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青山深处>第九节 名叫冷月的女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节 名叫冷月的女人

小说:青山深处 作者:九月 更新时间:2012/5/4 6:27:47

贾溪到政治处保卫股提人的时候,无人询问,更无人挡道。径直就进去了。

政治处是政委的办事机构,而这个名叫“冷月”的女人是政委常曙的“小尾巴”,稍微呆过机关几年的人都会心照不宣,即使政治处主任在这也不会多问一句。

贾溪来这不为别的,只想证实那个逃兵究竟有多大份量。

凭心而论,贾溪或许比“红蜘蛛”更关心谭雪。抛开谭雪多次坦任常曙的“接线安全员”,直接接触过“寡妇”情报员等等敏感问题不谈,谭雪毕竟是十一局行动处特侦大队掩护单位——原ID团直属侦察连的连长,直接隶属于行动处处长助理兼特侦大队大队长。但贾溪不明白,令高层紧张的谭雪为何突然之间一文不值,连A军也肯用区区一个逃兵来交换。

如果谭雪不重要,总参二部不会罕见地动用“红蜘蛛”几乎所有行动单位,并指名要十一局行动处处长亲自坐阵,副处长和处长助理带队指挥。

如果谭雪不重要,背景诡异的机场守军也不会在向A军总部移交百余名ID团战俘之后,仍独独扣下他一人。

庭车常在搞什么?

类似的问题,贾溪从前不会深究,因为秘密战线有秘密战线的纪律,多年的默契更造就了无条件的信任。不管庭车常做什么,想什么,哪怕是千夫所指,万劫不复,贾溪也会不离不弃地形影随行,正如月亮不论阴晴云雨,总在太阳的另一面静静呆着。

但近几天的风声似乎有点不对。

据说时小兰出事了,据说鳄鱼突然来到战区总部,连王达明的跟班、办公室主任许光祖也被请去喝茶.......种种迹象,都将矛头指向庭车常一人。

矛头直接来自内部,贾溪不得不一反常态。

贾溪只进去几分钟就出来了,保卫股长没觉得哪里不对。

因为天快亮了,天一亮,那个弃暗投明的投诚人员将被光明无情抛弃,重坠黑暗。名叫冷月的女人此番前来,必是代表太阳,执行黑暗指令。这点觉悟,保卫股长还是有的。

“处长来过吗?”贾溪没有马上走。

ID团政委是十一局的处长,这个秘密在团里只有少数人知道,保卫股长恰在此列。“不、不是政委派你来的吗?冷队长。”保卫股长突然有些懊悔。

“来没来过,回答就是。”贾溪的口吻向来如此。

保卫股长盘算了一会儿。这事归根结底是十一局的内务,即使出问题也是处长常曙和处长助理冷月的问题。这么想着,保卫股长如实回答:“股里组织过例行调查,但政委没在场,只是事后找了刘主任,问问结果。”

“什么结果?”

“这个........”保卫股长不禁犯难。既然政委的“小尾巴”是自作主张要来的,那就得按规章办事了。

“什么结果。”贾溪重复了一遍。

鬼使神差,保卫股长竟忘了刚刚才打定的主意,像规章办事那样一五一十地回答:“据交代,是298旅宪兵连的一个中士,早先当过旅长王建平少将的帖身警卫,因为不幸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话,调回王建平内侄李忆鸿中尉的排里,留用察看。后来察觉到王建平似有‘东窗事发’的迹象,生怕被灭口,所以逃了出来。”

“完了?”

“完了。”

“中毒是怎么回事。”

“哦,逃走时行踪暴露,混战中被一个叫令狐迟的副连长追上来,挨过一刀。EB旅巡山组听到动静,反应及时,才捡回他一条命。没中要害,但刀上淬了剧毒,据卫生队的军医说,再晚两个小时就迟了。”

“既然要灭口,干嘛不动枪。”

“首波追敌数量不多,当时已进入我军警戒范围,估计是怕惊动前沿吧。后来那波就强悍了,EB旅巡山队那帮人平常牛气哄哄,这次跑得比兔子还快。”

“你怎么看?”

