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赵统新传>第一六二章 献帝刘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六二章 献帝刘协

小说:三国之赵统新传 作者:淡泊如风 更新时间:2009/2/26 23:34:45

张苞救出来的这个人可是一个顶顶重量级的人物,连曹操办事都要打着他的旗号才名正言顺。他就是刚刚禅位给曹丕的原皇帝汉献帝刘协。其实,这时候叫他汉献帝是不对的,只是为了让读我这书的人明白才这么说的。要称呼他以前得叫他万岁,现在他成了山阳公,最少也得叫声大人。这汉献帝的称呼是他死后曹丕给他的谥号,全称应该为:汉孝献皇帝,只是我前一世的史家为了方便就简称为汉献帝,而一般人的就跟着这么叫了。他这个汉孝献皇帝的谥号其实是很有讲究的。孝指的他品行好,一贯孝敬老人等,献的意思可不是什么贡献的意思。我前一世有些读书不求甚解的人说是因为刘协把皇位贡献给了曹丕,曹丕才给了他一个献字的谥号。其实哪是这回事啊,古代这个谥号可不是轻易给的,都有这严格的含义。博闻多能曰“献”。聪明叡哲曰“献”。总起来说这是赞颂刘协聪明的。说实话,刘协这人虽然被曹操曹丕父子压制的死死的,但也确实对得起这两个字。

据史载,刘协被立为皇帝后,便马上派人寻找自己母亲王美人的哥哥。把母兄王斌并妻子一道迎入长安,赐给房屋田地,使其有生存之倚,并拜为奉车都尉。追尊母亲为怀灵皇后,重新安葬以皇后礼。之后又升迁王斌为执金吾,封都亭侯,赐租赋500户,得以善终。病故后追赠前将军,并以其子王端袭父爵位。这也是一种孝行。他的哥哥弘农王死后,王嫂唐姬流于民间,献帝知道她受叛将李傕所逼后,也派人迎入王宫,封为弘农王妃,奉养于宫。献帝不但有亲情,也很有怜悯之情。他见随自己奔波的朝臣中有贫困的,都尽可能地周济一下,“赐百官尤贫者金、帛各有差。”在他即位后恢复了科考制度。有一次试考的学子有四十余人。考后主管部门把考生分为三等,一等的赐位郎中,参议朝政;二等的赐位太子舍人,服侍于王子;三等的落考回乡。汉献帝听说落榜人中有60多岁的白发老翁,顿时大发慈悲之心,刷下一道圣旨说:

“孔子叹“学之不讲”,不讲则所识日忘。今耆儒年逾六十,去离本土,营求粮资,不得专业。结童入学,白首空归,长委农野,永绝荣望,朕甚愍焉,其依科罢者,听为太子舍人。”

献帝这道诏书的主要意思是:如今有的老考生年龄都超过60岁了。他们一边准备考试,一边还需要求借钱粮以为入京会考之资,因而不能专心备考。所以他们考的不太好情有可原。想来这些人从儿童时起就入学堂学习,直到头发白了,仍不得功名,空手而归。一想到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了,他们将在农村乡野一生,对前途绝望,我的心中就很同情可怜他们。这样吧,这次考试中下榜落第之人,都一律视为太子舍人,留用京师。献帝此举似乎不太中规中矩,但亦见其富有同情心的一面。

说道刘协聪明,不得不提一件小事。就是公元195年京城周围大旱,自四月至七月正是农事旺季却一百多天没下过雨。谷价飞涨,“谷一斛五十万,豆麦一斛二十万,人相食啖,白骨委积”,这是正史所载。京城四周的饥民涌入城中讨饭,到处是饿殍横尸。汉献帝知道后马上命令有关部门开仓救命,并派侍御使侯汶主持为饥民煮粥布施,能救一人是一人。可是献帝发现死人并不减少,便怀疑侯汶等一干组织救济的官员舞弊,于是在御座前亲自命人做粥,来计算一斗米可煮多少粥,可救多少人。知道其中肯定有问题后,便派侍中刘其去责问有关部门。这一下负责此事的衙门人员都来到献帝前谢罪,汇报说已将侯汶逮捕一一核实,确实有弊。可是这汉献帝又发了慈悲心肠,说:“放了他吧,我不忍心让他为此入狱。可以打他五十棍作为惩罚。”从此以后,没人敢再作弊,把官仓中取出的粮食全部如实地救济灾民了,因而救下了许多人命。这件事也说明刘协还是很聪明的。

