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武警机动队之英雄本色>第 1 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 1 节

小说:武警机动队之英雄本色 作者:南山石 更新时间:2007/9/2 20:16:50

八月天,财主的脸,说变就变。

郭扬亲自带领大队干警赶来会合石军时,山中忽然又电闪雷鸣,暴雨骤下。蛋大的雨点,猛砸在农舍的青瓦上,如似爆豆;成片的乌云,疯盖着田野,将山涧吞噬;狰狞的厉风,肆虐袭林床,发出鬼哭狼嗷。

有些身体单薄的干警被风雨压迫着,直往后面移退。

“这恶的天气!”郭扬全身湿透,他用一只手扒拉着脸上川流的雨水,恨恨地说。

石军解下自己身上的军用战斗雨衣,硬是要郭扬穿上,说道:“我年轻,又是属骆驼的,我想让这骤雨浸浸筋骨、清清火气。你不同,你是前敌总指挥,可别淋倒下了,我们群龙无首啊!”

“你个石军,又在洒笑我。好,我穿,你反正是石头缝中蹦出的猴子,水火不侵。怎么样,前面的调查走访有点什么蛛丝蚂迹吗?”郭扬边穿雨衣边问。

“没有。现在的调查走访工作,你们是最有体会的,难。群防群治流于形式,见义勇为的有几个?不像以前喽!当然,这也不能去尽怨一些群众的意识薄弱了,是现在犯罪分子的气焰越来越嚣张了,群众怕惹火烧身、怕遭到报复很正常,能理解。我女朋友就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她一天去买菜,警服没来得急换,一个卖鱼的粗壮汉子竟毫无顾及地故意少了秤,两斤三两鱼,回去后就变成了一斤九两鱼。女朋友平不了这口气,提起鱼就回来理论,结果,她看到了另外一幕,一个口称是劳改释放回来的瘦小汉子,就凭着手臂上纹着一个‘忍’字,便把那卖鱼的汉子吓住了,拿了两条鱼,钱都没给,扬长而去。郭支,我不是扯远了,这个事例足以说明问题,在光天化日之下,劳改释放回来的比你们警察还有震慑力。正气难张啊!”石军说着,露出无稽神情。

“唉,是啊!这些现象都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但打尽不平方太平,我们还是可以去努力的!”

“对,我赞成这个口号!”石军握了握郭扬的手。

郭扬的手被握得隐隐作痛,忽眼睛一亮,左手向石军的肩头搭去,问道:“你和朴璇什么时候入洞房?我一定来闹!”

“好哇!不影响我的花烛良宵就可以。”谈起朴璇,石军满透幸福。

“雨中寄情啊!好了,暮色已近,前面还有三个村子,天黑前,我们都要搜索、访问完,再作安排。”郭扬拍拍全身也是湿透的石军。

屈大毛确没逃远,就躲藏在南山西麓屈家垄一个至亲的家中。这家人的户主名叫屈木苟,是屈大毛没出五服的堂弟,是个本分老实的庄稼人。因为之前常受到屈大毛的周济,所以屈大毛狼狈来逃后,屈木苟二话没说便予以接纳了。

老实人做事往往认真、执着。屈木苟也不详问屈大毛犯了什么事?触了什么法?只知道这位显要的堂兄将要在自己家里躲上一阵子,便就在自己的后山一个大储存洞中安置好了一切日用,供堂兄避难。

屈大毛此时正躺在洞中的草席上,喝着屈木苟送来的自制米酒和咬着猪头卤肉,侧耳听着洞外的狂风骤雨声,嘟嚷了一声:“好险!”

戒毒所突然搬迁,李子开匆忙回来给屈大毛打了声招呼,捡了些贵重就走了。屈大毛便已知汛情紧张了,自己所处的位置说不准立时就会变成一片汪洋。

急得屈大毛在房中打转。

“走。到屈木苟那去,这个堂弟受我恩惠太多,不会不尽力。他那里又偏僻、又好藏。”屈大毛思想良久后,便将一筒樟木用绳索吊在简漏的防盗门上,绳索的活头系在锁头间。

捣弄好这些后,屈大毛狞笑切齿道:“来吧,砸死一个算一个!”

接着,屈大毛拧起装满巨款的皮箱,从后窗跃出。

待屈大毛跑到几里以外的一个山坡,他看见了三部呼啸而驶的警车向李子开的私房而去。

“啪啪啪!咚!”屈大毛痴想之间,一只田鼠窜过来偷食屈大毛的猪头肉,屈大毛便拧起皮鞋追打,哪知身体失重,摔了个狗趴。

“他妈的!老子非要打死你!”屈大毛从地上爬起,骂声刚落,洞门的草堆有人在拍打,屈大毛立时噤若寒蝉,不敢出气。

“哥,莫做声!有警察来啦!”屈木苟在屋前觑见垄下有许多警察在挨家挨户上门走访,快步溜到洞前示警。

“你快走!莫引到这来了!”屈大毛惊恐万状。

“好。”屈木苟转身溜回家中,将门紧闭。

“老乡,屋里有人吗?我们是派出所的,开个门好吗?”一会,屈木苟的房门被敲响。

屈木苟忙叫老婆抱着一岁多的小孩出去开门,自己却躺倒在床上装腰痛。

屈木苟的老婆把房门打开,郭扬一行人走了进来。

郭扬掏出《警官证》示前,和蔼地说道:“老乡,我们是市公安局的,你男人呢?”

屈木苟的老婆先是把脑袋摇成播啷鼓,然后,木讷地说:“我不太识字。我男人病在床上。”

“你家姓屈?”郭扬又轻问。

“是啊!有么事?”

“你家有亲戚窜门?”

“没有。”

“你看见有什么外面亲戚到村里吗?”

“没有”

郭扬问着,忽然发现自己这样与一个农村妇女一问一答毫无意义,马上改口说道:“这几天还有暴雨,你们要注意安全。领我去看看你男人好吗?”

屈木苟的老婆抱孩就往东屋去,郭扬紧随其后,用眼示意干警们分头去查看各个房间。

屈木苟手摁腰际轻吟着,见郭扬进来忙起身。

“别动,别动。腰痛?”郭扬和颜平气。

“变天就痛。有事么?”

“没事,没事。提示大家注意山洪。好,你休息。”郭扬边说,边不露声色地将房中四处搜索了一遍。

在村口,郭扬、石军、缉毒副大队长三人会碰情况。

“这一带的村落都搜索、走访了,看来这鬼天气在跟我们游戏,考验我们。我有一种预感,屈大毛跑不远,应就在这一带,尤其是屈家垄,他可如鱼得水、驾轻就熟。”郭扬凝眉分析道。

“那依我的意见,暂时就不要再去打草惊蛇,我们先大模大样地撤回市里,再便衣立即折回,伏暗卡。届时,我再跟你们说,再行打草惊蛇,一举抓获屈大毛!”石军说。

“你差点把我听糊涂了。不能打草惊蛇,又要打草惊蛇?哦,我明白了,好计!欲擒故纵,你把兵法都用上了。我说过了,跟你石军一起战斗,就是有趣,充满艺术!”郭扬益发欣赏和佩服石军了。

0

第 1 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