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武警机动队之英雄本色>第 2 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 2 节

小说:武警机动队之英雄本色 作者:南山石 更新时间:2007/7/31 12:29:35

三人安步拾级而上,逐渐都沁出了一些汗珠,可是山风悠悠、清凉一派,立时卸去了山下的闷燥,赢来了神怡和轻松。

石军和伍平不约而同地跃上一块大岩石,用手掌拂擦着额头上的汗珠,相示气运丹田,对着大峡谷长啸:“哦~~!喝喝~~!”

“相对于城市的喧嚣和厚重,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园!惬意!飘逸!神飞!无怪户外无春色,原来尽收此山中!”伍平借着两句古诗,略动了一二字,摇头晃脑地高咏。

朴娟给二人递上湿巾后,手指着那山深处,激昂而景仰地说:“那里就是诗坛田园派的鼻祖陶渊明的故里,就在那,这位先贤咏出了脍炙人口的‘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的千古名句。我不久前,陪着外地一帮客人第一次极细致地瞻仰了他的故居,小桥流水,仙风绕梁,虽说不是菊花绽放的季节,仍不失松竹相映、蝶花互戏。我偶感之下,还凑了一首<少年游>的小词,题目是:渊明故里觅菊魂。”

“快吟出来听!我们好一饱耳福。”伍平急不可耐嚷道。

“是啊,让我们武夫也开开窍,欣赏欣赏!”石军也摆好了聆听的姿式,催促着。

“好吧。”朴娟清了清嗓子,平仄相韵、抑扬顿挫地咏了起来:“晚秋菊色漫东篱,草劲伴清香。凝霜湿襟,浮烟舞巷。魂兮士隐乡。 斯人已去无踪迹,花放令回肠!童牧何山? 青牛依样。 今世见诗章!”

朴娟一袭白裙,长发齐腰,衬托着高挑的身材、白晰的秀容,加之她那甜美的声音和静动溢彰的神韵,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石军和伍平楞在当场,以至连发出一些赞叹都忘了,齐齐似在欣赏着一幅美丽的图画。

“不好吗?”朴娟望着二人傻呼呼的神态微笑问道,心里在想:当兵的还是瓷实!

“哦,好词!好词!尤其是‘童牧何山? 青牛依样,今世见诗章!’就是个诗的大境界!”伍平一回神,连忙高声称赞。

“魂兮士隐乡。陶渊明的魂就是菊魂,这菊魂的外在体现就是:不为五斗米折腰!”石军由此及彼,勾起世事。

“还是石队长忧国忧民。”朴娟不住地点头,她看穿了石军的内心深处。

竹林坪,本次活动的发起人朴璇着一身得体的天蓝色连衣裙,在半山收费处门口的人群中显得格外亮眼,摄取了周围许多投来的目光。

朴璇一直站在一块岩石上,向山下的梯阶眺望。还是她眼尖,一会叫了起来:“姐姐!”并拼命地朝拾级而上的石军三人挥舞着双手。

其实石军早已看见了立在一凹翠竹岩石上的朴璇,她今天特别象一个蓝衣天使在云端流波顾盼,魅力影响着周围的气氛。几天没见朴璇了,几天只牵依着电波共度心曲,石军冰冷的外表下掩藏着的那颗滚烫的心,却在说:难尽意、难尽情。如隔三秋啊!石军此时还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听到朴璇的呼唤,石军身不由自地飞步而攀,橄榄色迷彩在蹒跚趋行的人们身侧掠过,俨然萍踪侠影。

伍平和朴娟掉在了后面。“累吗?朴娟。”伍平才抓住石军不在的时机关切地问道。

朴娟一甩长发,略显尴尬地冲伍平笑了笑,停步揉了揉大腿:“只是腿有些酸胀。”

“我掺掺你?”伍平语气怯生生。

朴娟又淡淡地笑了笑,没作可否,但是在起步拾级的一瞬间,她微微向攀援在右侧的伍平扬开了右臂。

伍平用余光看到了朴娟的这一细微动作,优秀的姑娘总是矜持的,这也就表示她已经同意。“绿灯”已亮,伍平反而犯了迟疑:白袖下白晰润滑的胳膊,以朴娟的沉稳、孤傲,应是没有被人热挽过,她说她从来就没有体尝过什么叫恋爱,和唐迪也仅仅是结识了几个小时,有好感罢了,如若他不死,将有可能进入恋爱阶段,她的话里透着坦白和磊落。也是从没有接近过女生的铁血军人伍平,手在跃跃欲试,无汗拭汗,陷入惶恐。

“石军已经冲了,我何不也冲?!”一会,伍平心里一跺脚,紧跟两步,手臂已生硬地掺了上去。

只感朴娟全身一颤,随之向伍平投来羞涩一瞥。

石军飞身来到朴璇的面前,深呼了一口气,伸出大手握住朴璇的小手,装神弄鬼地说道:“朴璇,我告诉你一件大事,要保密!”

朴璇见到石军很是激然,脸上不禁飞起红晕。她听说石军要告诉件大事,而且还要保密,便头一扬:“我知道!你缉毒奏凯了,我的枪手朋友!”

“不是!不是!今后你我之间的谈话,我已不忍心再插入什么硝烟、枪械的内容了,这会与你天使般的形象极不协调,犯冲!”石军是在以嘴掩心。

“就知绕舌!有大事,说啊!”朴璇噘嘴愠色,也在以态掩面。

“好,我说。你已把周围的眼球牵动!”石军煞有其事地敛颜说道,片刻,大笑。朴璇也自负般地发出笑声。

“你俩在笑什么?说出来,也好让我们也一乐。”伍平走近,已松开了朴娟的手,问道。

“啊,这一凹翠竹!”朴璇这才认真地观赏着竹林,将话题引开。

“那可是一片清凉!一派鲜活!一簇力量!”朴娟又被牵动起了文人情怀,接而,她眼望着石军和伍平二人说道:“我看见竹,总会联想到你们军人!总会去展开思绪领略、读考它们!竹,你风骨之魂安在?是你四季长绿?是你贫土抽拔?是你英姿奋发?是你据险临风?是你宁折不弯?是你傲眼屑小?”

“都是!自古,文人爱竹,武夫爱竹。文人以竹自喻高洁;武夫以竹弘扬气节。诚然,竹的这些品质能给人以启迪,给人以言‘志’的弹簧,然而,我却在历史的字里行间看到是高洁、气节背后一些凄然悲惨的故事,岳飞,文天祥,李白,杜甫.......逢时如何?不逢时又如何?是的,这虽说只是极个别、极典形的人类悲剧,但足以告戒后人:立志修身要适时适度,要随遇而安。否则,虽流芳百世,也不得不夭折当时!竹子的缺憾也往往在于此。我爱竹,是爱它的与世无争、它的高风亮节、它的淡定虚怀、它的坚忍沉毅!”伍平也许是刚才受到牵手的蠢动使然,第一次在朴氏姐妹面前对竹高谈阔论,显示了他博学独见的一面,也抒发出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态度。

朴氏姐妹边听便赞同地点着头。

“我爱竹,是爱它的深涧隐高节,丛林藏劲枝!”石军感到伍平论竹的话里有暗醒自己的意思,便坚持着自己的个性,眺竹沉言道。

“这又是一番境界!军人的境界!”朴娟脱口赞道。 

“好汉坡的竹,竹中的好汉!象军人!”朴璇也不由即兴而发。

0

第 2 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