再如虽说汉献帝是董卓逼上皇位的,本应该是董卓的傀儡皇帝,但是,不起眼的汉献帝却没有屈服,董卓死后,曹操专权,汉献帝怕曹**宫,所以常有除掉曹操之心,所以他找来国舅——伏完,也就是伏皇后的爹爹,亲手写了一封血书,塞到赐给伏完的衣物、玉带之内,可惜在门口的曹操多疑,亲自检查了一遍,可是没有收获,倒吓出伏完一身冷汗来,回家后,伏完找来忠心耿耿与汉献帝的忠臣来,告诉他们这个计划,他们看到血书,都哭泣着答应了。可惜事情败露,曹操诛杀了伏完,并且把伏皇后绞死了,汉献帝并没有屈服。

汉献帝虽然一直受人欺压,但是他总不会屈服,总要想办法把欺压他的那些贪官、横行霸道的官员速速除掉,其实,他是一代明君。因为汉献帝立刘备为皇叔就是一项明智之举,这样,就可以帮助他除去曹操,又可以让刘备对他忠心不二,这样,他就可以“借刀杀人”。又不让自己有损失。后曹操挟天子令诸侯先后与刘备,吕布二人斗法,最终以曹操的胜利告终,吕布在白门楼将星陨落,刘备被曹操驱逐出徐州下落不明。而此时刘备的义弟关羽被迫加入曹操的阵营,献帝见状又燃起了希望之光,亲授关羽汉寿亭侯,希望关羽能助自己诛杀曹操。

汉献帝的一生,是典型的倒霉一生。没有穷奢极侈,也没有暴戾专横,却一样被人灭国。说到底,汉献帝是因为当时情况所迫,根本就掌握不了权力。有人曾说什么是权力?权力不是一个职位,职位不过是一个房架子。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这房架子越大便越空空如也,便越显得贫寒破陋。小窝棚破点还有人住,老大的破房架子既不遮风又不挡雨,谁去住?说不定哪天倒了把自己砸死,所以自古有言智者不立危墙之下。“权”的本意是指秤砣,秤杆称“衡”。秤砣得有分量才能压住秤杆,否则什么用也没有,废铁一块。所以,“权”和“力”是分不开的。没有力的就称不得权。汉献帝本身什么都没有,只有捏在别人手心里的一条命,不过是一个政治上的行尸而已。自己连饭吃连衣穿都解决不了,还算是皇帝吗?还有什么权力可行使的呢?权力可以用以剥夺,但当你不能给予的时候,你肯定就会失去剥夺的权力。只有人们感受到你有生杀予夺的能力时,你的权力才有效,才有向心力。权也是要由一种势来为辅佐的。人们讲人多势众,人多了也就有势了,光棍一个有什么势?没有势谁听你的?没有人听你的,政令不行,号令不出,你还有什么权?所以,拥戴者是权力的一个大前提,汉献帝身边哪有拥戴他的人?当土匪头也得有四梁八柱才好使。只要你有人拥戴,有人才支撑,自己又有能力、有实力、有财力,就是没职也有权,至少有一言九鼎的话语权,这就是权力。老百姓为什么说皇帝是“金口玉牙,说啥是啥”?因为他有权力,皇帝的牙也不过是一小块骨头,同样不比平民高贵,皇帝的嘴也和平民一样喘气、打饱嗝儿,甚至还会臭气熏天的,但他的牙和口贵如金玉还不是因为他有权吗?因为他拥有无数的金玉珠宝吗?因为有三公九卿、文武百官、地方官吏为他的指挥臂使,听他的,人多势众。而且他又有钱粮又有兵马,所以他“说啥是啥”。汉献帝正因为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皇帝牌位了,这就没有用了。所以,评价汉献帝连一个平民的标准都不能高过去,平民还有人身自由,他有吗?这也正是他的又一个可怜可悲之处。

