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武警机动队之英雄本色>第 2 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 2 节

小说:武警机动队之英雄本色 作者:南山石 更新时间:2007/7/17 21:08:03

“屈大毛,你刚才说了,调戏、持凶是不知对方的身份,那么,什么身份的对象你就可以妄为呢?你又是怎样寻衅滋事的?接着说吧!听着,你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记录在案的,你必须向法律保证,没有伪供和虚构,要属实!”张警长沉颜厉言。

“我没有妄为!我没有滋事!”屈大毛在地上坐了起来,左手撑着左肋。

“嘿,翻手作云、覆手为雨,玩到公安机关里来了!”张警长拍了桌子。

“我肋痛,我要拍片子!”屈大毛又高嚷。

“等政协领导来了,我们自然会送你去检查。你现在把我问你的问题回答一下。”

“我没有什么说的!”

“好,你不说也可以。回避就是心虚,心虚就是默认,默认不说就是抗拒,抗拒就要从严!我告诉你,光头屈虎那边可是全说清楚了,他比你表现好,我们凭他的供词和其他当事人的证词一样可以印证和认定你寻衅滋事的事实!”张警长又拍了桌子。

“哼,骗谁?说别人我吃不准,我那兄弟不会说!”屈大毛平时骄横跋扈、狡诘阴险,今天被石军重创后还在胆寒,以至六神无主、思绪紊乱,此时蹦出一句下意识的话来。

“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吧?屈大毛,你就继续这样坚不吐实咬着吧,有你的好处!”张警长说完与另一位同审民警耳语了一阵,起身出门。片刻,又面挂神秘地走了进来,捏了捏同审民警的臂膀,说道:“有新的突破!”

张警长这句“有新的突破!”使屈大毛的心里发毛了,更是谎了神:不是屈虎那小子经不起盘问、在抖出“宏大”的事吧?

“金钱被人们所咒骂成毒蛇和魔鬼,但是无论穷人还是富人、善人或恶人,谁也离不开钱。”张警长象是与同事说着野话。

屈大毛赶忙翻身坐在了椅子上:“警官同志,我抽口烟可以吗?我说,我将调戏、行凶的事实经过全部说。”

屈大毛得到允许,从口袋掏出大烟斗,安上雪笳,打着火猛抽了几口后,便将如何觑准了朴璇姐妹的美貌,如何动心和挑逗,如何嫉恨石军和伍平享有与美人同座,如何逞凶拎酒瓶砸向石军,手下人持有何种管制刀具等等都一一作了交待。

“早就该如此!来,看看,这是你的笔录,如果你自己觉得所记无误的话,就在上面签‘以上笔录我看过,属实。’再签上你的名字。”张警长在讯问完后心知屈大毛是被“宏大”的那些事儿所惊,为了避重就轻,才竹筒倒豆地实供了今天的滋事经过。张警长也明知屈大毛这种人定会就事议事的,抓一件是一件,想要扩大战果,没有突破口是万难办到的。于是,递过讯问笔录给屈大毛,就此结审报批。

吴优在办公室看着屈大毛和屈虎的讯问笔录。“光头叫屈虎?是屈大毛的族侄?都没有其它的突破?唉,传唤的时间有限啊,否则我就要穷追猛打,给他来个车轮战术,不怕他不露马脚!再说吧。所幸今天的事实已经搞清,我也好跟政协有个说法,跟本支队的领导有个处理意见了。朴娟的询问笔录和石军他们三人写的经过材料都在我这,编在一起,报:屈大毛和屈虎持凶寻衅滋事,治安拘留十五天。我签字后呈支队值班领导审批。”吴优拿出香烟,分发了一圈,对两组办案民警吩咐道。

“吴队,区政协来了三个人,在接待室。”值班民警前来通报。

吴优赶紧来到接待室,对陌生的三人说道:“我叫吴优,是二大队的副队长。”

三人都离座站起,其中一位四十来岁、五短身材、两脸泛着红光的胖子自我介绍道:“我是李子放,区政协的副主席。这是我们的王主席,这是司机。”

吴优握住王主席的手说:“请坐!”