“呃?我、我怎么.......看什么。”

“你觉得刀上淬毒的人会正好失手,不中要害吗?”

“刘主任问过。那逃兵也觉得奇怪,因为叫令狐迟的副连长,据他交代是王建平从海外挖来的国际杀手,后来还通过宪兵调查组编造了假户籍。据说格斗演练时,‘夜鹰突击队’出身的李忆鸿也不是对手。”

“然后呢。”

“然后.......哦!然后政委说不用查了。”

“谢谢。”

贾溪不再多问。因为她刚刚也得到相同的答案,逃兵确实只是逃兵,惶恐的眼神、不安的脚趾以及情急之时夹在国语中的乡音,无不流露出求生的渴望和毫无保留的诚实。演戏可以乱真,但真心难伪。

“冷队长.......”保卫股长小心翼翼递上登记簿。他现在终于明白,规章这东西固然是有用则奉、无用即废的多余玩意儿,但耍小聪明的结果终究是自己吃亏。

贾溪倒也不拒绝,接过笔来行云流水。

保卫股长松了一口气,目送这生来就是祸水的女人从容远去,才拿过登记簿。纸上只有两个字,两个字没错,因为“冷月”就是两个字。只要这女人肯签字,不管他刚犯下再大的错误,在政委面前都不算错。

但他擦了擦眼睛,只看到陌生得令他心如死灰的古怪数字:

1024。

聪明伶俐的保卫股长永远都不会明白,其实“冷月”并不冷,更不会留下黑锅给别人。

恰恰相反,这个女人常常主动替别人背起黑锅,比如1024。

1024属于过去,如今写在哪都没什么用,但对庭车常来说,任何时候都比尚方宝剑更管用。

1024是庭车常这辈子跨不过的坎。

那个坎不高,只有七个人叠起来那么高。而这七个人的黑锅,很多时候都是这个女人默默背起的。只可惜最后一个黑锅没砸下来,那七人已相互追随一般相继远去。

天色渐渐亮了,深山之中一时还难以企及。

庭车常钻出睡袋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该出发了。他唤一声早就醒来的随军记者风尖,又出门找到后勤处。昨晚党委会议确定的战俘交换代表、后勤处处长方正少校正多此一举地擦着手枪,好不容易擦完又挂回墙上,因为今天不带枪。

按中、A两军约定,双方各出一名少校、一名军医,不得携带武器,但允许不超过三名的武装士兵押送战俘,并坦负外围警戒。

经历过宜兰阻击和机场突围两场血战,团里的少校已经剩得不多了。

战前的三个步兵营长,一个战死,一个晋升参谋长后战死,最后一个倒是没死,但突围时在尸堆里躺了三天四夜,醒来又连摸带爬两天一夜,才孤魂野鬼一般,出现在三十多公里山路外的IF团巡山队面前。三个教导员,一个跟搭挡战死,一个在搭挡晋升参谋长时自己也获得晋升,调任IF团政治部副主任,最后一个也许永远留在档案上,只有“失踪”二字。

如今ID团只有荣誉营建制完整,营长由代理团长马镇山兼任,教导员倒是个少校,但刚从内地调来,暂时没摆脱677高地试探式炮击的阴影。

团机关的少校更是青黄不接,从IF团抽调的副参谋长实际上干着参谋长的活,一时抽不开身,政治处副主任则至今空缺。

挑来挑去,只有后勤处处长方正少校能上。

“哎,我说政委。政治处老王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您看着就一点不心疼啊?”方正一边对着铝盘的屁股,整理着校官常服,一边调侃因为找不到镜子而军容欠佳的政委。不过这事不用政委出面,军容再好也白搭。

“保卫股那个叫什么的,师党委好像挺上心,不过马团长没表态,我就先压着了。”

“连股室一把手叫什么都记不清,您这政委当得可真清闲。”

“这你就不懂了。我反正是个过路的,真把什么都整完了,下任政委不戳我脊梁骨才怪。”

“难怪我升官比谁都慢.......唉,该!”