汉献帝虽为亡国之君,但无论史家还是读者,很少有憎恨他的,至多是恨其不争,恨其懦弱,但他又能怎样呢?人们不恨他还在于他并没什么作恶处,而且心地十分宽厚。也正由于他宽厚能容忍于非常不该忍之忍,所以他也注定成不了什么大业。但若生于治世,即使不为英主,至少可为中主,不至于成为亡国之君和昏君。

无须忌讳的“宿命”与“因果报应”;汉献帝尚存亲情、人情、体下之情,所以有人同情;时耶、势耶、境耶——这就是命运

在科学昌明时代没人会相信迷信的宿命说。凡事都有因果,但未必都有现世报应,老百姓叫“现世报”。但我们又无须忌讳“因果”与“宿命”。万物都有联系,万事绝非孤立,这是科学的哲学观。老百姓讲积德,说“爷爷奶奶积儿孙”,而不是现世现报,这些说法都是有一点科学成分的。

真正的“宿命”,就是先天注定不可更改的。比如献帝出生在皇室、出生在失政亡国之际,这就是他的不可更改的宿命。汉高祖、汉光武这两个开国、复兴人物他们可以草创民间,从头干起,因为他们有自由。可是哪有一个生为皇室人物而去发动起义的?献帝的老子已把天下肢解了,谁也没办法,这就是他的宿命,他改变不了,不管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他的出生。再一个宿命就是他的素质绝非是天下雄主的素质,至多不过是一个治世中主,而他那种性格生于乱世只能为鱼肉,而不能成为刀俎。所以西方人说性格即命运。人有后天不可更改的先天禀赋我们不能不承认,懦夫可以偶尔露峥嵘,但终于成不了气候,这也是宿命。因果更不消说了,这是无须否认的,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善有恶报,恶得善终的也有偶然,但总体上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世现报的有,隔世而报的也有。总归是种瓜不可能得豆,播跳蚤怎么也生不下龙子。汉献帝就是既占了宿命也占了因果,这些都是他父祖给他的先在给定,他改变不了。但他本人的些微好处不也赢得了人们的同情吗?

 就是这样一个囚徒皇帝,他还能做什么呢?至少他还存有常人的同情心、怜悯心、善恶心,而且从不虚张声势,得理不饶人。好人未必做得好皇帝,但以汉献帝之本质,如果真能坐临天下,至少不会荼毒天下苍生。这也许正是连史官都为他鸣冤叫屈之处。

在他没有理政能力时被立为帝;在他想要理政时,他已被剥夺了理政的权力。其实即使给了他权力,这天下之乱他也未必拨得过来;那些百年积弊他也未必能反得了正。所以史官说他生不逢时,且又生不逢人。这就是命运。我也为其感到悲哀。

当然汉献帝刘协也是有很大缺点的,就是曹操曾骂他的“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 汉献帝之所以没有作为,究其原因,就是同其从小娇生惯养有关,空有心志,却无治国安邦的能耐。汉献帝采取以虎驱狼之法,利用曹操保驾却被曹操控制。汉献帝虽不甘为曹操控制,也有公元 200年的 “衣带诏 ”事件,以及公元 214年欲联合刘备孙权反曹操之举,都因事情败露而致使亲信和宗族百余人丧命。其实,“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这句话并非曹操原创。《荀子之哀公》篇就有说法。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寡人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寡人未尝知哀也,未尝知忧也,未尝知劳也,未尝知惧也,未尝知危也。”在这段话的后面,荀子借圣人之口,说出了 “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 ”,并因此得出著名的 “水则载舟,亦能覆舟 ”的重要论断。晚清著名学者王国维先生也曾在他的《人间词话》中,评价曾经当过皇帝的诗人李煜先生,说起过 “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的话。显然,家国天下,要想长治久安,从小的艰苦磨砺是相当重要的。