“我叫王祖泉。这屈大毛又怎么啦?公、检、法总是轮流找,我这政协给他擦屁股都擦不赢!下届让他退了。”王祖泉想是让屈大毛给弄烦了,有些愠火。

“请王主席自己看看笔录吧。”

王祖泉接过笔录,坐在沙发上,戴上老花镜仔细地看着。李子放则凑上来在一旁斜觑。

“本性难移,有损形象!他是工商联的委员,我要给工商联打个招呼,这种人岂能在参政议政的行列,彻头彻尾就是个社会混混嘛!吴队,你们依法按程序处罚,政协支持!”王祖泉刚到任不久,原是一个县的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他看过笔录愤然表态。

李子放略显得窘然,喃喃道:“不象话,不象话。”转而对吴优问道:“吴队长,屈大毛在哪里?我们能见见吗?”

“可以。叫屈大毛。”

“哎呀,二位主席,你们可来啦!我被武警的队长打断了肋骨,他叫石军,他打我跟打阶级敌人一样的,残忍暴唳。我是个没‘娘’的孩子,我只有请政协领导给我作主啊!”屈大毛见着王祖泉和李子放嚎啕大哭。

“别闹了!我看了笔录,你供认不讳。你还是老实接受公安机关的处罚吧。”王祖泉背过身去,看着刑侦队的开门办公一览表,不再理会屈大毛。王祖泉来后就风闻这个屈大毛行路不正,接着又过问了几件与屈大毛有关的案子,已是对此人厌恶非常。今天若不是李子放这个老副主席上门请求,王祖泉是怎么也不会来的。王祖泉此时在想:公、检、法都几次传讯过屈大毛,怎么就没有一次真正办下来了呢?这次仅只是个治安问题。

李子放后悔了,他后悔把王祖泉请了过来,自己反而连表态权都丧失了。李子放与屈大毛确实有着不可示人的经济利益和个人交往,李子放就是“宏大”的干股东。屈大毛若是有闪失,李子放也就完了。这时,屈大毛用怨愠的目光在看着李子放,李子放立即将眼神移至别处。

“吴队长,屈大毛酒后寻衅滋事,肋骨被打断,显而是无法蹲号子的,可否取保养病?我担保。”李子放问道。

王祖泉瞪了李子放一眼,转身出门,不管了。“诶!王主席。”司机追了出去。

“肋骨是否断了,等拍片出来才知道,这时不能人云亦云哪。行啊。你回头写个担保书,要有两人签名具保。但我话须说在前头,你带屈大毛先去拍片检查,待裁决批下后,若是屈大毛的肋骨没断,那就要去拘留所;若是断了,我再请示缓后执行。但屈虎是要拘留的。张警长,你在你组里叫上一名干警一起去医院。”吴优面无表情。

“谢了!谢了!”屈大毛作揖如捣,左手撑着肋部,右手自然地就搭在李子放的肩头。李子放不由肩头一塌,滑下了屈大毛的右手,下意识地望了吴优一眼。吴优迷眼一笑,心忖:装象!已经纳入了我的视线。

李子放索性掺着屈大毛随张警长上了警车,往市一医院而去。

“好了,石队长,伍指导员,小朴,夜深了,感谢你们的协查!你们就回吧,我还要报批拘留手续。队伍没事吧?”石军等四人正在值班室畅谈得意犹未尽、笑声朗朗,吴优伸着懒腰走了进来说道。

“没事。石队长已打了电话给家里的值星排长,说我们晚点回去。”伍平仍是笑容未消。

“吴队,我们还要谢你呀!弄得你当班时团团转。”朴璇站起身道谢。

“没事,没事,等于我们战友集会。你们刚才的笑话就真的那么好玩吗?可惜我没听到。”吴优摆着手,继而好奇地问道。

0

第 2 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