“动作快!人家那边怕是都走到山腰了,你还在这磨磨噌噌。”

“再、再催........就乱了。”

“好吧。”

常曙着实无奈。ID团加EB旅近千号人的眼睛都盯着团长马镇山,盼望着早点打机场,马镇山则默默陪着政委常曙,其实什么时候打机场,后勤处处长方正说了才算。方正是出了名的慢性子,也正因为如此,ID团的补给输送损耗率一直保持着战区最低水平,与普遍的“运十损三”形成鲜明对比。

有些人确实催不得,尤其是方正。

慢吞吞地,方正终于掀起帘布。

常曙又看了看表。奇怪,时间跑得竟然比方正还慢?抬头望着并无多少变化的天空,他感到匪夷所思。

充当中立见证人的随军记者风尖,像背着步枪一样背着摄像机与三脚架,目光神圣。三名士兵全副武装守在担架旁,担架里头蒙面罩的逃兵昏昏睡去。中校军医惮了惮用光的针管,扔进处处不忘环保的风尖用废弃硬纸折成的垃圾桶。

卫生队隶属后勤处,老嘴老脸,轻车熟路。因此方正没多说什么,只以示尊重地说,“早上好”。

中校军医“嗯”一声,双手插进白大卦,不紧不慢跟在方正少校后面。

军医大多为文职干部,肩上有花无星,但在师级以下部队的野战医院里,尤其是需要上前线的军医,一般都授予专业技术军衔。这位军医在战争爆发前,是一所地方县级医院的副院长、副主任医师,编入预备役时按副主任医师的技术等级,授予预备役专业技术中校军衔,上战场后去掉“Y”字,仍然是二杠二星。专业技术中校卫生队长接受少校后勤处长指挥,是很正常的。

常曙向三名从荣誉营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士兵,交代完注意事项,接着又嘱咐风尖几句,才如释重负般点了点头。

风尖忽然觉得,这个嬉笑游冶的年轻中校仿佛一夜之间变老了。

一路上,军医兀自嘀咕。

“只见过没钱不肯救人,没见过救完人又往死路上送的。”

“当兵都一个命,怎么死也是死。”方正笑了笑,“您老爱国爱得可真不是时候。”

风尖听着两名校官的对话,故作两耳失聪。

“唉。谁叫我们县是双拥模范县呢?”军医悔不当初,“平时预备役轮到谁吧,最多每年集训几天,谁知道一轮到我就真上战场了。”

“悔不?”

“悔啊!悔也没用。可团里除了政委,哪个两杠以上不是拖家带口?有人陪着心踏实。”

“史医生不是未婚吗?”

“小史是异数。”提到史医生,这位副院长不禁感伤,“成都军区总医院出身,又是硕士学历,平时不怎么熟,但有一次突然缠着我要政委病历,神秘兮兮说,先了解了解。我说耶!这姑娘有性格。晃个晃眼吧,人突然没了。”

“其实政委也拖家带口,女儿快一岁了。只是所有档案都写未婚。”

“听说了。高干子弟嘛,侯门深似海。”

“海不海的就不清楚喽。”方正看看身后扛着坦架的士兵,转过头来,照例略过习惯性透明的风尖,表情神秘道:“只是传说中那女儿,会不会是冷队长.......”

“呵呵。”军医拉了拉白色手套,“小史嘴上说的要政委病历,其实是冲冷队长去。我什么也不问,把冷队长的也给她。她看完开始不信,上次妇科检查亲自上阵才信的。”

“什么情况?”

“未经人事呗。”

“怎么可能。”

“这种事能瞒得过医生?所以团里那么多风言风语,我只一笑而过。”

“莫非真是LES?不对,LES也不可能.......”

八卦新闻永远是部队里最热门的消遣方式,方正自然要紧追不舍,但话说到一半,脸色就僵了。

记者风尖热情地挥挥手,“早上好,冷少校。”

名叫冷月的女人就站在太阳远远躲开的小路上,云过风轻般她转过身来,浅浅报以微温似冷的笑容。

12

第九节 名叫冷月的女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