我之所以对汉献帝刘协感兴趣,除了对他抱有同情,不愿他就此埋没。另外一点就是按照历史上的记载,他的玄孙刘阿知投奔小日本,成了倭奴的一分子。按照我前世的历史,日本史书《日本书记》、《古语拾遗》、《续日本纪》上也有记载。汉献帝刘协的玄孙刘阿知是历史上最有名的刘氏开拓倭奴国人物,是今天日本原田、高桥、大藏等家族的共同祖先阿知王。阿知(也写作阿智)王,又称阿知使主.倭奴国太康十年(公元289年),刘阿知见当时天下混乱之像已生,便于农历5月1日召集旧臣商议对策。刘阿知说:"我久在此地,恐有覆灭之祸,闻东国于日本,有圣天子",遂决定率其家族东渡,前往日本避难。这样,刘阿知便率领他的儿子刘都贺、舅舅赵舆德和族人刘国鼎、刘涛子、刘鹤明、刘信子等男女共两千零四十人,离开中国本土,飘洋过海,几经艰难,于日本应神天皇二十九年九月五日来到日本。尽管他们是外来人,但汉朝在当时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再者刘姓移民日本,带去了当时先进生产技术和文化,促进了日本文明的发展。因此,他们以其固有的文化素质,很快成为日本社会中地位尊高的新贵族。刘阿知被天皇赐姓东汉使主,定居于高市郡桧前村(今奈良县桧前村)。刘阿知长子刘都贺,被雄略天皇赐姓为直。落户日本后,他们被称作“渡来人”,这一批掌握了汉民族科技文化知识的“高级知识分子”主要从事文字工作和工艺制造。

大和政权建立后,“渡来人”组成“汉人”、“秦人”等集团,或进入政治、军事等领域叱咤风云,或分散到地方开荒种地、兴修水利,成为地方豪族。日本史学家坂本太郎所著《日本史概说》一书中这样评价:“刘阿知一族及其后裔传入日本的汉文化,无论在精神还是在物质方面,都给日本文化以划时代的影响。在精神文化方面,汉字、汉籍以及儒教和佛教的传入决定了后来日本文化的性质。在物质文化方面,水利、灌溉、养蚕等农业技术,建筑、雕刻、织布、冶金、制陶等各种工艺技术及其制品,都为当地人生活水平的提高作出了巨大贡献。”

刘阿知使主的儿子刘都贺将当时中国的纺织技术传入日本,他因此被称为都贺王。到仁德天皇60年(372年)4月8日,阿知的后裔被赐姓“坂上”,再到雄略天皇16年(471年)10月初一,阿知的后裔又改赐姓为“大藏”。大藏春实因功被封为征西将军后,曾在日本九州原田筑城。刘阿知的曾孙东汉直掬和日本第35代女天皇——皇极天皇结婚,生有坂上、大藏、内藏3子。特别是到日本朱雀天皇时代(930--946年),阿知王后裔、汉高祖刘邦的第45代孙大藏春实官任征西将军,为平定当时日本发生的“天庆之乱”立下了汗马功劳,于朱雀天皇天庆三年(940年)5月初三受到天皇的巨大嘉奖和赏赐,被赏赐锦御旗、皇族纹章、军配。当此之时,这支刘氏皇族后裔“恩宠伟大,威势极盛”。自从大藏春实之后,大藏家族一直任长门守、太宰大监等显要职务。

居住在原田的刘氏后裔正式以原田为姓,是在日本天承元年(1131年),之后逐渐形成了今天日本社会中的著名姓氏——原田。到今天,原田家族已传衍到刘邦的第93代。这支源出中国刘姓的日本原田家族,在日本九州福冈市建立了汉太公庙。他们至今保存着代代相传的族谱,注明自己是刘邦的后裔,而且按照传统的礼节到太公庙对刘邦等刘姓远祖进行定期祭祀。直到今日,原田家族的成员还明确宣布自己是汉高祖刘邦、汉武帝刘彻、光武帝刘秀的后裔,并一代一代的记人族谱之中。原田家族在日本很受人们尊敬,他们也始终不忘自己的祖先,1988年原田先生还特意率其家人专程从日本来中国为其祖先刘邦、刘彻祭陵。

