朴璇将事情的始末叙述了一遍。吴副大队长拍案而起:“为所欲为、色胆包天!采花采到我警界来了?逞凶发展到袭警了?这还了得!”

“客观地说,屈大毛事前不知道我们的身份,案由显而不能成立。若是他知道我是武警的石军,恐怕他也不敢。”石军在哪都不想低屈了自己的身份和名头。

朴璇似怨含娇地瞥了石军一眼:“石军之名神避鬼怯,不还是发生了?”石军听后微微笑了笑。

“屈大毛这小子貌似粗鲁,心地狡诈。一个‘两牢’释放人员近几年靠歪门斜道搞了些臭钱,就在黑道上名声鹊起,竟然还混了个区政协委员?有钱真能使鬼推磨啦?我是想不通!屈大毛前六年回籍后不久注册了个‘宏大’贸易公司,说是干贸易,可贸易的生意他一件都没有做,实际是招集了一大帮‘两牢’旧友和社会盲流搞起了废旧品的收购,他们用软硬兼施的手段威胁、利诱市区的各废旧回收店的老板,责令他们将所有收来的废旧品最后统统都归集到‘宏大’,而由‘宏大’压价收购、提价销售。听说刑侦那边因废旧业主频频被殴,立过几次案,但都是关了小喽罗、捅不到山大王。据说‘宏大’有个规矩:入门拜关帝,义字放心头;利益均分摊,祸险自己兜。所以,线索凡是要牵涉到‘宏大’就断了,回收店的老板们又大多是噤若寒蝉。狐狸的尾巴藏得极深啊!我们现在实行的法律原则是‘重证据’和‘无罪推理’,也没有了以前法律所规定的‘类推’、‘收审’等手段了,最近又加了个‘沉默权’,法律是完善进步啦,可实际办案就难多啦!这个屈大毛今天流氓滋事,我非要治安拘留他个十五天不可!”吴副大队长恨恨地说道。

“那还要报知政协呢。”朴璇插了一句。

“有事实,问题不大。我只虑部队不会给石队长和伍指导员为难吧?”吴副大队长有点担心部队的铁纪。

“我们是职责在身,制止流氓滋事,退一万步也是‘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鼻子底下有嘴,不会依法理辩啊?”石军毫不介意。

“‘紧箍咒’总是在热血者身上!”伍平重拍着膝盖。

“秀才也发火了?稀罕!我说过江湖险恶,你不信,今日逢上了?”石军逗笑道。

“江湖险恶,官场也复杂!”吴副大队长露出有力使不上的神情嚷起来。吴副大队长名叫吴优,也是武警的转业干部。

审讯室内,屈大毛面对着两名讯问民警,心里在急速打着鼓儿:可不能因小失大被他们迂回渐进、旁敲侧击的讯问方法惑晕,露出其它的馅来。这次最多就是个滋事和底下人持有管制刀具,我又事先不明知他们的真实身份,属治安范畴,处罚不到那里去。只是自己结恨了石军,这可是个夺命的主!武警天天在砸砖踢树、弄拳舞掌,他们门前的沙袋几乎是一换上就被打烂,以至是一天一换。不行,既然狭路相逢了,那就要想办法先发制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有铁的纪律,殴打了我总是违纪的,我说起来也是个企业家,还挂着政协委员,我要三日不了、四日不休地层层告上去,这次若能把这个石军告倒,或是让他离开机动中队,我就能免了一些后患。

屈大毛一方情愿地胡思着,左肋处又隐痛起来,他用手指一摁,一股刺痛浑满全身。“肋骨裂折了?”屈大毛服刑前曾在一次斗殴中右手骨折过,就是这种痛。屈大毛两眼一转,计上心来,他忽然顺势往地上一滚,两手捂住左肋鬼哭狼嚎,嘴里大嚷:“武警把我打残了!我是区政协委员,你们要通知政协来人哪!哎哟!哎哟!”

吴优闻声急跑过来,斥道:“不要撒赖!给我坐好!你不要拒绝阻碍公务,这又是一条!”

“警官同志,我不是撒赖,我的肋骨真断了!不信给我拍个片子。我要求政协来人!哎哟!”屈大毛状似极端痛苦。

吴优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屈大毛所提出的要求是合理的,无法拒绝,若屈大毛的肋骨真是断了,事情还透着罗嗦。“你自己拨通电话吧,我来接。”吴优不得不丢下一句话。

“我的手机在光头那里。”

“号码是多少?”吴优拿出自己的手机问道。

“李主席。号码是13809994141。哎哟!”

“您是区政协的李主席吗?”吴优拨通了电话问道。

“啊,我是副主席。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市公安局巡警支队二大队的副队长。你们一个委员叫屈大毛,他今晚在诺雅方舟鱼城酒后寻衅滋事,人现在我们这里接受审查,他指名让您来一趟。”

“他寻什么衅?滋什么事?”

“调戏女警官!持凶袭击武警军官!”吴优加重语气。

“我可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屈大毛赶紧大声辩明。

“认了调戏、持凶就好。张警长,录入笔录!李副主席,你听到了?”吴优庆幸屈大毛露了嘴,慰而一笑。

“好,屈大毛怎么了?我就过来看看。”那位李副主席话中流露出关切,欣然答应前来。

“关系不错嘛!张警长,继续问,就接着刚才的话头。”吴优摁断电话说道。

“兄弟呀,政协一个李副主席马上就要来,看来与屈大毛是‘权钱交’。你们到值班室坐坐,我看他有何要求?”吴优转来对石军说道。

“吴队,刚才屈大毛撒什么疯?就是要闹政协来人吗?”朴璇问吴优。

吴优顿了顿,说道:“屈大毛这小子死皮赖!他说他的肋骨被打断了。我想应该没断,这种人就是属猪的,竹条没下,撕叫不止。不管他,调戏、持凶的事实具在,关他几天是没有问题的。”

“我看八成是断了,他酒瓶来得突然、疯狂,我无法控制力度。”石军分析道。

“断了就断了,咎由自取!大不了付些医药费。石队长、吴指导员是勇为制暴,否则我和妹妹就要被他们羞辱、殴打。我也要写篇报道,伸张正义!”朴娟一直没有吭声,此时忿然而起。

“朴娟,走出阴影了?应该这样!恶势力呀什么的毕竟见不得阳光,今后露头老子就要打!”伍平挥了挥钵大的拳头。

“好!我们俩越来越对路了,性格开始随我了。哈~!”石军拍着伍平的肩头。

“去你的!总是一付老大的神态,别忘了,你我是平级!我随你有什么好?目空一切,一面镜子自赏;性情固执,一根骨筋到头。近墨者黑!”伍平也拍了拍石军的脊背。

“行不改性,坐不失神,我是军人,保家卫国,要那些圆滑、做作干啥?我就要以自己的本来面目行事、做人!怎了?呸!近朱者赤!”石军详作来了真火。

“凡是有个性的人,便是讲原则的人,更是闪光的人,他不会随波逐流,不会折腰毁志,他象行星一样,在天空划过的时侯,总会把自己的气氛自然而不自然地影响着周围。”朴璇似在吟诗,又似在自言自语。

“文学姊妹花!”伍平赞了一句。

“不好意思,我是跟我姐学的。”朴璇脸红红的向石军瞟去。

“好,知音!有哲理!”石军朝朴璇潇洒地摆了个v型手势。

0

第 1 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