坂上家族中,出过“征夷大将军坂上田村麻吕”,当时主要负责朝廷军事,后裔有坂上、丹波等诸姓。大藏家族负责朝廷财政,成为日本大藏省(现财务省)名称来源。后裔有原田、秋月、高桥、波多江、江上等诸家姓氏。其中原田、秋月、高桥家族曾为城主(相当于中国古代的诸侯)。内藏家族负责朝廷内事务,成为内务省名称来源。日本大名鼎鼎的丹波氏家族掌控日本皇家医药机构千年之多,成为垄断日本医学最高地位数千年的大家族,至今仍为后人景仰。其中丹波元简曾在一本书的序言中,称自己是汉献帝刘协的后裔,汉名刘蒇庭。在今天日本的奈良县桧前村和冈山县仓敷市妙见山顶,现在都有“阿知宫”,是后人祭祀阿知王的场所。

我跟着张苞拜见了汉献帝刘协,刘协现在刚刚四十岁,不过两鬓已经斑白,看来是让曹家父子压迫的不轻,压力大啊。想想也是啊,从九岁当皇帝到现在三十多年了,什么时候轻松过。我一见刘协就对他说:

““万岁,统救驾来迟,还请赎罪。”

然后准备跪下给他行拜见皇上的大礼,可还没等我跪下,那刘协就一下子扶住了我,对我说:

“赵将军,请勿客气。吾如今已经退位,汝不必行此大礼。”

看他坚持不让我行大礼,我就没再跪下。接着我就问了他们在路上顺利否?张苞在一旁接过话来说了他们这几天的经过。原来,那日张苞奉了我的命令就藏在受禅台附近,刘协被迫禅位后,被华歆逼着马上离开。张苞就混在了刘协的车队里,这华歆也做的够绝,已经让人早早把刘协的家小给弄出来了,就带了一点行李,只等刘协一退位就让他立刻走人。这到好,省了张苞很多事了,他就跟着马车开始往山阳国走,一路上洒了些记号,让手下人跟上来。到了晚上,张苞就在刘协的马车旁休息,刘协这一个车队总共也就30多人,大多数是刘协的后妃和孩子,总共还不到十个护卫。要知道刘协终归是皇帝,以前让曹操杀了几个后妃,可曹操又把自己的三个女儿于213年全都嫁给了刘协,伏皇后被杀后,曹操的二女儿曹节被立为皇后。就是那个在皇宫中怒斥曹洪与曹休的那个曹皇后,他还是曹丕的亲妹妹。那天他把玉玺摔给曹洪时还把玉玺摔了一个角,自那之后,世代相传的玉玺就少了一个角了。半夜时,突然旁边的树林里窜出一群杀手直奔刘协的马车,就要取刘协的性命,结果把张苞惊动了,抽出宝剑就和那些杀手拼杀,张苞带的那些人听见动静也纷纷过来帮忙,和张苞一起把那些杀手赶跑了。救了刘协的命后,张苞就告诉了刘协自己的身份,并且告诉刘协我们欲把他护送到西川去。刘协看看自己的那些护卫也死的差不多了,万一路上再有点事就完蛋了,他又考虑到我刘备伯父是他的宗族皇叔,放眼看看,整个天下还能掌握在刘氏手里的地方就是我刘备伯父的西川了,所以刘协也没怎么犹豫,就跟着张苞走了。这不才还我们在这里会面。

我们在这里暂且休息一下,区翔也派出了哨探打听周围的消息,这是我们的习惯了,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嘛。当时是没有发现有曹军过来,可又走了两天,那些探子就得到消息了,曹丕那边也知道汉献帝失踪了,已经派出人马四处搜查,务必要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另外,我们这一折腾,要知道我的那些障眼法他们根本就看不明白,杀人时知道我在捣乱,可他们根本就不能猜到天雷和鬼火怎么回事啊。曹丕觉的在许昌呆的很晦气,已经决定搬到邺城去了,不准备像曹操一样把许昌作为大本营了。得到这个消息,看来前面的路上也不安全啊,也得十分小心了。我和刘协通报了我得到的消息,说为了躲过曹军,我们有可能要走小路和山路,旅途将比较难走,希望他有个心理准备。刘协很平静的说让我自己安排就行,他一定服从我们的指挥。既然这样我们就继续闯关吧。

0

第一六二章 献帝刘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